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笑了笑,取过他手上的密信看了看。www/xshuotxt/com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那密信便腾地变成了一团火焰,眨眼化为灰烬!拍了拍手,他满脸若无其事:“三国是为了霸占东越国的国土才联合出兵,我哪儿知道他们有没有中毒?”

秦铮眨眨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么说,你早就打算跟三国决一死战了?”

楚凌云看他一眼,眼中的光芒陡然刀锋一般锐利:“三万楚家军的冤魂时刻盘绕在我心头,不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我誓不为人!”

望月关之役,是狼王及很多人的梦魇,不愿回忆,不敢提及!但那并不表示他们已经忘记,如今,到了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看着他周身的锐利,秦铮这才恍然:怪不得他一直是一副并不担心三国联合出兵的样子,原来心中早有了自己的算盘。

正沉默间,狼鹰快步而来,抱拳禀告:“王爷,蓝公子有消息传来。”

蓝醉?之前曾让他帮忙查一查洛展白那边有什么动向的。楚凌云点头:“说。”

狼鹰答应一声:“蓝公子说,他查到洛展白等人根本就是故意拖延,否则上刀山下油锅早该准备妥当了,但究竟为什么拖延还没有查到。”

楚凌云笑笑:“知道了,下去吧。”

狼鹰转身而去,潇行空已随后反应过来:“我看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迷惑你吧?让你以为他们的目的只是天鹰神女,从而想不到他们会突然出兵?”

楚凌云点头:“十有八九。一直找不到洛展白,我怀疑他也已经离开,只是留下一帮不明内情的小喽罗在这里故布疑阵。”

潇行空哼了一声:“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只等着他们打过来就好?”

楚凌云的眼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放心,应该不会等太久了!”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一切都十分平静。这日一早,众人正在大厅吃早饭,端木琉璃突然感到浑身一阵冰冷,仿佛突然被扔到了一个冰窖之中,体内的血液更是被冻住了一般!手中的碗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了桌面上,她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忍不住痛苦地呻吟起来。

楚凌云吃了一惊,立刻便反应过来是水龙丹的寒性在起作用,早已嗖地蹿到端木琉璃身边,一把抱起她刷地窜入了内室。

众人见状自然都吃惊不小,纷纷起身想要去查看究竟。潇行空忙一抬手阻止了他们:“别慌,是水龙丹,云儿可以应付。”

众人了然,虽然重新各自落座,却不时担忧地往内室的方向看去。潇行空并不曾再说什么,眼中的担忧却比任何人都重得多。

内室,楚凌云正用自己的内力缓缓压制着水龙丹,将它释放出来的寒性一点一点地化解掉。许久之后,端木琉璃才感到浑身的冰冷渐渐消失,重新感受到了舒适的温暖。

直到此时楚凌云才收回手掌,慢慢调匀内息,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皱了皱眉,端木琉璃回头看着他:“这样一来,你岂不是会功力大减?”

楚凌云含笑摇头:“无妨,这只是暂时的,只要拿到火凤丹,我会比现在更厉害。”

端木琉璃并不曾因为这句安慰舒展眉头,反倒皱得更紧:“二皇兄根本不肯露面,如何找火凤丹?”

楚凌云抿了抿唇:“放心吧,他会出现的。何况我的功力虽然会有损失,但你现在有了水龙丹,不就可以保护我了吗?”

端木琉璃眼中浮现出坚毅的光芒:“没错,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容许任何人动你一根指头!”

“那不就好了,我很放心。”楚凌云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出去吃饭,别让他们等急了。”

吃过饭后,众人各自散去,端木琉璃也回到房中休息。看看左右无人,潇行空才上前两步说道:“云儿,你别固执了,以后还是由我来负责用内力压制水龙丹的寒性,你的功力还要留着对付楚凌霄呢!”

楚凌云仍然有些迟疑:“你要知道,这是一件极耗内力的事,每帮她压制一次,你的功力都会有很大的损失。”

潇行空忍不住翻个白眼:“我知道,若非如此,我干嘛要替你?何况说不定用不了几次,我们就可以得到火凤丹了呢?”

楚凌云迟疑片刻,终于点了点头:“看情况吧,如果我真的支撑不住了再由你来。我也知道还得对付二皇兄,所以我心中有数。”

潇行空无奈,只得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端木琉璃虽然回到了房间,却并不曾只顾着休息,同样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办法。她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楚凌云把内力浪费在她身上,那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自己压制水龙丹的寒性呢?

