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就在方才的一瞬间,他突然感到盒子里的东西滚烫无比,仿佛一块烧红的铁,不,简直就是一轮真正的太阳,仅仅是指尖所触,便痛得铭心刺骨!

短暂的愕然之后,黑衣人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强烈的不甘,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恼怒之意!咬了咬牙,他重新镇定心神,双掌缓缓抬起,指缝间真气流动,仿佛一个天然的保护层。WwW.XshuOTXt.

自认为已经万无一失,片刻后,黑衣人第二次把手伸向了盒子里的东西。既有内力作为保护,原本应该已经无恙,可是指尖刚刚碰到,熟悉的剧痛便再次袭来,简直比方才还要剧烈!

一阵剧痛钻心,黑衣人不得不再次缩回了手,眼中的狂喜已经变成了狂怒:该死!难道忙活了半天,竟然是白费功夫?

终究是极为不甘心,经过一番调整,黑衣人第三次开始尝试。这一次他聚起了全身的内力,将之灌注在右手之上,即便是连真正的烧红的烙铁都能拿起来了,就不信对付不了这点东西!

然而事实证明,不信也得信,这东西似乎与内力深浅无关,不管黑衣人如何努力,都无法成功地将盒子里的东西拿在手中,就算他想要强忍剧痛都做不到!

再一次的尝试仍然以失败告终,黑衣人怒火冲天,急促地喘息着。

不过片刻之后,他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口中已经溢出了一声低低的冷笑……

这一夜的潋阳城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表面看起来却是一团平静,并没有因为皇上的突然驾崩以及新皇的登基而出现多少骚乱。

可是第二天早上,这样的平静便毫无预兆地被打乱了,街头巷尾、茶楼酒馆,所有人又开始议论纷纷:“听说了吗?那个吸人内力的怪物又出现了!”

“什么?真的?在什么地方?”

“好多地方呢!听说一夜之间又有数名高手遭遇不测,变成了废人。”

“天哪,这太可怕了吧?不是说那怪人已经被消灭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你听谁说的?他哪里被消灭了?我听说他前段时间之所以没有出现,是跑到别处吸内力去了!”

“那他就继续在别处吸呀,又回来干什么?咱们这里的高手不是都被他祸害的差不多了吗?”

“那谁知道?或许别处的高手的内力不适合他呢?”

“不会吧,这玩意儿还讲究水土不服?”

“哈哈哈……”

“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笑的这么开心?不怕那怪人找到你们头上吗?”

“有什么好怕的,我又没有内力,他来找我也没用,他的目标是那些高手!”

“对对对,没错……”

角落里,一个外观看去极为普通的男子将这一切都听在了耳中,却只是淡淡地冷笑着,片刻后才不曾惊动任何人地起身离开了。

自那晚将楚凌云等人逼得现身,云来客栈便落得了与琅王府一样的下场,被彻底查封。可是那男子却偏偏直接赶到了云来客栈,并且悄无声息地上了顶楼。

进入其中一个房间并关好房门,他一把揭去了脸上的面具:“我回来了。”

面具下的这张脸是属于蓝醉的,而在房中等待的正是楚凌云等四人。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在今日黎明之时赶回了潋阳城。入宫查探显然已经来不及,便干脆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原则,暂时避入了云来客栈。

当然,若论最危险还是琅王府,不过那里时刻都有重兵把守,还是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比较好。

暂时安顿下来,天也亮了,蓝醉便先出去打探了一下消息。知道楚凌云和端木琉璃都焦急不已,不等他们开口询问他便接着说道:“京城的百姓早就已经习惯了新皇的存在,因此很少再议论,即便偶尔议论几句,主角也是凌云。而且他们都说,昨天晚上又有不少高手被吸走了内力。”

头一个消息实属正常,第二个消息却令几人都吃了一惊。沉默片刻,楚凌云吐出一口气:“先歇着吧,等我找机会进宫一趟再说。”

蓝醉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一事:“对了,我听到有百姓议论说,琅王已经害死了皇上,是不是真的连五皇子都不肯放过。”

端木琉璃闻言顿时一喜:“这么说五弟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在如今的情形下,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楚凌云也稍稍松了口气:“我立刻秘密联络天宁,问问天蔻是否已经回来,希望她真的有办法帮五弟解毒。”

入夜之后,得到消息的苏天宁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为免惊动旁人,众人并不曾点灯,就在黑暗中商议。苏天宁首先开口:“事情的经过天蔻都已经告诉我了,我真没想到,她居然是玄衣教的教主,凌云,你是不是很生气呀?”

