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知道苏天蔻一向喜欢清静,即便做了玄衣教主,也不喜欢有人围着她转,因此这五楼上相当安静,看不到一个人影。WwW.XshuOTXt.

然而,感觉到从窗口透出的气息,楚凌云却不由微微皱眉:房中无人。已经这么晚了,她会去哪里?

略一沉吟,他轻轻推开窗户,展动身形一掠而入。可是不等他趁着房中无人看看能否找到解药的配方和月牙草,便一眼看到桌子上居然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几个娟秀的小字:凌云哥哥亲启。

那字迹分明是属于苏天蔻的,原来她早就猜到自己会来了吗?看来她对自己的了解还真不是一般的深,不愧是跟着他混了那么多年。

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鼻子,楚凌云拿起那封信打开扫了几眼,眼中顿时掠过一道讶异。片刻后,他转身而去,顺手灭掉了桌上的烛火。既然人都走了,就别浪费了。

一路回到山洞,楚凌云特意放轻脚步,然而刚刚进入洞口他便发现四人早就已经醒来,道目光正齐刷刷地盯在他的脸上,便淡淡地笑了笑:“吵醒你们了?”

“你一走我们就醒了。”端木琉璃微微一笑,“而且我们都猜到你肯定回去找苏天蔻了,便在这里等你。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楚凌云将那封信递过去,自觉地哼了一声:“有是有,不过这次失算了。”

端木琉璃有些好奇,接过信展开一看,原来苏天蔻在信中说,如果楚凌云最终决定答应她的条件,她自然早晚要回到琅王府。如果他不肯答应,两人便没有见面的必要,她则正好回家一趟,看望看望久未见面的亲人。所以不管怎样她先走一步,回苏家等候他的答复。

暂时没有发表议论,端木琉璃将信递给了段修罗。看完递给旁边的蓝醉,段修罗笑得很没有同情心:“很显然,这位苏大教主对你的行事作风非常了解,就怕你用非常手段强迫她说出解毒之法,便干脆来了个一走了之。”

“没错。”蓝醉跟着点了点头,“想必她也知道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先回苏家躲起来,到时候你就不好意思当着苏家所有人的面对她用强了。”

苏家对楚凌云而言毕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若非万不得已,他当然不愿意伤害苏家任何一个人。

“所以我说失算了。”楚凌云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早知如此,白日里我就干脆用幻影移情或紫瞳**诓她说出解药的配方和月牙草的下落,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几人满脸同情地看着他,也是。虽然那样做有些不地道,但苏天蔻的做法无疑更不地道,也就不能怪楚凌云以毒攻毒,以邪制邪了。

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端木琉璃立刻躺了下去,闭上眼睛说道:“睡觉,明日一早启程回家!”

只能这样了。几人答应一声,各自躺了下去。楚凌云坐到端木琉璃身边,眼睛却望着洞口的篝火,眸中有两簇小小的火苗在不停地跳动:“琉璃,你是不是对我感到很失望?”

端木琉璃一愣,睁开眼睛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楚凌云叹了口气,“我觉得一直以来我都很失败,什么事都做不成。”

得,看来今晚是别想睡了。端木琉璃苦笑一声,干脆起身拉着他往外走:“几位,你们先睡,我们出去花前月下了。”

沿着山间的小路慢慢走着,端木琉璃柔声开导了几句:“凌云,你想的太多了。虽然你号称不败神话,但这世上没有永远的常胜将军。所以一时的失败和挫折算不了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楚凌云微微一叹:“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自从与你相识一直到今日,都是你在为我做事,我却连一份安静平定的生活都给不了你,换作我是你,恐怕早就失望透顶了。”

端木琉璃笑笑,眼眸温柔得令人心醉:“可是我有了你,对我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只要有你,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无所谓。”

楚凌云脚步一顿,早已将她搂入了怀中,火热的双唇随即落下,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占有了她唇齿之间的芳香。

知道自家夫君此刻自信心备受打击,正是最患得患失的时候,急切需要从自己身上汲取一些支撑和力量,端木琉璃温顺地依偎在他的怀中,任他予取予求,也好让他明白,就算他失去了一切,也不会失去她。

许久之后,楚凌云才结束了这个**悱恻的吻。看着端木琉璃越发红艳欲滴的双唇和温柔得宛如星光的眼眸,他的气息突然变得有些不稳,脚底下甚至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端木琉璃眉头一皱:“怎么了?躲什么?”

