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入睡的时间比较晚,但第二天一早还要继续为蓝月白针灸,端木琉璃还是早早便睁开了眼睛。WwW.XshuOTXt.看到身旁的楚凌云还在熟睡,她小心地替他盖好被子,又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亲,这才穿衣下床,打开门走了出去。

不过房门刚刚关好,楚凌云便挑了挑唇,勾出一抹贼兮兮的笑容:“爱妃,你可偷偷亲本王两次咯,不要以为不用还的,我很快就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谁让爱妃的唇那么软,那么香,让他费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克制着自己没有一个狼扑把她压在床上,狠狠地那个啥一番呢?既然受了这么大的折磨,讨一些补偿不过分吧?

端木琉璃浑然不知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人抓了现形,一切收拾妥当,她便来到蓝月白的房间。正在整理衣物的蓝月白忙起身相迎:“王妃。”

端木琉璃含笑点头:“觉得怎样,好些了吗?”

蓝月白皱了皱眉,如实描述:“没有太特别的感觉,不过这几天一直没有再头痛,多谢王妃。”

端木琉璃摇头表示不必客气:“别慌,治病嘛,总是要一点一点地来,欲速则不达。”

说着她取出银针做好准备,继续为蓝月白针灸。虽然蓝月白依然不曾想起太多过往,而且没有太特别的感觉,但令人高兴的是他后脑的淤血已经基本散开,肿块几乎摸不到了。也就是说,不定哪一刻他就会恢复记忆。

而这一次,银针刚一次入穴道,蓝月白便突然感到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了上来,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生怕惊动端木琉璃,他一个字都不敢说,只是由衷地期盼这种现象预示着他马上就要恢复记忆了!

可惜,直到针灸结束,他期盼的奇迹仍然没有出现,只觉脑中昏昏沉沉,只想痛痛快快地睡一觉。看出了这一点,端木琉璃也不曾过多耽搁,叮嘱了一句好好休息便收拾东西退了出去。困倦的感觉越发明显,蓝月白甚至来不及起身相送便很快沉睡了过去。

离开蓝月白的房间,端木琉璃正要上楼回房,身后已经传来一声招呼:“琉璃。”

停步转身,她淡然一笑:“天蔻,找我还是找凌云?”

“找凌云哥哥。”苏天蔻笑得依然温和,仿佛还是当初那个婉约的女子,“想与他商讨一下解药的事,方便吗?”

端木琉璃笑了笑,让开了身子:“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方才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睡,不知这会儿醒了没有,走吧!”

苏天蔻点头,两人便结伴往楼上走去。可是刚刚走了几步,她却突然开口:“琉璃,你恨我吗?”

端木琉璃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冷意:“不恨。”

这个回答颇有些出乎苏天蔻的预料,她不由眉头一皱:“不恨?我和蓝月白联手害你,又以解药为要挟逼迫凌云哥哥,你居然不恨我?”

端木琉璃依然笑得淡然:“站在你的立场,我很理解你的做法,更何况恨与爱一样,都是要付出感情的,我对自己的感情向来吝于付出,不是绝对值得的人,我连恨都懒得恨。”

这话说的无疑有些狠,苏天蔻的脸上立刻掠过一抹恼怒的红晕,接着却又叹了口气:“不错,这像是你会说出的话,更像是你会做出的事。琉璃,你的性子明明淡漠得很,我真的不明白,除了倾国倾城的容貌,你究竟哪里值得凌云哥哥如此死心塌地?我更不明白我究竟哪里不如你,可以让凌云哥哥舍弃跟我近二十年的情分,而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认定了你?”

端木琉璃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或许这种事就是没有原因可寻,没有道理可讲的,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不需要理由。”

苏天蔻没有再说什么,跟着端木琉璃上楼进入了房间。楚凌云正好翻身坐起,看到她也只是点头为礼,端木琉璃已经上前问道:“肩膀还痛不痛?”

“还好。”楚凌云点了点头,“天蔻,我正要找你,解药配的怎么样了?”

苏天蔻点了点头,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已经差不多了,大哥说你打算带我入宫一趟,我也是来问问什么时候。”

楚凌云略一沉吟:“事不宜迟,就今晚吧!”

