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窗外夜色沉沉,看不到半点光明。WwW.XsHuoTXt.端木琉璃等人却并不曾入睡,依然在大厅中焦急地等待着。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听到嗖嗖两声轻响,一身夜行衣的楚凌云和潇行空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端木琉璃眼睛一亮,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查到了什么?”

楚凌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根本连西门紫龙的影子都不曾找到。”

端木琉璃倒不十分意外:“想必二皇兄也知道你的摄魂术厉害无比,因此等西门紫龙出面说明来历之后便立刻把他藏了起来,不让你找到。”

楚凌云点头:“凭二皇兄的本事,藏个人并且不被我找到还是可以的。”

端木琉璃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二皇兄对你的优势和弱点了如指掌,自然不那么容易对付。不过他既然怕出岔子,为何不直接去找我娘,还要跑到父皇面前来演这一出戏呢?”

众人各自落座,潇行空不由哼了一声:“他这叫先礼后兵,故意先大大方方地说明来意,然后等着云儿拒绝,好让我们变成理亏的一方。”

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那我们该怎么办?找不到人,也就不知道他们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可是在如今的形势下,不让娘过来走一趟显然说不过去。”

楚凌云沉吟片刻:“你先别急,我派人查一查三国有什么异动,看看三国帝王之所以与二皇兄合作是因为有利可图,还是出于无奈。”

端木琉璃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几天之后,端木凝安陪着木灵芝从渊州赶了过来,随行的还有端木书昀和端木书晗。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几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顾不得寒暄便开始商议对策。

扶着木灵芝落座,端木琉璃首先开口:“娘,当年你究竟为什么从天鹰教离开?”

木灵芝眼中掠过一抹隐隐的仇恨,却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这个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的易容术绝对天衣无缝,再加上琉璃已经在我的脚上动了手脚,不会有任何破绽,所以完全不必担心。”

端木琉璃却明显没有那么乐观,摇头说道:“西门紫龙既然不远千里跑来要人,肯定是有了让你无法抵赖的证据,比如他会不会已经找到了让你的眼睛恢复紫色的办法?”

木灵芝立刻摇头:“绝对不会,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易容术独具一格,使用之后,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我的眼睛都不可能再恢复紫色。”

见她说得如此肯定,端木琉璃稍稍放心:“我倒是也可以保证,你的脚从外观绝对看不出任何问题。”

木灵芝微笑:“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怕什么?只要西门紫龙看不出问题,就会以为我并不是天鹰神女,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既如此,事不宜迟,楚凌云和端木琉璃立刻带着木灵芝入宫,好尽快把此事解决。端木凝安自是不放心,也一起跟着来到了御书房。

看到木灵芝一脸胸有成竹,楚天奇也不便多说,派人去将西门紫龙请了过来。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木灵芝那满脸的镇定在看到陪西门紫龙一起来的那个人时,骤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眼中更是掠过一抹警惕的光芒!

这个一身黑衣的男子极为年轻,不过二十七八岁左右,而且身材高大,身形挺拔,器宇不凡。没有多少表情的脸虽然显得冷漠了些,却并不妨碍他不多见的俊美和颇具压迫性的气势!

其实木灵芝并不曾见过这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与他的眼睛对上的一瞬间,她却突然觉得一股不祥的预感骤然升了起来!

来到楚天奇面前,西门紫龙含笑施礼,顺便做了个介绍:“皇上,请恕紫龙冒昧,他便是天鹰教如今的教主洛展白,木夫人究竟是不是天鹰神女,相信他的话是最有说服力的!”

原来他就是西朗国护国神教的教主,难怪会有如此气势!而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木灵芝更是觉得一颗心陡然一沉,心中的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她可不曾忘记,正是这位新任教主破了她的金针刺穴之术,才让那名侍女恢复了记忆!

楚天奇显然也已经意识到木灵芝今日必定在劫难逃,眉头早已皱了起来。不过不等他开口,洛展白便转头看着木灵芝淡淡地说道:“浣羽纱,事到如今,你还要否认吗?”

浣羽纱,正是当年那位天鹰神女的名字!

