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件事究竟有多严重,西门高泽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愤怒绝望。www*xshuotxt/com狠狠地咬了咬牙,他强迫自己尽量冷静下来:“究竟是怎么回事,把话给朕说清楚!好好的你怎么会跟东越国的二皇子结下如此大的仇恨?”

到了此刻,西门紫龙早已连肠子都悔青了,虽然是堂堂七尺男儿,眼泪却哗哗地流了下来:“父皇,儿臣该死!都是儿臣的错……”

据他所说,当初是楚凌霄主动找上了他、北宫律川和南宫剑鸿,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建议,就是让三人帮他夺取东越国的江山,等他即位为帝之后,就把东越国三分之一的国土拱手相让,给三国太子平分。

如今的玄冰大陆虽然是四国并存,却只有东越国占据着最富饶的大片土地,因此越来越繁华富庶。而另外三国则不是沙漠便是雪山,气候极为恶劣,就连土地也比东越国贫瘠得多。眼看着东越国的综合国力渐渐超越了三国联手,他们早就心有不甘,只是一直苦无良策。

而这次,楚凌霄提供的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就算此事不成,楚凌霄当不成皇帝,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任何损失。就是在这巨大的诱惑之下,三人一拍即合,同意跟楚凌霄合作,共谋大计。

谁知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苦心经营,暗中策划,到头来却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楚凌霄更是被楚凌云揭穿了真面目,狼狈而逃。眼见四人联手也并非狼王的对手,西门紫龙早已决定合作之事到此为止,再也不想提及,这才急匆匆地赶回了西朗国,决定一切都当做没有发生过。

谁知楚凌霄却不肯放过这报仇雪恨的唯一机会,居然用全家人的性命来威胁他,这、这不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听着西门紫龙涕泪双流的讲述,西门高泽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无边无际的绝望瞬间将他笼罩,根本看不到半点光明!想不到这孽子居然背着他做了这么多事,如今闹到这样的地步,让他如何跟西朗国的臣民交代?

“孽子,你、你糊涂啊!”西门高泽哆哆嗦嗦地说着,“就凭你这两把刷子,怎么可能是狼王的对手?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可你自己找死不要紧,如今连累了那么多人,你说该怎么办吧?”

西门紫龙也想知道该怎么办,但他如果知道就好了!膝行两步扑到西门高泽面前,他一把抱住西门高泽的双腿嚎啕痛哭:“父皇,救救儿臣,儿臣不想死!儿臣也不想这样,都是楚凌霄,是他那个混蛋……”

“分明是你自己找死,你还有脸怪他?”西门高泽咬着牙,恨不得一个巴掌扇到他的脸上,“如果不是你鬼迷心窍,居然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又怎会有今日之祸?”

西门紫龙哭得越发痛心,断断续续地说着:“儿臣、儿臣也不是为了自己,这不是想让西朗国的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吗?咱们西朗国临近沙漠,天天尘土飞扬,儿臣想让他们到干净一些的地方享受一下风和日丽的生活……”

“幼稚!”西门高泽又是一咬牙,冷冷地打断了他,“你以为事情真的像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吗?就算楚凌霄真的成了皇帝,东越国的万里江山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岂容他说给你就给你?更何况多达三分之一的国土?就算他肯,群臣也不会答应,你以为他会为了你们而犯众怒?”

西门紫龙顿时无言以对,因为这些他根本就不曾考虑过。当初一听说可以得到东越国大片的国土,他便鬼迷心窍,哪里曾经考虑过后果?

抽泣几声,他紧抱着西门高泽的双腿不撒手,仿佛那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父皇,如今说这些都没用了,还是想想如何才能拿到血寒玉解毒吧,否则我们都活不成啊!”

想到体内的剧毒,西门高泽的怒火也嗤的一下消失无踪,只剩下漫天卷地的绝望:“还有什么办法可想?惹怒了狼王,除了等死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不然我们就把真相告诉狼王,就说我们都是被楚凌霄逼的,看他愿不愿意把血寒玉借给我们一用。”

“不,不行,绝对不行!”西门紫龙连连摇头,“楚凌霄不是在信中说了吗?如果我们不照他的话做,他就把我们跟他合作共同陷害狼王之事说出来,到那时,狼王必定恨不得我们立刻一命呜呼,他怎么可能把血寒玉借给我们?”

