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意识到了这一点,端木琉璃却并不曾多说,只是转头看了看楚凌云,却发现后者似笑非笑,显然也已经看出潇行空有所隐瞒。www/xshuotxt/com

不过事到如今,他们也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明白了潇行空的不对劲究竟是为什么。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照理来说,潇行空等人居然意图破坏东越国的龙脉,这显然已经是谋逆的大罪,其罪当诛,而且要祸及九族。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毕竟是大威帝国皇族的后人,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分明是东越国等四国谋夺了大威帝国的江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楚凌云等人才是谋反叛乱之人。

似乎也觉得有些为难,楚凌云居然沉默下去,并不曾急着开口。见他如此,潇行空反而平静地笑了笑:“云儿,你不必为难,尽管把我绑回去交给你的父皇处置。我的确犯了谋逆的大罪,但能为大威帝国而死,我也算死得其所,此生不冤了。”

不等楚凌云开口,地上的黑衣人便七嘴八舌地嚷了起来:“还有我们,把我们一起带走吧!”

“对,没错,杀了我们,我们也算为国尽忠而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没错!要说谋逆,也是你们谋逆在先,我们只是为了拿回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何错之有?”

楚凌云淡淡地笑笑,跟着衣袖一挥:“我说过要杀你们了吗?大家只是立场不同,谁也没有资格指责对方。”

他这个动作看似漫不经心,众人却陡然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居然把他们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压了回去,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

端木琉璃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自己就是转世天女这个事实,却仍然有些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沉吟片刻,她试探着问道:“先生,天机球可以让我看看吗?”

“如今这一切都已不是秘密,有什么不可以的?”潇行空苦笑一声,将天机球推到了她的面前,“不过如今夏至已过,你恐怕是看不到里面那女子的容颜的。”

端木琉璃将天机球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你说得那么玄妙,你们肯定上当了。”

一听此言,地上的黑衣人顿时大为不满,但碍于有狼王在旁,他们也不敢对端木琉璃不敬,只得狠狠地瞪着她,用眼神杀死对方。

潇行空对此表现得倒并不十分激烈,只是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希望一切都是谣传,那么我们便不必再抱有幻想了。”

端木琉璃不再说话,仔细地研究着手中的天机球,看能否找到什么机关之类,便可以像当日蓝月白找到的那个琉璃球一样把它打开,或许就能发现其中的玄机,解开这个谜团。

虽然还不明白端木琉璃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看到她满脸专注的样子,众人居然不自觉地安静下去,只顾紧紧地盯着她。

端木琉璃也早已顾不上理会众人,很快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许久之后,突然听到咔哒一声轻响,跟着便是她充满惊喜的声音:“果然有机关!”

什么,机关?众人都吃了一惊,立刻将目光转移到了她手中的天机球上,跟着便惊讶地发现那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正在慢慢地打开,仿佛一朵正在绽放的花朵!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看到端木琉璃伸手在中间那坨彩色的物质中间摆弄了几下,跟着挑唇一笑:“先生,我就说你们肯定上当了!”

说着她将天机球拿在手中,然后稍稍倾斜了一下,里面的一切顿时展现在了潇行空以及地上的众人眼前!

中间那坨五彩物似乎也是水晶制成,在火光的映衬下越发璀璨夺目,折射出炫目的光芒,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而这,理所当然的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那些彩色的水晶中间,竟然有一张半个巴掌大小的纸片,纸上画着一个女子的头像,容颜居然与端木琉璃有八九分相像!

看到这一幕,潇行空早已忍不住惊叫起来:“转世天女,她就是转世天!夏至那一天我在天机球中看到的就是她!”

既然如此,端木琉璃又为何说他们上当了呢?

