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书晗老神在在地叹了口气:“你问的太多了,我只有一张嘴,让我先回答哪个问题好呢?”

端木书昀横他一眼:“琉璃也只有一张嘴,她问得出那么多,你为什么不能回答那么多?”

楚凌云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了手,并且招呼两人落座。WwW.XsHuotXT.知道端木琉璃担心,端木书昀接着说道:“琉璃,你放心吧,所有人都已经安全转移。”

端木琉璃点头,继而皱眉:“那你们怎么不赶紧去躲起来,还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端木书晗哼了一声,接着斜了楚凌云一眼:“不是你家夫君三催四请地要我们过来帮忙吗?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擅长研制药物和精于用毒是两回事,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帮上忙。”

这几句话听在耳中,端木琉璃先是奇怪地皱眉,跟着脑中灵光一闪,不由失声惊呼:“什么?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说,你也是江南烟雨阁的人?”

端木书晗得意地晃了晃脑袋:“没错,我不但是江南烟雨阁的人,还是所有人的龙头老大。”

端木琉璃更加意外:“阁主?原来你是江南烟雨阁的阁主?好啊你们,这么大的事现在才告诉我?原来在你们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这个事实虽然让她感到吃惊,却并不如何难以接受。毕竟像端木书晗这么出色的人,完全有资格担任阁主。

端木书晗嘿嘿一笑,有些讨好地说道:“瞧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哪里是不信任你,只不过这些事有我们操心就好,你只管轻轻松松做你的琅王妃,每日里吃喝玩乐,何必去管这些琐事呢?”

端木琉璃也是随口一说,此刻不由失笑:“行了,我还不知道吗?快说说,你有多大的把握治好父皇和五弟?”

端木书晗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说实话,把握并不大,我说过了,虽然擅长研制药物,但若论用毒,我恐怕还在秦铮之下。”

端木琉璃原本满怀希望,一听这话顿时泄了气:“那你还来干什么?”

“试试看总没有坏处。”端木书晗很委屈,“再说是我要来吗?”

“时间紧迫,废话少说。”楚凌云打断他,“我知道用毒并非你的强项,但你别忘了,当年……”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端木书晗已经目光闪烁地点了点头:“我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来。说吧,我们什么时候去?”

说到要紧处,怎么还给掐断了?当年到底怎么样啊?

楚凌云的话说了一半,端木琉璃自是好奇万分,但她也知道如今是非常时期,那些前尘往事就算再精彩也得稍后再说,便识趣地不曾追问,只是静静地听着。

楚凌云沉吟片刻:“事不宜迟,今晚我们便入宫一趟!”

夜色渐渐深沉。

尽管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乡,但对于楚凌云等人来说,入夜之后才是他们开始活动的时间。

既然段修罗自愿留下帮忙,楚凌云自然不会客气,仍把端木琉璃托付给他照顾,与端木书晗和端木书昀两人换好夜行衣,悄悄潜入了宫中。

也不知是为了防止楚凌云将楚天奇和楚凌飞中的任何一人救走,或者是被他看出端倪,让他们恢复正常,幕后主谋居然将两人安排在了一起,楚天奇躺在内间的榻上,而楚凌飞则被安排在了外间。宁皇后与几名侍女留在此处,同时照顾两人。

看到这一幕,窗外的三人不由彼此对视了一眼,接着互相打了个手势,按计划行事。

紧跟着,只见楚凌云手指连弹,宁皇后和几名侍女再次倒霉地被他隔空点中穴道,昏倒在地。估计他们昏倒的同时心里一定在想,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们?

呆了片刻,确定屋内屋外都没有任何动静,楚凌云才轻声说道:“进去吧,我们在这里给你把风,千万小心。”

端木书晗点头,如燕子般展动身形穿窗而入,瞬间轻飘飘地落在了楚凌飞面前。

看到面前的宁皇后突然昏倒,楚凌飞早已吃惊万分,却苦于丝毫声音都发不出,只是徒劳地瞪大了眼睛。便在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顿时满脸惊疑不定:你是谁?

端木书晗自然来不及回答,上前几步就要看个究竟。谁知就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吱嘎声,紧跟着是楚凌云的一声惊呼:“有机关!快退!”