木灵芝沉住了气,同样淡然一笑:“根本就不是我,我为何要承认?何况西朗国四皇子已经亲自验证过,你们究竟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洛展白摇了摇头,眼中掠过一抹尖锐:“你既然敢来见我,当然是因为觉得你的眼睛已经没有异常,而且琅王妃医术高绝,更是将你的右脚恢复了正常,你便认为天衣无缝了,是不是?”

木灵芝右脚的异常其实很简单,就是比普通人多生了一个脚趾。原本以为这个特征无法遮掩,但在端木琉璃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于是她立刻给木灵芝做了个小小的手术,将那个多出来的脚趾去掉,又用来自江南烟雨阁的药物将疤痕完全去除,便再没有任何异常了。

正是因为如此,当日西门紫照找上门的时候才会无功而返。本以为危机终于彻底化解,谁知今日……

尽管暗中有些心惊,木灵芝却仍然想做最后的努力:“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洛展白淡淡地打断了她,“不过解开那个侍女的记忆之后,我反复询问过她很多次,确定她口中的天鹰神女有很多特征都与你十分符合,所以我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把握。现在,就是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木灵芝眼中那掩饰得并不十分成功的一丝慌乱,端木琉璃目光一冷,立刻就要上前。可身体刚刚一动,楚凌云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稍安勿躁,你此时出手已经于事无补。”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果然不再乱动,只是暗中下定决心,就算木灵芝真的是天鹰神女,也绝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便在此时,只见洛展白从怀中取出一朵紫色的干花,转身递到了楚凌云面前:“据我所知,琅王虽然不以毒闻名,用毒的本事却也不差,请狼王验一验,此花若是用火烘烤,是否会产生剧毒。”

楚凌云接过,稍稍一验便递了回去:“不会。”

大庭广众之下,谅他也不会做下毒这种愚蠢的事,就算他会,也绝对瞒不过楚凌云。

洛展白点头道了声谢,接着请人在桌上点燃了一根蜡烛,又将干花拿到火上烘烤起来。起初并没有任何味道散发出来,可片刻之后,众人却不约而同地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仿佛花草之香,沁人心脾!

最令人惊奇的是,这股香气分明来源于同一个地方,而当他们不自觉地转头看过去之时,却发现香气的来源居然正是木灵芝!

“各位想必都已经闻到香气了。”吹灭蜡烛,将干花放在一旁,洛展白接着开口,“天鹰神女自小会服用一种掺杂在食物中的药汁,这种药汁无色无味,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唯一的作用就是经过数年的积淀,一旦与这种花的香气混合,服用之人的身上便会产生出这种浓烈的香气。而之所以这样做,防的就是今天这样的情形!你还能否认吗?”

楚凌云等人暗中吃惊不已,一时却也无计可施。洛展白这一招实在太出其不意了,根本令他们防不胜防!不愧是五教之一,果然都有自己的杀手锏!

虽然木灵芝的沉默已经相当于无话可说,洛展白依然追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没话说。”木灵芝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果然后生可畏,原本以为我的金针刺穴术天下一绝,无人能解,想不到你比我更厉害!”

这已经无异于承认她的确是天鹰神女,西门紫龙瞬间得意万分,同时心底深处却又有几分不安:楚凌云真的会拒绝交出她们母女二人吗?

见她承认,洛展白立刻一声冷笑:“很好,天鹰教的圣物在哪里?”

木灵芝摇头:“我从来不曾拿走天鹰教的圣物,那只是谣传。”

洛展白目光冷锐:“你以为我会相信?”

“信不信由你。”木灵芝皱了皱眉,“我连自己是天鹰神女都承认了,何必还要私藏天鹰教的圣物?”

西门紫龙上前两步连连冷笑:“你承认是因为你否认不了!乖乖交出圣物,否则必定要承受千刀万剐之刑!”

木灵芝仍然摇头:“不错,我是很恨天鹰教,但不管怎么恨,那都是我跟天鹰教的私人恩怨,我不会为了一己私利就偷走圣物,伤害无辜百姓。”

洛展白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疑惑:“你叛逃天鹰教的原因一直是个谜,到底为什么?”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