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内,做完手术的端木琉璃更衣洗漱完毕,刚一出来便忍不住皱了皱眉:“我怎么听着像是水冰玉在尖叫,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没事,有事她早就过来了。www*xshuotxt/com”楚凌云摇了摇头,“肯定是段修罗不知又想到什么法子折腾她了。跟着这么个不靠谱的主子,也真够她受的。”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你可别乱说,他怎么不靠谱了?若是不靠谱,能把偌大一个地狱门管理得井井有条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真的相信他的确不是为了来杀你吗?”

楚凌云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信,因为之前他在屋顶偷窥了我无数次,但我从来不曾感受到过丝毫杀气。杀气这种东西是无法掩饰的,足以说明他对我并无杀心。”

端木琉璃想了想,不由笑了笑:“他还以为行踪足够隐秘,却想不到手腕上的药物早已出卖了他。”

“那还不是你的功劳?”楚凌云微笑。

“这次还真不是。”端木琉璃摇了摇头,“若不是你知道地狱门主先天有缺,咱们也想不到如此提防。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既然确信他并无恶意,为何还一定要跟他决斗?”

楚凌云看着她,说得轻描淡写:“技痒,我也算是个高手,看到高手自然想要较量一番,比个高下。”

“好吧!就算你技痒。”端木琉璃笑笑,也不去揭穿,“那你估摸着,你们两人若是真刀真枪的比拼,各自的胜算有多大?”

楚凌云掂量一番:“四六分吧,我四他六。”

与段修罗的估计差不多。不过端木琉璃一听便皱起了眉头:“差那么多?那你不是输定了?”

楚凌云笑笑:“我这只是保守估计,何况就算我只有一分胜算,也未必就输定了。”

端木琉璃沉吟片刻,展颜一笑:“说的对,何况只是比武较量,点到即止,无所谓。”

楚凌云笑了笑:“段修罗虽然是个杀手,而且行事在正邪之间,但却邪而不恶,值得结交。”

端木琉璃点头:“只要他不来伤害你,正邪都可以。否则,正的我也能给他揍邪了!”

楚凌云笑得越发开心:“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找机会揍给我看看。”

第四期手术结束之后,段修罗继续留在琅王府修养。这天早上,水冰玉端着饭菜走到院中,无巧不巧地再次碰到了蓝醉,不由笑了起来:“蓝公子,如今咱们的身份已经挑明,而且已说明来意,你还不放心吗?”

蓝醉的眼中有一抹淡淡的温和:“我说过只要你不走,总能时时看到我。”

水冰玉叹口气:“你好重的戒备心,我看起来很像是撒谎成性的人吗?”

蓝醉微微一笑:“与戒备心无关,只是想看到你罢了。”

这句话出口,不只是水冰玉,连蓝醉本人都愣住了。他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似乎很不明白自己怎会说出这样一句话。片刻后,他一语不发地回头就走,怎么看都有几分仓皇而逃的意思。

看着他的背影,水冰玉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自觉地单手摸了摸下巴:有意思,其实吧,这句话也在我心里。

进了房间,她把托盘放下,然后便坐在一旁看着桌子发呆,嘴角有一丝温柔的笑意。段修罗看她一眼,突然拿起筷子在空碗上敲了敲:“女大不中留啊,女大不中留。”

水冰玉回过神:“什么?”

段修罗叹了口气:“什么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脸上写着什么?思春!你有了相好的就不要我了,我饿!”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水冰玉居然并不曾急着反驳,给段修罗盛了一碗饭重新落座,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好一会儿之后,她突然问道:“主子,你觉得蓝醉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段修罗嚼着饭,笑得宛如一只千年老狐狸:“你怎么会觉得这是个问题?这明明是答案才对吧?”

“那就不是错觉了,你的眼光我信得过。”水冰玉再次摸着下巴,片刻后突然砰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好,那就这么定了!”

“咳咳咳……”段修罗的一口米饭全都吃进了气管里,呛得连连咳嗽,“这么快?什么时候定的?选好黄道吉日了吗?我给你准备十车嫁妆够不够?”

水冰玉瞪了他一眼:“你乱说什么?我是说既然他对我有意思,但却不敢承认,那我不如主动一些,你觉得怎么样?”

段修罗好不容易才顺过这口气,一听这话又差点咳嗽起来,不由瞪大了眼睛:“等等等等!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对他也有意思?”

水冰玉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后反问:“见不到的时候觉得想见他,见到了觉得很开心,这算不算对他有意思?”

