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楚凌云让端木琉璃先好好歇息,他立刻出门将潇行空和珍珠等人召集起来,将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WwW.XsHuotXT.

众人一听便炸开了锅,惊呼声更是此起彼伏。

“什么?居然会有这种事?”

“天哪!这可怎么办?”

“皇上简直是乱来,这不是帮倒忙吗?”

“他这回倒是好心了,可惜……”

而潇行空更多的是考虑到月亮这一举动带来的严重后果,眼中顿时写满担忧:“云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如此,接下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全力寻找火凤丹了。可楚凌霄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

楚凌云点头:“我知道,我会尽量想办法,而且无论如何,我不会让琉璃出事。”

潇行空不由皱眉:“就怕这事不是你说了算,就算你不在乎耗尽内力,也未必能压住水龙丹的寒性。”

楚凌云沉默片刻,眼中闪过决绝的光芒,面上却满不在乎地微笑着:“或许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找到火凤丹,或者已经有别的解决之道了呢?放心吧,天无绝人之路,而琉璃一向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

众人不自觉地点头,楚凌云已接着说道:“现在什么都不必再说,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替我张罗一下,今晚就是我和琉璃真真正正的洞房花烛夜!”

无论如何,这件事还是很令人高兴的,珍珠等人立刻响亮地答应一声:“是!”

楚凌云点头:“还有,一切都要秘密进行,否则万一消息传到西门紫龙等人的耳中,又得多费唇舌。”

众人又答应一声,立刻各自散去进行准备,同时在心中暗暗祈祷:王妃,这次就靠你了,你一定要再创造个奇迹给我们看呀!

潇行空虽然也跟着众人离开,但他的目光却几乎跟楚凌云一样复杂。

夜幕渐渐降临。

经过潇行空等人的一番精心准备,整座琅王府外观看不出丝毫异常,但楚凌云和端木琉璃的寝室之中却已一片火红,耀人眼目,与他们大婚当日一模一样!

狼燕下厨做了几道精致的小菜,外加一壶好酒送到了洞房之中。为了让这个洞房花烛之夜更加真实,她甚至早早便逼着端木琉璃沐浴熏香,然后拿出那身大红嫁衣强行给她套到了身上。

把她拽到梳妆台前坐好,三下五除二地梳了个漂亮的发髻,狼燕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这下王爷一定会满意的。”

端木琉璃虽然照做,却很有些无奈:“又不是大婚,不必这么隆重吧?”

“当然要。”狼燕喜滋滋地说着,“你和王爷虽然早已大婚,但今日才终于功德圆满,当然必须隆重一些。来来来,把红盖头戴好。”

端木琉璃一偏头躲开:“不用了,多好笑。”

狼燕本想坚持,却实在拗不过她,只得放弃:“那好吧,不戴就不戴,王妃在这儿等着王爷,我先出去了。”

低头看看身上的大红嫁衣,端木琉璃越发觉得好笑,不由摇了摇头,起身要把这累赘的礼服脱下来。

便在此时,楚凌云含笑的声音已经响起:“爱妃如此迫不及待地就要宽衣解带了吗?”

端木琉璃动作一顿,抬头看时楚凌云已迈步而入,顺手把房门关好反锁,那意思很明显,谢绝参观。

他虽然没有像端木琉璃一样夸张地穿着大婚礼服,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刚一出现,一股清新之气便传入鼻端,令人心旷神怡。

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端木琉璃极力压制着渐渐加速的心跳,故意笑了笑:“都怪狼燕,非得让我穿什么礼服,累赘得很。”

说着她已将外衣脱下放到了一旁,有些不大敢抬头。楚凌云含笑走到床前落座,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虽然累赘,但好看得很。何况这既然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自然要应景一些才好。”

楚凌云的手宽厚而温热,端木琉璃忽然觉得此生只要能牵到这样一只手,她再不要别的什么。

下巴突然一暖,楚凌云已经将她的脸抬起,脸上带着温柔而动人的微笑:“琉璃,这一刻什么都不要想,只许想着我,好不好?”

