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众人再没有丝毫怀疑,楚凌霄将那些密信交给他们传阅了一番。www/xshuotxt/com楚凌昭冷哼一声,上前一步说道:“父皇,端木世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实在令人发指!请父皇下令将将三皇兄与端木世家一同拿下问罪!”

楚凌霄皱了皱眉,蹲下身语声温和地问到:“父皇意向如何?虽然已经有大内密探写回来的亲笔密信,但暂时还没有其他证据,是否先派人过去彻查一番再做定夺?”

楚天奇定定地看了他片刻,才接过他递过来的笔抖抖索索地写道:“好,先彻查清楚,倘若端木世家果真图谋不轨,便将其拿下问罪,但他们若是肯缴械投降,则从轻处罚。”

楚凌霄点头:“是,谨遵父皇旨意。父皇,您既然已经决定立五弟为太子,是否先让他放弃寻找彤儿,回来主持大局?”

楚天奇似乎疲惫不堪,早已轻轻闭上了眼睛,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楚凌霄说了声尊旨,这才直起身一一安排下去。一方面派出司徒默率领大军赶赴渊州彻查此事,并且特别交代,如果他们肯缴械投降,便将其押赴京城,请楚天奇作出最终裁决,若是负隅顽抗,格杀勿论。另一方面则传信给楚凌飞,紧急召他回京。

一切安排妥当,群臣又禀奏了一些必须立即处理的事情。虽然楚天奇口不能言,但好在神志清醒,便一一作出了批示。

退朝之后,群臣各自散去,楚凌霄才命人将楚天奇送回了寝宫。在楚凌昭的劝说下,他暂时回去休息,楚凌昭和他的母妃庄德妃留下照顾。

看着半死不活的楚天奇,庄德妃不由叹了口气:“昭儿,你父皇是不是真的好不了了?”

楚凌昭皱了皱眉:“儿臣听二皇兄说过,若是以内力维持,或许还能撑些时候,最要命的是不知道三皇兄给父皇下了什么毒,无法对症下药。”

庄德妃吃了一惊:“什么?原来皇上是被人下毒?”

“二皇兄猜测着应该是这样。”楚凌昭回答,“秦铮是用毒高手,他配出来的剧毒,说不定只有他自己才能解。”

庄德妃愣愣地看着**上的楚天奇,片刻之后突然眼睛一亮:“对了!血寒玉不是能解百毒吗?那玩意儿现在在蓝月白手中,何不借来一用?”

楚凌昭摇了摇头,跟着一声冷笑:“你以为三皇兄想不到这一点吗?我看血寒玉未必有效。不过这总算是一线希望,明日我提醒一下二皇兄,让他派人去找蓝月白借血寒玉来试试。”

庄德妃点了点头,片刻后不由叹了口气:“希望皇上吉人自有天相,能够化险为夷渡过这一劫,否则……”

否则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楚天奇倘若真的驾崩,他们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狼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楚凌昭沉默,一直望着噗噗跳动的烛火,什么也不曾说,许久之后才吐出一口气:“果然是天威难测,儿臣怎么也想不到父皇居然会立五皇兄为为太子,还以为一定是三皇兄呢!”

庄德妃看了楚天奇一眼,依然只能深深地叹息:“皇位?唉……”

楚凌霄退回自己的住处,一个黑衣人已经在此等候。为了掩人耳目,尽管此处并没有旁人,他仍然不曾把蒙面巾取下,只是淡淡地问道:“情况如何了?”

楚凌霄点头:“放心,已经安排妥当。”

黑衣人略一沉吟:“来得及吗?”

楚凌霄淡淡地笑了笑:“让五弟回来主持大局的命令,几天前我已以父皇的名义派大内密探秘密送了出去,三弟今天才接到消息,已经太迟了!就算他想得到这里面有问题,也来不及阻止。”

黑衣人终于点头:“那就好。我先回去了,你万事小心!”

说完,他展动身形,瞬间消失。大白天的,居然穿一身夜行衣,并且以黑巾蒙面,就这样招摇过市,倒也不怕露了行藏,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端木世家居然同琅王一起谋反之事再度在京城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百姓茶余饭后又多了一个津津有味的谈资。毕竟端木世家虽然同样威名赫赫,却极少与朝廷扯上关系。

而且从他们的举动之中便可看出,端木世家果然有眼光。之前众人都以为楚凌跃才是凝贵妃的儿子,他们从来不曾有过任何支持的举动,因为他们看得出,楚凌跃根本就不是帝王之才。

反之,如今知道楚凌云才是凝贵妃的儿子,他们便毫不犹豫地倾整个端木世家之力来相助,自然是因为楚凌云绝对有资格问鼎皇位,只可惜却不曾入了楚天奇的眼,便只好如此剑走偏锋、铤而走险了。

不愿整天窝在客栈之中,一大早邢子涯便自告奋勇地和秦铮一起易容改扮,出去打探消息。然而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却是各自满脸怒容,一副恨不得杀人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端木琉璃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们,“跟谁打架了,气成这个样子?”

