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当年,参与诛灭楚天辰的武林高手之中就包括了楚凌云的师父潇行空。WwW.XsHuotXT.把他逼出来之后,潇行空第一个发现了缘由,看出端木凝安之所以能够吸人内力,是因为他正在修炼本该已经失传的武功秘籍日月神功!

对于是如何得到这神功的,楚天辰从不曾告诉任何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虽然已经吸取了不少人的内力,实际上却并没有练成日月神功。

若是真的练成了,被他吸走内力的人只是会变成普通人,再也不能飞檐走壁而已,日常行动却是无碍,绝不会变成那犹如干尸的样子。这只能说明他在修炼的过程中出了岔子,或者还没有真正掌握这门绝学。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功力虽然比以往高了不少,却仍然敌不过众多武林人士的联手围剿。眼见已经没了退路,他不得不跟众人展开了一场风云变色的厮杀,却很快就伤痕累累,眼看就要死在众人的手中。

眼见实在不敌,楚天辰边打边退,趁众人不备窜入了路旁的一间小茶棚之中。那茶城乃是一对年轻夫妇所开,他便将二人劫持为人质,逼众人立刻退走,否则他便让那两人为他陪葬。

众人当然不可能答应,如今楚天辰的日月神功还未练成,身手就已经高明到了这样的地步,如果这次纵虎归山,只消假以时日,他将日月神功融会贯通,岂不就更难铲除了吗?

当下几名首脑便紧急商议,如何在成功解救夫妇两人的同时除掉楚天辰。谁知还没等他们商议出最好的法子,那小茶棚便突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众人大惊,立刻就要抢上前去救出那对夫妇。

可就在此时,夫妇两人却已经手拉着手从火光中冲了出来,尽管被浓烟呛得连连咳嗽,脚步不稳,却并不曾受到什么伤害。

众人自然万分不解,早已齐齐地冲上去询问究竟,茶棚的老板便断断续续地解释了几句。

楚天辰说,他自知今日不能幸免,但绝不会落在众人的手上,临死之前还要遭受一番****。所以他将菜油泼在了自己身上,又在茶棚中到处泼了一番,接着将茶棚点燃,让他们两人赶快逃命,说他不愿在临死之前再多造杀孽。

根据夫妇两人的描述,在正常情况下楚天辰是不可能活命的。因为火势太大,他们根本无法靠近,但为防万一,他们还是远远地站在一旁,等大火终于熄灭之后才上前查看了一番。

整个茶棚几乎化为一片灰烬,只剩下残垣断壁。而在灰烬之中,果然有一具已经被烧成焦炭的尸体,不用问,这当然就是楚天辰。

眼看着已经除掉了这个祸患,所有人都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但是不知为何,潇行空却始终觉得有些不放心,因为他毕竟没有亲眼看到这个大火中的人就是楚天辰本人。

但夫妇两人已经证实茶棚中除了他们并没有任何人,周围又有无数武林高手把守,楚天辰是没有机会从别处找一个人来冒充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才不曾怀疑。眼见楚天辰已死,他们也就各自散去了,认为从此之后终于可以高枕无忧。

因为不放心,潇行空又独自留了下来,仔细地研究了现场的一切,却并不曾发现任何问题,只能归结为自己的多疑,便也摇摇头,跟着离开了……

在场的几人虽然早已知道有端木世家的支持楚天奇才最终登上了皇位,却没有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内情,不由彼此对视,各自无语。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也都明白了其中的玄机,端木琉璃立刻开口:“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幕后主谋就是楚天辰,当年他根本就没死,只不过是使了个障眼法?”

楚凌云点头,蓝醉已经接着说道:“经过了这么多年,他已经练成了日月神功,吸走了那么多人的内力,然后又回来找皇上报仇?”

楚凌云又点头,蓝醉便皱了皱眉:“若是如此,他找皇上报仇也就是了,为什么要陷害你?”

“或许是为了向端木世家报复?”端木琉璃沉吟着,“毕竟当年端木世家选择了支持父皇,楚天辰才与皇位无缘的,他肯定一直怀恨在心,当然要伺机报复。”

有道理,楚凌云是端木凝脂的儿子,也算是端木世家的人,而且依他如今的地位和威望,本就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帝王。而也正是因为他是端木世家的人,楚天辰当然不会让他如愿,在找上楚天奇报仇的同时能够除掉他,如此一石二鸟,岂不更加痛快?