苏天蔻点头,却突然淡淡地笑笑:“凌云哥哥,你的意思是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楚凌云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中包含的内容虽然有些复杂,最终却只是若无其事地笑笑:“虽然我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你坚持,我没意见。”

苏天蔻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如今你与琉璃双宿双栖,只羡鸳鸯不羡仙,当然不会明白我此刻的感受,也就不会明白我这样做的意义。或者我可以这样说,当琉璃不在你面前时你对她有多么思念,那么当你不在我面前时我对你就有多么思念。”

楚凌云一挑唇,勾出一抹傲然的笑意,语气也陡然变得尖锐:“不要拿我跟你比,你比不了。”

苏天蔻一愣,终于彻底恼羞成怒:“我比不了?我什么地方比不了?你是不是以为普天之下只有你对琉璃的感情是真的,其他人都是虚情假意?”

楚凌云笑笑:“好,我可以为琉璃死,你呢?”

苏天蔻一时恼怒,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也可以为你死!”

“你以为我会相信?”楚凌云淡淡地看着她,“别说是为我死,如今我只不过是让你帮我一个忙,你就诸多刁难,我真看不出你对我的感情究竟能深厚到怎样的程度!”

苏天蔻闻言,原本满是恼怒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阴沉:“我明白了,说来说去,你就是希望我毫无条件地把解药给你,是不是?”

楚凌云笑笑:“那倒不是,我说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得到什么,必须得先付出些什么,天经地义,所以你可以向我提条件,无论多么过分都可以,但不能违背我唯一的前提。”

苏天蔻皱了皱眉,突然一声冷笑:“原来你根本没打算接受我的条件?既然如此,还说什么带我入宫,说什么配制解药?”

端木琉璃坐在他的身边,一看情形不妙不由眉头一皱,轻轻捏了捏他的手。

楚凌云回头,给她一个温柔的微笑,然后才转头看着苏天蔻:“我想告诉你,我唯一能接受的就是你最后的条件,给你留一个我的孩子。”

苏天蔻顿时大喜,连连点头:“好,好!我也说过了,只要你肯给我留一个孩子,我保证立刻带着他离开,今生今世绝不会再回潋阳城打扰你们。”

楚凌云摆摆手:“先别急着保证,我问你,你真的决定了吗?绝不会后悔?”

苏天蔻毫不犹豫地摇头:“我不会后悔!”

“无论会因此造成怎样的后果,你都愿意?”楚凌云紧盯着她,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要知道,这件事未必像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如果最后的结果跟你最初的愿望背道而驰,你可怨不得任何人。”

可惜,苏天蔻完全没有读懂他眼神中的含义,仍然连连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所有的后果我都已经想过了,不管怎样我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你们。”

话虽如此,楚凌云却沉默了下去,片刻后微微一叹:“琉璃,你先出去玩会儿,我单独跟天蔻说几句话。”

端木琉璃立刻起身:“我去给你做些好吃的。”

等她离开并且关好房门,苏天蔻才甜甜地一笑:“凌云哥哥,什么事那么秘密,连琉璃都要瞒着?”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做对琉璃就不是一种伤害?”楚凌云的眼中闪着淡淡的冷意,“之前你与蓝月白联手设计害她,她却完全没有打算计较,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却还要来伤害她?”

想不到他居然是为了说这些,苏天蔻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渐渐变得咬牙切齿:“她完全没有打算计较?是吗?如果不是她从中挑拨,你怎么会彻底跟我断绝关系,害我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受苦,再也不能跟你见面?”

楚凌云的唇角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从中挑拨?你可知道如果不是琉璃为你求情,今日你远不会如此舒服?我的手段,你没听过还是没见过?我是怎样对付那些意图伤害琉璃的人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苏天蔻早已本能地哆嗦了一下,继而越发咬牙:“你怎么对付他们的我不管,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我的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虽然我的身手不如你,但我好歹是玄衣教主,岂能由你三番五次地戏弄?你若再如此,休怪我不念往日之情!”

“不念往日之情,你能怎样?”楚凌云冷冷地看着她,“如果我愿意,整个玄衣教都将不复存在,何况你这玄衣教主?”

看得出他绝非危言耸听,苏天蔻终于微微变了脸色:“凌云哥哥,你当真要如此绝情?”

楚凌云冷笑:“我若果真如此绝情,何必要跟你说这些?我留下你,也是想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明知这样做会伤害到琉璃,会伤害到我,却仍然想要坚持吗?”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