端木书晗吃了一惊,立刻本能地脚尖点地向后急退,与此同时,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方才他站立之处已经落满了形形色色的暗器,烛光下闪烁着幽蓝的光芒,显然都淬有剧毒!若是换了旁人,此刻必定成了一只刺猬,而且是被毒死的刺猬!

幸好楚凌云也早已想到了这一招,让端木书晗穿上了那件刀枪不入的天蚕衣,即便暗器真的射中他,也不会有任何妨碍。再说还有他跟端木书昀就近保护,可谓万无一失,否则他怎会让端木书晗孤身犯险?

然而就在暗器射出的同时,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已经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然后是侍卫的尖叫:“抓刺客!”

“刺客又来了!”

“是狼王,一定是狼王,快抓住他,不能再让他跑了!”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楚凌云丝毫不乱,手指连弹之下,所有烛火已经熄灭,房中顿时一团漆黑。飞身而起的前一瞬间,他在端木书昀耳边小声说道:“动作要快,我先走!”

就在方才的眨眼之间,他已看出楚凌飞周围并无其他机关,端木书晗应该可以查看一下他的具体情形,这才放心离开,并留下端木书昀照应。

而门外的侍卫只看见一道黑影冲天而起,以比闪电更快的速度飞奔而去,便再度尖叫起来:“好快!果然是狼王!”

“没错,除了他,谁还能跑得那么快,快追!”

紧跟着,另一道黑影已经在房顶出现,紧追而去。侍卫不明所以,顿时议论纷纷:“还有一个,后面还有一个!一定是狼王的同伙,跑得也不慢,怪不得那么难对付!快快快,快追!”

一边呼喊着,众人争先恐后地奔了出去。当然,各自心中也知道根本不可能追上,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

喧闹声自然很快就惊动了众人,楚凌霄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便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一边不停地大叫:“父皇!父皇您怎么样?来人!快来人!掌灯!”

侍卫纷纷答应,立即重新燃起了烛火。只见楚凌飞的榻前一片狼藉,不过幸好二人都不曾受到伤害。楚凌霄松了口气,立刻解了宁皇后等人的穴道。

宁皇后悠悠醒转,有了上次的经历,她倒是有些见怪不怪了,确定二人无恙,她不由咬了咬牙:“又是琅王做的好事?”

楚凌霄摇头:“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不敢确定。”

“还用看到样子吗?一定是他!”宁皇后冷哼一声,“看来不把皇上和飞儿害死,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恶!”

楚凌霄一声轻叹,尽量安慰了一句:“母后请放心,儿臣会设置一些更厉害的机关,不会让三弟伤害父皇和五弟的。”

宁皇后同样叹了口气:“辛苦你了!唉!琅王何时才能归案啊?只有如此,皇上和飞儿才能真正脱离危险。”

楚凌霄目光闪烁:“可惜三弟的功力突然高了那么多,否则儿臣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武功的事宁皇后并不懂,不由沉默下去,今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尽管头也不回地往前飞奔,楚凌云依然立刻就分辨出身后这人就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知道如今还没可能弄清此人的身份,他也懒得动手,尽捡些犄角旮旯往里钻,尽快将对方甩掉也就是了。

黑衣人显然也明白他的意思,眼中早已闪过一丝怒意。若论功力,他与楚凌云可能并不相差太多,但若单纯以轻功来说,楚凌云的优势却十分明显。再加上楚凌云占据主动,随时可以改变路线,处于被动的他想要追上楚凌云,至少短时间内怕是不太可能。

因此除了咬牙和全力追赶,他其实也无计可施,同时心下也有些奇怪,初次交手之时,楚凌云的轻功似乎没这么好吧?怎么短短几天不见就提升了这么多?难道上一次他根本就未出全力?

这一点他还真猜对了,若不是想试试能不能看出他的真实身份,楚凌云怎会任由他追赶了那么久,早就将他彻底甩掉了。

而就在黑衣人一闪神的功夫,眼前已经彻底没有了楚凌云的影子,他不由顿住脚步,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到底是狼王,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既然已经踪影皆无,再呆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只得愤愤地转身,很快地离开了。

而楚凌云虽然暂时离开了,却并不曾直接回云来客栈,看到黑衣人放弃追赶,他淡然一声冷笑,立刻沿着来路向回飞奔,前去接应端木书晗和端木书昀。

幸好两人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往回奔了不多久便看到他们迎面而来:“不必去了,我们来了!”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