他的眼眸璀璨如星,里面闪烁着醉人的光芒,端木琉璃很快便迷醉其中,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好。”

楚凌云满意地笑笑:“乖。琉璃,我知道这一刻来得晚了些,但你放心,我说过会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洞房花烛之夜,我说到做到。”

端木琉璃微笑:“我相信。”

楚凌云的笑容更加温柔:“那么,摒除一切杂念,不要去想这个房间之外的任何事情,你只要记住,这一生你是我最爱的人,除了你,我再也不要任何人。”

端木琉璃的心轻轻一颤,因为她终于从楚凌云口中听到了这个爱字!突然有些得意,她笑得眉眼弯弯:“狼王,你终于还是输了。”

楚凌云眉头微皱:“嗯?”

端木琉璃笑得越发开心:“你敢说你没有在心中跟我打过赌,看谁先对对方说出这个爱字吗?现在,你输了。”

楚凌云了然,却不由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是这一刻才输的吗?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起,我就已经输了,而且输的一败涂地。”

端木琉璃微笑:“既然我赢了,那你就是彩头。”

“嗯。”楚凌云点了点头,“我把自己输给你,满意吗?”

端木琉璃满心甜蜜,却故意撇了撇嘴:“满不满意,还要看你今晚的表现咯!”

楚凌云的气息微微一顿,跟着摩拳擦掌:“放心,我会让你满意,满意得说不出半个不字!”

一句话说完,他已一个用力将端木琉璃压倒在床上,火热的吻随即落下。端木琉璃只来得及看到他俊美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唇齿之间已经满是他独有的清新。下一刻,大红的喜烛突然熄灭,纱帐也缓缓飘落,遮住了一室春光……

端木琉璃终于明白永生难忘的花烛之夜是什么意思了,因为这一整夜的功夫,楚凌云根本没有给她半点休息的时间,一直在不停地索取,好像要把这几年积攒的热情全部挥洒出来才罢休一般!她觉得楚凌云仿佛电力充足的马达,一直在不停地动啊动啊……

后来她已经累得浑身仿佛要散了架,一直不停地哀求楚凌云暂时放过她。可楚凌云嘴上答应,一直说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就好,可是却一次又一次,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直到天色大亮,楚凌云才终于心满意足,将她搂在怀中急促地喘息着。而到了此时,端木琉璃果然满意得半个不字都说不出来,根本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她累得浑身瘫软,楚凌云有些不好意思,欠起身柔声问道:“怎么,累坏了?”

端木琉璃只觉得自己的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但还是拼尽全力睁开眼狠狠地瞪了他一下:“你……”

可正是因为没有力气,这一眼的威力实在不足,反而很有抛媚眼的嫌疑。楚凌云笑了笑,一只手开始不老实地动了起来:“琉璃,你这样看我,我会以为你是在邀请我继续。”

端木琉璃吓了一跳:“你……”

楚凌云呵呵一笑,轻轻搂住了她:“放心,跟你开玩笑的,知道你累坏了,我怎么舍得再折腾你?好好睡一觉吧,我去让人给你准备些好吃的。”

端木琉璃几乎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从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楚凌云下床穿好衣服,站在床前微笑地看着她,眼中的光芒除了满足,更有一抹隐隐的坚毅:琉璃,我不会让你出事,绝对不会!就算找不到火凤丹,我也会让你安然无恙,哪怕……必须赔上我自己。

何况,我相信这一次你还会创造奇迹的,是吗?

出门来到大厅,早已在此等候的潇行空等人齐刷刷地看着他,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楚凌云咳嗽一声:“看什么?”

“你居然这么早就起来了?”潇行空嘿嘿哈哈地说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可不能浪费,要不你再回去睡一觉?”

楚凌云遗憾地摇了摇头:“我是不想浪费,可琉璃撑不住了,只好先放过她。”

到底是自家女儿,端木凝安顿时心疼得双眼一瞪:“小子,你没轻着点折腾啊?我家琉璃身娇体弱,你要是伤到了她,看我……”

楚凌云晃晃脑袋打断他:“放心,我有数,琉璃是我的人了,我比你更心疼她。”

端木凝安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好了,如今你和琉璃总算修成正果,你估计西门紫龙此番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楚凌云沉吟片刻:“这个情况是他始料未及的,估计一时之间他未必有什么对策,必定要回去跟二皇兄重新商议。”

众人纷纷点头,楚凌云接着说道:“但无论如何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还会找借口发起战争,我们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