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微微一笑:“是我,烦请姑娘通报一声,就说楚凌云有事求见。www*xshuotxt/com”

绿衣女子却立刻显得有些为难:“请狼王恕罪,并非我不肯通报,而是咱们玄衣教历来有组训,绝不会与朝廷有任何来往,狼王是朝廷中人,这……”

楚凌云依然微笑:“凡事都有例外,是不是?或许我就是那唯一的例外呢?就请姑娘通报一声,至于见不见,还是殷教主说了算。”

绿衣女子仍然感到为难,但是狼王的面子却不能不给,是以沉吟片刻,她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就为狼王破一次例,请狼王在此稍候。”

说罢她转身而去,端木琉璃却不由撇了撇嘴:“这话你还真敢说,你连人家殷无容的面都没有见过,凭什么说你会是唯一的例外?”

楚凌云很是无辜地摸了摸鼻子:“不是我想自夸,而是我不这样说她就不肯去通报,我们不是更没有希望吗?”

众皆无语:她肯不肯通报不是重点,殷无容肯不肯见你才是重点吧?没办法,如今只能祈祷你真的是那唯一的例外了。

众人安静地在谷口等待着,顺便赏赏周围的风景。不知是不是他们的祈祷真的起了作用,许久之后,便看到那绿衣女子重新急匆匆地奔了过来,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奇之色:“狼王,我家教主有请,跟我来吧!”

众人闻言不由大喜,彼此对视了一眼:不会吧?真的出现了例外?

绿衣女子早已让在一旁,等众人靠近之后才转身向谷内走去,边走边微笑说道:“真是太令人意外了,我原本以为教主绝对不会见你们的,谁知我刚刚说出狼王的名字,她便说请你们入内叙谈。狼王,你果然成了唯一的例外!”

楚凌云满脸谦虚地微笑着,心底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方才那句话不过是信口胡诌,所以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殷无容为他破例。何况玄衣教的消息应该不是那么闭塞,她大概早就听到那些传言了,为何还愿意帮助一个弑君篡位的反贼呢?

“关于我的传言,玄衣教的人大概都知道了吧?”沉默中,楚凌云突然开口。

绿衣女子一愣,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点了点头:“是的,都已经听说了,不过几乎所有人都不肯相信,说狼王绝对做不出那种龌龊之事。”

楚凌云笑笑:“多谢。是不是因为这个,你们教主才肯见我?”

绿衣女子抱歉地笑笑:“狼王恕罪,这我真不知道!说实在的,我也在奇怪教主为何肯见你。毕竟以前她曾经说过,就算是三国帝王亲临,她都不会见。”

这样?狼王的面子还真是够大。

几人都沉默下去,跟在绿衣女子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可是这一走居然就是近一个时辰,虽然两旁的景物不断变化,却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建筑。

楚凌云不由目光一闪:“请问……对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这绿衣女子本就生得眉目清秀,此刻展颜一笑越发显得清丽动人:“不敢,我叫滴翠。”

“好名字。”楚凌云不由赞了一句,“姑娘穿一身绿衣,可不就显得苍翠欲滴?请问滴翠姑娘,还要多久才到?”

滴翠笑了笑,抬手一指:“狼王不必着急,转过前面那片密林便到了。”

楚凌云点头:“方才滴翠姑娘前去通报,一来一回似乎也没这么久吧?莫非你们另有通知教主有客上门的法子?”

滴翠点头:“是另有法子,不过请狼王恕罪,未经教主允许,我不便相告。”

楚凌云本也无心探问旁人的隐私,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在滴翠的带领下转过那片密林,眼前果然豁然开朗,但见远远近近的房屋阁楼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掩映在周围的青山绿水之间,好一个世外桃源。

难怪玄衣教宁肯谪居在此不问世事,既然有如此好去处,若是换作旁人,只怕也会流连忘返。众人各自在心底赞叹不已,滴翠已经见怪不怪地带着众人径直往处在最中心的一座阁楼而去。

走到近前,只见那座阁楼共有五层,雄伟气派中不乏婉约雅致,上书三个大字:怡然居,取的显然是怡然自乐之意,而且很明显,这里应该就是玄衣教主殷无容的居所。

果然,滴翠已经回头看着楚凌云,含笑说道:“狼王请,教主正在恭候狼王大驾。”

楚凌云点头,几人便随她一起进入了大厅。另一名绿衣女子上来迎接,滴翠便吩咐她上茶,又回身招呼众人落座:“各位先请坐,我去通报一声。”

楚凌云点头,她便转身上了楼。不多时,已有侍女奉了热茶上来,蓝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接着低头瞅了一眼:“会不会有毒?”

