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醉眉头紧皱,只觉心中又是一痛,不得不咬牙强忍:“只要衣食无忧就够了吗?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你岂非要终生痛苦?我去找段修罗,让他莫再强迫你!”

说着他转身就往外走,水冰玉立刻紧走几步拦在他的面前:“不,蓝公子,你不要冲动,这是我的事,本就与你无关,你何必为了我去得罪门主?若是因此替你惹来什么麻烦,我岂不是会过意不去?”

蓝醉咬了咬牙,一句真心话终于脱口而出:“为了你,我怕什么麻烦?”

水冰玉眼中顿时闪过惊喜至极的光芒:“蓝公子,你说的是真的?”

蓝醉还不曾意识到自己已经真情流露,立刻点了点头:“那还有假?你倒是将段修罗看得宛如天神,但我不怕他,你等着,我立刻就去告诉他不准如此为难你,更不准强迫你做他的侍妾,否则我跟他没完!大不了,我这条命不要了!”

说着他强忍着胸口的剧痛迈步就走,可是刚刚走了两步,便听到水冰玉幽幽一叹:“既然你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到底还有什么顾虑让你不肯接受我?”

蓝醉的脚步猛地一顿,刹那间回到了现实,眼中立刻涌上明显的痛苦和绝望,不得不咬紧牙关:“不,你、你误会了,我……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段修罗没有权利毁了你的一生,为你打抱不平而已。www/xshuotxt/com”

水冰玉微笑:“你以为我会相信?天底下的人多了去了,你为何独独为我打抱不平?”

蓝醉显得更加狼狈,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总之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必误会。”

水冰玉静静地看了他片刻,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好吧,我不误会,也就是说你的确对我无心。那你就不必理会我做谁的侍妾,回去歇着吧,我这就走了。”

说着她坐回到床前,继续收拾着包裹,虽然不曾再说什么,却紧紧咬着唇角,显然正极力克制着心中的委屈。

蓝醉却已经有些无法克制,一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突然转身就走:“我去找段修罗!”

水冰玉有些无奈,忙起身追了上去:“蓝公子!快停下!”

可是蓝醉充耳不闻,一路来到了前厅。楚凌云和段修罗仍然面对面地坐着,似乎在说着。什么旁边的端木琉璃虽然面无表情,其实暗中不屑,这俩人明明刚刚偷听回来,居然还装的这么像,厉害。

蓝醉当然看不到两人眼中诡计得逞的笑意,几步冲上去冷声说道:“段修罗,你不要太过分!”

段修罗转头看着他,满脸惊讶地挑了挑眉:“蓝公子,你说我什么?过分?我哪里过分了?”

端木琉璃忍不住暗中吐槽,这也太假了,好夸张的演技。

蓝醉抬手擦去唇角的血迹,语声更加冰冷:“你以逐出地狱门为要挟,强迫水冰玉做你的侍妾,这还不叫过分?想不到堂堂地狱门主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我真是看错了你!”

段修罗挠了挠眉心,依然笑得一脸轻松:“好,就算我做出这样的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除了狼王妃,你这唯一的族人之外,我想要谁做我的侍妾还需要征得你的同意吗?”

楚凌云吐出一口气:“再说一遍?你的意思是只要蓝醉同意,琉璃就可以做你的侍妾?”

端木琉璃很无辜:我怎么躺着也中枪?这件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了?

段修罗浑身一激灵,立刻摇头:“这句去掉,重点是前面那一句,我想要谁做我的侍妾是我的自由,跟蓝公子你没有关系吧?”

此刻的蓝醉自然无心理会他这些冷幽默,逼上一步说道:“你敢说跟我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会逼她做你的妾侍,好断了她的念想?”

“原来她连这个都告诉你了?”段修罗皱了皱眉,干脆点了点头,“好吧,既如此,我也不瞒你,我不会让冰玉跟你在一起,可她不肯死心,我只好这样做了!”

蓝醉咬牙:“还说你不过份?她喜欢谁是她的自由,你凭什么干涉?又凭什么让她做你的侍妾?”

段修罗一声冷笑:“我想要谁也是我的自由,你又凭什么干涉?反正你又不喜欢她,你管我让她做妾还是做妻?”

蓝醉终于被逼急了,忍不住一声厉吼:“谁说我不喜欢她?我只不过是……”

大厅里顿时一片安静,好一会儿之后才听到段修罗得意洋洋的声音响起:“怎么样啊冰玉,姜还是老的辣吧?”