秦铮砰的一拳捶在桌子上:“没错,我现在就是想打架!若是让我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如此诬陷王爷,我非把他撕成碎片!”

狼王笑笑,亮了亮自己的爪子:“那是我的活儿,你别抢,你有我这种狼爪吗?”

端木琉璃看他一眼,一巴掌把他的狼爪拍了回去:“说说怎么回事?”

秦铮喝了口水,缓过一口气才恨恨地说道:“王爷,王妃,你们不知道,街上的人都在议论,说你们勾结端木世家一起谋反,皇上已经下令派人前往渊州拿人了!”

端木世家乃是他们的至亲,二人自然都吃惊不小,太阳更是目光一冷:“证据呢?若是无凭无据,岂能令人心服口服?”

秦铮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都说皇上安插在渊州的大内密探送来了密信,说端木世家一直在招兵买马,近日更是大友异动,再加上刚一事发凝贵妃他们便不见了踪影,自然是畏罪潜逃了!”

太阳静了片刻,继而一声冷笑:“果然计划周密,居然想连端木世家也要连根拔起吗?如此深仇大恨,这幕后主谋不是楚天辰才怪!”

秦铮早已眉头紧皱:“王爷,怎么办?要不我带人过去保护他们?”

“带人?带谁?楚家军吗?”楚凌云看他一眼,“如今所有人都已认定我们和端木世家是反贼,如果带领楚家军与他们公然对抗,岂不是连楚家军也成了反贼?”

秦铮一愣:“这……这怎么办?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很简单,就是想让我们陷入两难之地。”端木琉璃笑笑,目光锐利,“不反抗,就会被拿下问罪,难逃一死。反抗,就会成为反贼,人人得而诛之。他就是想将端木世家彻底消灭!”

此言一出,众皆沉默,片刻后蓝醉皱眉开口:“仅凭一封密信就说端木世家谋反,并且派人前去捉拿?这也太轻率了吧?难道世人真的会相信?”

楚凌云笑笑:“重点不是端木世家,而是我。既然我都反了,端木世家没道理不跟着我一起反,顺理成章。”

蓝醉了然:“也就是说,如果你出事之前,有人突然跳出来说端木世家谋反,便不会有人相信。”

楚凌云点头,段修罗瞬间笑得满满都是幸灾乐祸:“岂不就是说,你是端木世家的灾星?”

楚凌云看着他,突然笑得比他还要灿烂:“你不是说琉璃治好了你的手,所以你愿意为我万死不辞?既然楚家军不方便出面,不如你带地狱门去保护一下我老丈人一家,如何?”

段修罗嘴角一抽:“你还真不客气,我……”

“不行。”端木琉璃立刻摇头,“我治好你的手只是与人为善,不是为了什么回报。自古民不与官斗,朝廷内乱跟地狱门更没有丝毫关系。段门主,你回地狱门吧。蓝醉,你也回你的靖安侯府,别跟着我们一块儿折腾。”

蓝醉目光清淡:“再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我叫蝙蝠来咬你?”

端木琉璃叹了口气:“其实我真的不是……”

“你闭嘴。”蓝醉冷声打断了她,“你是不是血族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为你是。所以就算你不是,我也认定你了。既然认定了,我就不会让你出事,除非我先出事!”

端木琉璃挠头,不自觉地看向了水冰玉,后者已经笑笑:“放心,我分得出哪些醋能吃,哪些醋吃了也只能酸到自己,不会自找没趣儿的。”

众人忍不住失笑,纷纷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楚凌云方才也只是随口一说,只当缓和气氛了,因此接着说奥:“开个玩笑。琉璃说得对,你先回去吧,如果我过得了这一关,再找你决斗一场。还有蓝醉也是一样,如今我步步危机,不能拖累你们。”

段修罗笑笑,纹丝不动:“万死不辞不是一句空话,我虽然出身杀手,却一向言出必践。”

“我知道。”楚凌云同样微笑,只是眸含锐利,“只不过欠了琉璃情分的是你,不是整个地狱门,就算你身为门主,也没有权利拿他们的命去冒险!”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