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楚凌云也知道这区区剧毒根本要不了楚凌霄的命,他的目的不过是暂时阻止楚凌霄继续发动攻击,好争取逃走的时间而已,哪怕是片刻的功夫,也足以让他们逃出生天。WwW.XsHuotXT.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做到了,不过付出的代价是楚凌云的右肩被楚凌霄一掌打得骨裂,可谓痛彻心肺。但比起赔上一条性命,这点代价已经完全可以忽略。

当时的经过虽然并不复杂,听来却颇有惊心动魄之感,毕竟两人的性命曾经那么真实地悬于一线。冷笑一声,端木琉璃淡淡地说道:“此刻二皇兄想必快要气疯了,上次他中了你们的计,已经因为身中剧毒而暂时放过了你们,想不到这一次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楚凌云笑笑:“我们已经用剧毒对付过他一次,他肯定会认为我不会再用同样的招数,这才一时有些大意,下一次肯定就会长些记性了。”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接着笑了笑:“我觉得这不是重点,重点恐怕是二皇兄太高估了日月神功的威力,以为练成此功之后便真的天下无敌,可以将任何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听闻此言,其余几人居然均有些醍醐灌顶之感。没错,楚凌霄之所以屡次想要孤身一人除掉楚凌云等人,仗的无非就是日月神功,但事实偏偏是他屡次受挫,那令人闻风丧胆的神功甚至根本没有多少施展的机会!

赞许地看着端木琉璃,楚凌云微微一笑:“不可否认,二皇兄如今的功力的确深不可测,倘若正面交锋,我们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关键就在这里。”端木琉璃笑得意味深长,“只有正面交锋,二皇兄才会占尽优势,但我们偏偏要避其锋芒,侧面进攻,暗中下手,他岂不就无计可施了?”

几人沉默片刻,均纷纷点头:没错,照这么看起来,楚凌霄的确太高估了日月神功的威力。若是摆擂台争夺武林盟主,楚凌霄自然是无可争议的第一高手,但若牵扯到皇位之争,靠的可就是头脑跟谋略了。

彼此对视一眼,段修罗突然笑得十分开心:“听了王妃这几句话,我突然觉得楚凌霄没什么可怕的了。”

“怎么原来你很怕楚凌霄吗?”水冰玉凉凉地接上一句,“我还以为地狱门主目空一切,从来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段修罗晃晃脑袋,假装没有听到这句话,接着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说来说去,怎么你们都不好奇我打开棺盖之后究竟看到了什么吗?”

对了,这才是重点。可是楚凌云偏偏哼了一声:“我敢打赌,当时墓室中浓烟滚滚,你什么都看不到。”

“好吧好吧!”段修罗无奈地点头,“那你们猜我摸到了什么?”

不大忍心他一个人演独角戏,端木琉璃好心地配合了一句:“我猜你什么都没有摸到,棺椁里是空的,对不对?”

段修罗挑了挑眉:“不用这么聪明吧?这还有什么悬念?没错,棺材里面是空的,根本什么都没有!”

这个消息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听到他的亲口证实,几人仍然忍不住啊的一声轻呼,楚凌云和端木琉璃更是忍不住彼此对视一眼,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很好,也就是说父皇还在人世。”摸摸仍在隐隐作痛的肩膀,楚凌云首先开口,“换句话说,二皇兄仍然没有拿到传国玉玺,才不得不留着父皇一命。我就说,明知那是最后一条生路,父皇绝不会轻易张嘴的。”

段修罗却有些担心:“既然如今真相已经被我们查到,楚凌霄会不会恼羞成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真的把皇上害死?”

楚凌云沉吟着摇了摇头:“这种可能性不大。二皇兄散布父皇的死讯只是为了把我引出来,如今我已现身,再加上传国玉玺还未到手,一时半刻他不会把父皇怎么样的。”

端木琉璃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传国玉玺并未到手,群臣怎会同意二皇兄登基,并且那么痛快就承认了新皇?”

