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潋阳城里里外外一片平静,却又不失其原本的繁华富庶。WwW.XsHuotXT.

对楚凌云和端木琉璃而言,总算过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时光,每日里除了聊天下棋,便是学武斗文,那叫一个琴瑟和鸣、夫唱妇随,简直羡煞旁人。

尤其是段修罗,每每看到楚凌云夫妇在一起谈笑风生,又看到蓝醉和水冰玉旁若无人地腻腻歪歪,他便唉声叹气,捶胸顿足,说当初怎么就没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这日一早,众人正在大厅用餐,段修罗又接到了地狱门总坛的传书。在座的都不是外人,他立刻拆开看了一眼,跟着双眉一挑:“又是这样?那就不是巧合了。”

水冰玉手中的筷子一停:“主子,出什么事了?”

“哇!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的主子?”段修罗夸张地叹了一句,“我还以为你只顾着跟蝙蝠公子卿卿我我,你侬我侬,早就忘了今夕何夕了!”

水冰玉一声冷笑:“好,当我什么也没说。”

段修罗摇了摇头:“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么快就忘本了!行了狼王,你别瞪我,马上就说重点,喏。”

他将那封传书递到了楚凌云面前,同时对众人解释了几句:“我这位护法说,昨日他完成了一笔交易,但动手时发现目标人物的内力不知为何少了两三成。”

什么意思?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脸上写满问号。段修罗想了想,加上几句:“这么说吧,地狱门在对目标人物下手之前,必定会将与他有关的一切调查清楚,重点是内力深浅、有什么必杀技等,调查结果可以精确到动手之前那一刻。可是昨夜与目标动手的那一刻,才发现此人既未受伤中毒,也不曾与人交过手,内力却莫名其妙地少了两三成。”

众人多少有些恍然,他已接着说道:“这种事若只是偶尔出现自然没什么,但短短半个月之内,我已接到三封这样的传书,三个目标人物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这恐怕绝不寻常。”

楚凌云已将传书看完,慢慢放在一旁,他眼眸微闪:“如果这并非巧合,那就很有可能出现类似情形的并不止这三个人。”

“没错,只是因为这三人恰巧成了地狱门的目标而已。”段修罗点头,“而且我最好奇的一点是,他们的内力究竟去了哪里?”

楚凌云沉吟片刻:“秦铮,派几个隐卫暗中查一查,如果找到出现类似情形的人,问问是怎么回事,问得巧妙些,不要暴露了身份。”

秦铮点头:“知道。”跟着感到邢子涯拽了拽他的袖子,便加上一句,“子涯陪我一起吧?这段时间快把他闷死了。”

楚凌云看向端木琉璃,后者已经微笑点头:“完全没问题,就等你大展拳脚了。”

邢子涯立刻点头,高兴得像个孩子。

尽管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安排,楚凌云反而皱起了眉头,眼中更是闪烁着淡淡的忧虑,这对他而言,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夫妻连心,端木琉璃很快便察觉了他的异常,不由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凌云?怎么了?”

“我担心……”楚凌云说了半句,最终却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希望是我杞人忧天。”

端木琉璃一抿唇:能够让楚凌云脱口说出“担心”二字的事,只怕不会是杞人忧天。不过他既然不说,总有他的道理,她不会强求。

秦铮和邢子涯的调查很快有了结果。隔日一早,他们便前来汇报,邢子涯首先开口:“王爷,我查到鸿运镖局总镖头江鸿的内力一夜之间少了两成,但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楚凌云目光一闪:“详细些。”

“是。”邢子涯点头,“差不多也是半个月前,江鸿做成了一笔大生意,在庆功宴上喝得大醉,回房之后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练功时,却发现内力少了两成,问过守门的侍卫,均无任何异常情况出现。”

楚凌云沉吟着点头:“还有吗?”

“有。”秦铮接过话头,“时间仓促,我和子涯便重点暗访了一些功力较高的知名人物,譬如七大派中有头有脸的高手,发现不少人都是如此。”

楚凌云眼中又是忧色一闪:“都是在睡梦中失了内力?”

“对。”秦铮点头,“其他隐卫反馈回来的消息也是如此,几乎都是一觉醒来发现内力少了一些,奇怪的同时生怕旁人知道,这才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

楚凌云唇线一凝,端木琉璃已吐出一口气:“既然是七大派中有头有脸的高手,警觉性应该不低,怎会毫无所觉?”

