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楚凌溪自然是真心高兴,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认为楚凌云才是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后来得知他是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便更加不会有其他想法,何况他本身也从来无心皇位。www/xshuotxt/com

八皇子楚凌昭和九皇子楚凌炎则气得暗中咬牙,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由紧握成拳,更觉满心不甘。可他们就算再怎么不甘,也早已知道根本不是楚凌云的对手,更没有他那么大的本事,所以自从楚凌云痊愈之后,他们对于继承帝位其实已经不抱多大的希望,只不过骤然看到这一点成为现实,心理上和感情上仍然有些接受不了罢了。

一旁的庄德妃看了这兄弟俩人一眼,同样默不作声。圣旨已下,一切都已成了定局,无论再做什么都是枉然。何况她难道不知道即便这两个儿子加起来,也比不上楚凌云的一半吗?

算了,既然没有那个命,何必一定要去抢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座?兄弟二人能够平平安安地做个王爷,她这做母亲的也就可以安心了。

对宁皇后而言,这个结果也并不让她感到意外。虽然她有幸成为了中宫之主,却从来不曾想过依靠这一点让她的儿子珺王楚凌飞成为太子。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她很清楚,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楚凌飞都比楚凌云逊色得多。

于是如同群臣一样,最初的惊讶过后,所有人立刻便接受了这个消息,而凝贵妃恰恰也是唯一的例外。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她的反应与楚凌云更是一模一样:不对,此事必有蹊跷!不过看看屋内的众人,她暂时将所有的疑惑都压了下去,只是微皱着眉头不做声。

楚凌霄虽然一向身在方外,痴迷佛法,但楚天奇毕竟是他的父皇,何况此时又是他最为年长,众位皇子便在他的主持下进行了一番商议,最后决定各位皇子轮流守在床前伺候,直到楚天奇醒来为止。

商议既定,楚凌霄又说他常年在外修行,从不曾在楚天奇跟前尽孝,因此便第一个留下来照顾,让众人先回去歇息,随时等候消息。见他留下,其母颜贵妃便也主动留了下来,其余人等则暂时退了出去。

“云儿,这是怎么回事?”来到僻静之处,凝贵妃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皇上绝不会让你做太子的,此事必有内情!”

楚凌云挑了挑唇角:“不错,我也这样认为,此事处处透着诡异,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最奇怪的是,那圣旨的确是父皇亲笔所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万般肯定另有内情,但到底是什么内情,凝贵妃却一筹莫展,根本毫无头绪,不由胡乱猜测:难道是皇上突然改变了主意,又觉得云儿是个可托付的人了?若是如此,这改变是不是太生硬了些?

沉吟间,楚凌云突然问道:“秦铮,你是否可以确定父皇绝对不是中毒?”

秦铮神情凝重地点头:“至少我完全看不出皇上有中毒的迹象,就算他是被人下毒,此人的手段也必定极为高明,他用毒到的本事更是远在我之上。”

凝贵妃这才恍然:“云儿,你怀疑皇上并非生病,而是被人所害?”

楚凌云点头:“你方才也说了,他不会把江山传给我,这就是一个最大的破绽。”

凝贵妃皱眉,迟疑着说道:“那万一……是皇上改变了主意呢?”

“不可能。”楚凌云毫不犹豫地摇头,“就算父皇果真是为了预防不测,我也并非他唯一的选择,更不是最佳选择。何况他的身体一向康健,怎会一夜之间就病得如此严重?”

秦铮立刻转头看向端木琉璃:“王妃以为呢?皇上患的究竟是不是肺疾?”

端木琉璃一直留心听着几人的对话,闻言点了点头:“至少目前来看的确是肺疾无疑,但这肺疾究竟是如何引起的,我却看不出了。如果凌云的怀疑属实,那就有可能是凶手用了下毒等非常手段,硬生生地让父皇呈现出了肺疾的样子。”

楚凌云立刻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只可惜还找不到任何证据。”

尽管三人的神情还算镇定,凝贵妃却早已吓得脸色发白,满脸惊愕:“天哪!你们的意思是说皇上并非生病,而是被人谋害?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犯下这种十恶不赦的罪行?”