喝都已经喝了,现在才问不嫌晚了点?

知道他是开玩笑,众人也懒得开口。便在此时,滴翠已经重新回到了几人面前:“教主有令,请狼王和狼王妃入内一叙,其余几位在此等候就好。”

虽然这是在人家的地盘,理应讲究领客随主便,段修罗等人却极不放心,楚凌云倒显得无所谓,含笑点头:“有劳了。”

起身握住端木琉璃的手,两人迈步就走,段修罗也跟着站了起来,眉头微皱:“狼王?”

“没事。”楚凌云回头看他一眼,笑的温和,“我已经试过了,这茶没有毒,而且茶叶相当不错,多喝几杯,我们一会儿就来。”

段修罗无奈,只得重新落座:“万事多小心,还有我们。”

蓝醉和水冰玉也点了点头,无声地传达着自己的关切。楚凌云心中一暖,笑容也更加温和:“我知道,走了。”

跟着滴翠拾级而上,两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段修罗颇有些坐不住,干脆起身走到楼梯前探头探脑地张望:“没事吧?”

“没事。”蓝醉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凌云身手卓绝,琉璃聪明绝顶,他们夫妻双剑合璧,可谓天下无敌。所以如果是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急也没用。”

段修罗回头看他一眼,跟着哼了一声:“你就替他俩吹吧!要真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逼得跑到这种鬼地方来?”

蓝醉也哼了一声:“这地方有什么不好?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依我看,也别去管什么皇上皇子了,干脆跟琉璃留在这里,白头到老算了!”

楚凌云和端木琉璃也很想,不过可惜,他们有必须要做的事,逃不开,也躲不掉。

一路上了五楼,进入其中一个房间,滴翠才停步转身:“请二位在此稍候,教主马上就来。”

说完,她居然立刻下了楼,很快便听不到脚步声了。端木琉璃环视一周,发现房间内的布置十分清雅,内里陈设的东西虽然不多,每一样却都价值不菲。笑了笑,她不由点头:“这位殷教主品位不俗,不过……”

楚凌云目光微闪,却只是微笑:“不过怎样?”

端木琉璃唇角的笑意渐渐消失,显得有些迟疑:“我总觉得这种风格似乎有些熟悉,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你也这样觉得?”楚凌云的眼中闪过一道锐芒,“这么说,不是我的错觉。”

端木琉璃刚要张口,突然目光一凝:“来了!”

片刻后,果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跟着人影一闪,一个墨绿衣衫的女子已经从珠帘后走了出来,站在了两人面前。只见她一双眼眸明媚如春水,美得令人心醉,不过可惜的是,雪白的轻纱遮住了大半张脸,不知这位神秘的殷教主究竟是怎样的天姿国色?

然而,就在殷无容出现的一瞬间,端木琉璃却突然觉得鼻端传来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一个久未想起的名字骤然浮现在了脑海中!难道……真的是她?

殷无容的目光只是从她的脸上轻轻扫过,跟着便牢牢地锁定在了楚凌云脸上,眼中的光芒无比复杂:“狼王,我们又见面了!只是不知这次见面,你还记得我这个故人吗?”

楚凌云脸上掠过一丝愕然,一个熟悉的名字同样出现在了他的脑中:“你……你是……”

听到这个声音,端木琉璃终于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不由一声苦笑:“想必这也算他乡遇故知了!自上次匆匆一别,再未见面,别来无恙吗,天蔻?”

殷无容的身躯微微一僵,终于慢慢抬手揭去了脸上的轻纱,露出了一张对二人而言再熟悉不过的脸,不是已经消失许久的苏天蔻是谁?

神秘的玄衣教主,居然是天狼的龙头老大苏天宁的妹妹,也是楚凌云青梅竹马的恋人苏天蔻!

怪不得,玄衣教明明历来有组训,绝不会与任何朝廷有丝毫牵扯,可是这殷无容一听来者是东越国的不败神话楚凌云,便毫不犹豫地放行了,原来那不过是因为殷无容就是苏天蔻!

当日苏天蔻与端木琉璃一同前往顺元帝陵寻找血寒玉,并最终如愿以偿。可是在最后的时刻,端木琉璃却指认苏天蔻与别人联手陷害她,才让她落入了蓝月白手中。虽然当时苏天蔻并不承认,却也拿不出洗清自己的证据,便独自一人远走他乡,自此再不曾露面。

原本以为今后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想不到再见居然是今天?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