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你是新人,合约上不会太优越,但是由于我个人非常欣赏你,所以可以破例给你开一份更好的条件,”中野裕子先送出一个大人情,接着道:“我们事务所实行的是月薪加分成制,新人每月有五万日元的基本工资,分成比例是一比九,期限是五年,期间需要无条件服从公司的安排,如果是你的话,月薪方面可以给你上调到十万日元,此外如果你表现得够好,每年年终的时候可以在你现有的月薪和分成比例上适当往上浮动几分。”

  “此外,你在音乐方面潜力巨大,加入事务所后,我们会尽快为你联系唱片公司准备歌手出道,具体的唱片合约分成,还要和唱片公司方面洽谈,但是你的词曲版税、演唱会收益、以及电台使用费等等,公司这边惯例要在第一年y-i次忄抽取六成,后续分配则不再参与。”

  叶昭上辈子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形容日韩经纪公司的词:血汗工厂。相比国内随便一个十八线网红去走个穴都有几万块可以拿,当红明星更是动辄百万千万的片酬,日韩的艺人就要可怜多了,不但天价片酬想都不要想,甚至辛辛苦苦工作许多年,赚的钱基本上都进了经纪公司的荷包,像这种一九分成还没有黑到底,甚至有些月薪制的公司,不管艺人红不红,接了多少通告,全部只能按资历拿死工资。

  而且国内的艺人如果翅膀硬了,大可跳槽独立搞工作室,但是日韩本身因为娱乐产业非常完善,导致经纪公司和电视台几乎联手控制了全部资源,一旦得罪了经纪公司,除非自己本身后台够强大或者不需要跟媒体打交道,否则基本就可以告别演艺界了。

  叶昭现在住的那个旧公寓,每个月房租都要五万日元,以rb经纪公司那种独裁一般的话语权,叶昭只能等着公司给他安排工作,只要公司放弃了他,他就只能领着那点可怜的月薪等待五年的长约结束。现实就是这样,像他这样毫无履历的新人,不管长相有多好,不管多么有才华,都很难拿到比这更好的条件。

  中野裕子看叶昭还在犹豫,干脆又添了一把火,煽动道:“你知道我看到你抱着吉他唱歌的样子时想起了谁吗?我想起了福山雅治。现在福山君不论在乐坛还是影坛,都是炙手可热的明星,但是我觉得,你的条件并不亚于他,而研音的实力也并不比amuse相差太多,只要我们稍加努力,一定能把你培养成第二个福山君。”

  福山雅治是谁?就算在23年后的2017年,他还是rb娱乐圈最顶尖的明星,他不但戏演得好,还是少有的在rb乐坛取得成功的男性solo歌手,而他在2015年和吹石一惠结婚,使得万千少女主妇梦碎的事,更是让他被戏称为“rb华仔”。

  1994年正是福山雅治的上升期,随便哪个19岁的少年,如果被星探煽动“成为第二个福山雅治”,一定会兴奋到毫不犹豫点头答应,可惜叶昭并不是个真正的19岁少年,所以面对这个看似诱人的条件,他只是说:“中野阿姨,我并不想成为第二个福山雅治。”

  他只想当独一无二的叶昭。

  “不过关于您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的,如果有那个意愿,一定会联系您。”虽然在心里已经对这份合约打了叉号,但他将来还打算混艺能界,对于这种大事务所里颇有话语权的经纪人,就算买卖谈不成,也千万不能得罪,所以他并没有把话说死。

  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中野裕子,自然也不是那种急头白脸的人,面对他的推脱,并没有不满,而是放缓了语气,道:“毕竟是大事,好好考虑是对的,叶君还没成年,也有必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顿了顿,又道:“不过,毕竟新人出道不那么容易,机会到了眼前,还是要好好把握才行。”

  ……

  第二天上午九点,叶昭准时来到千代田区ntt doo的总部,除了来领取属于他的一百万日元以外,还要签订一份广告拍摄合同。负责接待他的是一名姓铃木的五十岁左右的部长,在逐一向叶昭解释了合同的条款,确认没有异议之后,叶昭大笔一挥,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收起合同后,铃木把装着支票的信封递过去,叶昭取出支票,看着1后面跟着的那6个0,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完全没有在意房间里还有好几个人看着。

  铃木的儿子和叶昭年纪差不多,因此看到他这副财迷相,非但没有在心里瞧不起他,反而善意的问道:“叶君有没有想过怎么支配这笔奖金?”

