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沉。www*xshuotxt/com

西门紫龙行色匆匆,在洛展白的保护下一路来到了楚凌霄的地底密室。不等他开口,楚凌霄已含笑迎上:“怎么样?”

“怎么样?”西门紫龙冷笑,“端木琉璃早已并非处子之身,咱们根本就是白费功夫!”

“什么?不可能!”楚凌霄瞬间变了脸色,同时失声惊呼。

西门紫龙落座,依然冷笑:“不可能?事实就摆在眼前,哪里不可能?”

楚凌霄一贯满脸淡然,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自相识以来,西门紫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失态,心下居然十分痛快:让你给我下毒,活该!

楚凌霄自是无心理会他在想些什么,早已追过来落座,眉头紧皱:“你怎么知道端木琉璃已非处子?可曾亲自验证过?”

西门紫龙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今日在御书房,端木琉璃突然恶心呕吐,可能有了身孕。既如此,她怎么可能还是处子之身?”

楚凌霄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沉吟片刻后突然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一定被琅王给骗了!他根本是故意演戏给你看,好让你以为他们已是真正的夫妻,如此一来,你不就没有理由带走端木琉璃了吗?”

西门紫龙愣了一下,心下已觉大有可能:对啊!不曾经过其他验证,单凭楚凌云一句话,怎么就彻底相信端木琉璃已非处子了?这个当上的,也太憋屈了!

咬了咬牙,他不自觉地反问:“那怎么办?再去找狼王,就说我要亲自验证?你觉得他会答应吗?”

废话,当然不会!楚凌霄看他一眼,暗中咬牙。楚凌云既然敢这样说,难道他与端木琉璃真的已经成为有名有实的夫妻?难道他就不怕端木琉璃被水龙丹害死?还是他宁愿消耗自己的内力?

又或者……难道他找到了一劳永逸的法子?那怎么可能呢?火凤丹明明在自己手上,而且只差一点点就可以……

见他只顾沉默,西门紫龙倒是有些不耐烦了:“怎么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没有理由带走琅王妃,我们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你当然巴不得是这样的结果。楚凌霄目光如刀,冷笑一声开口:“带不走琅王妃,不是还有浣羽纱?”

西门紫龙摇头:“浣羽纱要试试上刀山下油锅,如果侥幸不死,天鹰教既往不咎。”

楚凌霄双拳一握,禁不住狠狠咬牙:“谁告诉她可以这样?”

洛展白皱了皱眉:“我。这是天鹰教历来的规矩,就算我不说,狼王也可以查到。”

那倒是。楚凌霄闭了闭眼,拼命压制着心中的狂躁咬牙冷笑:“侥幸不死?可能吗?”

“就算不可能又怎么样?”西门紫龙看他一眼,挑唇冷笑,“顶多就是弄死一个浣羽纱,更加一了百了,其他的什么都不必做了。”

人都死了,岂不是更没有借口挑起战争?

楚凌霄的双拳握得更紧,原本一片深沉的眸中渐渐浮现出一抹血红:三弟,是你对不对?是你故意在这紧要关头与端木琉璃做了真正的夫妻,好断了我们所有的后路,是不是?

可惜,休想!

一片沉默之中,楚凌霄突然开口:“回国!”

回国?不用打了?西门紫龙心中一喜,嘴角已经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可是不等他的笑容完全绽开,便听他咬牙接了下去:“联合南幽与北罗,立即对东越国出兵!”

西门紫龙的嘴角一阵抽搐:“以什么理由出兵?天鹰神女……”

“没有理由,一样出兵!”楚凌霄冷冷地打断他,眼中的赤红更加明显,“何况楚凌云说端木琉璃是处子,她就是处子吗?就说他强行扣留天鹰神女不肯归还,西朗国自然要将其讨回,责无旁贷!”

西门紫龙的希望瞬间落空,气得浑身都忍不住一阵轻颤:“如果到时候狼王出来证明端木琉璃的确已非处子……”

“他要怎么证明?”楚凌霄冷笑,“难道要当着天下人的面扒光端木琉璃的衣服?我们说她是处子,她就一定是,谁会管什么真假?”

你这纯粹是放屁!