蓝醉吃了一惊,猛一回头才发现水冰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身后,唇角带着动人的微笑:“刚才那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你赖不掉了。”

蓝醉不自觉地踉跄了一下:“你……你们……”

“假的罗。”段修罗越发得意得尾巴翘上了天,“不过就是想逼出你的真心话,蓝公子,多有得罪,恕罪恕罪。”

蓝醉脑子一转,已知缘由,虽然不曾因为众人的欺骗而恼怒,眼中的痛苦之色却更加明显,再次一语不发地转身就走。

然而这一次他却没那么容易脱身了,人影一闪,楚凌云已经拦在他面前,含笑开口:“逃避不是解决这种问题最好的法子,你唯一的选择是正面面对。”

蓝醉沉默,片刻后才微微摇头:“你不懂,我……”

“你错了,我懂。”楚凌云仍然微笑,笑容温暖而明亮,“或者说,只有我才懂得你的顾虑。”

蓝醉一愣,不自觉地抬头看着他:“凌云,你……”

“不信呀?”楚凌云微笑,“那我就直说了,你的顾虑是……琉璃。”

虽然这话说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蓝醉却显然听懂了,脸色更是瞬间苍白如玉:“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这样逼我?没有你的配合,段修罗不会这么顺利地逼出我的实话。”

面对他的指责,楚凌云仍然笑容不变,再开口时却已经转向了水冰玉:“水冰玉,你想不想知道蓝醉在顾虑什么?”

水冰玉还未来得及回答,蓝醉已经脸色一变,居然一把抓住了楚凌云的肩膀:“不准说!”

他用的力气显然不小,楚凌云不由倒抽一口凉气:“放手,你想废了我啊?”

蓝醉虽然放松了力道,却仍然抓着他:“答应我不准说!”

楚凌云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很快接收到他眼神中的讯息,蓝醉先是一愣,接着放软了声音:“我不是命令你,我是求你,不要说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狼王是可以被威胁的人吗?

端木琉璃却着实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两步握住蓝醉的手腕将他拖了过来,含笑开口:“蓝醉,你稍安勿躁,我保证你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惊喜?蓝醉皱皱眉,端木琉璃说的话他一向不会怀疑,但在这样的情形下,哪来的惊喜可言?

楚凌云瞬间很傲娇:还是他家王妃有本事,只一句话,就把怒狮一般的蓝醉安抚得妥妥贴贴。

水冰玉早已急得上窜下跳,好不容易看到蓝醉安静下来,她立刻开口:“请狼王指教,不胜感激!”

楚凌云淡淡地笑笑:“你也听到了,蓝醉亲口承认喜欢你,那么我先问你,是不是无论蓝醉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不在乎?”

“是。”水冰玉毫不犹豫地点头,“一次的选择就是终生,不管将来发生任何改变,我都不在乎。”

楚凌云仍然微笑:“是吗?真的不在乎?那如果他明天就变老变丑,或者很快就会离你而去呢?”

水冰玉笑笑:“有什么关系?即便如此,那也是明天的事了,至少今天他还在,还是这个样子,这就够了。莫说明天,就算下一刻他就变老,变丑,离开,我跟他还可以拥有这一刻,不是吗?”

所有人都被震撼,就连一向淡然的端木琉璃都不觉有些荡气回肠!蓝醉更是心头狂震,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此生若能得此佳人相伴,便再无遗憾了,可是……

楚凌云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眼中早已浮现出淡淡的钦佩,却仍然不放过她:“话说得是十分动听,可是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结果,你怎么办?比如说如果他明天就离你而去,再也不会回来,你将如何自处?”

水冰玉眉头微皱,有些不解:“狼王说的离我而去是指……”

楚凌云略一沉吟:“比如说遭遇仇家,结果不幸身亡。”

水冰玉微微笑了笑:“我会为他报仇,如果与仇家同归于尽,那没办法,反之,我会好好活下去。”

楚凌云微笑:“很多人都会选择殉情。”

“我知道,但我不会。”水冰玉摇了摇头,神情非常坦然,“因为我觉得,我活着对他更有意义。”

楚凌云不动声色:“怎么说?”

“人死如灯灭,万事皆空,就什么都做不成了。”水冰玉摇了摇头,“只要我活着,就可以替他守护他想守护的人,或者完成他未了的心愿。何况如果他是真心爱我,那么离开之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好好活着,我当然不能辜负。反之,我更要好好活着,气死他。哦不,气活他。”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