段修罗闻言忍不住挠了挠头:“如此说来,你岂不是受了池鱼之殃?也就是说你一开始的推测是错的,对方的目标其实是皇上,而不是你。”

楚凌云沉吟着点了点头:“猜到对方可能练成了日月神功之后,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我不敢肯定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楚天辰。如果是他,当年他是如何从那场大火中逃出来的?如果不是他,又会有什么人还能练成日月神功呢?这原本是一门早已失传多年的绝学,没道理遍地开花,是个人就能拿到秘籍吧?”

端木琉璃目光微闪:“我觉得这个人是楚天辰的可能性很大,否则他练成日月神功之后,一举一动不会有这么明显的指向性,专门针对你和父皇下手。”

楚凌云笑笑点了点头:“所以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揪出这个人,并且证实他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已经死了二十多年的楚天辰,那就根本不用多说了,所有人都会想到他是在陷害我,好报当年的大仇。”

既然目标明确,那就好办多了。众人不自觉地点头,端木琉璃却突然目光一闪:“二皇兄无可疑吗?”

秦铮闻言不由一愣,迅速转头看了楚凌云一眼。楚凌云的神情倒很平静:“为什么这么问?”

“他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回答,“父皇刚刚出事,他便回到了宫中,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是接到父皇的手谕才赶回来的,但圣旨既然可以做假,手谕为什么不可以?”

段修罗沉吟着:“或许他也是被楚天辰利用了,也是整个计划中的一枚棋子呢?有他的存在,这一切才更像是真的,世人才更容易相信的确是狼王谋反作乱。换句话说,也有可能是楚天辰逼着皇上写了那道手谕,召二皇子回来。”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有道理。既如此,我们怎样做才能确定这幕后主谋究竟是不是楚天辰?”

楚凌云笑笑:“或许,我应该夜探皇宫。”

端木琉璃皱眉,继而恍然:“你要去找父皇?”

“没错,我觉得父皇可能知道这个人是谁。”楚凌云点了点头,“他虽然口不能言,但还能写字,我只有避过所有人的耳目问出幕后主谋的身份,才能够考虑下一步的应对之策。”

这话虽然有道理,端木琉璃却极不放心:“只怕没那么容易,他们肯定也想得到这一点,说不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在等着你了。”

楚凌云笑笑:“那是一定的,而且最好是这样,说不定我就可以直接跟幕后主谋面对面,不需要劳动父皇了。”

听他再次提到了楚天奇,秦铮突然脸色一变:“糟了!既然幕后主谋是楚天辰,他又跟皇上有深仇大恨,而且现在他已经成功陷害了你,那他会不会杀死皇上灭口,永绝后患?”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齐齐跟着变色,就连楚凌云也是目光一闪,跟着有些不确定地摇了摇头:“应该没那么快,如果父皇刚刚指认我弑君篡位就立刻驾崩,岂不是容易引人怀疑?既然一切都已尽在楚天辰的掌握之中,我想他不会急在这一时半刻的。”

众人稍稍松了口气,但愿如此。谁知不等他们完全把心放到肚子里,楚凌云却突然叹了口气:“当然,如果我推测有误,父皇也只好自求多福,我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就算想救他,也是有心无力。”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夜色渐渐深沉,楚凌云已做好准备,打算入宫一探究竟。但就在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他立刻点头:“是天宁,去开门吧!”

秦铮答应一声上前开门,苏天宁闪身而入:“凝贵妃他们都安排好了,你只管放心。”

楚凌云点头:“你办事,我向来放心。不过如今是非常时期,万事都要小心。”

苏天宁点头,却是眉头紧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楚凌云揉了揉眉心:“我现在要入宫一趟,你若愿意听故事,让琉璃给你讲。”

苏天宁目光一闪,已经猜到了缘由:“你要去查找真相?我陪你。”

楚凌云摇头:“我跟段修罗一起去就好,你和蓝醉留在这里,保护琉璃他们。”

看他满脸坚决,苏天宁只得点了点头:“小心些。”

看着两人离开,他转回头看着端木琉璃:“长夜漫漫,王妃,开始讲故事吧!”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