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的笑容恢复了原先的样子,端木琉璃总算松了口气,并立刻换了个令人开心的话题:“对了,方才五弟来找你,说大婚之事需要与你商议。WwW.XshuOTXt.”

“嗯。”楚凌云含笑点头,“听到父皇说不再为他赐婚,这小子简直高兴坏了,这才迫不及待想要跟彤儿成亲,居然一刻都等不得了。”

端木琉璃笑了笑,颇有些感慨:“看来父皇真的想通了很多,也算是因祸得福吧。不但成全了五弟,更成全了他自己。”

楚凌云点头,颇有些感慨:“有些事情,的确是需要到生死之间才能彻底想明白的,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会来不及,更不会有弥补的机会,所以父皇是幸运的。”

至于那些不够幸运的,诸如楚凌霄等等,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总之楚凌霄的死讯传出之后,京城之中很是为此热闹了一阵子,但很快便被皇家的两件喜事取代,话题也变得更加轻松愉快,更令人津津乐道。

生怕还不够热闹似的,楚天奇特意建议苏天宁和楚凌飞,看他们能不能在同一天办喜事,如此他便可以在送走一个女儿的同时又迎接一个儿媳进来,到时候只顾为儿媳进门高兴,就顾不得为女儿出门伤心了。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何况二人原本也有此意,便立刻点头答应下来,并将黄道吉日订在了一个月之后,也就是五月初八。时间虽然多少有些紧,却并不妨碍两人把这件喜事办得妥妥当当,热热闹闹。

当然,作为楚凌飞和楚寒薇的三哥,楚凌云既要为楚凌飞出谋划策,又时常被苏天宁拉去参加意见,自是忙得团团乱转。彤儿和楚寒薇自然也舍不得放过端木琉璃这个聪明绝顶的三嫂,很多事都喜欢来找她出谋划策。

幸好此时的端木琉璃功夫比楚凌云还好,就算让她单独行动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倒不必楚凌云时时贴身保护了。因此,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之中,无论苏家还是珺王府都喜气洋洋,每日笑语喧哗。

几天后,段修罗便兴致勃勃地来找楚凌云,说想把决斗之日订在三天后。可是一看到楚凌云为两桩喜事忙得焦头烂额的样子,他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顿时咬着唇儿,显得万分哀怨:得了,看样子至少要等四人大婚之后,楚凌云才能静下心跟他比试了。

又得害他多等那么久,楚凌云很有些不好意思,诚恳地建议道:“要不然你先回地狱门忙着,等我忙完了去找你?”

“那倒不用。”段修罗摇了摇头,“大半年都等了,还差这一二十天吗?何况我突然发现不回去也挺好的,没那么多烦心事。”

楚凌云冷笑:“你要再不回去,被人抢了你的地狱门主之位,那就彻底没什么烦心事了。”

“那感情好,我乐得清闲。”段修罗哼了一声,“反正辛苦了这么多年,我也赚够了,不必再那么辛苦。”

倒也是。对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钱,就算此时金盆洗手,他攒下的家底也足够十辈子衣食无忧了。

不过说起银子,段修罗立刻想起了另一件事,又接着说道:“说起来,如今大局已定,你们也不必再为楚凌霄担心,咱们也该来算算帐了吧?”

这话一出口,两人不由一愣,异口同声地反问:“算什么帐?”

段修罗笑笑:“当然是我应该付的诊金呀,这才几天的功夫,你们不会已经忘了吧?”

二人恍然,端木琉璃已经摇了摇头:“你怎么还没忘了这茬儿?我已经说过了,不会收你什么诊金的。”

段修罗笑笑:“我早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不跟你谈,凌云你说,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连本带利共有多少了?”

楚凌云闻言,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意外:“你的意思是说连利息也要算进去吗?”

