rb的版权制度明确,一张单曲的版税约占cd售价的6%,其中词曲作者分别拿2%-3%,歌手拿1%,至于编曲者则分为y-i次忄买断和参与分成两种情况,如果参与分成的话,大约能拿到这6%里面的十二分之一。

  除此之外,这首歌每在卡拉ok和电台被点播一次,都要收取一次的版税,电视台哪怕只使用了其中一句歌词,也要支付相应的版税,而且因为是地下单曲,就连原盘印税这笔跟歌手毫无关系的钱也属于叶昭所有。

  零零总总加起来以后,现在的叶昭初步估计身家已经超过了1500万日元,就算扣掉丧心病狂的37%个人所得税,也还有个一千万日元左右。

  有了一千万日元应该干啥?别的不说,起码应该从这座五万日元月租的木质公寓搬到环境更好的电梯公寓,再揣上银行卡到港区六本木潇洒一圈,从内到外奖励自己一番才好。可惜碍于版税结算制度,叶昭想真正把这笔钱拿到手,还得再等上几个月,所以在那之前,他还得接着住他的廉价公寓,吃他的打折便当,卖他的唱。

  当然,这样也不是完全没好处,至少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的说客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他。

  这一天,叶昭刚回到公寓,瞬间就被埋伏在楼下的星探包围了。星探们一边向他鞠躬打招呼,一边将手里的名片往叶昭手里塞。

  “你好,叶昭先生,我是amuse事务所的经纪人,现在有时间谈谈吗?”

  “叶昭先生,请和我谈谈!”这是emi唱片公司的星探。

  “叶昭先生,我是索尼唱片的……”

  叶昭一一接过名片,笑得很矜持,“谢谢各位,我会考虑的。”说完,分开人群,登上了公寓的楼梯。星探们见状,便知趣的散去了。

  回到房间,叶昭把收到的名片在桌上摊开,向他发起邀请的公司不下二十家,amuse、emi、sony,、环球、艾回、horipro、bruning……

  叶昭把sony的名片拿出来丢到一边,他给sony寄的demo到现在都没信儿,摆明是被弃用了,放着他的作品不用还想签他?门都没有。

  当浏览到一张写着being,inc的名片时,叶昭下意识一愣。要说being这间公司,虽然只有中等规模,但不论是在rb还是中国,都有着响当当的知名度。说起原因,除了他们在90年代初缔造了被称作being王朝这样的商业奇迹之外,还因为他们包揽了灌篮高手、中华小当家、名侦探柯南等经典动画的主题曲。

  前世的叶昭,少年时代每天放了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一边写作业一边看灌篮高手,就连后来开始打篮球,也是受了这部动画的影响。而负责了灌篮高手全部op和ed的being公司,说是他rb音乐的启蒙也不为过。

  既然对being的历史颇为了解,叶昭自然也知道being的招牌是摇滚,虽然和正统的摇滚乐比起来,being做出来的大多数歌曲只能被称作流行摇滚(pop rock),但也不妨碍他们在rb民众心中being=rock的印象。

  这样一家公司,怎么会对一个拿民谣当主打的歌手感兴趣?

  想了想,叶昭拿起这张名片来到楼下,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名片上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个温婉的女声,“您好。”

  “你好,请问是being公司的藤原薰子女士吗?”叶昭照着名片上印的名字问道。

  “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刚才收了你名片的叶昭。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当然有时间。对了,叶先生用过晚饭了吗?”

  “还没呢。”

  “既然这样,”藤原薰子提议道,“不如我们就在池袋北的中华料理店边吃边谈吧,我没记错的话,叶先生是中国人吧?”

  “是的。”藤原薰子的贴心让叶昭对她的初步印象还算不错。

  1994年的being正处巅峰,旗下拥有着b’z 、wands、 zard、deen、大黑摩季等顶级音乐人,并称“双郎”的金牌作曲人织田哲郎和栗林诚一郎也都还没有退出,至少在大部分人心里,都觉得being的辉煌仍会持续,并且一直持续下去。

  可叶昭却知道,小室哲哉会在不久的将来,带着他的电子舞曲攻陷乐坛,织田哲郎和栗林诚一郎也因为和长户大幸的理念不合相继离去,紧接着歌姬时代来临,滨崎步和宇多田光杀得天昏地暗,流行乐坛的音乐风格越来越多样化,墨守成规的being就在时代浪潮一浪接一浪的冲击下被彻底拍死,从昔日乐坛霸主沦为二流公司,新人推不出水花,老人不是去世隐退就是人气暴跌,能拿出手的仅有b’z老大哥和仓木麻衣而已。

