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霄的内力深厚到无人可敌,这一掌若是击中,秦铮恐怕就会像方才那座营帐一样瞬间四分五裂,连收尸都不可能!

其余人尽管也看到了这一幕,方才却被楚凌霄的一轮攻势逼得太远,眼看已经抢救不急,都不由自主地失声惊呼:“小心哪!”

秦铮委屈地叹口气:我是想小心,可怎么小心呀?完了,我命休矣……

对楚凌霄而言,他对秦铮下手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恼恨于无法将楚凌云除掉,随便杀个人泄愤而已。因此他出手毫不留情,打算一举击毙秦铮之后便暂时离开,再寻找更好的机会。

其实他今夜前来,也没有想过能够一举将楚凌云除掉,永绝后患。楚凌云毕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狼王,他的命硬得很,不是那么容易拿到手的。所以楚凌霄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那就是确定端木琉璃还能否成功破掉他的日月神功。而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正因为如此,楚凌霄其实早已欣喜若狂,这才想要乘胜追击,看能否将楚凌云除掉的。只不过他虽然早已知道楚凌云身边高手如云,却仍然没有算到端木世家这六位公子的出现,继续缠战下去虽然也能成功杀掉几个人,但有他们牢牢保护着楚凌云,再加上所有的楚家军,隐卫,天狼,想杀楚凌云已经不可能,何必白费力气?

而他对秦铮下手的举动虽然有些突然,众人却都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苦于无法相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距离秦铮越来越近,以为接下来必定是血肉横飞的惨状!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斜刺里突然人影一闪,楚凌云已经闪电般扑到了秦铮面前!只可惜楚凌霄留给他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他已经完全来不及做任何事,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地将秦铮抱在了怀里,同时将内力聚集在后背,想要以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接下楚凌霄这一掌!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所有人又是齐齐一声惊呼:“不要啊!”

楚凌霄的内力有多浑厚,在场众人无不心知肚明,楚凌云居然敢将后背整个空门都卖给他?这一掌若是打实,恐怕不死也废了!

万一真的出现了那样的结果,他们这些人跑出来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怪不得楚凌云吩咐他们,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准露面,原来他自有他的道理呀!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众人心头还来得及掠过了这些念头,以为接下来楚凌云必定要代替秦铮承受这一掌!

可是就在这一刻,变故再度发生!

情知已经没有时间躲闪,楚凌云只是牢牢抱住秦铮留在了原地,等待着那必定让他生不如死的一掌。可是就在他刚刚把秦铮抱在怀里的一瞬间,斜刺里突然再度冲出了一个人,毫不犹豫地扑在了他的身上!紧跟着便是砰的一声巨响,一切便都静止了!

预期中的剧痛并没有降临,楚凌云情知不妙,忍不住刷地一回头,跟着心胆俱裂:“琉璃?”

不错,这个在最后时刻冲出来替他承受这一掌的正是端木琉璃。而楚凌霄那一掌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她的后心!身躯一晃,她突然猛的一张口,鲜血狂喷!

“琉璃!”楚凌云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早已手臂一展,正好将她倒下的身躯搂在了怀中,“琉璃!琉璃你怎么样?你不准有事听到没有?”

口中虽然这样说,他却根本不敢想象后果!不准有事?怎么可能?楚凌霄那一掌几乎拼尽全力,就算是打中他本人,最少也是个半死不活,何况琉璃区区一个弱女子?

“混蛋!我杀了你!”

一声大叫,蓝醉已对着楚凌霄扑了过去,双眼赤红的他状如疯狂,宛如一个吸血的魔鬼,果然不愧是无翼血族的王!

不只是他,段修罗等人也跟着动了,个个狂怒不已,有十分力气恨不得使出十二分!