楚凌云目光一闪,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倒是个问题,放心,我会派人暗中查一查,看看二皇兄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手脚。”

如今已经确定楚天奇还在人世,接下来便是要商定今后的行动计划了。仔细斟酌片刻,楚凌云接着说道:“二皇兄已经知道我回到了潋阳城,接下来他必定会以剿灭叛贼的名义全城搜捕。我们若是继续频繁出入云来客栈,势必容易露出破绽。段修罗,我已经麻烦你太久,以后的事你就不必再操心了,回地狱门享福去吧!至于水冰玉,如今我若让蓝醉跟你走,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也不必浪费口水劝说,所以你可以先回地狱门呆着,等这里的事尘埃落定,蓝醉一定会用八抬大轿娶你回来。”

水冰玉笑了笑:“你劝我走,也是浪费口水。在这生死关头,我若是会丢下蓝醉独自去享福,当初何必死皮赖脸地硬要跟他在一起?”

蓝醉一伸手搂住她的纤纤细腰,柔声呵斥:“不许胡说,哪里是你了,分明是我死皮赖脸。”

楚凌云还想再说什么,然而当他看到水冰玉那双闪烁着坚毅光芒的眼睛,便干脆住了口,因为他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果然只是浪费口水而已。

看到他的目光接着转到了自己脸上,段修罗瞬间笑得见牙不见眼:“你可以对着我浪费口水,反正我又不会走。”

楚凌云挠了挠头:“何必呢?这是皇室内部的事,你跟着瞎掺和什么?不嫌闹心呀?”

“不嫌,我喜欢看热闹。”段修罗依然笑得开心,“既然已经决定插手,当然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帮你这个忙,你就欠我一个人情,这种机会不是经常有的,我不能错过。”

虽然感激他的一番心意,楚凌云却实在不愿让他牵扯到朝廷的纷争之中,立刻一皱眉头:“可是……”

“行了,不必说了,我不是帮你,是帮王妃可以了吧?我还欠她一个人情呢!”段修罗摆摆手打断了他,“总之这个忙我一定会帮到底,不管结果是好是坏,只要有了结果,我立刻离开,这总可以了吧?”

人家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显得太过矫情,楚凌云只得点了点头:“好吧,随你们,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已经决定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那么……”

不愧是地狱门的门主和副门主,段修罗和水冰玉立刻齐齐接上:“死生无怨!”

楚凌云笑笑:“明白就好。既如此,我们立刻离开云来客栈。”

段修罗顿时兴致勃勃:“去哪儿?”

楚凌云略一沉吟:“苏家。”

去找苏天宁?也对,他不但是天狼的首领,而且是京城中的百年世家,不到万不得已,楚凌霄是不会轻易动他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苏天蔻正在研制解药,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在她身上了。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当下众人简单收拾了一番,便趁着夜色悄悄赶往苏家。蓝月白还未恢复记忆,当然必须跟着众人一起离开。

一路赶到苏家,早已得到消息的苏天宁正在后门等候。顾不得寒暄,他立刻悄悄带着几人进了其中一间阁楼,边走边说道:“这座院子是我们苏家的禁地,没有我的允许,绝对没有人敢踏入一步,你们在这里绝对安全。”

楚凌云点头:“一日三餐我们会自己解决,记住不要安排人手招呼我们,以免露出破绽。”

苏天宁点头:“放心,我知道。”

这座阁楼高达五层,可供居住的房间不下数十间,将几人安排在其中绰绰有余。选定了房间,众人再次聚齐,楚凌云已经将探皇陵的结果告诉了苏天宁。

苏天宁顿时大喜:“太好了,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会告诉天蔻,让她尽快配出解药解了皇上的剧毒,就可以还你的清白了!”

楚凌云点头:“目前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所以接下来,我会找个机会带天蔻入宫一趟。”

苏天宁皱眉:“你知道皇上被楚凌霄藏到哪里了吗?”

楚凌云摇头:“不知道,不过不是还有五弟吗?”

苏天宁恍然,看看天都已经快亮了,他便暂时退了出来,让众人好好歇息。横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大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绝对不会有人打扰。

等众人都离开,端木琉璃便扶着楚凌云坐到了床上:“你还伤着,快睡吧!”

“一起。”楚凌云握住她的手,委屈地瘪瘪嘴,“你不陪着我,我痛得更厉害。”

端木琉璃笑笑:“好,我陪你。”

互相依偎着躺在一起,楚凌云轻嗅着她身上的缕缕幽香,果然渐渐沉入了梦乡,唇角还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听到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端木琉璃微微抬起了头,却被那丝微笑感染,忍不住低头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亲:“晚安,做个好梦。”

睡梦中的楚凌云似乎感觉到了这个满是柔情蜜意的吻,搭在她腰间的手本能地紧了紧,似乎只要搂紧怀里这个女子,他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