“我怕吓到你。”楚凌云笑得柔和,眼中却有一抹压抑的痛苦,“更怕我会忍不住在这里……要了你。”

端木琉璃反倒无所谓地笑笑:“有什么关系?你我既是夫妻,即便果真天作被地当**,只要不妨碍别人,便是天经地义。”

楚凌云深吸一口气,反而再度后退了两步:“琉璃,不要**我,我的自制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在这件事上,楚凌云有着超乎端木琉璃想象的坚持,始终不肯与她成为真正的夫妻。虽然她曾经旁敲侧击或者当面询问过好几次,却始终没有任何答案,显然还不到揭开一切谜底的时候。

既如此,她只得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含笑说道:“凌云,其实你只是在与二皇兄的较量中失了先机,才暂时落于下风而已,别忘了之前的大皇兄,四弟,七弟他们,哪一个不是在你的手中一败涂地的?”

楚凌云侧头看着她,片刻后挑唇一笑:“虽然这话有往我脸上贴金的嫌疑,不过还是比方才舒服了些,起码可以说明,我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端木琉璃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你以为人人都能成为不败神话?不过你既然舒服了,咱们便来说正事,天蔻已经回了苏家,回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让天宁劝劝她,以大局为重?”

楚凌云慢慢摇了摇头:“可以试试,不过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天蔻知道我跟天宁之间的关系,也知道天宁一定会反对她这样做,却依然跑了回去,便足以说明她必定有所准备,让天宁也无可奈何。”

端木琉璃顿时觉得前途一片渺茫:“若果真如此,那该怎么办?”

楚凌云眼中锐芒一闪:“怎么办都好,总之我绝不会答应她的条件,琉璃,你放心。”

端木琉璃笑笑,点了点头,却什么都不曾说。放心?怎么可能放心?如果苏天蔻真的忍心看着楚天齐毒发身亡,那么事情一旦传出,楚凌云将会背负怎样的骂名,她根本不敢想象。

那么,要不要为了大局牺牲自己?只要她从楚凌云的生命中消失,他是不是就比较容易接受苏天蔻了?

这一番花前月下一直到天色微明时才结束,两人回到山洞稍稍休息了片刻,天色便亮了起来。

简单吃过早饭,几人各自收拾行囊一路离开峰顶,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山脚下,这才真正踏上了归程。

经过连续几天的跋涉,才走过了一段荒无人烟的漫漫旅途,终于来到了一座小镇上。蓝醉和水冰玉自告奋勇地去购置马车,粮食等物,楚凌云等人则选了个安静之处暂时休息。

不多时,两人已经赶着两辆马车返回,只不过同时带回了一个让三人无比震惊的消息。顾不得喘口气,蓝醉立刻说道:“不好了!我们方才听到镇上的人都在议论,说皇上已经驾崩,二皇子楚凌霄继承了皇位,已经举行了登基大典!”

“什么?”三人顿时齐齐惊呼,并且噌地站了起来,尤其是楚凌云和端木琉璃,更是脸色大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上驾崩?也就是说月亮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他们找到解药,便已毒发身亡了?那五皇子楚凌飞呢?是不是一样未能幸免于难?

片刻之后,楚凌云虽然表面上镇定下来,脸色却早已白得宛如透明的玉:“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是谣传?毕竟此处距离京城太过遥远。”

“应该可靠。”蓝醉点了点头,“我们暗中打听了一下,这消息好像是从官府传出来的,而并非百姓道听途说。”

楚凌云的身躯因为这句话而微微一晃,端木琉璃吃了已一惊,早已一把扶住了他:“凌云?”

“没事。”楚凌云冲她笑笑,很快站稳了身体,“蓝醉,有没有打听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打听到了。”蓝醉点了点头,“他们说皇上是在半个月之前驾崩的,因为国不可一日无主,所以新皇是在五日之前举行登基大典的。”

那个时候他们正全力赶往药神谷,早已进入荒无人烟的地段,难怪不曾听到半点消息。

而且最糟糕的是,生怕楚凌霄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从而知道他们想要到药神谷向玄衣教求助,楚凌云早已提前叮嘱苏天宁等人,千万不可传他,想不到却因此错过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