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霄目光闪烁,却慢慢摇了摇头:“父皇能不能破解日月神功姑且不论,就算他不能,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里。WwW.XshuOTXt.何况,万一三弟真的已经把诀窍教给他了呢?别忘了,父皇当年也是身手卓绝、骁勇善战的高手,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楚天辰眼中闪过一丝希冀:“你有更好的办法?”

楚凌霄不答,突然转头看向门口:“来人!”

一声门响,推门而入的居然正是燕淑妃!迅速走到床前,她躬身施礼:“主人!”

楚凌霄点头:“外面情况如何?”

“消息已经传开,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主人您才是弑君……”后面两个字本能地咽了回去,她稍稍调整了一下才重新开口,“皇上已经下令全国搜捕,而且任何一处地方都不放过。狼王已经命楚家军和皇城禁军联手挑了潋阳城很多青楼酒馆,依属下看,只怕很快就会搜到此处。”

有了切身经历,楚凌云深知大隐隐于市的道理,自然不会犯与楚凌霄一样的错误。

楚凌霄一声冷笑:“果然还是三弟更有对敌经验,知道人越多的地方越容易隐藏行迹!不过他还是不够老练,否则本该首先就找到这瑶池苑才是!”

燕淑妃顿了顿,小心地开口:“主人,我们是否要移往别处?”

“嗯。”楚凌霄点了点头,“为防三弟突袭,明日我们便立即离开!你立刻传信,让他们到这里来见我,共商大计!”

所谓的他们指的自然是西门紫龙等三人,燕淑妃立刻答应一声转身而去,楚天辰已眉头一皱:“你想利用他们对付楚凌云?”

“不然你以为呢?”楚凌霄吐出一口气,“除了他们,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楚天辰沉默。虽然在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之下,二人手中也握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死士,但比起楚家军泱泱百万人和威力不容小觑的皇城禁军,规模简直不够瞧的。最要命的是本以为无敌天下的日月神功居然成了一捅就破的窗户纸……早知如此,他们本该计划得更周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轻轻敲响,得到允许,燕淑妃推门而入,轻轻咬牙:“主人,属下接到消息,原来西门紫龙等三人听说潋阳城发生巨变,已各自回国了!”

楚凌霄目光一厉,脸上已有怒色泛起!

这三个胆小怕事的东西!当日他登基为帝,他们迫不及待地跑来想要分一杯羹,如今一看到狼王神威大展,便吓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了?就凭他们这点本事和胆色,活该一辈子呆在荒凉之地,徒然羡慕东越国的富庶繁华!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孬种。”楚天辰一声冷哼,“区区一个狼王就把他们吓成这副德性,你还指望他们帮咱们报仇雪恨?”

楚凌霄冷冷地笑笑:“还真是天真,以为不声不响地回国就万事大吉了?没关系,他们不来,我亲自去!”

不久,房中的烛火悄然熄灭,再无半点声息,只在床头的枕畔,静静地放着一个阴森森的鬼面具。

对楚凌云等人而言,虽然知道未必有什么收获,对楚凌霄的搜捕却从来不曾停止过,就算抓不住他,至少可以将他在京城中所有的暗桩、据点等等连根铲除,先端了他的老窝再说。

果然,一直过了半个多月,仍然没有楚凌霄的消息,楚凌云深度怀疑他要么躲得极为隐秘,要么已根本不在潋阳城,甚至已不在东越国。

这日一早,潇行空睡眼惺忪地来到大厅,左右张望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琉璃呢?是不是又去给我做好吃的了?”

楚凌云看他一眼:“自从来到琅王府,除了吃就是睡,你上辈子是猪啊?”

潇行空眼睛一瞪:“我乃潇氏一族的后裔,你敢骂他们是猪?”

楚凌云满脸不屑,懒得开口。看得出他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忧色,潇行空难得地正经了些:“怎么,在担心楚凌霄?”

楚凌云沉默地点点头,他已接着开口:“更担心火凤丹吧?”

