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伸出来的那只手,段修罗居然真的仔细看了几眼,然后郑重其事地点头:“真的。WwW.XsHuotXT.”

“是吧?”楚凌云瞬间笑颜如花,“我就说我已经出……”

“真的挺白。”段修罗冷哼一声打断了他,“看不出你虽然是个男人,皮肤倒是挺白,还那么光滑细腻,果然不愧出身皇家。哪像我们这些苦命的人,每日出生入死,风吹日晒……”

“你这么说是没良心。”楚凌云如法炮制,同样冷哼一声打断他,“我出身皇家不假,但若论出生入死、风吹日晒,我比你只多不少。”

有道理。段修罗不自觉地点头,跟着眉头一皱:“这好像不是重点吧?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对。”楚凌云点头,“不是‘吵’架,是‘打’架。”

旁观几人顿时满脸黑线:原本是高手之间的一场再高端不过的较量,被他这么一说,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无赖挑事儿?

段修罗也知道多说无益,立刻便一撩袍服拉开架势:“不必多说,来吧!只要能跟你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输赢无怨!”

在这一刹那,他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不出的凌厉逼人,甚至连他的目光也变得如刀锋一般冷锐!缓缓抬起的手上更是有一团白色的雾气缓缓氤氲开来,足见他的确是玄冰大陆上的绝顶高手!

尽管因为火凤丹的存在,楚凌云的功力已经在他之上,却依然不敢怠慢。深吸一口气,他的眸中同样光华流转,内力催动之间,眉心渐渐浮现出火焰状的金色标记,衬着他俊美的脸庞,更是说不出的高贵,冷傲,霸者无双!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包括段修罗心中同时掠过了一模一样的几个字:所谓帝王,当如是!

能与这样的高手一决雌雄,乃人生一大快事也!段修罗微微挑了挑唇:“小心了!”

下一刻,他已流星般疾射而来,瞬间与楚凌云斗在了一起。尽管知道二人只是以武会友,点到即止,潇行空、蓝醉等人依然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也好立刻出手阻止。

眨眼之间,两人已交换了数十招,出手之快、招数之精令人叹为观止,只觉眼花缭乱!对于秦铮、狼燕等人来说,或许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自家这位主子的身手究竟高到了怎样的地步!

同样,因为不放心而不顾身怀有孕前来观战的水冰玉,也是在这一刻才见识到了段修罗真正的实力,那已经不是“高手”两个字所能形容!

看着两人使出的招式,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众人此刻的感受:天哪!这还是人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已交手千余招,打得那叫一个痛快,简直称得上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丝毫不亚于当日的四国混战!越打下去众人便越是肯定,段修罗与楚凌云称得上势均力敌,无论谁想要将对方打倒,都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便在此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手掌已经结结实实地对在了一起,居然开始比拼内力!段修罗的掌上依然白雾弥漫,楚凌云的掌上则金光闪烁,眉心的火焰越发璀璨夺目,雍容华贵!

“我错了。”片刻后,段修罗突然含笑开口,“你已将火凤丹完全融入体内,我怎能与你拼内力?这不是自找难看吗?”

楚凌云笑笑:“就算难看也是我,若不是火凤丹,我根本拼不过你。”

“谁让你是火凤丹的主人呢?这很公平。”段修罗笑笑,“我数一二三,我们各自收手。”

楚凌云点头表示许可,段修罗便数了三个数,两人同时将内力一收,各自后退几步调理内息。等他们重新睁开眼睛,端木琉璃立刻上前一步:“够了吧?还打吗?”

“不打了!”段修罗哈哈一笑,只觉身心舒畅,“趁着我败得还不算难看,赶紧收手,否则非被凌云打得满地找牙不可!”

楚凌云微笑摇头:“干嘛那么谦虚?明明胜负未分……”

“你才是谦虚。”段修罗摆了摆手,“你功力在我之上,再打下去输的一定是我。不过无所谓,能跟你打这么一场,痛快啊痛快!”

看他的确一脸明朗,并不曾在意输赢,楚凌云笑得也很开心:“同感,我已经很久不曾这样痛快淋漓地跟人打架了,多谢成全!走,我请你喝酒!”