这一掌居然打中端木琉璃,楚凌霄也是始料未及,看到众人再度将他围在中间,而且个个恨不得将他咬成渣,他情知此地绝对不宜久留,便故意冷笑一声:“你们还有工夫在这里磨蹭,不去看看琅王妃怎么样了吗?我劝你们还是留着点力气为她疗伤吧!”

众人闻言不由一呆,果然有些迟疑起来,楚凌霄瞅准机会,猛地飞身而起急退而去,只留下一串得意的狂笑:“三弟,我还会回来的!而且下一次你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一定要把你的脑袋拿回去,鼓舞三国士兵的士气!东越国早晚是我的!”

楚凌云哪里还顾得上理会他这些疯言疯语,端木琉璃躺在他的臂弯之中,仍然在不停地吐着鲜血,面色早已苍白如纸。不再徒劳地尖叫,楚凌云立刻让她盘膝坐下,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了她的体内。

可是他这样做的结果却是让端木琉璃吐出了更多的血,而且那些血居然都呈暗红色,仿佛已经在她体内淤积了很久一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楚凌霄的内力有古怪?

“云儿,你先停下!”潇行空面色凝重地开口,“我瞧琉璃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小心帮了倒忙。”

楚凌云依言收回手掌,失去了支撑,端木琉璃立刻软软地倒了下去,正好倒在他的怀中。此时的她已经双眼紧闭,彻底昏死过去!

楚凌云自是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巨颤:“怎么办?怎么办?你快说,怎么办?”

潇行空顾不上回答,立刻为端木琉璃仔细检查了一番,跟着便皱起了眉头:“云儿,你这算是关心则乱了,难道你没有发现琉璃的伤势比我们以为的要轻得多吗?”

楚凌云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琉璃的状况有些奇怪。”潇行空解释了一句,“照理来说,楚凌霄方才那一掌出手非常重,琉璃又是用自己的身体硬接下来的,在正常的情况下,她就算不死,恐怕也成废人了。可是以我看来,她却似乎只是受了些内伤,难道这还不够奇怪吗?”

这怎么可能?楚凌霄方才那一掌没把她打得四分五裂就不错了,居然只是受了些内伤?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头都掠过相同的疑问。秦铮就不必说了,就连段修罗和楚凌云,也知道如果换成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接下楚凌霄那一掌,也绝不可能只是受些内伤而已,恐怕大半条命都没了!会不会是潇行空看错了?

楚凌云更是觉得匪夷所思,立刻强迫自己稍稍冷静了一些,跟着小心地为端木琉璃做了一番检查,脸上顿时满是惊喜,同时夹杂着一丝丝疑惑。

果然很奇怪,而且潇行空似乎并没有看错,端木琉璃的伤势的确比他认为的要轻得多!至少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五脏六腑都已挪位甚至被震裂,完全没有出现严重到无法弥补的后果。

可以这么说,端木琉璃如今的样子就仿佛与一个功力跟她相当甚至比她还要低的人对了一掌,然后不可避免地被震伤了一点而已!照这样的伤势,只需休养几天就会完全恢复正常!

这也太奇怪了,难道是在最后的时刻,楚凌霄看到这一掌就要打在端木琉璃身上,所以本能地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吗?

尽管心中疑惑万分,却压不住楚凌云满脸的狂喜:“真的!是真的,琉璃的伤势并不重,太好了!”

师徒两人都已加以证实,旁人自然不会怀疑,均忍不住兴奋地欢呼起来。而直到此时,吓呆了的秦铮才稍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地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太、太、太、太好了,否则我就只能死、死、死了……”

可不就是?都怪他不听楚凌云的吩咐,非要逞强跑出来帮忙。结果忙没有帮上,反而因此害得端木琉璃被楚凌霄打伤,倘若端木琉璃真的香消玉殒,他就算是死一万次都不够赔的!

当下众人不再多说,立刻将端木琉璃带到另一座营帐中,小心地放到了床上。尽管她的伤势并不严重,却仍然没有清醒的迹象,自然令楚凌云万分担心。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