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当初刚刚查到真相的时候,楚凌云也并不曾如此情绪外露。www*xshuotxt/com或许是因为压抑的太久,他也需要发泄。但无论如何,面前的男子不但是他的父亲,更是当朝帝王,他就算再飞扬跋扈,也知道底线在哪里,所以他很快便控制了自己,重新变得淡然:“父皇,你放心吧,我所说的恨都已经过去了。因为我知道当初你并没有害我之心,只是想让我知道我并不是真正的永远不败,想挫挫我的锐气而已,只不过你也被二皇兄蒙骗、利用了。”

楚天奇摇了摇头,积聚半天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不,云儿,朕不会推卸责任,虽然朕的确被霄儿利用,但若非朕起了歹心,他怎会有机会利用朕?所以,当年的事全都是朕的错,朕必须为此承担后果,并会想尽一切办法取得你的原谅!云儿,你说吧,要怎样才能原谅朕?无论你有什么条件,朕都答应!”

见他如此固执,楚凌云不由挠挠眉心,突然淡淡地笑了笑:“父皇,你真的不必如此,我说过早就已经不恨你了,因为如果不是望月关一役,你就不会对我心存愧疚,不会一直想要为我赐婚,我也就没有机会认识并娶了琉璃。所以两相抵消,其实我早已原谅你了。因为时间过得越久我就越觉得,如果能够因此而拥有琉璃,那么之前我所受的一切折磨都是值得的,甚至再多一些都没关系。”

倒是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而且也知道他说的算得上是事实,楚天奇却仍然摇头:“但是我在害你之前,并不知道你会因此而得到琉璃……”

“你是不知道,但是上天知道。”楚凌云打断了他,“所以说一饮一啄,冥冥上苍早已注定,而那些磨难也是我注定要承受的,就当是为了惩罚我的年少轻狂。毕竟当年我的确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站在你的立场上,你的反应其实无可厚非,换作我是你,未必不会那样想,那样做。”

楚凌云越是为他开脱,楚天奇越是觉得愧疚难安,便干脆摇了摇头:“不管你怎么说,错了就是错了,朕不会推卸责任。所以云儿,朕已经决定将皇位传给你,你尽快选个黄道吉日登基吧!”

楚凌云先是一愣,跟着掏了掏耳朵:“哈?父皇你喝多了吧?两杯酒而已,不至于醉得说胡话才是。”

“朕没有喝醉,更没有说胡话。”楚天奇的神情无比认真,一字一字清晰地说着,“云儿,朕说的是真心话,这东越国的江山交给你,朕很放心。”

“这不是重点。”楚凌云摇头,“重点是我根本不想做皇帝……”

“朕知道。”楚天奇微笑,“正因为如此,朕才要把皇位传给你。否则若是像扬儿、霄儿那样为了皇位不择手段,不惜杀父弑君,朕怎会这样做?”

楚凌云眨眨眼,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懂了,你想把皇位送给我,以此作为补偿?”

楚天奇微微一笑:“你要这样认为也可以,但无论如何,你完全有资格做一国之君。朕就把东越国的江山托付给你了,相信你不会让朕,不会让臣民们失望的。”

“不行。”楚凌云毫不犹豫地点头,“父皇,你龙体康健,再做个二三十年皇帝完全没问题,说什么传位给我?我不要。”

早已预料到他的反应,楚天奇不急不躁,只是叹了口气:“说什么龙体康健?被那个逆子囚禁那么久,朕这身体早就不行了,常常是批不了几本奏折便头昏脑胀,浑身冷汗,这个样子如何做一国之君?”

楚凌云闻言不由皱眉:“是不是余毒还未排清?我让秦铮……”

“不是,跟剧毒没关系。”楚天奇忙打断了他,“只不过朕已经老了,当然经不起那样的折腾,你若还想让朕多活几年,就乖乖即位为帝,朕也好寻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颐养天年。”

有些怀疑他根本是在找借口,楚凌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终依然摇头:“不管你怎么说,总之这皇帝我不会做。”

楚天奇抿了抿唇,突然笑了笑:“朕也知道你会觉得有些突然,没关系,朕会给你一些时间接受,今日原也只是先让你有个准备。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朕意已决,绝不会改变。”

真不愧是父子俩,固执起来几乎一模一样。楚凌云皱了皱眉,刚一张口楚天奇便一抬手阻止了他:“什么都不必说了,云儿,你就当是为了让朕多活几年,否则朕若是早早就因为愧疚而一命呜呼,你也一样要登基为帝。”