  “当然是用它来做件大事了。”叶昭把支票装回信封,小心的收起来。

  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不外乎是要拿去买名牌球鞋或者个人电脑,铃木的儿子就在不久前以学习为由缠着他买了一台电脑,花费了整整36万日元。所以铃木并没有把叶昭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客套的说了一句:“那就祝你成功了。”

  一百万日元,按照1994年软妹币对日元的汇率,大约八万多软妹币,不论是在中国还是rb,都算不上是笔巨款,这也是为什么铃木觉得叶昭的干大事是指拿奖金去购物的原因。1994年的中国,正是飞速发展的时候,带着八万块去做生意,说不定能闯出一番天地,可在刚经历了泡沫经济破灭的rb,这点钱最现实的用法也就是拿去买点奢侈品改善生活了。

  和藤井夏美约定的庆功宴地点位于中野站附近的餐厅,傍晚五点,叶昭走出车站的时候,藤井夏美已经等在出口外了。今天的她穿着时髦的浅色收腰款式连体短裤,笔直修长的双腿吸引了不少过路人的目光。见到叶昭,藤井夏美用力挥了挥手:“叶君!”原本还打算上前搭讪的两三个青年,见此便放弃了。

  中野区不仅有最早的御宅天堂中野百老汇,还是个音乐圣地,除了有中野sunplaza这处负有盛名的演唱会场馆,许多音乐人未成名前也都曾在这里居住过,甚至连rb的明星摇篮堀越高校,也位于中野区,因为这个缘故,这里时常有卖艺人出没。

  在预约的餐厅外面,一名留着披肩长发的女生正用电箱吉他演奏wands的《时の扉》,这首节奏激烈明快的歌曲,在她的演绎下别有一番风味,闪烁的霓虹灯下,她专注唱歌的样子让叶昭联想到后世一个非常有名的吉他女歌手yui。

  在涩谷卖唱的日子,让他对卖唱歌手这一行业的艰辛体验颇深,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叶昭取出钱包,往女生面前的琴盒里放入一张千元钞,女生则用眼神对他致意。

  晚餐是柿子椒塞肉、蔬菜杂煮、土豆沙拉、鸡肉天妇罗,以及店里的招牌菜烤鲷鱼。藤井夏美以茶代酒,向叶昭祝贺道:“恭喜你拿到冠军。”

  “谢谢。”叶昭举起杯子,喝了一口乌龙茶。这种时候本该喝杯啤酒才更过瘾,可惜不管是他还是藤井夏美,离rb的法定成年日都还差那么几个月,虽然商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拒绝他们点酒,不过老实听话的藤井夏美还是坚持不喝酒。

  藤井夏美是个挺活泼的姑娘,和她在一起,至少不必担心冷场的问题,所以这顿饭吃得还是相当愉快的。正餐过后是甜品,藤井夏美用勺子轻轻挖着蛋糕,突然道:“总觉得现在的叶君和从前相比,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是吗?”叶昭眉棱骨一跳。

  藤井夏美点点头,“嗯,比从前更开朗也更有个性了,但是怎么说呢,这种变化有点太快太突然,感觉就像突然换了个人似的。”说到这,藤井夏美自己也笑了。

  “人总是会变的。”叶昭敷衍道。

  从开足了冷气的餐厅走出的一瞬,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叶昭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夏天雨后湿热粘稠的风沾到身上,让人觉得一阵憋闷。叶昭觉得,能在这种天气里挎着胳膊一块走路的情侣,绝壁是真爱。

  那名卖唱的女生已经停下了演奏,似乎是准备收摊回去了,叶昭看着她放在一旁的吉他,突然升起一个念头,走上前去询问道:“你好,我能借你的吉他用一下吗?”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