着实气得狠了,西门紫龙忍不住在暗中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又耐着性子说道:“可是狼王说不定会有办法的,到时候百姓们都会知道我们师出无名……”

“那又怎么样?”见他百般推诿,楚凌霄极不耐烦,再度打断了他,“三国联合出兵,又打楚凌云一个措手不及,必定所向披靡,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东越国已经是我们的了!只要让三国的百姓从此之后也能享受繁华富庶的生活,谁还会理会是不是师出无名?到那时,端木琉璃究竟是不是处子还重要吗?”

西门紫龙深吸一口气,冷笑连连:“措手不及?狼王有那么笨吗?我们都已经找上门了,他怎么可能丝毫防备都没有?”

楚凌霄满脸阴沉,沉吟片刻后点头说道:“没错,西门太子提醒得好。洛教主,你继续布置上刀山下油锅之事,这次不必再掩人耳目,动静越大越好,时间拖延得越久越好,但要注意,千万不能让楚凌云看出你在故意拖延!”

二人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西门紫龙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让狼王以为我们已经没有理由出兵,所以才全力准备此事?”

“没错。”楚凌霄点头,“只要洛教主能够成功拖延一段时间,等三国大军压境,犹如天降神兵,东越国手到擒来!”

西门紫龙却明显没有那么乐观,甚至本能地摇了摇头:“万一狼王看出破绽呢?他的摄魂术独步天下,洛教主的功力也不见得比他高,你又让他越大张旗鼓越好,若是他用摄魂术从洛教主口中套到实情……”

楚凌霄看他一眼,眼里写着满满的“笨蛋”:“大张旗鼓,一定要洛教主亲自出马吗?而实情,除了我们还有人知道吗?”

言下之意,找些不明内情的小喽罗去大造声势,洛展白只需在暗中遥控指挥即可。

西门紫龙反应过来,早已微微涨红了脸,只得强行装作若无其事:“总之无论如何,你决定联合三国出兵了?”

“是!”楚凌霄毫不犹豫地点头,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这一战势在必行,我一定要将东越国的万里江山斩于马下,哪怕全部让三国平分,也绝不容许它落在楚凌云手中!”

他与楚凌云之间的仇恨,不死不休。尽管楚凌云从来不曾跟他争过什么,更没有想过跟他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

看着他被仇恨烧红的眼睛,西门紫龙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这一劫,到底是躲不过去了!

虽然洞房花烛之夜被折腾得有些惨,但经过两天的休养,端木琉璃早已身心舒畅,神清气爽。一大早楚凌云便忙于公事,她乐得独自一人在府中到处溜达,顺便活动活动。

溜达到后花园,潇行空正在练功,一会儿拳打脚踢,一会儿长剑飞舞,令人眼花缭乱。虽然早已看到了她,他还是把一套剑法耍完才含笑开口:“想不想学?我教你。你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肯定比云儿那小子学得快。”

端木琉璃含笑摇头:“过奖啦,练武奇才早就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可是废人一个。”

示意她在石凳上落座,潇行空上下打量着她:“说起来,当年你究竟为何会功力全失的?十二岁就把冷月玲珑诀练到了第七重,那可绝对是震惊世人的大事啊!据我所知,古往今来成就最高的,也不过能练成第七重而已。”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

端木琉璃挠了挠头,忍不住叹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就是突然就走火入魔了,然后功力便全都散了。”

走火入魔这种事,大概都没有预兆吧?

潇行空却反而更加好奇:“那你走火入魔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比如是不是受到什么打扰,还是一时不慎产生了杂念,或者是其他?”

端木琉璃努力从脑海中搜寻着当年的记忆,片刻后才摇了摇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当年我向第七重冲刺时,一开始明明十分顺利,但就在即将完全练成第七重时,所有的内力突然全部失去了控制,我就变成废人了。”

潇行空慢慢点了点头:“那还真是够奇怪,也太可惜了。”

端木琉璃自是觉得无所谓,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一切随缘就好。”

潇行空挑了挑眉,惊奇之余又有些敬佩:“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居然说得出这样的话,了不起。楚凌霄一心向佛多年,却连你都不如……这也充分说明他向佛之心是假的,其实他比谁都热衷皇位。”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不是说水龙丹本身蕴含着浑厚的内力吗?如今凌云给我的封印已经在无意中解开,为什么我还是跟从前一样,并不曾变成什么绝世高手?”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