“那当然!”完全没有看到他眼底深处的戏谑,段修罗毫不犹豫地点头,“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也不会占你的便宜,所以你尽管说。”

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却突然看到楚凌云的手在桌面上轻敲了几下,正是之前教给他的摩斯密码,意思是让她稍安勿躁,她便暂时住了口,静观其变。

见她如此,楚凌云满意地笑笑,接着转向段修罗一本正经地说道:“从某一方面来说我们俩属于同一种人,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我如果继续推辞,反倒显得矫情。既如此,就算我狮子大开口……”

“价码随你开。”段修罗毫不犹豫,“只要你说个数,其他的交给我了。”

楚凌云抿了抿唇,仍然满脸不放心:“那你发誓,不管我开价多少你都照付。”

“喂你不是吧?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什么时候这么信不过我了?”段修罗很有些无奈,照他的吩咐举起手做发誓状,“怎么说?”

楚凌云却似乎一定要把不信任进行到底:“如果有违此誓,我就跟你绝交,再也不认你这个朋友,而且是生生世世绝交!”

听得出他语气中的决绝,段修罗不由打了个哆嗦:“算你狠!好吧我发誓,如果有违此誓,你跟我绝交!”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终于让他说出了这句话,楚凌云脸上早已露出了一抹诡计得逞的笑意:“看清楚了,我要这个数。”

说着他伸出了一根手指,段修罗却有些糊涂了:“一?一什么?原先我已经答应诊金是黄金十万两,你的意思是连本带利涨到一百万两了?行,没问题!”

“不。”楚凌云立刻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一两。”

有那么一瞬间,段修罗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由抬起手抠了抠耳朵:“一两?”

楚凌云笑笑:“你没听错,我说的是一两,不过是一两黄金,可不是白银。”

段修罗几乎抓狂: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两?这算什么?

他就那么怔怔地看着楚凌云,很快便在那双充满微笑的眼眸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他并不想要自己的诊金,所以才设了个套让他钻!顿时万分感动,他立刻摇了摇头:“不行,凌云,我……”

“别忘了你刚才说过的话。”早就预料到他的反应,楚凌云立刻打断了他,“除非你想跟我绝交。”

段修罗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这分明是阴我!这又何必呢?你明知道我是真心的……”

“我也是真心的。”楚凌云的眼眸说不出的真诚,“先前我说要诊金也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何况经过这许多事之后,我早已把你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段修罗的眼中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却仍然想要坚持:“琉璃……”

“跟我没关系呀!”端木琉璃若无其事地摊了摊手,“那是你跟凌云之间的约定。”

段修罗忍不住苦笑:“你们夫妻二人是存心让我不得心安吗?你们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却什么回报都不要,我……”

端木琉璃微微一笑:“这段时间里我们并肩作战,你帮了我们那么多忙,我们又该付给你多少黄金白银?”

段修罗立刻摇头:“那怎么能一样呢?我帮你们这点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完全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如你所说。”端木琉璃笑得越发开心,“我帮你那个忙也是举手之劳,不费我丝毫力气。”

段修罗无奈地摇头:“我说不过你。”

“那就别说了。”楚凌云对着他伸出一只手,“黄金一两,付钱。”

段修罗叹口气:“现在还没有,先欠着行不行?”

“哇你不是吧?”楚凌云夸张地挑了挑眉,“一两黄金都拿不出来,还敢跟我说什么一百万两?太没有诚意了!我要反悔!”

“谢谢!我巴不得!快说,你想要多少?”

“哈哈哈……”

众人都被逗乐,愉快的笑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笑闹够了,两人才做出约定,决斗之日就定在楚凌飞等人大婚之后的第三天,雷打不动。就算天上下刀子,也不能再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了!

此事既定,楚凌云等人心无旁骛,越发把心思都放到了皇家喜事上。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呼呼而过,无论苏家还是珺王府都已焕然一新,各项事宜也已准备妥当,就等着迎娶娇妻进门了!

可是就在大婚前一日的下午,出门溜达的潇行空突然急匆匆地返回府中,神情凝重:“云儿,你猜我看到了谁?”

只要潇行空这样称呼自己,就表示的确有大事发生。楚凌云不敢怠慢,立刻摇头:“猜不到,说。”

潇行空吐出一口气:“方才我在街上逛得累了,便进了一家茶馆休息。谁知刚坐下没多久,便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那样子一看就是易过容的,但他的身形很像一个人。”

楚凌云满脸黑线:“都这时候了说话还大喘气?到底是谁,说呀!”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