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此事,木灵芝眼中的仇恨骤然浓烈起来,而且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必要隐瞒,便咬牙说道:“我来自西朗国一个很大的家族,家中老老少少足有三十几人,所以我原本生活得快乐而幸福。www*xshuotxt/com可就在我五岁那年的一天夜里,家中却突然来了一伙强盗,他们见人就杀,见宝物就抢,最后还放了把火,企图毁尸灭迹。当时奶娘抱着我躲在了床底下,捂着我的嘴不让我出声,我们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那天夜里之后,我家所有的人都被杀得干干净净,所有的房子也都被烧成了灰烬,奶娘只好将我带回了她的家中,暂时照顾。虽然后来官府也派人查过,但不久之后便不了了之了。大概过了几个月,我便被选中成了天鹰神女,在神女塔上接受了十年的严苛训练,十五岁那年正式接任。原本一切都十分顺利,可半年之后我却无意中查到了真相,原来那伙强盗根本就是天鹰教的人假扮的!”

此言一出,众人自然惊讶万分,西门紫龙已经厉声喝道:“一派胡言!天鹰教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你的家人?你不要为了替自己脱罪便胡乱栽赃!”

木灵芝冷冷地笑笑:“我是不是栽赃,西门太子回去问问天鹰教的几位长老便知道!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让我了无牵挂,安心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免得我因为思念家人而无法做到心如止水,坏了他们的大事!”

西门紫龙越发冷笑摇头:“这绝不可能……”

“不,是真的。”洛展白突然开了口,“为了让天鹰神女真正做到心如止水,必须彻底斩断他们的七情六欲。所以一旦被选中,神女的家人的确就要被天鹰教的长老赐死。只不过这是天鹰教自古以来的规矩,每个中选的神女及其家人都会选择接受,你居然为此叛逃?天鹰教的职责是守护西朗国的臣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做出一些必要的牺牲是应该的。你叛逃多年,可曾为西朗国的臣民想过?”

“天鹰教杀我全家,我却不能报仇,除了离开还能怎样?”木灵芝咬牙说着,“你也说天鹰教的职责是守护西朗国的臣民,我全家三十几人难道不是西朗国的百姓吗?他们本也应该得到天鹰教的守护,却无辜丧命,惨不堪言!我想请问,天鹰教守护的究竟是什么?”

不管这话说的有没有道理,西门紫龙都显得极不耐烦,用力挥了挥手:“洛教主已经说过了,为了西朗国,做出一些牺牲是应该的,这不能成为你叛逃的理由,你更不应该拿走圣物!快把圣物交出来!”

旧事重提,木灵芝的情绪有些激动,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端木凝安上前两步握住她的手,无声地传达着自己的关切。冲着他温柔地笑笑,木灵芝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没有拿天鹰教的圣物……”

“我们当然不信!”西门紫龙眉头紧皱,“你对天鹰教的仇恨如此之深,为了报仇拿走圣物不是顺理成章吗?废话少说,快把圣物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木灵芝看他一眼,仍然摇头:“我没拿。”

“你……”

木灵芝虽然不肯承认,但当着楚凌云的面,向天借胆西门紫龙也不敢对她严刑逼供,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便在此时,一直沉默的楚凌云终于上前两步淡然开口:“依我看,此事只怕另有内情,必须彻底查清楚。”

仗着有洛展白在旁,而且木灵芝的确是天鹰神女,西门紫龙居然丝毫不惧,冷笑一声说道:“你休想拖延时间!今日不把圣物交出来,休怪我们不客气!”

楚凌云看着他,片刻后淡然一笑:“这里是东越国。”

尽管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其中的意思却不言自明。尤其是感觉到了刹那间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逼人的气势,西门紫龙居然腾腾腾地后退了几步,跟着恼羞成怒:“东越国又怎么样?你若想倚多为胜,我的确没有办法,但你别忘了,天鹰神女和圣物本来就是我们西朗国的,要回来天经地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不计任何代价,哪怕死在狼王手上也无所谓!”

楚凌云挑了挑唇:“你这是威胁我?”

他眼中那逼人的冷锐瞬间又凌厉了几分,西门紫龙很想装出一副凛然不惧的样子,然而身体却背叛了意志,他再度后退了两步:“你……”

“两位稍安勿躁。”一看情形不对,洛展白立刻上前两步挡在西门紫龙面前,“不瞒狼王,天鹰神女与圣物是一起消失的,如果说她没有拿,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狼王总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吧?否则我们如何向西朗国交代?”

