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争先恐后往琴盒里放钱的观众,上田夕纪有些咋舌,同样是街头卖唱,这和她刚才连唱两小时却一无所获的情景比起来,相差也未免太大了吧?可惊讶归惊讶,上田夕纪也知道,自己和男子的音乐素养,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喊了一声“安可”,投币后没有离去的人们也自发跟着一边拍手一边喊着“安可”,受到气氛的感染,上田夕纪也跟着拍起了手。

  原本只是为了检验《夏色》魅力的叶昭,虽然成功收获到了预料中的好评,但面对观众的热情,一时也有些犹豫。毕竟这里不是他在涩谷的主场,在别人的地盘搞自己的表演秀,多少有点不合适,可转头一看,站在一旁的藤井夏美和上田夕纪安可声叫的比谁都起劲,叶昭也就不矫情了,手里吉他的调子一变,弹奏起了他在涩谷卖唱时唱过的歌。

  ……

  因为妻子回了鹿儿岛老家探亲,荒川和史只好带着女儿佳奈出来吃晚饭。饭后从烤肉店出来,恰好遇到以前公司的同事,荒川和史便给了佳奈300日元,让她到旁边的甜品店买冰淇淋,自己则和同事在路边说起话来。

  只顾着聊天的荒川和史,等到和同事分别以后,一转身,却发现不见了佳奈。心急如焚的荒川和史一边在心里自责,一边到处寻找女儿。在经过一家连锁餐厅时,看到在那里聚集着大约二三十人,带着一丝佳奈也在凑热闹的人群中的侥幸,荒川和史拨开人群,凑了上去。

  这些人围观的焦点是一名正在唱歌的少年,而他的女儿佳奈,此时就乖乖坐在少年脚边,托着腮一脸专注的听他唱歌。

  “佳……”荒川和史正要开口,又想到这么打断少年的演唱有些不礼貌,反正佳奈已经找到了,也不急在这一时,这样想着,荒川和史干脆也充当起了少年的观众。只是这么一听,作为音乐方面的从业者,他立刻就发现了少年音乐的价值。

  街头艺人里,竟然有着这样的人物吗。荒川和史在心里默默想道。看向少年的目光,也从漫不经心变得专注起来。

  在接连又唱了三首新曲后,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开始影响餐厅生意了,赶在餐厅老板发火赶人之前,叶昭赶紧停下了演奏。

  “谢谢大家,今天的演出就到此为止了!”随着叶昭宣布演出结束,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坐在他脚边的小萝莉佳奈,也终于发现了站在人群里的荒川和史。

  “爸爸!”佳奈从地上站起来,小跑上前,一把抱住了荒川和史的腿。小脑袋一扬,看到爸爸脸上的责备之意,意识到要挨骂,佳奈赶紧把话题岔开,向荒川和史撒娇道:“爸爸,这个大哥哥歌唱的可好了!佳奈就是因为听到了他的歌声,才忘记了回去的。”

  荒川和史看着佳奈一脸的讨好,也只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象征性的责备了她几句,就当这事过去了,毕竟真要归根究底起来,还是因为他这个当爹的忽略了女儿。

  警报解除的佳奈欢呼一声,拉着荒川和史来到叶昭面前,介绍道:“大哥哥,这是佳奈的爸爸!”

  “小伙子,这是你的原创吗?”荒川和史问道。

  “是的。”叶昭点点头。

  “真是了不起,这几首曲子都相当的出色,你是专业的歌手吗?”

  “不,我只是在涩谷卖唱的街头艺人。”叶昭指了指上田夕纪,“今天借了这位小姐的主场,临时表演一下。”

  “以你的资质,我想签约唱片公司不是难事吧?”