  在明知历史进程的情况下还把being放到选择的第一位,其中虽然有点情怀的缘故,但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being是一家纯粹的唱片制作公司,对于旗下的歌手,他们只负责唱片的制作与发行,并不会插手他们的经纪合约,这样既保证了歌手的自由,又少了经纪公司的二次剥削,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去处了。

  晚间六点的中华料理店永利客流爆满,真亏得藤原薰子能在这个时间订到位子。

  和多为老移民聚集的横滨中华街相比,池袋的中国人多是在近些年东渡而来,他们在这里定居繁衍,开起了一家家的中华料理店、杂货店、甚至还有中文书店,把池袋西北口愣是发展成了一条中华新街。不过叶昭虽然就住在池袋,到现在却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的中华料理店,在他看来,与其吃改良中餐,还不如自己动手呢。

  藤原薰子年约三十,身穿青色绸缎衬衫,搭配黑白竖条纹长裙,留着齐耳短发,右眼下生着一颗泪痣,说话的时候总是注视着叶昭的眼睛。“之前从《夏色》这张单曲里已经见识看到了叶先生的才华,没想到您竟然连相貌也如此英俊。”

  “藤原小姐过奖了。”

  “不知道叶先生对我们being有没有了解?我们的规模虽然比不上环球、索尼那样的大公司,但是我们有着rb顶级的制作人才,近几年来在乐坛的成绩也是相当出色,如果您能加入我们,相信一定能创造出双赢的局面。”

  “我当然知道being在oricon榜单上创造的辉煌,不过以我的了解,贵公司的招牌是摇滚吧?怎么会想到和我一个拿民谣当主打的人谈签约?”

  “话不能这么说,”藤原薰子道,“音乐是有共通性的,不能仅仅靠摇滚、民谣、爵士这样的标签粗暴划分。就拿你那首《夏色》来说,如果重新进行编曲,哪怕从民谣变成金属都不成问题。真正决定歌曲好坏的还是旋律,而我们正是看中了你在作曲方面的潜力。”

  “可是藤原小姐也看到了,我的单曲主打是民谣,c/w曲则是摇滚,不仅如此,我今后还会尝试更多的曲风,就算真的加入being,也不可能顺应贵公司的潮流变成一个摇滚歌手。这样的话岂不是和你们的理念正好相悖了?”

  叶昭的话让藤原薰子微微一笑,“这又有什么问题?公司也曾经推出过歌谣组合b.b.queens和女子偶像mi-ke,旗下的歌手比如大黑摩季小姐,也一直在她的专辑里尝试蓝调、民谣等各种风格。再说了,being之所以能成为全rb最擅长制作摇滚的公司,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当初在摸索市场的时候刚好靠着摇滚打开了局面而已,假如当初为我们赚得声誉的是偶像,说不定现在being的强项就是制作偶像了。”

  藤原薰子这话说得够直白,让叶昭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她的“实诚”。说到being这个公司,虽然创始人长户大幸钟爱摇滚,公司的骨干比如织田哲郎明石昌夫,最擅长制作的风格也是摇滚,但实际上,这个公司建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走的都是“只要能红模仿也没关系”的路线,虽然主打摇滚制作,但也从不拒绝追随潮流。直到在80年代中期成功制作了乐队tube,之后b’z两位大哥的硬摇滚搞得有声有色,织田哲郎的创作趋于成熟,又吸纳了明石昌夫等擅长摇滚的编曲人才,才慢慢形成了现在的风格。

  当歌姬时代来临,宇多田光掀起r&b风潮时,being趁势推出了唱r&b的仓木麻衣,在中国被称为平成三大歌姬受人喜爱的仓木麻衣,当时却在rb的电视节目里公然被主持人调侃是宇多田光第二。后来being还推出过外表酷似滨崎步的上原azumi,当乐坛吉他创作女歌手风行时,黔驴技穷的being又包装出了一个所谓的吉他唱作女歌手新山诗织,可惜这位虽然号称创作女歌手,结果一首像样的歌也写不出来。

  说到底,长户大幸就是个商人罢了。别说叶昭只是唱点和摇滚无关的歌,就算他搞一张全程录制猫叫的专辑,只要能赚钱,他也无所谓。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