楚凌云抿了抿唇:“你想要交代可以,但你总得给我时间,我才能帮你把圣物找出来。”

洛展白皱了皱眉:“你需要多久?”

楚凌云摇头:“说不好,我会尽快。”

西门紫龙冷哼了一声:“我可以给你一些时间,但神女和琅王妃我们必须带走!”

楚凌云眼中杀气一闪:“你敢。”

太好了,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西门紫龙心中大喜,面上却故意装出一副坚决无比的样子:“我当然敢!她们本来就是我们西朗国的,我必须得带走!”

楚凌云淡淡地看着他:“你要带回神女,还算有些道理,要琉璃做什么?”

西门紫龙哼了一声:“神女叛逃天鹰教,原本已是大罪一桩,如今居然还嫁做人妇,失了贞洁,更是对天鹰教的侮辱,必须让琅王妃替她成为神女,好为她赎罪!”

二人闻言不由扶额:还真是一点惊喜都没有,早就猜到他必定会这样说了。

木灵芝冷笑一声:“我自己的罪孽我自己赎,用不着别人!何况天鹰教如今有神女在,关琉璃什么事?”

西门紫龙看着她,眼中闪烁着一抹阴险狡诈的光芒,唇角的笑意更是有些狰狞:“你以为你做得了主吗?天鹰教的规矩历来如此,你犯下的罪孽,必须让你的女儿来替你赎清!”

知道那是事实,木灵芝的脸色终于真正变了,变得说不出的惊慌失措。咬了咬牙,她突然厉声喝问:“我的罪孽?那天鹰教呢?天鹰教杀我全家,难道就没有罪吗?”

西门紫龙笑的越发阴冷:“那是天鹰教历来的规矩,你跟我说没用,总之,你们必须跟我们回西朗国!”

楚凌云克制着自己一拳轰到他脸上的冲动,淡然开口:“圣物我可以帮你们找,算是证明娘亲的清白,你想带走他们,不可能。”

并不意外他的反应,西门紫龙不急不慌:“我知道狼王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些时间考虑,三天之后我来听狼王的答复。”

对着楚天奇施了一礼,两人转身退了出去,很快便去的远了。

木灵芝的脸色早已一片惨白,并且有些摇摇欲坠:“想不到天鹰神女居然还有这个破绽,琉璃,我、我要害死你了!”

端木琉璃淡然一笑:“放心,我命由我不由天,绝不会任他们摆布的。”

“只怕拒绝不得。”木灵芝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他们的要求天经地义,就算公之于众,也不会有人支持我们。”

端木琉璃皱了皱眉:“那圣物……”

木灵芝立刻摇头:“我真的没拿!”

“我知道。”端木琉璃点了点头,“我是想问你那圣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对天鹰教很重要吗?”

木灵芝擦了擦眼泪,勉强支撑着说道:“天鹰教的圣物其实就是天鹰神女代代相传的一根权杖。那权杖通体乌黑,瞧不出是什么材质,但据说是世间罕见的异宝。但究竟异在什么地方、有何神奇之处,恐怕除了历任教主无人知晓,连天鹰神女都一无所知。”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个东西,可它怎会不见的?最奇怪的是为什么会与你一起失踪?难怪会引人怀疑。”

楚凌云沉吟着:“未必是一起失踪的,或许那圣物早就已经丢失,但一直不曾被人发现。后来娘亲逃离天鹰教,他们又发现圣物失踪,便想当然地认为是娘亲拿走了。”

众人闻言均赞同地点头,端木琉璃不由一声苦笑:“那不是更要命?这可怎么找?”

楚天奇皱了皱眉:“圣物是不是真的失踪了?万一是西门紫龙的借口呢?”

楚凌云摇头:“不像,我瞧洛展白的样子不像是说谎。”

楚天奇不由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若是交不出圣物,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凌云唇线一凝,突然一声冷笑:“洛展白是为圣物而来,但西门紫龙却是为琉璃而来,我若不答应把琉璃交给他们,他才不管圣物有没有找到。”

楚天奇略一琢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吃了一惊:“你是说,西门紫龙会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

楚凌云点了点头:“那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换句话说,西门紫龙根本巴不得我拒绝。”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