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周六夜晚,叶昭调好频道,戴上耳机,把收音机揣进怀里,来到楼下的公用电话前,准备再一次拨打点歌电话。

  节目开始的前奏音结束后,桑田佳佑的声音传入了耳机。叶昭拿起听筒,刚要准备打电话,然后,他就听到了一段让他目瞪口呆的话。

  广播里面,寒暄结束以后,桑田佳佑没有像平时那样进入节目流程,而是先进行了一次歌曲推荐,广播里,他笑着说:“经纪人在车站旁的唱片行里买到的一张单曲,虽然是地下单曲,不过质量相当高,而且,这张单曲的封面还是我老家的湘南海岸,让我想起了沙滩、阳伞、打西瓜游戏,当然,还有绝对不能少的比基尼小姐姐……哈哈。”

  在桑田佳佑有点(猥琐?)的笑声里,《夏色》的前奏在广播中响起。叶昭放下电话,满脑子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发达了。

  被桑田佳佑推荐的威力有多大?这位乐坛大佬从1978年出道,一直到后世的2017年,仍旧红的发紫,他所在的乐队南天群星总销量位居全rb第三,仅次于b’z和孩子先生,就连桑田佳佑本人solo出道,都拿到了将近两千万的销量,还曾被乐界评价为“rb流行音乐之神”。在更新换代快到让人窒息的rb艺能界,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

  桑田佳佑的广播是在周六的黄金时段,收听人数怎么也得有个几十上百万,能被他在广播里提上一句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何况是在节目刚开始的时候,由他主动推荐,并且还把歌曲从头到尾播放了一遍,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果不其然,桑田佳佑在广播里推荐了这首歌之后,第二天,收听了这次广播的人都开始在他们附近的唱片行搜寻这张单曲。

  作为一张起印量只有2000张的单曲,就算是只在东京圈内铺货,分到各个唱片行的至多也就是寥寥五到十张不等,这点量当然不够卖的,唱片行里仅有的库存被一抢而空,买不到单曲的人不断给唱片行打电话要求补货,唱片行的工作人员只好一边应付前来问询的客人,一边向发行方的阿波罗唱片公司发出补货申请。

  这股“夏色热潮”不仅在唱片行爆发,连电台和卡拉ok也受到了波及。听众在向唱片行催货之余,还开始在各个电台疯狂点播这首歌,曲库里还没有收录这首歌的放送协会只好主动向阿波罗唱片公司发起索要音源的申请。

  没有事务所和唱片公司,叶昭也无法得知单曲的具体销售情况,毕竟现在的oricon单曲榜只统计前一百名,现在也不是后世那种大卖200张就能进榜的时代,2000张cd就算在一天内y-i次忄卖完,也就是刚刚摸到排行榜日榜的边而已,所以,即使在心中已经预想到这张单曲会因为桑田佳佑的推荐得到提升,但具体究竟会到怎样的一个程度,他也不知道。

  阿波罗唱片公司里,在听完了女助手汇报的《夏色》的销售盛况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要求补货的电话后,荒川和史陷入了深思。虽然早就知道这是首好歌,可在他最初的设想里,像这种没有任何宣传的地下单曲,只能慢慢等口碑发酵,然后细水长流式的红火起来。

  可也不知道该说是叶昭的歌好还是他的运气好,这首歌竟然会被桑田佳佑那样的人物给推荐了?眼看这首歌势头越来越好,大有爆红的趋势,荒川和史的心思也活络起来了,如果这首歌能够复制《ロド》那样的神话,那么作为拍板了这首歌的负责人,在他的履历上,这光辉灿烂的一笔肯定是少不了了,到时候……

  想到这,荒川和史心头一阵狂跳,抓起桌上的电话,打给了传呼台。

  接到荒川和史打来的传呼的时候,叶昭刚背起吉他,准备前往涩谷。听到bp机响起,叶昭用楼下的公用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叶昭。”

  “小叶老弟,我是荒川和史。”电话那头,荒川和史的声音十分热切,“我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大大的好消息,你的单曲《夏色》势头一路看涨,东京圈内铺货的唱片行已经全部售罄!现在唱片行都向阿波罗发出了铺货申请,我想问你一句,想不想玩把大的,再加印一批唱片?”

  “这个嘛,”叶昭故作迟疑,“虽然我也很想加印,不过手头实在是……”

  “没关系,只要你同意,公司可以给你垫付加印费用,之后再从版税里扣除就是了。”

  既然如此,叶昭也就痛快答应了,“您打算加印多少张?”

  “五万、不,第一批先加印十万张!公司那边由我来说服!”

