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皇后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看到他如此痛苦,流得便更凶了:“好好,你不要激动,母后一点一点说给你听,你就会明白了。www*xshuotxt/com”

说着,她将连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楚凌飞闻言哪里还顾得上愤怒,早已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原来他们也已经对父皇下手了?根据母后的描述,父皇的情形岂不是跟自己一模一样?这么说来,定是同一个人所为,但这个人绝对不是三皇兄!

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是有心无力,一张脸早就憋得通红。见他如此,宁皇后灵机一动,立刻命人取了纸笔过来:“飞儿,母后知道你有话要说,来,把你想说的话写下来,能拿得动笔吗?”

楚凌飞眼睛一亮,这才发觉身上果然有了一点力气,便艰难地抬起手接过笔,在纸上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不是三皇兄。”

宁皇后见状不由一愣,跟着微微叹了口气:“飞儿,他都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

写这几个字已经耗去了楚凌飞不少力气,他不由急促地喘息起来。不过听到这句话,他顿时越发焦急,立刻在纸上写道:“不是三皇兄害我,三皇兄是绝对不会害我的!”

看着最后那两个虽然歪歪扭扭却硕大的感叹号,宁皇后再度叹了口气:“飞儿,母后知道狼王曾经帮过你一个大忙,你不愿怀疑他,可是事实俱在,证据确凿,你不信也得信啊!狼王已经不是过去的狼王了,为了得到皇位,他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楚凌飞只是摇头,拼尽全身的力气摇头,同时在纸上重重地写道:“不是,不是,不是三皇兄!”

然而因为情绪太过激烈,他突然浑身一颤,嘴角又有血迹流出。宁皇后吓了一跳,赶紧连连点头:“好好好,慢慢说,有话慢慢说,你别急……”

也知道着急于事无补,楚凌飞以最快的速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接着在纸上写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话题总算暂时从楚凌云身上挪开,宁皇后稍稍松了口气,跟着一咬牙:“这还要多亏了二皇子,否则你这条命可能就捡不回来了!”

据宁皇后所说,楚天奇原本已经打算立他为太子,所以事发之后楚凌霄便提议让他回来主持大局。楚天奇点头表示首肯,这才写了那道密旨给他,让他即刻回京。

然而楚凌霄紧跟着便想到,消息一旦传出,楚凌云一定会在半路伏击,说不定会对他不利,所以立刻奏明圣上,派了大内密探前去接应。

说来也巧,大内密探赶到安羽客栈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黑衣蒙面人在围攻一个年轻男子,不等他们弄清楚状况,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便将那年轻男子打晕,跟着抽出了一柄刀,嘴里说着什么“要怪就怪你挡了我们王爷的道”,然后对准他的脑袋一刀劈了下去。

大内密探一听便知这年轻男子必是楚凌飞无疑,因此立刻上前抢救。幸好仗着人多势众,才把那些蒙面人打跑,将他救了回来。

当然,因为当时楚凌飞易容改扮,所以大内密探还以为他们认错的人,幸好跟着便看出他脸上罩了人皮面具,揭去面具之后才最终确定了他的身份。

看到楚凌飞居然是昏迷着被人抬回来的,宁皇后当然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派人将楚凌霄请了过来。谁知经过一番检查,楚凌霄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楚凌飞的状况与楚天奇一模一样,他无能为力,除非幕后主谋能够交出解药。

所谓的幕后主谋当然就是楚凌云,他连自己的父皇都不肯放过,又怎么会顾惜楚凌飞的命呢?正因为如此,宁皇后才绝望地哭个不停,直到楚凌飞清醒了过来。

乍一听来,事情的经过顺理成章,毫无可疑,然而楚凌飞只是摇头,毫不犹豫地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不是三皇兄!”

是的,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楚凌云如果要害他,根本不需要如此麻烦,只需把彤儿就是安紫晴这一点说出来,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又何必派人大张旗鼓地去暗杀?

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楚凌云真的有心害他,当初又何必冒着被父皇发现的危险成全了他这最大的心愿呢?

