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怕闹得不愉快,北宫律川忙含笑说道:“大人言之有理,别忘了,为了除掉狼王,东越国被他连累而受冤枉的人可多了去了,哪像咱们,只不过是陪上区区一个守关大将军?”

鬼面人显然也不愿意因为这种小事破坏大局,声音跟着温和了几分:“何况谁说你一定要真的杀死守关大将军了?去乱坟岗随便找具尸体,给他换上大将军的衣服,将其悬挂在城楼之上,谁会有心思去验明正身?”

南宫剑鸿恍然,立刻连连拱手:“是是,多谢大人提醒,我立刻就去办。www*xshuotxt/com”

这场戏演下来,就越发让楚凌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不过三人却依然有些担心,沉默片刻后,北宫律川试探着问道:“大人,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把狼王彻底激怒?万一他查出事情都是我们做的,那……”

鬼面人一声冷笑,淡然开口:“首先,除非我愿意,否则他绝对不会知道我到底是谁,自然更牵连不到你们。第二,就算他真的找上门来,也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我正好将他彻底铲除,就算是为国除害,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北宫律川顿时惊喜万分:“什么?狼王已经不是大人您的对手了?为什么?”

鬼面人看他一眼:“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总之如今我不怕狼王来,就怕他不来!所以你们尽管放心照我的话去做,我们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了!”

这无疑是个相当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三人自然大喜过望,立刻纷纷点头,摩拳擦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对楚凌云等人来说,确保楚凌飞的安全是最迫在眉睫的事情。生怕自己的一时疏漏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楚凌云这一夜睡得其实并不安稳。

然而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第二天一早,蓝醉的飞鸽传书就送到了他的面前,内容令他瞬间变了脸色!

端木琉璃一见便知不妙,立刻问道:“凌云,怎么了?”

楚凌云目光冷锐:“蓝醉说他们已经赶到安羽客栈,那里的客人已经全部跑光了,客栈老板说不久之前有一个青年人前去投宿,但是当晚就被一伙黑衣蒙面人刺杀。后来那些蒙面人还将他带走了,不知是死是活。”

端木琉璃闻言更是脸色大变:“青年人就是五弟?”

楚凌云摇头:“不知道,不过蓝醉说五弟并没有在指定的房间等他们,我想这不是个好消息。”

“又被他们抢先了一步!”端木琉璃不由咬牙,“蓝醉有没有说那伙蒙面人是往哪个方向走的?”

楚凌云摇头:“没有,他说他问过客栈老板了,可惜当时老板早已吓瘫,根本不曾注意。”

端木琉璃一向是温润淡定的,然而这一次她眼中却少见地出现了一抹忧急:“凌云,他们带走五弟之后会如何对付他?”

楚凌云眼中同样闪烁着冷锐和怒意:“怎么对付都好,我只担心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对付五弟了。”

没错,人若是已经死了,怎么对付都不怕了。

明白他的意思,端木琉璃的气息不由一窒:“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楚凌云唇线一凝:“别着急,如果五弟真的被他们抓走了,无论死活我都会把他找出来!段修罗,你护着琉璃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如今天狼和隐卫虽然被迫暂时隐身,不能在人前现身,但暗中打探消息还是丝毫不受妨碍的。派他们沿途调查一番,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段修罗点头答应,也早已收起了一贯的戏谑:“尽管放心,我保证王妃毫发无伤。”

楚凌云点头,闪身而出。端木琉璃虽然默不作声,却焦急万分,目光冷锐。

楚天辰,当年谋逆作乱本身就是你不对,你定要将所有人都杀个精光才满意吗?

楚凌云等人猜的不错,此时楚凌飞的确已经被抓走了,而且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令他完全来不及防备。

当日采用了楚凌云和端木琉璃的计划,利用宁皇后中毒的机会,借口寻找朝落花而离开皇宫,并且让大内密探把朝落花带回去之后,楚凌飞又装模作样地寻找了一段时间,便溜溜哒哒地去跟早已在等他的安紫晴会合了。

此时的两人仿佛出笼的小鸟,快乐得仿佛要飞上天,每日里游山玩水,东游西逛,真个是只羡鸳鸯不羡仙。楚凌飞甚至都觉得以后永远这样也不错,不必回珺王府去做那个不得自由的王爷了。

然而就在他们玩得高兴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楚天奇的一道密旨,命他暂时放弃寻找,立刻回京主持大局。

看到密旨上的内容,楚凌飞很是吃了一惊,同时更加疑惑不解:就算京中真的出了大事,需要人来主持大局,也应该是三皇兄更有资格吧?什么时候轮到他了?难道三皇兄出了事?

