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事实自然令群臣惊讶万分,但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不少人却开始怀疑,是不是楚凌云用什么把柄胁迫楚天奇,他才不得不当众这样说的?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楚天奇一声冷笑:“朕知道你们的意思,所以你们放心,朕会证明给你们看!来人!带颜贵妃!”

一声令下,便有两名侍卫架着被五花大绑的颜贵妃走了进来。WwW.XsHuotXT.此时的颜贵妃虽然仍然穿着那身华丽的宫装,却已经头发蓬乱,满身灰尘,边走边不停地咬牙咒骂:“放手!给本宫放手!你们把霄儿怎么样了?本宫警告你们,你们如果敢伤害他……”

“跪下!”

一句话未说完,其中一名侍卫已经一脚踢在她的腿弯处,令她哎呀一声痛叫,不自觉地跪了下去。

楚天奇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明显的厌恶:“颜贵妃,你做过什么好事,是要朕替你说,还是你自己说?”

看到楚天奇恢复正常,颜贵妃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幸免,脸上居然毫无惧色,只是咬牙说道:“你们把霄儿怎么样了?”

楚天奇冷笑:“他的日月神功已经被破掉,此刻早已夹着尾巴逃走了!不过你放心,云儿很快就会把他抓回来跟你团聚的!”

颜贵妃稍稍松了口气,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狞笑:“别白费心思了,你们是抓不住他的!”

楚天奇讽刺地挑了挑唇:“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你与楚天辰相互勾结,意图弑君篡位,就不怕连累你的家人吗?”

这显然是颜贵妃最不愿意面对的一点,原本镇静的脸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咬了咬牙,她倔强地一扭头:“胜者王侯败者寇,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不是端木世家从中作梗,皇帝本来应该是楚天辰,是你抢了他的皇位,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说什么弑君篡位?要说篡位,也是你篡位在先,我们只是拿回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有什么错?”

楚天奇居然并未动怒,只是看着她的目光越发冰冷:“多亏云儿把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朕才知道原来当年你与湘王早已两情相悦,你处心积虑入宫留在朕的身边,根本早就图谋不轨!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不但会害了你的家人,更会害了霄儿!”

颜贵妃的脸又是一白,继而连连冷笑:“什么害不害的,路是他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他!当初我曾经反复问过他想不想做皇帝,所以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愿意做的,落到这样的下场也怪不得任何人!何况他既然并未落到你的手中,谁说他就没有机会了?天下本无主,有能者居之!我们没有做错!”

颜贵妃这些话究竟有没有道理暂且不论,至少在两人的问答之中,群臣已经明白真正的弑君篡位者的确是楚凌霄,而楚凌云是彻头彻尾被冤枉了!

见目的已经达到,楚天奇一声冷笑,命人将她带了下去,择日再行审判。至于她的家人,则势必要被连累了。

大殿上重新恢复了安静,楚天奇又缓缓扫视了一圈,丞相和御史大夫等人早已大气不敢出,满头冷汗更是涔涔而下。

叹了口气,他重新开口:“在霄儿和楚天辰的胁迫下,朕不得不冤枉云儿,让他吃尽了苦头。这还不算,为了铲除一切障碍,霄儿更是以朕的名义召飞儿回来主持大局,并趁机对他下了毒手,顺便栽赃云儿。后来,他看到云儿迟迟不曾现身,便散布假消息说朕已经被云儿害死,企图以此将云儿引出来,永绝后患!如果不是朕死死咬紧牙关,不曾说出传国玉玺的所在,朕就已经一命呜呼,也没有机会替云儿洗刷冤屈了!”

至此,群臣才知道楚凌霄一举一动都包藏祸心,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东越国的万里江山!如果不是楚凌云大显神威,一举击碎了他的阴谋,恐怕这江山早就已经易主了!

连番的震惊之下,群臣只觉得简直反应不过来。而此时,楚天奇的目光早已看向了丞相和御史大夫,语声冰冷:“你们两人没有话跟朕说吗?”

二人早已满头冷汗如雨,只顾着浑身哆嗦,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楚天奇一声冷笑,接着开口:“霄儿以为朕再也不可能恢复正常,很多事情都不曾背着朕。你们帮他做过的那些事,以为朕不知道吗?”

扑通扑通,两人已经跪倒在地,不停地叩着响头:“皇上饶命!臣糊涂,皇上饶命啊!”