“那是!”段修罗又哼了一声,“由得你不请吗?今日你我一定要大醉一场,喝完我也该上路了!”

楚凌云失笑:“拾人牙慧!走了走了,我已备下美酒无数,就怕你喝得不够多!各位,走啊!”

眼见两人都是毫发无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立刻欢天喜地地跟了上去。蓝醉抹把冷汗,心有余悸:“吓死我了!还以为这两个几乎同样骄傲的人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我正在为难该帮谁呢!”

“我也是。”水冰玉深有同感地点头,“我家主子很骄傲的,一向宁死不认输,所以我担心得要命。想不到这次他居然这么轻易就服输了,看来狼王的确魅力无敌呀!”

端木琉璃骄傲地挺了挺胸,嘴上还得谦虚两句:“客气,是段门主洒脱罢了。再说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要一决雌雄,其实不过闲来无事打发时间,哪里犯得着以命相拼?走,喝酒去。”

终于跟楚凌云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段修罗心愿已了,自然喝得格外开心。楚凌云同样心情舒畅,一直陪着他喝了一夜,直到东方泛出鱼肚白才各自散去。

几天之后,段修罗便来辞行,说这就回地狱门总坛瞧瞧。环视一周,他含笑开口:“这里有你们,吸引力实在比地狱门大得多,所以我不敢保证什么时候就会再回来。”

“求之不得。”楚凌云笑笑,“琅王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好兄弟!”段修罗感动得“眼泛泪花”,上前两步把他搂在了怀里,“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就不走了!”

“滚蛋!”楚凌云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忍不住笑骂一句,“赶紧回你老家看看,免得真被人端了你的老窝!”

段修罗嘻嘻一笑:“得啦,我走了!不过说真的,说不定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们的。对了,这个给你。”

说着,他取出一两黄金放在了楚凌云手里。楚凌云一看便失笑:“你还真给啊?”

“那是!”段修罗一本正经,“说好一两就是一两,再拖下去,我不是得付利息给你?那我多亏啊!”

呃……“哈哈哈……”

所有人都被逗乐,顿时笑得前仰后合。一片欢笑声中,段修罗得意地晃晃脑袋,这才转身而去。朋友之间的离别,未必一定要充满感伤和泪水,反正还会再见面,这样不是更好?

端木琉璃同样满脸笑意:“你们说,他什么时候会再出现?”

众人摸着下巴:难说。不过水冰玉倒是摸着自己的小腹,哼了一声说道:“放心吧,用不了多久的。他说了,一定要赶在他的干儿子出生之前再回来,好赶紧跟他培养培养感情。”

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众人忍不住摇头,笑得越发开心。

自那日楚天奇将楚凌云宣入宫中,说要将皇位传给他并拉着他喝得酩酊大醉之后,一连三天都不曾再提起这件事,楚凌云暗中松了口气,更希望那只是他一时冲动或者酒后胡言乱语,过去了就算了。

“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隔日早朝之上,群臣山呼万岁,跟着起身站立两旁。内侍早已上前一步尖声开口:“皇上有旨,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启禀皇上,臣有本奏!”新任丞相上前一步,躬身施礼。

楚天奇点头:“奏来!”

当下数位大臣轮流出列,将所奏之事一一讲来。直到再也无人上前,楚天奇才轻咳一声,袍袖一拂开了口:“众位爱卿,今日朕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最重要”三个字令所有人不自觉地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紧跟着,便看到楚天奇轻轻挥了挥手,一旁伺候多时的内侍早已手持诏书上前几步展开,一字一字念了出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朕奉先皇遗诏登基以来,已有数十载。凡军国重务,朕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论文治武功虽不及先列,但自认上不负列祖列宗,下不负黎民百姓,每思及之,略感欣慰。然朕已年近花甲,为保我东越国江山千秋万代,也适时让皇儿担当治国重任,执掌乾纲,成就一番宏图霸业!今,琅王楚凌云,文武双全,惊才绝艳,屡立奇功,乃天意所属,民心所向,众望所归,谨告天地、宗庙、社稷,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繁四海之心!自此,百司所奏之事,皆启皇太子先决之!钦此!”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