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唯一的出路就是破了他们的杀手锏炸雷,或许还有可能力挽狂澜!

不等楚凌霄再说几句加油鼓劲的话鼓舞三人的斗志,西门紫龙的心腹已扬声求见。WwW.XsHuoTXt.得到许可,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呈上手中的书信:“太子殿下,这是……狼王派人送来的。”

狼王?议和?我呸!

不愧是难兄难弟,一刹那间,三国太子脑中居然不约而同地掠过了这六个字。想想也是,如今狼王占据着绝对优势,更要命的是这场战争是他们抢先挑起的,人家怎么会跑来跟他们议和?

眼珠一转,楚凌霄故意一声冷笑:“必定是三弟又要耍什么诡计了,三位太子,千万小心!”

西门紫龙早已接过信打开一看,脸色便微微变了变,跟着递到了旁边的南宫剑鸿手中。传阅完毕,北宫律川又将其递到了楚凌霄面前。

楚凌霄沉着脸接过,扫了几眼便再度冷笑:“我就说一定是三弟的诡计,果然没错!他这根本就是想骗得你们缴械投降之后,再将你们彻底消灭!”

楚凌云在信中说,方才的偷袭只是牛刀小试,故意用迷药也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希望他们看清如今的形势,不要再痴心妄想。所以现在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主动投降,而接下来楚家军会暂时停止进攻,给他们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三天之后他们还是决定继续,便休怪狼王辣手无情了!

不同于楚凌霄的看法,三人反倒觉得楚凌云的确想要给他们一条生路,没打算赶尽杀绝。否则,他如今明明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如果真的想杀他们,只需继续发动进攻即可,也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何必还要送书信来劝降,等他们投降之后再把他们消灭?那不是多此一举吗?

所以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选择缴械投降,只可惜如今,是战是降并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他们体内的剧毒说了算!

见他们沉默不语,楚凌霄自是急怒不已,不得不耐着性子说道:“三位太子,你们不会真的相信三弟的话了吧?别傻了,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因为如今,他已经知道望月关之役的真相了!”

什么?

这句话总算令三人有了些反应,而且反应还不算小,南宫剑鸿更是失声反问:“你是说他已经知道是我们派人冒充卡伊其部落的人对付他?”

“没错。”楚凌霄立刻点头,“你们也知道,三弟这个人睚眦必报,更将楚家军看得跟他的亲人一般,咱们一上手就杀了他三万人,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三人面面相觑,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侥幸宛如一滴水落到烧红的烙铁上,嗤的化成一道白气,瞬间消失无踪。楚凌霄见状心中暗喜,立刻加紧劝说:“他故意派人送这封信来,只不过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的,好让旁人以为他不是嗜杀之人,免得坏了他的名声。等你们真的投降,他随便找个理由便可置你们于死地!反正不管原因如何,这场战争总是我们先挑起的,就算你们都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同情!”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西门紫龙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叹:“可如今的问题是,就算我们不投降,也不是狼王的对手啊!一旦他大开杀戒,我们还不是死路一条?除非二皇子能够先除了狼王这个心腹大患,那我们或许还能与楚家军决一死战!”

“没错!”南宫剑鸿跟着开口,“当初是二皇子说日月神功绝对可以将狼王碎尸万段,我等才最终决定与二皇子共谋大业的,不知如今二皇子的日月神功练得如何了?是否能将狼王斩于马下?”

“有道理。”北宫律川也不甘落后,“只要二皇子除掉狼王,咱们便有了一半的胜算,倒还可以继续搏一搏,否则……就真是战也死,降也死了!”

楚凌霄那个气呀,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好你们这三个贪生怕死的东西,三言两语就把这烫手的山芋扔到我手上了?只要我杀不了狼王,你们就有理由撤退了是不是?

不愿将他们逼得太紧,他压下满腹的怒意,故意淡淡地笑了笑:“三位太子放心,我说过我的日月神功更胜往昔,三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这样吧,我会尽快取回三弟的首级,免了三位的后顾之忧,如何?”

三人彼此对视一眼,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笑容:“既如此,那就辛苦二皇子了,我们会在此等候二皇子的好消息!”

只要你杀不了狼王,就没有理由阻挡我们撤退了!何况京城那边还不知情况如何,一旦真的被楚家军攻入京城,就什么都完了,不降也得降!