看着面前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更为西朗国带来滔天大祸的孽子,西门高泽眼中掠过一抹厌恶,突然一脚踢开他站起身,冷声说道:“那可未必,与楚凌霄勾结陷害狼王的只是你一个人,狼王虽然一贯做事决绝,却从不连累无辜,只要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未必一定要将所有人赶尽杀绝。”

立刻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西门紫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再度扑过去抱住了他:“父皇,父皇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将儿臣交给狼王,任他处置吗?那他一定会把儿臣碎尸万段的,父皇,父皇不要啊!”

西门高泽咬着牙,再度踢开了他:“碎尸万段也是你自找的,若不是你,怎会替我们招来这杀身之祸?”

西门紫龙急了,居然噌地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说着:“父皇,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儿臣已经说过了,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个西朗国,不是为了儿臣自己!否则等拿到东越国的土地,难道儿臣还能把它吃下去吗?还不是要拿给西朗国的臣民共同享受?”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西门高泽看他一眼,并不曾开口,脸上的神情略有缓和。西门紫龙见状,紧跟着说道:“何况,就算父皇真的把儿臣交出去,狼王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贯睚眦必报,从不会放过害他的人。”

西门高泽颓然地跌坐了下去,只觉浑身无力:“但你又怎知只要出兵东越国就可以抢到血寒玉?如果拿不到,却又因此惹怒了狼王,我们不一样是个死吗?”

西门紫龙沉默片刻,终于说出了一个不算小的秘密:“父皇,其实这种寒毒的解药有一个人有,就是楚凌霄!”

西门高泽闻言不由吃了一惊:“什么?他有解药?”

西门紫龙长叹一声:“是,如果我们不帮他对付狼王,他是绝对不会把解药给我们的,他就是要逼着我们去抢血寒玉,以此来保住性命!但如果我们照他的话做,到最后却仍然抢不到血寒玉,那就并非我们的责任,他自然会帮我们解毒。”

西门高泽对此却深表怀疑:“怎么可能?如果他真的有解药,狼王怎会不知道?只要他知道,一定会把解药抢到手,怎会平白受了那么久的折磨?”

西门紫龙叹了口气:“楚凌霄有解药之事狼王的确不知道,因为在那之前,这件事只有楚凌霄自己知道。狼王再厉害,他毕竟不是神仙,不可能事事未卜先知,才会以为他体内的剧毒只有血寒玉可解。还是在他的剧毒解了之后,楚凌霄才把这件事告诉我们的。”

西门高泽沉默,这才知道楚凌霄早已把一切都计算在内,根本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许久之后,他双眼一闭一声长叹:“这么说,我们根本就没必要考虑,更无从选择?龙儿,你犯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更做了一件无比愚蠢的事,你知不知道?”

西门紫龙当然知道,只可惜他知道得太晚了些……

除了在信中说出已经给众人下了毒,楚凌霄还约西门紫龙三个月之后到他指定的地点会合。在没得选择之下,西门紫龙只能收拾行装,按时赶了过去。为了隐藏行迹,他刻意经过了一番易容改扮,并在脸上留下了一个只有楚凌霄等人才认识的记号。

楚凌霄所说的地方在西朗,南幽,北罗三国的交界处,是一家边境之地规模比较大的客栈。趁着夜色来到三楼最东头的房间,他咬咬牙按照约定的暗号敲响了房门。

片刻后房门被打开,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门口。看到他脸上的记号,男子让开了身子:“进来吧,就等你了。”

这男子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同样已经回国的北宫律川。进入房中关紧房门,西门紫龙毫不意外地发现桌旁还坐着另一个人,正是南宫剑鸿。彼此对视一眼,他一把揭去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想不到当日一别,很快就又见面了!”

房中二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同样一片灰败,眼中更是闪烁着充满愤恨,不甘,屈辱等等的光芒。冷哼一声,南宫剑鸿首先开口:“还以为捡了个天大的便宜,想不到竟然是与虎谋皮!”

西门紫龙叹口气落座,三人边喝茶边将各自的遭遇讲述一遍,才知彼此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各自的父皇知道事情真相之后说的话也差不了多少。同病相怜,原来就是这样解释的。

“这下好了。”北宫律川苦笑一声,“身家性命都捏在了人家手中,还说什么共享繁华?不过是楚凌霄拿来对付狼王的工具罢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