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哼了一声:“凉面已吃过了,你什么时候走?”

“关你什么事?”潇行空瞪他一眼,接着转向了端木琉璃,立刻眉开眼笑,“琉璃做的凉面这么好吃,我还想再吃一顿不行吗?”

楚凌云似笑非笑:“行,有什么不行?我是怕你吃坏了肚子,耽误了上路。WwW.XsHuoTXt.”

潇行空翻个白眼,懒得理会他:“日头这么毒,不适宜赶路,等太阳落山我再离开,不会吃你太多东西的!”

楚凌云故意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你又要赖在这里很久呢!”

潇行空假装没有听到,只是看着端木琉璃笑得十分和气:“琉璃啊,中午和下午都做凉面好不好?当然,顺便做点别的我也不会介意啦!”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好,我知道了,先生只管放心,包你满意!”

潇行空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还是琉璃最好!不行,吃的实在太多了,我得出去溜达溜达,赶紧消化消化,别耽误了中午的美食!”

看着他抱着肚子离开,楚凌云毫不客气地嗤然一声冷笑:“这老头子,真没出息!”

“我觉得挺可爱。”端木琉璃笑了笑,“最起码不矫情不做作,难得的真性情。”

楚凌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离开琅王府的潇行空自然听不到这句夸赞,而在他表面的轻松之下,却隐藏着无人能懂的重重心事。

沿着大街慢慢地闲逛,一开始的确没有什么异常,可是片刻之后,他却突然微微皱了皱眉头,跟着不动声色地加快了速度。避过所有人的耳目,他渐渐离开了热闹的街道,一路往城外的方向而去。

来到城外,确定身后无人跟踪,潇行空突然身形一展,已经使出了绝顶轻功,沿着大道旁边的一条小路飞奔而去。

这条路不仅蜿蜒曲折,而且杂草丛生,极易隐藏行迹。向前奔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前面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正值盛夏时节,繁茂的枝叶把整个森林封得严严实实,几乎密不透风,更牢牢地隔断了视线,什么都看不到。

再次确定周围空无一人,潇行空才深吸一口气钻入了树林之中。显然并非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他根本不必辨别方向,一路紧赶慢行,他终于在树林深处的一块小小的空地前停了下来,并且淡然开口:“出来吧!”

片刻后,只听嗖嗖几声轻响,几名黑衣人突然自树丛中冒了出来,各自单膝跪地,抱拳见礼:“参见主人!”

潇行空沉默片刻才点了点头:“起来。”

几人答应一声,起身站在一旁,其中一名黑衣人上前两步,语气中居然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主人,这一天我们终于等到了!”

潇行空的神情却并不曾因此而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要高兴的太早,事情未必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是,我知道。”黑衣人点了点头,“我也知道我们未必能够找到那个人,但总算有一丝希望,就算真的找不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潇行空挑了挑唇角:“你们知道就好,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件事根本没有继续的必要。”

黑衣人一愣,眼中立刻流露出一丝不满:“主人,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这是您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使命,怎么会没有存在的必要?”

潇行空看他一眼,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疲倦:“难道你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假吗?毕竟已经过去了几千年,谁知道……”

“真的,是真的,我们知道一定是真的!”不等他说完,黑衣人便打断了他,语气中的肯定几乎不容置疑,“主人,您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是咱们的祖先一脉相承传下来的秘密,怎么会是假的呢?您若不信,很快就可以见分晓!”

似乎也知道仅凭自己一人之力不可能改变他们的看法,潇行空放弃了劝说,只是轻轻抿了抿唇,接着抬头看看了看天色,目光跟着微微一变:“很快就要到了……”

“是,马上就是夏至了!”黑衣人点了点头,眼中希望变得更加急切,“主人您放心,这件事一定是真的,只是要看我们够不够幸运,是否能够找到那个人!就算找不到,我们还可以寄希望于后世子孙,让他们继续努力!”

潇行空没有做声,黑衣人已接着说道:“主人,那件东西您带了吗?”

潇行空又看他一眼,这才小心翼翼地自怀中取了个小小的布包出来。黑衣人顿时大喜,几乎已经按捺不住:“太好了!时辰马上就到了,请主人做好准备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夏至终于来临。便在此时,只听那黑衣人一声低喊:“时辰到了,主人,快!”