便在此时,她突然想起潇行空说过的话,如果能把冷月玲珑诀修炼到七重以上,就可以拥有超越水龙丹的内力,不就可以压制它的寒性了吗?

虽然之前因为走火入魔导致功力全失,但现在她体内毕竟有水龙丹带来的内力,还有火焰蛇胆来提升功力,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修炼,应该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吧?

很好,这毕竟算是一个可行之策。想到此端木琉璃一阵兴奋,立刻开始回忆冷月玲珑诀的内容,却遗憾地发现因为隔的时日太过久远,已经记的不是很清楚了。

想了想,她立刻打开门把狼燕叫了进来,问她是否有冷月玲珑诀。狼燕一听立刻摇头:“没有,冷月玲珑诀都是口口相传的,从不留文字记载,怎么了?”

端木琉璃不答:“那你背一遍给我听。”

狼燕点头,将冷月玲珑诀从头到尾背了一遍。身为特工,端木琉璃不仅过目不忘,更有过耳不忘的本事,只听一遍便熟记于心了。

狼燕越发好奇:“王妃,你要做什么?难道你要重新开始修炼?”

端木琉璃点头:“如今的情形你也知道,除非我拥有超越水龙丹的内力,才可以压制它的寒性,免得凌云功力受损,而这个无疑是最快的,所以试试总没有坏处。”

狼燕不自觉地点头:“有水龙丹和火焰蛇为佐助,说不定真的可以。王妃,幸亏你想得到!”

端木琉璃笑笑,接着说道:“但这只是我的猜测,能不能成还不一定,所以你务必为我保密,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他们空欢喜一场。”

狼燕连连点头:“是,我知道,你放心吧!只管安心修炼,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端木琉璃点头,吩咐她暂时退下,然后趁着记得还算清楚,立刻将冷月玲珑诀从头到尾写了出来,并开始试着修炼。

而这一修炼,她立刻便万分惊喜地发现,因为有之前的底子,又有如今的深厚内力,重新上手居然毫不费力,一路轻轻松松地就练到了第三重!准确地说,这三重根本不必修炼,就直接来到了第四重!

太好了,看来此法的确可行!照这样修炼下去,说不定真的可以成功突破第七重!端木琉璃信心大增,越发心无旁骛地修炼起来。

日升月落,时光匆匆,又是十几天的时间过去,整个京城内外终于不再像从前那样平静了,而这不平静主要来源于西朗国散布的谣言。

一开始,谣言只是能够零星地听到几句,说西朗国护国神教天鹰教的天鹰神女二十年前叛逃,如今终于找到,正是琅王妃的母亲木灵芝。

根据天鹰教历来的规矩,琅王妃必须回去接任神女,好替她的母亲赎罪,但狼王却扣着母女二人不放,这简直就是在侮辱西朗国,根本不把西朗国放在眼里。

后来,谣言愈演愈烈,说西朗国已经给了狼王最后的期限,十天之内如果再不把母女两人交出来,便不惜对东越国出兵,拼死也要维护国家的尊严!

这个消息一传开,京城内外立刻一片哗然,百姓更是议论纷纷。虽然他们也知道端木琉璃屡立奇功,为他们保住了狼王这个不败神话,但他们既然是天鹰神女,便该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西朗国的要求天经地义。狼王若是继续扣着两人不放,真的为东越国惹来战祸,岂不就由功臣变为罪人了?

更加为此忧心的当然是位列朝班的文武百官,他们纷纷上书楚天奇,希望狼王能够以大局为重,牺牲个人情感换回国家安稳。尽管知道楚凌云绝不会答应,楚天奇还是派人把他宣入了宫中。

看过群臣的奏折,楚凌云暂时没有做声,保持着淡淡的沉默。叹了口气,楚天奇苦笑一声说道:“云儿,朕知道你绝不会舍弃琉璃,所以只是想问问你,可有办法化解这场战争?”

楚凌云淡淡的笑了笑:“父皇,这一切根本就是二皇兄的阴谋,所谓天鹰神女只是一个借口,就算没有这回事,这场战争也是免不了的!”

楚天奇吃了一惊,不由皱了皱眉:“原来是这么回事。但无论如何,现在他可把责任全都推到了你的头上,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就算他要打,也得给他一个别的理由,免得对你名声有损。”

无论如何,他这份真诚的关切还是让楚凌云心中十分温暖,笑容也更加温和:“父皇,你放心吧,我会负责的跟臣民们解释清楚,让他们明白事情的真相。”

楚天奇点了点头:“那就好,不过既然那个孽子无论如何都会发动战争,你可做好准备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