面对这三个毫无斗志的同盟,楚凌霄只觉一股深沉的无力感涌了上来,居然也开始怀疑这场战争究竟有没有继续的必要:是不是直接找机会杀了楚凌云泄恨,比坚持攻打金谷关更有成功的可能?

营帐之中,楚凌云正在悠哉悠哉地喝茶。挠了挠头,秦铮突然问道:“王爷,你说三国太子会投降吗?”

“不会,至少现在不会。”楚凌云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二皇兄不会答应。”

“我真不知道楚凌霄再这样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段修罗叹了口气,很是不以为然,“难道他看不出来他们败局已定了吗?”

蓝醉皱了皱眉:“或许他是觉得我们的杀手锏不过就是炸雷,只要他们也能弄出同样的或者威力更大的武器,就仍然可以跟我们决一死战。”

秦铮撇了撇嘴:“天真!就算没有炸雷,他们也赢不了。不过王爷,你既然知道二皇子不会让他们投降,为何还要写那封信过去?”

楚凌云笑笑:“总是要意思一下的。这样不管以后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他们就都怨不得我了,是不是?”

秦铮点头:“那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了?”

“同时要小心二皇兄。”楚凌云叮嘱了一句,“我估计他也已经看出没有获胜的希望,或许会一个人找上门来。”

秦铮点头,暂时没有做声,心下却觉得他还不如快点来呢!早点做个了断,对大家都是一个解脱。

夜色已深,众人早已各自散去休息,楚凌云与端木琉璃互相依偎着斜倚在床头,悄悄地说着什么,脸上都带着甜蜜蜜的笑容。

然而片刻之后,端木琉璃突然目光一凝,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紧跟着她却又恢复了正常,依然柔声细语地跟楚凌云说着悄悄话。然而借着被子的遮掩,她的手已经轻轻动了几下,在楚凌云的手心迅速写了两个字:“有人。”

楚凌云的脸上同样没有丝毫异常,也用手指在她的手心回复:“是二皇兄。”

这正是端木琉璃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过不等她再说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你们应该知道我来了,不用装了。”

随着语声,一个黑衣人已经出现在营帐中,果然正是楚凌霄!

倒是有些意外他居然会主动现身,楚凌云挑了挑眉,笑得十分和气:“二皇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楚凌霄一声冷哼:“少来这套!我来做什么你心里清楚!”

最后一个字甚至并不曾完全说出口,他便突然呛啷一声拔出长剑,对准楚凌云的心口闪电般疾刺而来!

自从感觉到他的存在,楚凌云早已暗中凝神戒备,自然不会被他所伤,下一刻,只听嗖嗖两声轻响,两人已飞身而起,眨眼间落在了楚凌霄身后。

又是一声冷哼,楚凌霄身形急转,连人带剑向楚凌云扑了过去,二人瞬间打得难分难解。

然而因为日月神功,楚凌霄的功力实在比楚凌云高了太多,每一剑刺出剑锋上都带着浑厚的内力,很快便压得楚凌云有些喘不过气来。

端木琉璃原本正在一旁观战,见此情形不由目光一寒,早已刷的飞身扑来,一掌向楚凌霄击了过去!

谁知她虽然来势凶猛,出手毫不留情,楚凌霄却只是闪身避开,同时柔声说道:“琉璃,你怎能对我出手?你忘了吗?我才是火凤丹的主人……”

“闭嘴!你才不是!”端木琉璃咬牙一声厉喝,第二掌更加凌厉,“何况就算你是,我一样要对你出手!谁让你当年把凌云害的那么惨,我要替他报仇!”

楚凌霄眼神一变,已闪烁着隐隐的杀意,面上反而笑得更加温柔:“琉璃,面对现实吧,天意是不可违抗的!这一生你要和谁在一起是早就注定的,根本强求不来。”

端木琉璃冷笑:“没错,这一生我注定要跟凌云在一起,就算你有火凤丹也强求不来,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说着话,她已来到楚凌云身边,夫妻二人联手与楚凌霄杀在了一起。看着她眉心的雪花状图案以及指缝间流转的冰蓝色光芒,楚凌霄的眼底深处闪烁着妒恨交加的光芒,水龙丹果然名不虚传,居然可以让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眨眼之间变成绝世高手!

不过有一点似乎有些奇怪,他们已经交手了这么久,为何两人仍然不打算拿出上次的办法来破掉他的日月神功?还是说果然火凤丹起了作用,他们的法子已经对他无效了?若是如此,今夜还真来对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