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蔻倒是想不到蓝月白跟玄衣教的约定楚凌云也会知道,只不过到了此时,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她不由叹了口气:“没错,当日的确是我要蓝月白跟我合作,让他暗中将琉璃带走。www/xshuotxt/com可是凌云哥哥,我根本没有想过独占你,更没有想过拆散你和琉璃。”

楚凌云双眉一挑:“是吗?”

“是!”苏天蔻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早已看出你对琉璃动了真心,今生今世怕是离不开她了,所以当初我只是让蓝月白把琉璃带走一年,一年之后再将她送回到你的身边。凌云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去问蓝月白。”

楚凌云看她一眼,显然并不曾怀疑:“我明白了,你是想利用这一年的时间重新回到我的身边,这样即便琉璃回来了,我也不能弃你不顾是不是?”

苏天蔻苦笑一声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这样想的,很幼稚是不是?我也知道凭你的本事,蓝月白不可能永远把琉璃藏起来,能够躲你一年便几乎是他的极限了。不过我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

到了此时,个中内情自是不需细说,只不过她真正没有想到的是,蓝月白之所以没有做到这一点,倒不是因为他的本事太低,而是因为水龙丹的意外出现。

明白了她的真正用心,楚凌云只是一声轻叹:“天蔻,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已经有了琉璃,所以别说只是一年,就算是十年年,我也会继续找下去,不会再要别的女人。”

尽管这话说的决绝,苏天蔻居然并不曾生气,只是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我原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不过还是想试一试,凌云哥哥,我不甘心,你懂吗?我不甘心!你要娶的人本来应该是我,为什么我却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我承认琉璃是特别的,可是在你的生命中,我明明是第一个出现的,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她取代了?”

楚凌云淡然一笑:“天蔻,这话你说错了,不是琉璃取代了你,而是你从来没有真正溶入我的生命中。”

苏天蔻闻言显得震惊而愕然,更有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当年你说过要娶我的!”

“当年的我年少轻狂,不知轻重。”楚凌云微微一叹,“而且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的****,只是觉得一直以来你都是我的朋友,知己,或许那就是夫妻之间该有的感情。但是,有了琉璃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我对你只是亲情,对琉璃才是****。”

这番话对苏天蔻的打击显然不小,她的脸色渐渐苍白,眼中更是连续不断地闪过一丝恼怒,一丝埋怨,一丝埋怨……

端木琉璃有些担心,生怕会因此彻底激怒苏天蔻,令事情变得无可收拾。不过不等她开口,苏天蔻便瞬间冷静下来,又恢复了方才的平静:“怎么样都好,过去的已经过去,没必要再提,我们只说眼前,我的条件你答不答应?”

“不答应。”楚凌云毫不犹豫地摇头,“我说过,你的条件已经违背了我唯一的前提。”

苏天蔻拢在袖中的手突然握成了拳,面上倒是笑得淡然:“凌云哥哥,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想跟你再续前缘不假,但我没想过把琉璃赶走。”

楚凌云倒是有些意外:“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跟琉璃共事一夫。”苏天蔻微笑着,“琉璃为正室,我为妾室,或者只要你愿意把我留在身边,我甚至可以不要正式的名分,为奴为婢都无妨。”

居然可以为了楚凌云做到这个份上,足以说明苏天蔻对楚凌云的确是一片真心。何况,既然可以继续跟端木琉璃在一起,这个条件听起来应该不会那么难以接受了。

可是楚凌云却仍然慢慢地摇了摇头:“天蔻,你本身已经足够优秀,如今又贵为玄衣教的教主,完全可以找到更适合你的人,不必为了我如此委屈。”

见他仍然选择拒绝,苏天蔻衣袖一拂,周身立刻泛起一股冰冷:“凌云哥哥,机会并不是时常都有的,你最好慎重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

楚凌云深吸一口气,端木琉璃却突然含笑开口:“天蔻说的不错,的确应该慎重,毕竟这并非我们三个人的事,而是关系着东越国的黎民百姓。这样吧,我们先回去考虑考虑,明天再来拜访。”

楚凌云闻言,脸上立刻浮现出强烈的不同意之色。可是端木琉璃根本不容许他开口,一把拖着他起身就走,很快离开了房间。

苏天蔻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甚至有些面无表情,仿佛笃定楚凌云根本无法拒绝他这个要求。

两人在楼上耽搁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可是楼下的段修罗等三人却已急得坐立不安,轮流跑到楼梯口向上张望,甚至已经在议论需不需要上去看个究竟。

幸好就在此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段修罗立刻面露喜色:“下来了!”