  提到签约唱片公司,叶昭苦笑了一下,“不瞒您说,我倒是给索尼唱片寄过demo,不过杳无音讯就是了。”

  “索尼唱片啊,”荒川和史了然道,“像索尼这么大的公司,听取demo的周期是很长的,而且我听说他们最近在主推新音乐歌手,可能对于民谣就不是那么重视。你可以试试再多投几家,比如环球艾回之类的公司。你的音乐质量这么高,不愁没出路的。”

  荒川和史分析的头头是道,叶昭忍不住道:“您对唱片公司的事了解的还真不少。”

  “佳奈的爸爸可是唱片公司的部长!可厉害了!”佳奈童言无忌。

  “这个……只是地下唱片公司罢了,而且是家很小的公司。”荒川和史有些不好意思,其实看他还不到四十岁的年龄也知道,在论资排辈的rb企业里,如果是大公司,绝对轮不到他这个年纪的人坐到部长的位置。

  “地下唱片公司?”叶昭心中一动,主动道:“不瞒您说,我打算自费出一张地下单曲。”

  “是吗?”荒川和史闻言,取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和公司地址,有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就凭你的音乐水准,我也一定替你争取个大折扣。”

  叶昭接过名片,上面印着阿波罗唱片公司行销部副部长荒川和史。“那就谢谢你了,我一定会登门拜访的。”找到了愿意发行的地下唱片公司,这个意外之喜让叶昭心情大好。

  荒川和史父女离开以后,藤井夏美来到叶昭身边,小声道:“叶君真的打算出地下单曲?”

  叶昭点点头,“说来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因为你替我报名了甄选,我也拿不到那笔奖金,更不要提出地下单曲的事了。”

  “是吗……”藤井夏美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上田夕纪清点完琴盒里的小费,一脸兴奋地走过来,“你知道你刚才赚了多少钱吗?”

  “一个亿?”叶昭故意道。

  “怎么可能。”上田夕纪翻了个白眼。

  “那是有多少?”

  “三万六千八百七十日元!”

  “这么多?我在涩谷唱了十来天,最多的时候也就赚了六七千日元,早知道中野的钱这么好赚,我就不去涩谷了。”

  “可别!”,上田夕纪赶紧劝他打消念头,“你都是专业级的了,就别来抢我们这些小虾米的饭碗了。”

  “开玩笑的。”叶昭道,“时间不早,我们也该走了,再见。”

  “这钱你拿着,”上田夕纪把装着钱的小纸袋递过去。

  “不了,就当是给你的场地租赁费和器材使用费了。”叶昭摆摆手。

  “那不行,无功不受禄,这是你赚的钱,理应归你。”上田夕纪态度很坚决。

  叶昭想了想,从上田夕纪手里接过纸袋,从里面抽出一万八千日元,又把纸袋塞还给上田夕纪,“这个是给你的租金,要不是借了你的地盘,我也赚不到这些钱,功劳有我一半也有你一半,所以不要拒绝了。”

  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就是矫情了,上田夕纪也就爽快收下了这笔钱。临别之际,想起那首差点把她听哭的歌,上田夕纪追问道:“对了,你最开始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

  “那首歌的名字叫《夏色》。”

  “《夏色》吗……”上田夕纪重复了一遍,冲着叶昭离去的背影大声道:“如果你真的把这首歌做成单曲了,我会去买的!不、就算是其他的歌我也会买!”

  “那就谢谢了。还有,我的名字叫叶昭,可别买错了。”这算不算是收获了一枚歌迷?

  老家在奈良的藤井夏美,现在和朋友在吉祥寺的公寓合租,前往车站的路上,她一反来时轻快的气氛,始终保持着沉默。起初叶昭为了活跃气氛还开启了几个话题,可看她没什么反应,也就放弃了。长路很快走到了尽头,车站就在眼前。在自动售票机那里取完票,去往吉祥寺方向的电车还没有过来,开往池袋的电车却已经缓缓进站。

  凝视着叶昭的侧脸,藤井夏美终于鼓起勇气,道:“那个,叶君,你今天有没有发现……”

  “抱歉,电车进站,我先走了,再见夏美!”叶昭打断了她的话,匆匆道别后,大步冲进了电车。

  目送叶昭离去的背影,藤井夏美仰起脸,用力吸了一下鼻子,低声呢喃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今天为你好好化了妆呢?”

  电车始动,将站台上的藤井夏美远远抛到身后。叶昭在心里向藤井夏美道了声抱歉,没有再回头。对他来说,如果不喜欢一个人,那么就不会给她多余的期待。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