潇行空与楚凌云一样,都是属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可是在这一刻,他却不期然地哆嗦了一下,眼中掠过一抹明显的恐惧!见他迟迟没有任何行动,黑衣人大急:“主人,快呀!一旦错过了时辰,可就得再等一百年了!我们已经为之努力了那么久,你忍心让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吗?”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潇行空也无法再耽搁,只见他轻轻咬了咬牙,终于打开了手中的布包……

琅王府内,端木琉璃已经将潇行空赞不绝口的凉面和其他佳肴一起摆到了桌上,接着奇怪地皱了皱眉:“先生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在外面看到了好吃的,就把凉面抛在脑后了吧?”

“很有可能。”楚凌云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这老头子,只要看到心仪的美食,什么大事都可以先放在一边。”

又等了片刻,依然不见潇行空的踪影,楚凌云便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不等他了,我们先吃吧,谁让他不回来呢?”

端木琉璃刚一张口,却突然眼睛一亮:“等等!回来了!”

果然,片刻后便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响,的确是属于潇行空的,可是楚凌云却突然皱了皱眉:“有些不对劲,老头子出事了!”

了字刚刚出口,潇行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果然脚步浮虚,踉踉跄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栽倒在地。端木琉璃吃了一惊,立刻冲上去一把扶住了他:“先生,你怎么了……呀!好烫!”

虽然隔着衣服,她却突然发觉潇行空的体温高的吓人,难道是发烧了吗?难怪整张脸都红彤彤的。

费力地转头看了看她,潇行空满不在乎地笑笑:“放心,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头晕……嗯……”

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经浑身一软,往旁就倒。生怕端木琉璃支撑不住他的重量,楚凌云早已身形一展掠了过来,正好一把扶住了他:“快,先把他送回房!”

经过好一番忙乱,众人才把潇行空送回了房间,并且扶他躺在了床上。上前落座,端木琉璃替他试了试脉,跟着松了口气:“放心,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凉,风寒入体以致体温升高,吃几副药就好了。”

众人也跟着松了口气,楚凌云已经哼了一声:“这么热的天居然也会受凉,老头子,你有本事。”

潇行空已经略略清醒,虽然浑身酸痛无力,却还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是啊,我就是有这么大的本事,怎么,你不服?”

“服,服,服得很。”楚凌云连连点头,“你既然病成这个样子,今儿个怕是走不了了,就安心住下来,养好身体再说。”

潇行空哼了一声:“还用得着你说?我才不会拿我的命开玩笑!何况这里有酒有肉有好吃的,我才不会急着走!”

懒得理会这师徒二人磨牙,端木琉璃早已麻利地开好了药方,并将其交给了侍女,让他们去照方煎药。

不多时,侍女将煎好的药端来,并服侍潇行空服下。在药力的作用下,潇行空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仔细检查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众人才退了出来,让他好好休息。

吃过午饭,众人各自散去,楚凌云带着端木琉璃回到了房间,第一句话便问道:“琉璃,有什么异常吗?”

“暂时还看不出来。”端木琉璃摇了摇头,“从脉相上来看,他的确是因为受凉而发病。怎么,你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楚凌云唇线一凝:“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种天气怎么会受凉?就算会,又怎么会发作得那么快?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可还好好的。”

端木琉璃沉吟着摇了摇头:“若只是这一点,倒不算奇怪,毕竟病来如山倒,往往都是毫无预兆的。何况,谁告诉你夏天就不会受凉的?”

楚凌云想了想,只得点了点头:“好吧,算我太敏感。但是不管怎样,绝对不能放松警惕,我始终觉得老头子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我知道。”端木琉璃跟着点头,“还是我先告诉你先生有些不对劲的,我当然会加倍小心。”

楚凌云沉默片刻,突然淡淡地笑笑:“你一向很喜欢说世间无巧合,之前你也曾听到老头子独自一人说什么夏至就快到了,而现在他早不受凉晚不受凉,偏偏就在夏至这一天病倒了,恐怕这也绝对不是巧合。”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