  十万张,仅印刷成本就超过了六百万日元,但叶昭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同意,再一次为自己这场豪赌加大了筹码。

  当然,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1994年7月12日,当印有oricon发布的cd销量排行榜的报纸出现在便利店的时候,人们发现,在单曲榜的排行中,一名叫做叶昭的歌手带着他的单曲《夏色》,以两万两千八百五十二张的成绩占领了单曲榜的第十四位。这张单曲出现的悄无声息,就连歌手的名字也名不见经传,不明就里的人们不禁在心里问:这人是谁?

  而另一方面,得益于电台音源和卡拉ok的上线,当桑田佳佑的广播效应渐渐淡去的时候,这首歌的热度非但没有降下,反而掀起了新一轮的潮流。

  90年代的rb乐坛,决定歌曲能否红起来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这首歌是否朗朗上口,这一点,在卡拉ok兴起之后更为明显,毕竟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里只是个炒热气氛尽情欢唱的地方,而《夏色》这首歌就完美的满足了这一点,所以,当这首歌登陆卡拉ok以后,这首歌就在人们的口口相传里,由星星点点的火光,燃起一把燎原之势的壮观火焰。

  7月19日的cd销量周榜上,这张《夏色》势头不降反升,杀至排行榜第九名,销量累计也达到了五万六千二百枚。地下单曲取得oricon排行榜前十名,不管是在90年代还是千禧年后,都是一件受人瞩目的壮举,这下不仅是路人,就连业界也注意到了这首歌。著名的音乐杂志《cddata》就不吝笔墨,在接下来发售的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字数充实的报道。

  “上一周的单曲周榜,本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毕竟在这一周里,既没有大牌艺人发行单曲,周冠军的成绩也并不亮眼,在这个音乐行业竞争激烈的时代,可以说是少有的平和的一周。不过,这一结论却在笔者看到位列榜单第九名的某张单曲时被彻底打破,这张单曲名叫《夏色》,是一名叫做叶昭的歌手推出的地下单曲。”

  “我们知道,地下单曲想要取得好成绩,远比正规单曲困难得多,毕竟主流唱片公司不但可以为歌手提供完善的宣传服务,录制的曲目更是从曲库中层层挑选,而这些都是地下单曲所不具备的。可就在这样艰难的情境下,这张单曲在6月21日悄然上架以后,非但没有被弃之角落,反而实现了令人惊讶的逆势上升。”

  “单曲的主打歌《夏色》,是一首地道的夏日民谣。短短三分半的曲子一气呵成,吉他声配合着俏皮的手摇铃,带来如同海风扑面而来般的清爽,而青春感十足的歌词,也与歌曲的旋律相得益彰,堪称是炎炎夏日里的一阵清流。而到了c/w曲《秘密基地》,这位叫叶昭的歌手却画风一转,演唱了一首节奏分明的摇滚,向我们展示了他百变的才华。”

  在文章的最后,杂志的编辑更是如此总结:“在听完这张单曲前,我或许还会对这首歌取得如此成绩感到怀疑,但是现在,我敢断言,这将是一首足以传s-i的名曲!”

  《cddata》是rb最著名的音乐杂志之一,可以说是音乐爱好者必买的一本书。这期杂志一经发售,彻底将《夏色》的销量推了上去。

  7月22日,小室哲哉一手打造的女歌手筱原凉子发行了她歌手生涯最大卖的一张单曲《恋爱、心痛与坚强》,在这张最终累计销量超过了两百万的大热单曲前,当周排行榜的其他歌曲都跟着失色了不少。

  这一周的风头被筱原凉子牢牢占领已成定局,这位出道于1989年,在后世以御姐形象占领荧屏的女星,直到搭上小室哲哉的顺风车发行这张单曲前,都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八流小明星,所以她的成功也是备受瞩目。

  和稳居第一的筱原凉子做出强烈对比的就是叶昭的《夏色》了。就在《cddata》发售后的次日,前来购买唱片的人里,瞬间又多出了一大批《夏色》的追随者。这张单曲在这一周继续走势妖娆,除了第一天的时候被这周发行的新单曲挤到了第十六名,之后便一路看涨,杀败一个又一个对手,一路冲进前五。如果不是因为唱片行库存再度告罄,成绩远不止如此。

  阿波罗方面,公司社长亲z-i\'pa-i板,在垫付了这张单曲所有印刷费用的前提下,联系印盘厂加班加点对单曲进行生产,荒川和史也因为揽了这么个大生意,在公司地位一路看涨。

  与此同时,随着单曲的火爆,唱片公司、经纪公司、甚至还有想找叶昭做节目的电视台,各路人马闻风而动,纷纷杀向阿波罗唱片公司探听叶昭的资料,争取将他一举“拿下”。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