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内侍应了声是,便见一名大内密探垂首而入,跪拜见礼:“属下参见皇上!这是外面刚刚送进来的书信,属下已检查过,并无异常。WwW.XsHuotXT.”

楚凌霄只看了一眼,便看到了信封上那个特殊的标记,当下眉头一皱:“呈上来吧!”

等书信放到面前,他便挥了挥手,命其退了出去。

御书房内再次只剩他一个人,但他却迟迟不曾打开书信看个究竟,反倒开始闭目养神。或者那只是因为,信中写了些什么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一直过了很久,楚凌霄才重新睁开眼睛,懒洋洋地拿过书信打开扫了几眼。紧跟着,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拿在手中的信纸便突然化作了一团火焰。将它扔在一旁,亲眼看着它化为灰烬,他的唇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

夜,月色如水。

“总在这两个地方转来转去,只怕也很容易引人怀疑吧?咱们应该每见一次面就换一个地方,反正这潋阳城内青楼酒馆无数,不愁没地方去。”

站在窗前的北宫律川看着楼下的灯红酒绿,人声鼎沸,脸上的神情十分惬意。

南宫剑鸿也是满脸笑容,喜滋滋地说着:“接下来恐怕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反正咱们的目的也快达到了,不需要再经常见面,说不定今夜这瑶池苑之会就是最后一次。”

高兴之余,西门紫龙的眼中却有一丝隐隐的担忧:“希望鬼面大人能够遵守当初的约定,否则咱们只怕要空欢喜一场。”

另外两人一愣,不由彼此对视一眼,南宫剑鸿已经一声冷哼:“他敢!他若真的要背信弃义,小心咱们将他的老底掀出来,让他在东越国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小声点,这里可是东越国!”西门紫龙忙提醒了一句,“尤其是这京城之中,说不定到处都有鬼面大人的眼线,这话若是落到了他的耳中,你还想活着回去吗?”

南宫剑鸿心中也有些发毛,嘴上却不肯服软:“我只是想说,一直以来咱们都是跟他精诚合作的,他若真的要背信弃义,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不对又如何?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世界,谁的本事大,谁就有发言权,谁就有任意妄为的资格,他们又能怎样?

一时之间,三人都安静下去,只是各自喝着闷酒,心下却有着相同的忐忑不安。不多时,终于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西门紫龙忙起身过去开了门,接着躬身施礼:“大人,您来了。”

鬼面人答应一声,照旧独自一人进了屋内,留下燕淑妃在门口望风。另外两人立刻起身施礼:“大人!”

面具下的脸上看不清表情,鬼面人的目光却十分温和:“三位太子不必客气,快请坐吧!”

三人各自落座,依然彼此对视,谁也不曾抢先开口。不知是不曾看到他们的动作,还是假作不知,鬼面人接着说道:“不知三位深夜邀我前来,有何要事?”

此言一出,三人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却不约而同地在心底咒骂了一句: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咱们找你有什么事,你会不知道吗?

轻咳一声,南宫剑鸿含笑说道:“大人政务繁忙,本不该打扰,先请大人恕罪。只是如今大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知之前大人与我们的约定……”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停,显然是在等着鬼面人把话接下去。

鬼面人看他一眼,语声平静:“咱们的约定自然永远有效,只不过谁说咱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三人一愣,西门紫龙已忍不住皱眉:“大人这样说是何意?如今狼王已经变成了丧家之犬,东越国的江山更是成了大人的囊中之物,所有的目的不是都达到了吗?”

鬼面人淡然冷笑:“成为丧家之犬,并不代表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如今狼王下落不明,或许正在养精蓄锐,随时都有可能反戈一击。除非亲眼看到他的尸体,否则已经到手的一切随时都有可能失去。”

三人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失望,但是谁也不能否认鬼面人说的的确大有道理。然而转念一想,西门紫龙终究是有些不甘,不由皱眉说道:“大人神功盖世,狼王早就已经见识过,而且他这么久都没有再出现,肯定是自知不是大人的对手,干脆躲起来苟且偷生算了。”

“不可能。”鬼面人毫不犹豫地摇头,“你不了解狼王,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早晚会找上门来的。而且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便足以说明他已经想到了对付我神功的办法。说到底,只有狼王死了,我们的目的才真正达到了。”

三人闻言再度沉默下去,虽然都觉得鬼面人的话有几分强词夺理的嫌疑,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片刻之后,北宫律川接着开口:“既然如今狼王已经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反贼,大人尽可以发动全部的力量将其绞杀,定能让他没有藏身之地。”

鬼面人点头:“这我知道,而且正在做,只要能把他逼出来,我绝不会再给他逃脱的机会!”