楚凌云唇线一凝,居然真的住了口,但这并不表示他已经完全接受。

见他如此,楚天奇显得十分开心,仿佛终于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拉着他左一杯右一杯,一直喝得醉意朦胧,还不停地诉说着心中的内疚和歉意,边说边泪流满面,倒让楚凌云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年楚天奇的确没想把他害得那么惨。

等把酩酊大醉的楚天奇安顿好,又请了凝贵妃来照顾他,楚凌云才松口气赶回了琅王府。

夜色已经深沉,端木琉璃自是焦急万分,正在大厅内来回转圈。秦铮守在一旁,委屈地咬着袖口:又不是我要回来,王爷不让我留下嘛!

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立刻回头,顿时眉开眼笑:“王爷!你总算回来了!王妃都骂了我一个晚上了,嫌我不跟着你!”

端木琉璃笑得温温和和:“是吗?”

秦铮嘿嘿地笑笑:“当然,夸……夸张了点,不过王爷既然回来了,我也该去睡了!”

嗖的一声,他已没了踪影。懒得理会他,端木琉璃迎了上来,满脸关切:“不过就是赴个宴,怎么一直拖延到现在?出什么事了吗?”

楚凌云摇了摇头,继而微微一叹:“父皇要传位于我。”

端木琉璃一愣:“什么?他喝多了吧?”

楚凌云笑了笑,握着她的手往内室走:“我慢慢说给你听。”

一边洗漱一边将楚天奇的意思说明,躺到床上之后端木琉璃已完全明白,不由挑了挑唇:“父皇想用这个皇位来弥补对你造成的所有伤害,经过二皇兄之乱,他果然把什么都想通了,这倒不是坏事。”

楚凌云枕着双手,笑容有些清淡:“可惜有些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端木琉璃闻言倒是愣了一下:“你不是说已经原谅父皇了吗?怎么听起来好像还很记仇的样子?”

“我没有。”楚凌云淡淡地笑了笑,“我说过,因为他我才有机会得到你,看在这一点上,过去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

端木琉璃点点头:“那你会做这个皇上吗?我觉得你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

楚凌云又笑了笑:“本来就没有,否则东越国的江山早就在我手中了,还会等到今天吗?”

端木琉璃侧头看着他:“可你方才说父皇的态度非常坚决,恐怕不会改变主意。”

楚凌云仍然笑得十分轻松:“你觉得我不愿意做的事,这世上除了你还有人能勉强得了我?”

是啊,貌似的确很难。端木琉璃十分赞同地点头,片刻后却又有些不解:“凌云,你不想当皇帝仅仅是因为不感兴趣,还是另有原因?”

这一次楚凌云意外地沉默下去,好一会儿之后才淡淡地说道:“琉璃,不是我矫情,我也并不曾说过宁死不当皇帝这样的话。但如果我要做皇帝,只能是因为我有足够的资格,而不是被父皇拿来作为替他自己赎罪的筹码。”

骄傲自负如楚凌云,既然忍受不了这样的轻慢。所以,如果他能得到什么东西,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本来就应该得到,或者有资格得到,而不是别人的施舍。

明白他的意思,端木琉璃挑唇一笑:“所以父皇这样做,其实是弄巧成拙。但也不能怪他,因为在他看来,这天下再也没有比皇位更贵重的东西,足以表明他的确是真心想要赎罪,想要弥补对你的伤害。”

楚凌云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呵欠:“总之我不会拿这个他让出来的皇位,你也不必理会,睡吧。”

“你也睡吧。”端木琉璃点了点头,“明天还要跟段修罗一决雌雄,不休息好怎么行?”

不多时,楚凌云的呼吸就渐渐变得均匀,显然已经沉入了梦乡,端木琉璃却了无睡意:楚天奇铁了心要拿皇位恕罪,楚凌云铁了心不要他的施舍,再发展下去,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好的结果?

段修罗对这场较量异常重视,第二天一早便赶到了琅王府,而且精神抖擞,双目炯炯有神,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反观楚凌云,不但太阳老高了才起床,而且一派轻松悠闲,毫无大战来临的紧张不安。得知段修罗已在后花园等候,吃过早饭的他才背负着双手溜溜达达地走了过来。

段修罗一看他这副样子就来了气,不由双眉一横:“狼王,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我哪儿敢?”楚凌云立刻脸色一整,诚恳得令人不得不信,“你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缓解心里的紧张,同时更是为了迷惑你,其实我手心都出汗了,真的!不信你摸摸。”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