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宁摇了摇头:“凌云把皇上‘交’给草民,草民便责无旁贷,除非草民死了,否则绝不会弃皇上而去!”

“但是你留在这里,我们两个只能一起死!”楚天奇急了,用力推着他的肩膀,“朕这点本事你知道,就算你肯牺牲自己,朕也逃不出这两人的手掌心!到时候你也被他们害了,这逆子的‘阴’谋不是才得逞了吗?你快走,把朕的话带给云儿就好!”

苏天宁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但若要他丢下楚天奇只顾自己逃命,这样的事他又无论如何做不出来。WwW.XsHuotXT.-咬了咬牙,他到底还是摇了摇头:“草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皇上又是天之子,上天一定会眷顾皇上的!”

楚凌霄和楚天辰并肩而立,各自的剑尖上还有血滴不断地滴落,冷笑一声,他淡淡地说道:“既如此,你们两个就一起死吧,黄泉路上还能有个伴!”

话音刚落,他便唰地举起了长剑!谁知就在此时,只听嗵嗵嗵几声大响,‘门’窗已被人同时踢开,跟着漫天人影飞舞,十几个隐卫已经拦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人沉声说道:“皇上,苏公子,你们快走!”

看到这从天而降的隐卫,楚凌霄陡然瞳孔一缩,脚底下更是忍不住倒退了两步!因为这些人手中拿着的正是令他一败涂地的炸雷!显然他们是打算拼着一死也要将他拦住,好为楚天奇和苏天宁争取逃走的机会!

正是因为这些炸雷,攻打金谷关的计划才彻底失败,楚凌霄刹那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眼中已是杀气翻卷!

而就在此时,只听轰隆隆的爆炸声不断响起,跟着是一连串铺天盖地的惨呼,显然外面的隐卫和皇城禁军也已经动用了炸雷!等他们把自己带来的人消灭掉,一定会全部闯到这里来,到那时再解决起来可就费劲多了!

就在这一瞬间,楚凌霄心中的仇恨飙升到了最高点,他只觉得恼恨‘欲’狂,惟有杀人流血才能让这股狂怒消失!陡然仰天一声狂啸,他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挥,无数道浑厚而锐利如刀锋的内力已经对着众人急‘射’而去!瞧那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莫说是面前的隐卫,就连靠在墙壁上的楚天奇和苏天宁都不可能幸免!

显然,楚凌霄根本没打算给隐卫引爆炸雷的机会,何况楚天奇就在他们身后,如果此时引爆,不是连他们两人也一起炸死了吗?

众人自是想不到楚凌霄居然会疯狂到这样的地步,而且正如他所想的那般,楚天奇还在身后,他们无论如何不可能引爆炸雷,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下楚凌霄所有的攻击,或许还能为两人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

一念及此,所有隐卫不但毫无退缩之意,反而齐齐地向前跨了一步,各自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凛然无惧地迎了上去!尽管知道这一下很可能必死无疑,却依然个个争先恐后!这就是隐卫,这就是男儿!

对楚凌霄而言,看到这一幕,他羡慕妒忌之余更多的是恨,恨这样一支队伍为何不是属于他的,恨他的手下为何没有这样的人,否则恐怕他早就大业成功了吧?

很好,我得不到,任何人都别想得到,尤其是楚凌云!

隐卫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不但没能感动他,反而更令他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些碍手碍脚的人剁成‘肉’酱!所以他手中的长剑去势更急,无数道内力随着剑锋疾‘射’而来,众隐卫已经感到面庞被刺得生疼,情知今日怕是难逃一死了!

苏天宁虽然是天狼的首领,却因为都是楚凌云的手下而与隐卫这帮兄弟情同手足,看到这一幕,他心胆俱裂,忍不住失声惊呼:“不要啊!快退!”

没有人后退。狼王的宗旨是能活的时候绝不轻言生死,但若真到了绝对必要之时,就算每个人都有十条命,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贡献出去!

眼看着结局已经不可改变,苏天宁只觉得一股绝望上涌,双眼一闭的同时,眼泪居然哗地流了出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只是因为未到伤心处,而男儿的眼泪未必只有在儿‘女’情长时才会流出!

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

这一切原本就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苏天宁原本以为他闭上眼睛的同时便会听到一连串的惨呼,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却只是听到了当的一声巨响,一切便都归于平静!

什么?难道是隐卫之中居然有人接下了楚凌霄这一剑?那可真是太好了!谁的身手高明到了这样的地步?

欣喜若狂之下,苏天宁猛地睁开了眼睛,跟着却不由自主地一声惊呼:“凌云?琉璃?”

不知什么时候,众隐卫面前已经站着两个人,而且俱都手持短剑,说不出的飘飘‘欲’仙!如此气质风范,除了狼王夫‘妇’还能有谁?