今夜原本是满怀希望而来,以为定能满载而归,谁知到头来居然还是一场空,三人越发失望,什么兴致都没了。

觉察到了他们情绪的变化,鬼面人目光一闪,温声说道:“三位太子辛苦了,如今我们的大计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咱们一定要咬紧牙关,争取最后的胜利!”

这几句话虽然说得慷慨激昂,三人却兴致缺缺,只是勉强抱了抱拳:“大人放心,我们会的。”

鬼面人暗中咬了咬牙,语气依然温和:“接下来三位太子就不必太辛苦了,若是方便的话,只需帮我留意一下,看能否发现狼王的行踪就好。只要能够找到他,我便可以将他毙于掌下,永绝后患。到时候咱们的计划就真正成功了,也就到了我遵守约定的时候!”

这几句话总算令三人有了几分兴致,纷纷点头:“大人放心!”

只要不需要他们出手对付狼王,光打探打探消息还是可以的。就让东越皇室自相残杀,他们坐享其成就好!

又交谈几句,鬼面人便起身告辞离开。从窗口看着他们主仆两人出了瑶池苑,并且越走越远,北宫律川才砰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气得牙关紧咬:“可恶!又被他三言两语赖了一次帐!我现在怀疑他根本不是真心想要遵守约定,只不过是在利用我们罢了!”

“那不是怀疑,是事实。”南宫剑鸿淡淡地笑了笑,“他本来就是在利用我们,我们也在利用他,咱们的合作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你居然还想从中找什么真心?太可笑了。”

“没错,是互相利用,所以咱们本来也没什么好吃亏的。”西门紫龙满脸冷意,“而且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只要狼王一日不除,不管是他还是咱们,都无法安心。”

虽然对两人的话表示赞同,北宫律川却仍然气呼呼地说道:“那我们怎么办?就只能这样等着吗?他若是一辈子都除不了狼王,咱们就只能等他一辈子?”

这倒是个问题。虽然鬼面人口口声声说楚凌云绝不是他的对手,但楚凌云若是有心躲藏,恐怕鬼面人也找不到他,还说什么铲除?如今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都几个月了,仍然没有找到楚凌云的影子。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哪!”西门紫龙突然幽幽地开口,“如今咱们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只能任人摆布,这还像是一国之太子吗?”

烛火依然扑扑地跳动着,映照着三张明灭不定的脸。

“主人,他们又是来要您履行约定的?”黑漆漆的夜色中,跟在鬼面人身后的燕淑妃轻声开口。

鬼面人淡淡地应了一声:“嗯。不过我已经告诉他们了,只要狼王未除,说什么都是枉然。”

燕淑妃沉默片刻,突然一声冷笑:“这三个没用的废物!出力的时候看不到人影,这种时候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了,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事?”

鬼面人的情绪倒十分平静:“不必理会他们,他们也知道只要狼王还活着,就算我不遵守约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燕淑妃点头,眼睛不停地闪烁着:“可是狼王为何还不出现?莫非他还不曾听到消息吗?还是听到了也置之不理?”

“不可能。”鬼面人淡淡地摇了摇头,“只要他接到消息,一定会回来看个究竟,说不定此时已经在路上了。再耐心等等,绝不能放松警惕。”

燕淑妃只觉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忙用力点了点头:“是,属下遵命!”

鬼面人点头,原本不打算再开口,却突然目光一闪:“有人来了!先躲起来!”

话音刚落,两人便已经躲到了一旁的暗影之中。燕淑妃早已刻意屏住了呼吸,侧耳细听着,然而除了夜风阵阵和秋虫低鸣,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但她毫不怀疑鬼面人的话,因为他的功力比自己高了数倍都不止,能够听到普通人根本听不到的声音。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