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琉璃原先明明说过潇行空的状况并不算严重,吃几服药就会好,可是一连三天下来,他虽然按时服药,并听话地卧床休息,病况却并没有太大的起色,始终浑身无力,面色蜡黄,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瘦了一大圈。WwW.XsHuotXT.

这日一早,端木琉璃又来到潇行空的房间为他试脉,楚凌云陪在一旁,片刻后皱眉问道:“琉璃,情况如何?”

端木琉璃同样眉头紧皱,摇头说道:“从脉相上来看,的确只是感染风寒,并没有其他问题。”

“是吗?”楚凌云的眉头皱得更紧,“既然如此,为何吃了那么多药却没有丝毫改善?我知道你医术高明,但会不会是一时不慎诊断有误?”

因为事实摆在眼前,端木琉璃居然也有些不确定起来:“这……这倒也有可能,我毕竟不是神仙,会误诊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此,不如请宫中的御医前来看看,免得贻误病情。”

楚凌云刚要点头,潇行空已经不在乎地挥了挥手:“不必了,宫中那些御医医术还不如琉璃高明呢,来了也是白来。依我看琉璃的诊断没有失误,只不过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自然是急不得的。”

端木琉璃闻言忍不住失笑:你倒是看得开,若是每个病人都像你这么开通,很多医患纠纷或许就能避免了。抬头看向楚凌云,她征询地问道:“凌云,你的意思呢?请还是不请?”

楚凌云略一沉吟:“不是我信不过你,为防万一,还是请御医来看看比较好,如果他们也确诊只是感染风寒,咱们不是更放心?”

端木琉璃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潇行空还想反对,楚凌云已经起身而去,吩咐秦铮立刻前往宫中请御医。既是狼王有请,御医自然不敢怠慢,很快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问清了缘由,两人上前为潇行空做了一番检查,片刻后各自躬身回报,说他的确只是感染了风寒,并无其他问题。之所以连服三天药却并无起色也十分正常,很多人感染风寒之后往往会缠绵病榻半月,乃至一个月,这都是有可能的。

听了御医的话,众人这才松了口气,看着秦铮将两人送出去,潇行空不由撇了撇嘴:“你看,我就说没事吧?偏偏你们要多此一举。”

楚凌云瞅他一眼:“怎么能是多此一举呢?这样咱们不是都放心了嘛,既如此,你就安心吃药吧!”

正说着,侍女已经将煎好的药端了过来,潇行空一看便皱了皱鼻子:“既然吃不吃药都一样,不如就别吃了,这药实在太苦了!”

“哪个告诉你吃不吃药都一样?”楚凌云满脸你欠扁的表情,“告诉你,如果你不吃药,病况早就比现在严重多了,没有继续加重就说明这药还是有效果的,给我乖乖吃下去,否则我就灌了!”

“臭小子,没大没小!”潇行空哼哼唧唧地说着,但还是听话地端过药碗一饮而尽,跟着拼命伸长了舌头,“苦苦苦!好苦!琉璃,快给我做些好吃的!”

端木琉璃含笑点头,起身而去,楚凌云叮嘱了一句好好休息,也跟着离开了房间,并把房门关了过来。回到大厅,秦铮正好将御医送出去并且返回,立刻上前两步:“王爷!”

楚凌云点头,眼中闪烁着一丝微微的光芒:“情况如何?”

秦铮抿了抿唇,显然并不十分确定:“王爷,据我观察,虽然还看不出先生究竟使用了哪种剧毒,但他故意用剧毒让自己呈现出感染风寒的样子,这一点还是大有可能的。”

既然早就已经觉察到潇行空有些不对劲,楚凌云自然不可能毫无防备,更何况他早上出去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中午回来便突然感染了那么严重的风寒,若说这其中没有问题,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还有,端木琉璃的医术那么高明,不会连区区一个风寒都治不了,更不可能连服三天药都没有丝毫起色。因此楚凌云很快便想到其中一定另有蹊跷,这才让秦铮随他一同前往,好趁机看个究竟。

此刻听到他这句话,楚凌云脸上并无多少意外之“既然看不出是哪种剧毒,你凭什么说他的确用了毒?”

“凭我的经验。”秦铮自得地笑了笑,“王爷别忘了,我与毒为伍多年,对剧毒有一种常人所不具备的敏感,可以这样说,虽然王妃如今的功力甚至在你之上,但若论分辨一个人是否中毒,我比王妃敏感许多倍!”