尽管已经看到了活生生的事实,苏天宁却实在有些不敢相信。怀疑自己根本身在梦中,他本能地抬起手用力‘揉’了‘揉’眼,便听到楚凌云淡淡地说道:“别‘揉’了,不是做梦,是我们。天宁,你怎样?”

听到他的话,苏天宁浑身一软,几乎要忍不住跪下来膜拜上苍:老天爷,你到底还是够仁慈,没有让这帮兄弟们惨死在楚凌霄的剑下!既然如此,就算我死了也能含笑九泉!

摇了摇头,他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欣喜:“我没事,死不了。何况既然大家都没事,我死了也没关系!”

楚凌云笑笑:“你若死了,寒薇不就守寡了吗?所以好好给我活下去,而且要长命百岁。去,保护父皇和天宁!”

狼王夫‘妇’的出现不止让苏天宁欣喜若狂,楚天奇和众隐卫更是高兴得眉开眼笑,就差齐声欢呼了!听到吩咐,他们响亮地答应了一声:“是!”

眨眼之间,他们已经将受伤的两人围了起来,而苏天宁直到此时才喘过一口气,立刻替楚天奇和自己封了伤口附近的‘穴’道,血流登时大为减缓,很快便可以止住了。

尽管不曾回头,端木琉璃却仿佛察觉了他们的伤势,跟着说道:“天宁,带父皇离开这里,先疗伤要紧。”

不等苏天宁点头,楚天奇已经抢先开口:“不,朕要留在这里看着你们,否则朕不放心。”

看到他心意已决,苏天宁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保护好皇上。”

与他们的欣喜若狂完全相反的是,楚凌霄原本满是‘阴’沉得意的脸瞬间变得一片惨白,更有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不过不等他开口,楚凌云已淡淡地说道:“二皇兄,你骗得我好苦!枉我还在边关苦苦地等着你,你竟扔下我一个人跑回来了,你太过分了!”

楚凌霄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无话可说。楚凌云既然已经回来,肯定是因为边关的局势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更要命的是,这两人联手,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

而与此同时,楚天辰已经一声低喝:“还发什么呆,快走!”

“走不了了。”楚凌云淡然一笑,眸中却瞬间锐气一闪,冷如刀锋,“今天就是我们算总账的时候!”

懒得跟他们废话,楚凌云和端木琉璃脚步一动,已经各自手持短剑疾掠而至!

看到自己瞬间被楚凌云笼罩在了锃亮的剑光之中,楚凌霄毫无退路,不得不举剑相迎,而端木琉璃则笔直地冲向了楚天辰!

楚凌云很放心,所以他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对付楚凌霄。因为水龙丹加火焰蛇,再加上冷月玲珑诀第七重,别说是楚天辰一个人,就算是他与楚凌霄联手,也不会对端木琉璃造成任何威胁,更重要的是,楚天辰别想从她的手中逃脱!

反观他这边的战局,倒是更令人担心。尽管已经有火凤丹为佐助,但日月神功毕竟非同凡响,再加上为了报仇,楚凌霄这一路走来又不断吸取了无数人的内力,功力更胜往昔,自然更不容易对付。

不过好在,两人一时之间还能打个平手,不至于像之前那样没几个照面就被楚凌霄打成重伤。

而两人之所以决定由功力更胜一筹的端木琉璃去对付比较弱的楚天辰,而让功力比端木琉璃弱一些的楚凌云去对付功力更高的楚凌霄,其实另有打算。

对楚天辰而言,他几乎立刻就掂量出对方的身手比他好了太多,所以绝对不可恋战,否则必死无疑!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这场打斗上,四处寻找着出路。而这,无疑犯了大忌!

他的功力本身就不如端木琉璃,这一分心不要紧,招式中立刻破绽百出,不几下端木琉璃便抓住一个机会,砰的一掌击在了他的‘胸’前!

这一下猝不及防,楚天辰立刻啊的一声惨呼,整个身体更是凌空飞起,跟着通的撞在墙壁上,随后又重重地摔落在地,一口鲜血已经狂喷而出!

情知不妙,他立刻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紧跟着发现突然丝毫都动弹不得了!原来端木琉璃一掌将他打飞的同时已经封了他的‘穴’道,而且用的手法非常重,杜绝了他自行冲破‘穴’道的可能!

楚天辰虽然也曾修炼过日月神功,却终究未能真正练成,只是胡‘乱’吸了别人的一些内力,再加上端木琉璃的功力深不可测,他哪里还有半分取胜的可能?

这突然的变故自然令楚凌霄大惊失‘色’,眼中已浮现出明显的慌‘乱’!他虽然知道端木琉璃拥有水龙丹,却仍然没有想到楚天辰居然连这么几招都抵挡不住!

...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