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无奈地告辞离开,临走前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复杂。正好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中,燕淑妃立刻上前两步说道:“主人,我看这三个人靠不住,他们不会背着主人做什么吧?”

“他们能做什么?”楚凌霄咬牙冷笑,“难道还能去向三弟投降吗?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燕淑妃迟疑片刻,小心地说道:“万一他们去向狼王投降,而狼王为了收买人心,竟然愿意给他们解毒怎么办?”

楚凌霄一愣,这才发觉自己一直忽略了这种可能!

他用剧毒迫使三人不得不跟他合作,三人早已对他怀恨在心,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如果这个时候楚凌云真的愿意拿血寒玉为他们解毒,三人肯定会死心塌地地调转炮口来对付他,那才真的是什么都完了!

可就算想到了这一点又怎么样?如果楚凌云真的要答应,他还能掐着他的脖子不让他点头吗?

所以为今之计,只能想办法断绝三人这个念头,让他们不敢去向楚凌云求助!可到底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

翻来覆去想了许久,楚凌霄只觉焦头烂额,挥手命燕淑妃退下,先喘口气再说。

浑身一软躺在床上,紧闭双眼急促地喘息着,楚凌霄双拳紧握:放弃吧,不甘心,不放弃吧,得不到?这可怎么办?

“不然就算了吧……”

他突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可是话音还未落地,便听到一个冷然的声音传来:“就这么算了,你甘心吗?”

不用回头也知来人正是楚天辰,楚凌霄同样冷声回答:“不甘心又怎么样?你有办法对付冷月玲珑诀,还是有办法对付水龙丹火凤丹?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我们其实已经毫无胜算!”

楚天辰走到近前,冷冷地低头看着他:“我们的计划原本进行得十分顺利,都怪端木琉璃,每一次都是她在紧要关头坏了我们的大事!”

楚凌霄嗤然一声冷笑:“还用你说?这我也知道!我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她居然如此神通广大,否则在她还是个废人的时候我就把她除掉了!”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一时之间也有些烦躁,楚天辰不由咬牙:“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

“我知道没用。”楚凌霄淡淡地冷笑着,“那你不妨告诉我,现在我们做什么有用?”

楚天辰若是知道,就不会站在这里干瞪眼了。沉默了许久,他才皱眉说道:“要想进入东越国,必须经过金谷关不可吗?难道真的没有第二条路?”

“有。”这一次楚凌霄倒是点了点头,“一直往北走,在北罗国边境有一座雪山,翻过雪山也可进入东越国境内。”

楚天辰闻言居然瞪了他一眼:“你哄我吗?那座雪山高达两千多丈,越往上积雪越厚,一脚踏上去能埋到人的头顶,而且还时常发生雪崩,从那儿过?一百万人最后还不知道剩下几万人,不用楚家军来打说不定就已全军覆没了!”

楚凌霄笑了笑:“知道你还问我?”

楚天辰又瞪他一眼,却沉默下去,只是眼珠不停地转着,思谋着任何可行的对策。许久之后,他突然眼睛一亮,立刻凑近楚凌霄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什么。

楚凌霄仔细地听着,很快脸上便浮现出强烈的不甘心之色,眉头更是紧紧地皱在一起:“就这样?那也太便宜三弟和三国了吧?”

楚天辰直起身子挑了挑眉:“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楚凌霄慢慢坐直了身体,显然正在做着最后的抉择。然而许久之后他却只是叹了口气:“让我再好好想想吧!”

楚天辰点头:“行,我不着急,你慢慢想,不过你最好确定三国太子还能压制住正在骚动的士兵。”

楚凌霄究竟做出了什么抉择,恐怕除了楚天辰之外没有人知道。只不过第二天黄昏,三国太子便被秘密地请到了楚凌霄的营帐之中,四人在一起商议了很久。

对楚凌云和端木琉璃等人而言,很是过了几天舒心惬意的日子。三国回援的军队还不曾赶到京城,这边自然也就不忙着动手。再加上楚凌云、潇行空和秦铮都受了不轻的内伤,也需要一段时间休养,因此他们每日里除了加强巡逻和防备,倒也没有太多的事要做。

这天一早,端木琉璃早早便起床为几位伤者做了些营养丰富的早餐,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才回来伺候楚凌云起床:“怎么样?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楚凌云点头:“放心吧,已经痊愈了,而且我已将火凤丹的内力全部融入体内,如今我就怕二皇兄不来找我了!”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瞧把你得瑟的,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说?”

起床洗漱,吃过早餐,蓝醉等人已结伴而来,彼此寒暄几句,确定几位伤者的伤势都已基本痊愈,众人才放下心来。

端起热茶喝了几口,段修罗以手支颌,笑眯眯地说道:“这都过去七八天了,楚凌霄怎么还没有采取其他的行动?不会是还在养伤吧?”

“有可能。”潇行空点了点头,“那天琉璃出手非常重,楚凌霄的伤势自然也不轻,在没有痊愈之前,他当然不敢再来,来了也是送死。”

蓝醉点头接上:“没错,就算痊愈了恐怕他也不敢来。现在关于冷月玲珑诀和两颗珠子的传言都已经传到了三国那边,他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在没有想到对付凌云和琉璃的法子之前,他是不敢来的。”

“他能有什么法子好想?”秦铮哼了一声,满脸不屑地说着,“如今王爷和王妃联手,功力就是比他高,他再想一万种法子也白搭。”

潇行空用手指轻敲着桌面,沉吟着说道:“恐怕唯一的法子就是不断提升他自己的功力,或许还有可能与他们夫妻一较长短。而想要提升功力,就只能不断吸取别人的内力。”

众人不自觉地点头,秦铮已接着说道:“这么说,楚凌霄这段时间都忙着吸别人的内力去了?不过这些普通士兵能有多少内力,不知又有哪些高手要倒霉了。”

这话倒是,想要吸取更多的内力,靠三国士兵甚至靠楚家军都是没用的,楚凌霄不知窜到什么地方去祸害谁了。

楚凌云并不曾对此发表什么议论,等众人暂时停止交谈,他才开口问道:“三国营地之中有什么动静?”

秦铮笑了笑:“原本三国士兵的反战情绪就十分高涨,三国太子不得不随时想办法安抚他们。自从那些传言传过去之后,他们就越发骚动不安,纷纷要求自家太子撤退,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三国太子想必已经焦头烂额了。”

楚凌云笑了笑:“三国太子如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不过他们也不必心急,算算时日,回援的军队应该快要跟咱们的人对上了。只要他们一接到消息,想不撤退也不行了。”

一天的时间悠闲而过,夜色很快降临。沐浴之后,端木琉璃打个呵欠上了床,准备歇息。可是不经意间一回头,她却发现自家夫君眼眸亮闪闪,在夜色的映衬下透着碧绿的光芒,简直像极了一匹狼,色狼。

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被子,她含笑开口:“不早了,歇着吧!”

楚凌云上了床,一把搂住娇妻的纤纤细腰,凑过来轻嗅着她身上的清香:“可是我不累呀,想做点别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太好办了。”端木琉璃笑了笑,“不是不累吗?出去围着营地跑三圈,保你睡得打雷都醒不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