这一点楚凌云毫不怀疑,说起对剧毒的敏感,的确与功力功力深浅没有太直接的关系。秦铮如果说一个人中了剧毒,那他就是中了毒,除非这人用毒的本事远在秦铮之上,而潇行空显然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明白这一点,楚凌云眼中反而掠过一丝淡淡的疑惑:“既如此,老头子明明知道你是用毒高手,用这样的法子来伪装很容易露出破绽,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难道他就不怕我们看出问题吗?”

秦铮也十分不解,不由皱眉猜测:“或许他自认为法子用得十分高明,绝对不会被我看出问题呢?至少我就看不出他到底用了哪种剧毒啊!”

这倒有几分道理。楚凌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如何才能知道他到底使用了哪种剧毒,好让他无可抵赖呢?”

秦铮笑笑:“很简单,只要找一个用毒的本事比我更高明的人,说不定就可以看出来了。”

此言一出,两人的脑中居然同时掠过了同一个名字:苏天蔻。但却谁都不曾开口,片刻后楚凌云一声苦笑:“不是吧?”

秦铮看着他,同情地点了点头:“恐怕是的,除非你还能找到别人。”

楚凌云摇摇头,跟着叹了口气:“谁知道这次她又会向我提出什么条件?而且上次我已经将她彻底激怒,恐怕这回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我的。”

秦铮对此倒是十分乐观:“那可难说,你我看她对你还是旧情未了,或许还会愿意帮你。”

楚凌云看着他不做声,片刻后秦铮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叹了口气:“好好好,我没用,是我没用,行了吧?”

“我没这么说。”楚凌云满脸无辜,“何况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用了哪种剧毒?只要知道他的确做了手脚就够了,他既然这样做,就足以说明另有目的,接下来我们只要……”

很快,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潇行空倒是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每日吃过饭后便躺在床上养病。不过他大概也知道倘若一直没有起色容易引人怀疑,这三天过去,他的状况终于稍稍好了些,至少已经可以起床活动活动,脸色也不那么难看了。

楚凌云等人看在眼里,除了说一句恭喜,彼此心照不宣,就等着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这日一大早,楚凌云入宫上朝,端木琉璃则早早起床准备早餐。一切收拾妥当,她也照例亲自把早餐送到了潇行空的房间,好顺便为他做个检查。

见她进来,潇行空顿时万分开心,而且直接冲着桌上的美食而去:“饿死我啦,快快快!我先吃几口!”

端木琉璃不由微笑:“先生这个样子若是被外人看到,还以为咱们琅王府虐待你,连饭都不让你吃饱呢!”

潇行空顾不上答话,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才嘿嘿地笑笑:“管他们呢,我知道你们是怎么对我的不就行了?”

我们怎么对你你知道,那你呢?你又是怎么对我们的?或者说,你究竟想做什么?

端木琉璃含笑不语,耐心地等着他吃完了才上前坐好:“来,我先给你试试脉,不过看你今天的气色相当不错,是不是觉得好多了?”

潇行空擦了擦嘴,满足地点点头:“没错,的确好多了,我就说嘛,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不用着急,你们还请什么御医。”

说着他已将手伸了过来,端木琉璃仔细地试了试,跟着笑得更加开心:“果然好多了,照这么看来,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全恢复,我还以为自己的医术真的出了问题,根本没能找到病因呢!”

潇行空收回手,嘻嘻一笑:“若是连你都找不出病因,别人就更别想了。”

端木琉璃摇头说了一句过奖,却突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说起来,先生,我怎么觉得你这屋里似乎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是吗?”潇行空抽了抽鼻子,四处张望了一番,“我怎么没有闻到?是什么样的味道?好闻还是难闻?”

“说不上来。”端木琉璃摇了摇头,却突然感到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就是……”一句话没说完,她便眼前一黑,软软地倒在了桌子上!

面对如此变故,潇行空立刻大惊失色,用力推了推她的胳膊:“琉璃!琉璃你怎么样?琉璃?”

然而端木琉璃毫无反应,早已双眼紧闭,失去了意识。经过再三确定,潇行空脸上的惊讶慢慢消失无踪,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痛苦:“云儿,琉璃,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