这么说,云朵的确已经回来了。楚凌云淡然一笑:“你觉得在如今的形势下,我还有心思为这些小事生气吗?何况那本就是她的自由,只要她没有伤害不该伤害的人,做什么都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也是,如今大事为重,这些小事只好先放在一边。苏天宁叹了口气:“天蔻也是前天黄昏时分才赶回来的,还说早已与你约好,就在苏家见面。”

楚凌云目光冷锐:“这些一会儿再说,天宁,父皇他真的……毒发身亡了吗?”

苏天宁点了点头,目光显得有些沉痛:“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皇上驾崩之后便被葬入了皇陵,二皇子楚凌霄继承了皇位。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似乎另有蹊跷,若不是你严令我们不得轻举妄动,我早就想去皇陵看个究竟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做,才及时通知你的。”楚凌云摇了摇头,“如果父皇驾崩是假,幕后主谋就等着你上他这个当了,正好借机将你们各个击破。当然,他最主要的目标还是我。”

苏天宁脑子一转便即了然:“你怀疑皇上还活着,幕后主谋是想以此把你引出来?”

楚凌云点头:“我们这趟药神谷之行隐秘之极,主谋并不知道。他见我一直不曾现身,便担心我肯定是在暗中部署,养精蓄锐,好反戈一击。所以他必须想办法尽快把我逼出来,否则留给我的准备时间越充足,将来肯定越难对付。”

苏天宁闻言连连点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只要皇上还活着,真相总会有大白的一天,否则……”

谁知楚凌云却接着摆了摆手:“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而且二皇兄既然已经成为皇帝,接下来我们必须万分小心,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不能与他正面交锋。”

苏天宁答应一声:“今晚你是否打算入宫查看?我想,主谋等的就是这一天。”

楚凌云一声冷笑,笑容有些尖锐:“不错,主谋肯定也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所怀疑,必定要入宫加以证实,所以宫中怕是早已布下了比上一次更滴水不漏的天罗地网。”

苏天宁点头:“那是一定的,皇陵那边只怕更是如此。不如我陪你走一趟,到时我引开他们,你趁机查看。”

楚凌云沉吟片刻,最终却摇了摇头:“不急,我先好好想想再说。主谋并不知道我已经回来,至少我们暂时占据着主动。”

几人暂时安静下去,片刻后苏天宁突然问道:“对了,既然如今可以确定二皇子才是幕后主谋,那么楚天辰的嫌疑是否可以洗清了?当日火势太大,火堆中又确实有一具尸体,照理来说他生还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楚凌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如今可以确定练成日月神功的是二皇兄,但楚天辰是否还活着与此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怎么没有?”端木琉璃突然淡然一笑,“日月神功是绝世奇功,楚天辰必定会随身携带,如果当日他真的死在了大火中,日月神功必定也随着化为灰烬了,又怎么会落到二皇兄手中?”

几人闻言都是一呆,跟着恍然大悟:没错,正是如此!就算当日楚天辰并不曾随身携带,也必定将他藏在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恐怕没那么容易被楚凌霄找到。何况当时他既然正在修炼这神功,随身携带的可能性当然是最大的。

沉默之中,楚凌云突然叹了口气:“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居然都没有想到,难怪会被二皇兄耍弄于股掌之间。”

“是。”苏天宁也忍不住苦笑,“那句话是对的,天底下的人多了去了,别以为只有自己最聪明。”

“回到主题。”蓝醉满脸钦佩地看了端木琉璃一眼,“也就是说,楚天辰当年诈死逃过一劫,然后便隐姓埋名躲了起来,如今正是他与楚凌霄勾结,发动了这场政变!”

苏天宁点头:“而且楚天辰还把日月神功传给了楚凌霄,所以那些高手的内力都是被楚凌霄吸走的,或者是被他和楚天辰联手吸走的!”

一个炼成日月神功的楚凌霄就足够难对付了,如果再加上楚天辰……

几人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如同这深沉而苍茫的夜色。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