只可惜到底发生了什么密旨中并没有提及,他只得暂时将安紫晴送回楚凌云提前安排好的地方,叮嘱她千万不要到处乱跑,然后一个人急匆匆地往回赶。赶到半路,越想越不对劲的他给楚凌云写了那封信,并且拜托他派人好好照顾安紫晴。

幸好楚凌云的回信很快就送到了,但显然写得十分匆忙,只是要他立刻停止赶路,避入附近的安羽客栈等候他派去接应的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虽然如此,但看到楚凌云还能写信给他,足见并没有出什么事。楚凌飞不由松了口气,立刻听话地易容改扮躲进了安羽客栈,只等珍珠他们前来与他会合。

然而就在那天晚上,他却在睡梦中遭到了一群黑衣蒙面人的突然袭击。虽然他立刻警醒并且与对方打在了一起,可要命的是对方不但人多势众,其中还有一个绝顶高手,显然打定了主意要一击得手根本。

当时,他眼见自己不可能将这群黑衣人一一格杀,便立刻想要遵照楚凌云的吩咐,三十六计走为上。可就在他将面前的对手逼退,并且身形一展想要飞上屋顶的时候,一个黑衣人却突然悄无声息地从黑暗中飞身而出,跟着砰的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后心上!

顿时,他只觉得后心如遭锤击,跟着喉咙一甜,立刻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更是瞬间摔回到地上,眼前一阵金星乱冒!

喘过一口气,他便知道今日恐怕是难逃一死了!这黑衣人的功力简直深不可测,明明一直躲在附近,他却丝毫不曾察觉,而对方一旦出手,莫说是反抗,竟然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玄冰大陆上会有如此高手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为何要对自己下手?自己什么时候结下了如此厉害的仇家,定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他的意识就停留在了这一刻,便只觉得喉头又是一甜,鲜血狂喷的同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只是当他的意识终于渐渐恢复,首先听到的是一阵悲悲戚戚的啼哭声:“飞儿,飞儿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丢下母后不管的,是不是飞儿……”

母后?母后怎么会在这里?我……我又是在哪里?

一丝疑惑袭上楚凌飞的心头,他拼尽全力睁开了眼睛,眼前却一片朦胧,仿佛隔着一层轻纱。皱了皱眉,他本能地想要甩甩脑袋,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吃惊之下意识进一步恢复:我这是怎么了?我到底在哪里?

尽管如此,他的清醒已经惊动了正在啼哭的宁皇后,她抬眼一看,立刻惊喜万分地扑了过来:“飞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幸好就在此时,眼前的朦胧渐渐褪去,一切终于变得清晰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正是宁皇后布满焦急,泪水和惊喜的脸。喘息了几口,他嘴一张就要说话:“母……”

然而,没有,他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浑身无力的感觉也更加明显,莫说是动弹,居然连张嘴都万分费劲!真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焦急之下,又是一阵晕眩上涌,他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红的血!

宁皇后又是吃惊又是心疼,眼泪更是哗哗地流着:“飞儿,飞儿你听母后说,千万不要着急,要平心静气听到没有?否则你会一直吐血到死的!母后知道你有很多的话要问,你先平静下来,母后慢慢说给你听,听话!”

虽然仍旧发不出声音,楚凌飞却听话地暂时闭上了眼睛,慢慢调整着呼吸,直到气息重新变得平静,他才睁开了双眼,眼中有着浓烈的疑惑。

宁皇后见状稍稍松了口气,紧跟着哭得更加伤心,咬牙切齿地说道:“飞儿,你是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宫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原来狼王他,他居然包藏祸心,意图弑君篡位!”

什么?不可能!

楚凌飞大吃一惊,跟着拼命想要摇头,却苦于浑身无力,也只是转了转眼珠而已。

“好好好,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母后明白你的意思!”生怕他又要吐血,宁皇后赶忙安抚了几句,“母后知道,你是觉得难以置信对不对?其实不只是你,若非证据确凿,根本没有人相信狼王会做出这样的事。”

什么证据,假的!都是假的!三皇兄绝对不会谋反,是有人陷害他!

楚凌飞心中不停地咆哮,然而除了咬牙,他却只能干瞪眼,这种感觉几乎令他发疯!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