原来这两人早已被楚凌霄收买,好在关键时刻推波助澜,譬如建议楚凌霄登基之类。楚凌霄曾许诺他们,一旦他成了真正的皇帝,必定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楚天奇淡然冷笑,命人将他们暂时押入天牢,同样择日审判。群臣自然惊讶不已,同时暗中庆幸自己不曾卷入其中。

至此,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楚天奇立刻颁下圣旨,向世人说明一切,言明此次能够粉碎楚凌霄的阴谋,楚凌云当居首功,因此不但立刻归还琅王府,更有其他赏赐无数,简直恨不得将整座国库都送给他。

同时,将继续清理楚凌霄一党的余孽,绝不容许任何心怀不轨之人继续存在。另外,首要任务便是将楚凌霄这个真正的叛贼缉拿归案,而如此重要之事,当然毫无疑问地要交给楚凌云去办。

楚天奇的身体刚刚恢复一些,不宜太过劳累,便挥手命众臣退了下去。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他突然叹了口气:“云儿,朕对不起你。”

楚凌云眉头一皱:“父皇,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三四次了。”

“说一百次都不嫌多。”楚天奇抬头看着他,眼中的光芒仍然十分复杂,“朕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怪朕,为了保住别人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牺牲你,是不是?”

楚凌云唇线一凝,片刻后淡然一笑:“我想父皇在决定这样做的时候,并不是打算牺牲我,而是认为我一定可以揭穿二皇兄的阴谋。用琉璃的话说,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

楚天奇眼中掠过一丝愕然,片刻后变成了赞许:“好一个琉璃!为什么每一次,总是她第一个看穿一切盲点?”

“所以她总是赢家。”楚凌云眼中的光芒温柔得令人心动,“她说,父皇当时必定是觉得与其跟二皇兄硬碰硬,不如暂时照他的话做把他稳住,给我一个查明真相的机会。否则万一把二皇兄激怒,让他大开杀戒,我不是也不能幸免吗?毕竟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找到破解日月神功的办法。”

楚天奇眼中的赞许更加明显:“云儿,琉璃不愧是你看中的人,果然聪明绝顶!而且朕终于明白,你跟琉璃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除了你,再没人配得上她,除了她,再没人配得上你。”

楚凌云笑笑,笑容里有了几分暖意:“这话说得好,我喜欢。父皇,你刚刚恢复,不宜太过劳累,快回去歇着吧,我会想办法把二皇兄抓回来的。”

楚天奇点了点头:“凝脂他们还好吗?也连累他们受苦了。”

“好。”楚凌云点头,“父皇只管放心,等局势稳定一些之后,我会接他们回来。”

楚天奇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点点头叮嘱了一句:“千万小心,万不得已之时,宁肯暂时放他逃走,也不要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楚凌云点头:“我知道。”

看着他在内侍的搀扶下离开,楚凌云也转身而去。父皇,你不是从这件事才开始对不起我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砰!哗啦啦!啪!

“该死的贱婢!你想烫死本王吗?”

一连串的巨响之后,楚凌昭的怒喝声跟着响了起来。那侍女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拼命叩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下次不敢了!”

楚凌昭满脸怒气冲冲:“还有下次?本王……”

“行了,你冲一个侍女耍什么威风?”庄德妃随后而入,挥手命所有人都退了下去,“有本事你去冲着狼王咋呼,欺负几个侍女算什么男人?”

楚凌昭气哼哼地坐了下去,跟着砰的一拳捶在了桌面上:“可恶!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二皇兄……二皇兄真是个废物!”

庄德妃嗤然一声冷笑:“说话不要那么刻薄,不是老二废物,是老三太厉害,你以为狼王真的那么容易对付吗?”

楚凌昭咬了咬牙:“可是这次二皇兄弄得有模有样,我还以为不败神话终于要彻底完蛋了,想不到到头来还是笑话一场!”

有些无话可说,庄德妃不由沉默下去,好一会儿之后才挑了挑唇:“没错,是彻底完蛋了,不过不是狼王,而是那个一心向佛的二皇子!昭儿,母妃算是看透了,你斗不过狼王的,还是算了吧。”

楚凌昭虽然满心不甘,却不得不承认那是事实:“儿臣也算是看透了,语气落得大皇兄他们那样的下场,还不如踏踏实实做个王爷算了!二皇兄连日月神功都得到了,却还是败在三皇兄手里,儿臣凭什么跟不败神话斗?”

庄德妃苦笑一声:“你明白这一点就好,如今母妃什么也不求,只求你和你弟弟能够一辈子平平安安,永享富贵也就是了!”

楚凌昭叹了口气,方才的怒火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不过静了片刻,他突然开口:“对了,儿臣听说,其实是三皇嫂破了二皇兄的日月神功,不知道是不是。”

“她?”庄德妃顿时有些讶异,接着却又撇了撇嘴,“是不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随她吧!”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