楚凌云唇线一凝,继而摇了摇头:“如今一切还都是我们的猜测,毕竟父皇突然立我为太子这一点太有悖常理,我才不得不起疑。换句话说,如果他立五弟或者是别人为太子,或许我就相信他真的是因为肺疾而性命垂危了。”

秦铮沉吟着:“那岂不是说,此人根本是弄巧成拙?他到底意欲何为?将父皇害死,又将你捧上皇位,对他会有什么好处呢?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做好事不留姓名?”

片刻后,端木琉璃微微一叹:“我宁愿相信是父皇突然改变了主意,认为你才最有资格继承皇位,否则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对手就太可怕了!”

楚凌云点头:“的确如此,不过可惜,我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必有阴谋,而且很可能会让我们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秦铮不由皱眉:“王爷这话说的好矛盾,既然已经肯定其中有阴谋,又怎会措手不及?”

楚凌云笑笑:“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阴谋在哪里,更不知道阴谋是什么,当我们知道的时候,很可能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这几句话令凝贵妃更加心惊肉跳,忧心重重,但在如今的情形下,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得先各自回去歇息,最多只能暗中加强戒备罢了。何况连楚凌云都搞不定的事,她只能干瞪眼。

天不知何时已经阴了下来,越发令人觉得透不过气。

回到琅王府,段修罗和蓝醉等人正在等候消息,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两人不由对视一眼,暗中道了一声不妙。

不过这些毕竟是皇家内部的私事,不宜对外人说的太多,楚凌云只告诉他们楚天奇病危,并且留了后手,立他为太子。

几人闻言自是吃惊不小,不过除此之外,自然也不会如何悲痛欲绝,顶多就是叹息几声,随后也就各自回去歇息。

等他们离开,楚凌云立刻将端木琉璃带回房中,掏出圣旨铺开:“琉璃,你快来看一看,这字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端木琉璃不由恍然:“你把这圣旨带回来,是给我看的?”

“没错,否则我根本不会接。”楚凌云点了点头,“虽然我看得出这字迹的确是出自父皇的手,但总觉得或许能看出更多东西,毕竟你在这方面颇有独到之处。”

那是,咱前世是首屈一指的法医特工。

淡淡地一笑,端木琉璃上前落座,对着圣旨上那为数不多的几行字仔细研究起来。看着看着,她果然发现了问题,脸色不由跟着一变,楚凌云已经立刻开口:“怎样?”

“你没有看错,这字的确出自父皇之手。”端木琉璃点头,却咬牙冷笑,“但父皇却并非心甘情愿,我怀疑他是被人所逼,万般无奈才留下了这样的圣旨!”

楚凌云目光一凝:“何以见得?”

“你来看。”端木琉璃指着圣旨上的字,“一个人的心理其实会对他的笔迹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同一个人写出来的字,在不同的心情之下就会有所不同。当一个人满怀愤怒时会心跳加快,并以一种敌视的态度来看待问题,书写时便往往文字布局松散,运笔压力较重,单字笔画过渡生硬,笔画线条较粗,收笔时往往带有顿压,字形右倾。而人在恐惧时书写,笔画往往会出现弯曲抖动……虽然这些字的笔画抖动并不明显,但还是瞒不过我……还有,笔压滞重,折笔动作生硬,这一切都足以证明父皇在写这道圣旨的时候心中是充满恐惧和愤怒的,而你又一再声明他绝不会立你为太子,岂不可以说明他是被人所逼吗?”

面对她的长篇大论,楚凌云暂时不曾表态,只是拿起圣旨来来回回看了许久,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不是不相信你,不过事关重大,可以肯定吗?有没有可能是你已经知道这件事另有内情,所以干扰了正常的判断?”

端木琉璃笑笑:“你会这样想也很正常,这样吧,我们来做个试验,你就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了。”

说着她将桌面上收拾干净,然后取过文房四宝,又在楚凌云面前铺开了两张纸:“你抛开一切杂念,全心全意地回忆一些最让你开心的事情,当你觉得整个身心已经完全放松,情绪愉快的时候,便在这张纸上写一些字。然后你再全身心地去回忆一些让你感到愤怒的事情,再在这张纸上留下一些字,看我能否把它们区分开来。”

楚凌云扬了扬眉,瞬间兴趣大增:“听起来很有意思。”

端木琉璃笑笑:“为了让你不受打扰,我现在就出去,也可以防止我偷看。你记住,必须要全身心地去回忆,当你觉得你的全部情绪都已经与你的回忆融为一体的时候才能落笔,否则就不准了。”

楚凌云点头:“我明白。”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