淡淡地笑了笑,端木琉璃将天机球放下,然后小心地将那张纸抽了出来:“先生,你仔细看一下这幅画像有什么异常。”

异常?潇行空愣了一下,果然将那幅画像接在手中仔细地看了起来。而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那画像虽然小得可怜,画中的女子却栩栩如生,仿佛有生命一样,正对着他微微地笑着,笑容说不出的勾魂夺魄,这也正常,端木琉璃本就是世间难寻的绝世美女,画像中的女子既然与她相像,自然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而在画像的最下端,居然写着一行字,每个字都几乎只有黄豆粒那么大,但却十分清晰,足以令人看得清清楚楚。虽然那些字是用大威帝国的古文字写成,身为潇氏一族的后人,潇行空却立刻便将那句话读了出来:“爱妻婉儿,生死相随,永不相负!夫潇子冲。”

端木琉璃虽然并非潇氏一族的后人,之前因为水龙丹、火凤丹以及血寒玉的关系,她对大威帝国的古文字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这些又几乎都是常用字,所以她也早已看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听到潇行空将之读出来,她又是挑唇一笑:“怎么样,你们都明白了吗?”

这些人又不傻,他们当然明白!也就是说,画像中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转世天女,只是一个叫潇子冲的男子为他的妻子婉儿画的一幅画像罢了!既然只是一个普通男子的妻子,她又怎么可能跟转世天女有什么关系?

这个事实委实太令人震惊,所有的黑衣人简直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打击,个个都脸色惨白,只是觉得脑中不停地轰鸣,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不可能的,一定是弄错了,弄错了……

相比较而言,潇行空虽然同样显得有些错愕,眼底深处却有一抹淡淡的释然:原来是这样吗?那可太好了,这下既可以对潇氏一族的后人有个交代,也不会对不起云儿和琉璃了。

深吸一口气,他生怕那些黑衣人还不明白,故意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所谓天机球和转世天女的确只是谣传,我们都误会了?”

端木琉璃点头:“恐怕是这样。画这幅画像的人叫潇子冲,从这个姓氏来看,应该也是大威帝国的某一位皇帝吧?”

潇行空略一沉吟,跟着眼睛一亮:“我这里有大威帝国历代帝王的全记载,我看看能否查到!”

说着他忙不迭地从一旁取过自己的包袱打开,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一页页地翻看起来。横竖没有其他要紧事,众人便都耐心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潇行空一声兴奋的大叫:“在这里了!乾明帝潇子冲,出生在距今大约三千多年前,共在位四十八年!还有……根据记载,他登基之后共立过两位皇后,第一位名叫罗絮,因病而亡后,潇子冲又立了第二位皇后曲婉仪!”

行了,什么都不用说了,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所谓转世天女根本就是谣传,这只不过是乾明帝潇子冲为他的皇后曲婉仪留下的一幅画像而已!显然是为了让这幅画像留的时间更久一些,他才费尽心机做了这个所谓的天机球,将曲婉仪的画像装入其中!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潇子冲对曲婉仪必定用情极深,否则根本不会费这些心思。

叹了口气,潇行空忍不住苦笑起来:“这可真是好大的一个误会!既然只不过是一幅普通的画像,又怎么会变成了转世天女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传出了这样的谣言?”

这个问题自然没有人能够解答,而且必将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但是不管怎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潇氏一族的后人根本不可能依靠这个天机球破坏四国的龙脉,从而完成所谓复国的大业!

转头看着那些黑衣人,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你们也明白了吧?费劲心力守护了那么多年的秘密,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大威帝国已经成为永远的过去,不可能再重新出现在这玄冰大陆上!”

那些黑衣人彼此对视一眼,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做了几千年的梦,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梦醒一切成空,可是不甘心又如何?事实就摆在眼前,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祖先跟他们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罢了!

不甘心之余,他们只觉恼恨不堪,却又不知究竟该恨谁!究竟是谁那么富有想象力,硬将一幅普通的画像说成了什么转世天女,害他们像白痴一样期盼了几千年?

如今看来,端木琉璃的容貌与曲婉仪相似,只不过是巧合罢了,根本不代表大威帝国终于可以再展雄风!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