楚凌云接着点头:“我怀疑火凤丹已经被他带走,或者藏在非常隐秘的地方。”

这一次潇行空也不由皱了眉头:“那怎么办?水龙丹已经在琉璃体内,万一找不回火凤丹……”

“这个暂时倒不必担心。”楚凌云摇了摇头,“琉璃以前虽然修炼过冷月玲珑诀,但她如今已经功力全失,应该不会对她造成威胁。何况,我已将水龙丹封印在她体内,这世间能够解开者寥寥无几。”

潇行空慢慢点了点头,却突然目光一紧:“不对!你不是说以前她已经借助蓝月白的内力使用过水龙丹?会不会……”

“不会。”楚凌云依然摇头,“她从蓝月白体内吸走的内力很有限,完全不足以唤醒水龙丹,何况那些内力很快就还给了蓝月白,跟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就好。”潇行空松了口气,“不过话虽如此,咱们还是尽量试着找一找火凤丹,方能永绝后患。”

楚凌云点头,便在此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二人转头看时,秦铮已急匆匆地奔了过来:“王爷,先生,有情况!”

奔到近前,他将一个十分恐怖的鬼面具递到了两人面前:“这是在瑶池苑顶楼的一个房间内搜到的,有线索表明,二皇子曾在那个房间躲避过。”

楚凌云伸手接过,挑唇一笑:“果然,二皇兄就是鬼面人。能查到他往什么方向去了吗?”

“查不到。”秦铮遗憾地摇了摇头,“我们去的时候,那个房间已经空了很久了,而且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经调查,瑶池苑的老板娘及所有人都不知道房中住的是什么人,只知道他包下了整层楼,从不让任何人靠近。”

正常,越少人知道,他便越安全。楚凌云点了点头,看到狼燕等人已经摆好碗筷,便挥了挥手:“先吃饭吧。”

吃过饭不久,狼鹰便来禀报,说五皇子来了。几人闻言均十分开心,忙将他迎了进来。寒暄之后各自落座,端木琉璃首先开口:“五弟气色不错,想必已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是,多谢三皇嫂救命之恩!”楚凌飞满含感激地点头,“我和父皇体内的余毒都去得差不多了,多亏了你们。”

端木琉璃摆摆手:“一家人还说两家话?不过既然体内还有余毒,便该多休息,不要到处乱跑。”

楚凌飞挠了挠头,有些迟疑:“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三皇兄,可以把紫晴接回来了吗?她都快急疯了。”

楚凌云略一沉吟:“可以。不过以前我教你的那些话,你可还记得?知道该怎么跟父皇说吧?”

“知道!”得到允许,楚凌飞顿时大喜,立刻连连点头,“就说是三皇兄派去的隐卫帮我找到的,但因为当时跌落悬崖受伤过重,所以功力全失!”

楚凌云点头:“记得就好,派人把她接回来吧,这段时间也够她受的了。”

楚凌飞越发眉开眼笑,欢天喜地地告辞离开,只管尽快安排此事不提。

夜色已深。

虽然召了宁皇后前来,楚天奇却显然没有云雨之欢的兴致,只是呆呆地对着烛火出神。宁皇后见状,也不敢上前打扰,何况皇上的龙体刚刚恢复,也不适宜高强度的运动。

寝宫内一时安静得令人大气不敢出,好在片刻之后楚天奇便咳嗽了两声,终于开了金口:“朕有些渴了。”

宁皇后忙答应一声,亲自倒了杯茶端了过来:“皇上请。皇上,您在想什么?”

楚天奇叹了口气,接过茶碗啜饮了几口:“朕这几天想了很多,越想越觉得……很对不起云儿。”

宁皇后忙安慰了一句:“皇上不必如此,您又不是故意的,要怪只能怪二皇子太深沉,令人看不出半点端倪。”

楚天奇摇了摇头:“你不懂,朕的意思是当年望月关一役……”

说到这里,他突然住了口,似乎有些后悔自己的失言。宁皇后察言观色,含笑开口:“皇上恕罪,臣妾不该妄议朝政。”

这个台阶给得不错,楚天奇淡淡地笑了笑:“你我夫妻闲聊,哪里是什么朝政了?只是如今朕总算明白了,所有人都认为云儿最有野心,其实恰恰相反,他才是最没有野心的那一个,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东越国安宁祥和。”

想起楚凌云为成全楚凌飞和安紫晴做的一切,宁皇后由衷地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可惜臣妾也被二皇子蒙骗,居然真的相信琅王包藏祸心,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了,理应向他赔罪才是。”

楚天奇摇头:“不知者不罪,所有人包括朕都被霄儿这孽子给骗了,何况是你?云儿……唉……”

他的目光突然不停地闪烁起来,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时候不早了,歇着吧,这些事朕会处理,你不必烦心。”

宁皇后点头,略有些迟疑:“皇上,臣妾……伺候您?”

楚天奇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不愿意?还是以为朕力不从心了?”

宁皇后羞红了脸:“臣妾不敢……”

楚天奇笑笑,轻轻拥住了她……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