另外两人大喜,立刻奔了过来,果然看到夫妻两人手拉手一路走了下来,立刻齐齐开口:“怎么样?”

虽然这样问,但看两人脸上的表情便知道事情恐怕不太顺利。果然,端木琉璃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走,先回去再说。”

滴翠照旧负责将五人送到谷口,又互相道别之后才转身而去。见两人仍然沉默,段修罗不由皱眉:“怎么,是不是碍于祖训,殷无容果然不肯出手相助?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见你们?”

楚凌云摇头,根本没有说话的兴致,端木琉璃只好负责将其中的内情简单讲述了一遍。三人闻言均惊奇不已,想不到楚凌云的青梅竹马居然如此有本事,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

挠了挠头,段修罗问道:“狼王,真的不打算答应她的条件?”

楚凌云摇头:“不打算,所以我正在想,怎样才能从她手中弄到解药的配方和月牙草,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秦铮应该可以配出解药。”

段修罗点头:“总之你可以********,明偷暗抢,就是不会让她来跟琉璃瓜分你。”

端木琉璃不由苦笑:“瓜分?这词用的不大合适吧?何况我倒是觉得,苏天蔻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也够委屈她了。”

楚凌云却完全不敢苟同:“那她怨谁?感情的事本身就不能勉强,如果她借这个机会逼我将她留在身边,那么委屈的是我,是你,唯独不会是她。”

端木琉璃皱眉:“但我看她的态度很坚决,恐怕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我的态度也很坚决,不会改变主意。”楚凌云淡然一笑,“好言相求是给她面子,她若不要,我也没办法。”

端木琉璃闻言顿时有些不放心:“你想怎么样?”

“********啊!”楚凌云笑得贼兮兮的,“明偷暗抢也行。”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你来真的?”

楚凌云点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还是你希望与苏天蔻共事一夫?”

作为来自现代社会的女子,端木琉璃自然接受不了一夫多妻制,当下挑了挑唇:“我没那么大方,所以我的原则一向是:要么全都给我,要么全部拿走。”

好绝的性子。几人不由咂舌,楚凌云已见怪不怪笑笑:“不就好了?所以我只能剑走偏锋。”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依然叹气:“可我总觉得这样做有些对不起天蔻,她要的其实不算多……”

楚凌云冷哼一声:“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日她与蓝月白合谋,害得你受了那么久的折磨,她不过分吗?”

其实也没受多少折磨。端木琉璃抿了抿唇,蓝醉已经跟着哼了一声:“她以整个东越国的安危为要挟,想要满足个人的私欲,本身就令人不齿,凌云怎么对付她都不过分!”

“同意!”段修罗举起双手,满脸诚恳,“她想跟你争狼王不要紧,真刀真枪、一对一地来呀,趁人之危算什么?”

端木琉璃满心感激,却故意叹了口气:“天蔻是隐卫中的翘楚,身手不凡,一对一我也不是对手。”

“没关系。”楚凌云拉住她的手,“就算你输了,我要的还是你。何况只要有我在,你怎么会输?”

端木琉璃无奈,只得叹了口气:“这样吧,明天我们再来找天蔻,劝她以大局为重,看看她有没有可能改变主意再做打算。”

楚凌云点头:“好。”

离开药神谷,几人只得再次回到昨夜休息的山洞凑合一天。无所事事之下,时间自然有些难捱,但总算慢慢暗了下来。

对付着吃了些烤鸡,众人各自歇息。端木琉璃偎在楚凌云怀中说了会儿话,睡意渐渐袭来,很快便沉入了梦乡。不多时,一道黑影自山洞内一闪而出,迅速往药神谷的方向而去。瞧那双璀璨如星的眼眸,除了狼王楚凌云还能是谁?

一路来到谷口,仔细分辨了一下,接着只见他三转两转,早已绕过所有机关窜了进去。说什么“擅入者死”,别忘了狼王楚凌云是摆弄机关的大行家,他布置出来的机关天下无人能破,而别人设下的机关他则没有破不了的……牛皮不要吹得太过,因为有一个人例外,就是老头子潇行空。

当然,只有如此惊才绝艳的师父,才能教出如此独一无二的徒弟。白日里不曾乱闯,只不过是不愿得罪玄衣教主罢了。

进入谷中,楚凌云展动身形,不多时便来到了怡然居,悄无声息地上了五楼。透过窗口,可以看到一盏烛火静静地燃烧着……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