这个问题暂时无人能够回答,秦铮接着便摇了摇头:“如今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内力究竟去了哪里,而且最奇怪的是所有人失去的内力都在两三成左右,不多不少。”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只不过秦铮等人都是一脸疑惑,楚凌云的眼中则只有深沉的忧虑。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回过神,却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盯在他的脸上,不由眉头一皱:“看什么?”

“看你。”

众人齐声回答,端木琉璃跟着解释了一句:“我们认为,你知道答案。”

楚凌云环视一周,笑笑:“那就这样认为吧。”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抓狂,这算什么回答?不过看到他唇角轻抿,便再也无人开口。狼王这个轻抿唇角的动作是独一无二的,意思是再厉害的武器都绝不可能撬开他的嘴。

然而皱了皱眉,端木琉璃终究有些不放心:“你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有法子阻止?”

楚凌云摇头:“我没法子,除非他此刻找上门来,合我与段修罗之力,或许还能制住他。他若不来,我便不知该去何处找。”

端木琉璃顿时恍然:“你是说那些人的内力是被什么人给吸走了?”

楚凌云迟疑片刻,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有可能。”

端木琉璃更加忍不住咋舌:“什么人那么厉害?”

楚凌云笑笑:“这个,我真不知道。”

众人闻言不由面面相觑,各自感到一股寒意顺着后脊梁骨刷的窜了上来:这人会不会半夜三更摸到自己床前,偷走自己的内力?

相比之下,反倒是端木琉璃一派悠闲,她本来就毫无内力,自然不怕贼惦记。不过看到楚凌云眼中的忧色,她依然忍不住皱眉:“他此刻若是来了,你和段门主真的可以对付他?”

楚凌云点头:“此刻还可以,但是以后就很难说了。”

端木琉璃眉头皱得更深,瞅着他呆了片刻,接着挥了挥手:“你就痛快些说吧,都到了这个时候,隐瞒有什么意义?”

楚凌云愣了一下,不自觉地扫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对着他点了点头,只得叹了口气:“一切还都是我的猜测,原本不想告诉你们,不过你们既然想知道,说也无妨。”

刚刚开了个头,段修罗便突然一抬手:“等下,我方不方便听?若不方便,我回避。”

“多嘴。”楚凌云看他一眼,不客气地哼了一声,“此事最早还是你告诉我们的,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看你想躲清闲是真的吧?”

段修罗挠挠头:“当我没说,你继续。”

楚凌云抬手示意众人落座,接着说道:“当初我跟着老头子学艺的时候……”

端木琉璃一愣:“谁?”

“我师父。”楚凌云笑笑,“不过他不知中了什么邪,坚决不让我叫他师父,让我称他为前辈,我嫌肉麻,就叫他老头子。”

尽管事情严重,端木琉璃依然忍不住笑出了声:“哪有这样的,他不生气吗?”

“我才不管那么多。”楚凌云又笑了笑,“我问他为什么不能叫师父,他又不肯说。他让我叫前辈,我又不肯答应,他一气之下扔给我几本武功秘籍就跑了。所以我会这么多功夫其实都是我自己练的,跟他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端木琉璃早已目瞪口呆:“是不是真的?他这师父做的也未免太轻松了吧,给你几本武功秘籍就算是收徒弟了?”

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厚道,楚凌云挠了挠头:“有那么一点夸张,实际情况是我每练一段时间,他就陪我过过招,顺便指点指点。”

这边两人聊得热火朝天,那边的段修罗早已满脸匪夷所思:“秦铮,你家主子一向这么轻重不分吗?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悠哉悠哉地聊天?”

秦铮见怪不怪地叹了口气:“习惯了,王爷要是不尽兴,是不会说重点的。”

楚凌云自然面不改色,端木琉璃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咳嗽一声:“你接着说,当初跟你师父学艺的时候怎样?”

被人打断了聊天的兴致,楚凌云老大不情愿,哼了一声说道:“当时老头子跟我说过,玄冰大陆上有一门失传已久的绝学,叫日月神功,这神功一旦练成,便可吸取任何人的内力为己所用,不费吹灰之力成为绝顶高手,天下无敌。”

端木琉璃了然地点头:“你是担心这人练成了日月神功,把那些人的内力吸走了?”

“但愿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楚凌云微微叹了口气,“否则麻烦可就大了。”

端木琉璃下意识地反问:“谁的麻烦?”

“所有人的。”楚凌云回答,“或者准确地说,是所有武林中人的麻烦。”

倒也是,他若真的练成了神功,自然会不断地吸取别人的内力,越吸下去,他的本事就越大,可不就是一桩天大的麻烦?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