宁皇后却显然已经相信了亲眼所见的一切,叹口气抽泣着说道:“母后知道你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接受,可是母后方才也说了,整个端木世家都已经闻风而动,或许你是被狼王给骗了。他当初之所以帮你,只不过是想拉拢你为他效力。”

楚凌飞还想再写些什么,突有侍女来报,说二皇子前来看望。宁皇后吃了一惊,立刻把写满字的几张纸收起来藏到了床铺之下,然后才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点了点头:“快请他进来。”

片刻后,楚凌霄迈步而入,一眼看到楚凌飞睁着眼睛,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喜色:“五弟醒了吗?那就好!儿臣见过母后。”

宁皇后抽泣着还了一礼:“二皇子不必多礼。飞儿虽然已经清醒,却跟皇上一样不能言不能动,这、这可怎么办才好……”

语声哽咽,再也说不下去。楚凌霄脸上的喜色慢慢隐去,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除非三弟愿意交出解药,否则儿臣真的无能为力,请母后恕罪。”

宁皇后摇头:“此事非你之过,说什么恕罪?若不是你派出的大内密探及时赶到,飞儿还捡不回这条命呢!”

楚凌霄摇头:“都怪儿臣,若是能早一些想到,五弟便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五弟怎么还拿着笔,是有话要说吗?”

宁皇后点头:“本宫瞧他急得很,似乎想说些什么,便也拿了支笔给他,正准备写呢!”

楚凌霄上前几步:“既如此,五弟有什么话就写出来吧,若有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告诉我。”

楚凌飞看他一眼,气息仍然有些急促,好一会儿之后才聚起力气咬牙写道:“我真的中了毒?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三皇兄害我?”

楚凌霄微微一叹:“你中毒是真的,而且此处无人能解,至于凶手,的确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是三弟所为,所以我宁愿不是他。不必着急,秦铮是用毒高手,如果这一切都并非他所为,他会派秦铮前来给你和父皇解毒的。”

“是他把皇上和飞儿害成这样,怎么会那么好心给他们解毒?”宁皇后忍不住咬牙哼了一声,“再说此刻他还不知躲在哪里,如何通知他?”

楚凌霄沉吟着:“儿臣觉得他必定不曾走远,否则接下来的计划如何实施?毕竟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当然不甘心就此放弃。儿臣会派人传出消息,就说请他回来给父皇和五弟解毒,事情究竟是不是他所为,很快就会知道。”

回来,便不是他,不回来,便是他。

明白了他的意思,宁皇后仍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依本宫看怕是够呛,他若是真有悔改之心,早就回来替皇上解毒了,又怎会连飞儿也害成这个样子?”

楚凌霄沉默片刻,微微一叹:“尽力而为吧,希望三弟还不曾忘了手足之情。五弟,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楚凌飞咬了咬牙:“没有了,等三皇兄来了,我要当面问个清楚,让他给我一个说法。”

楚凌霄点头:“好,如果三弟真的回来了,我一定会带他来见你。那你好好歇着吧,我先去看看父皇。”

等他离开,宁皇后一边收拾他写满字的纸一边叹了口气:“如今你可信了?飞儿,狼王变了。要知道,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皇位更具有诱惑力,为了皇位,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有可能的。”

楚凌飞沉默,但是很显然,这句话他并不赞同。就算普天下任何人都可能在皇位的诱惑下发生改变,却至少还有一个例外,就是楚凌云。

既然谋反并非三皇兄所为,他为何不肯替父皇解毒?莫非他们根本就解不了?连秦铮都解不了的剧毒,基本上就不必指望了,难道自己从此之后只能这样半死不活,生不如死?

直到此时才想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题,楚凌飞不由得一阵焦急烦躁,导致一股甜腥的味道跟着涌了上来。生怕宁皇后担心,他用力闭住了双唇,心底却万分担忧绝望起来:三皇兄,你究竟在哪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紫晴就拜托你了,千万不要让她出事啊!

这个时候楚凌云自然不在别处,就在云来客栈之中等候消息。为了弄清楚凌飞的下落,他不得不悄悄离开客栈,暗中吩咐隐卫四处打探,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幸好,隐卫不愧是他手下最得力的部队之一,不多时,狼鹰便出现在他面前,低声禀报:“王爷,已经打听到五皇子的消息了!”

端木琉璃大喜,抢先开口:“如何?是死是活?”

狼鹰目光深沉:“活,不过跟死差不多。”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