段修罗咬着筷子,笑得越发开心:“算,简直太算了,再也没有比这更算的了。”

“我刚才碰到他,他也承认想看到我。”水冰玉突然苦恼地叹了口气,“可是我还没等说什么他便跑了,是不是害羞了?所以我才说不如我主动一些,反正彼此都有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段修罗摇了摇头,“别忘了你是女孩子,若是太主动会把他吓跑。虽然我了解你,知道你一向这么痛快,但是蓝醉不知道,说不定会觉得你是个妖孽。”

水冰玉完全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爱就是爱,恨就是恨,爱就要,不爱就不要,有什么妖孽的?”

段修罗忍不住再次叹口气:“普通女孩子哪有像你这样满嘴情情爱爱的?也就是我听了能这样面不改色,换成别人早就吓个半死了。”

“那可未必,我瞧蓝醉天并非普通人,他一定不会这样认为。”水冰玉满脸的不敢苟同。

段修罗顿时笑得满脸桃花开:“那感情好,他要真的愿意,我正好把这烫手的山芋送给他,要不要我给你做媒?”

水冰玉对他这种急于甩包袱的做法非常不屑,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

段修罗摇了摇头:“还说不是妖孽?这天底下哪有女孩子自己给自己做媒的?不过也随你,我正好在一旁看好戏。”

水冰玉笑笑:谁说不可以?就算以前没有,我就来做第一个好了。我自己的事,干嘛要让别人替我做主?

大厅的饭桌上,端木琉璃很快就发现蓝醉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是心烦意乱,不但眉头紧锁,有好几次还把夹起来的菜掉在了桌子上。

不等她开口,楚凌云突然哼了一声:“我家的饭菜虽然多,但也犯不着如此浪费吧?”

蓝醉回过神,居然并不曾反驳,筷子一伸就要去夹那些掉在桌子上的菜。

楚凌云皱眉,手指轻弹,嗤的一缕指风过去将他的筷子弹在了一旁:“我开玩笑的,你不会连这个也听不出来吧!你到底怎么了?”

蓝醉看他一眼:“没事。”

然后低下头猛扒白饭,一口菜也不再吃。

楚凌云差点抓狂:“喂,我没说掉在桌子上的就是你那份,说你一句还翻脸了?”

蓝醉皱了皱眉,砰地把碗放在了桌子上:“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大早晨的干嘛看我这么不顺眼?是不是嫌我在这住的时间太长了?”

楚凌云眨了眨眼,突然一把抓住了端木琉璃的手:“琉璃,他是不是发烧了?大清早的怎么满嘴胡话?”

端木琉璃安慰一般拍了拍他的手,浅浅一笑:“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恋爱中的人智商等于零。”

楚凌云立刻得意地点头:“记得,意思就是说为情所困的人都会变成笨蛋。我明白了,你是说他这个样子正是为情所困的缘故?”

端木琉璃虽然神情未动,嘴角却不自觉地抽了抽,你可真是个好翻译。

转头看向蓝醉,她含笑说道:“此处没有外人,你明明白白回答我一句,你对水姑娘有心还是无意?”

蓝醉看她一眼,眼底深处掠过一抹深沉而复杂的光芒:“无意。”

这个答案自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端木琉璃更是不由眉头一皱:“无意?你确定?”

这一次蓝醉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确定,所以你们不要再乱说,我说过这一生只怕注定要孤身一人。”

扔下一句话,他站起身就走,楚凌云及时开口:“你别走啊,段修罗还在呢!”

“我知道。”蓝醉头也不回地回答,“我说过的话都算数,只要他不走,我不会走。”

高深莫测地一笑,楚凌云的语气很肯定:“琉璃,他在说谎。”

“嗯,这一点很明显。”端木琉璃点了点头,“如果对水姑娘无意,他绝不会如此心神不定,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楚凌云立刻摇头:“我敢肯定,水冰玉对蓝醉绝不是无动于衷,别忘了我是过来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是不是有意,我还看得出来。”

端木琉璃假装没有看到他满脸的得意洋洋:“既然郎有情妹有意,他为何不肯承认?莫非其中有什么阻力?譬如说段修罗?”

“也有可能是有所顾虑。”楚凌云接过话头,“譬如说,他介意水冰玉出身杀手。”

但是端木琉璃立刻摇头:“这个可能性几乎可以排除,蓝醉绝对不会在意这一点,就算有顾虑也是顾虑其他。”

楚凌云摸了摸鼻子,突然笑得十分奸诈:“你要真想知道,我可以帮你去问问。他如果看到我亲自去问,一定不好意思不说实话的。”

还是算了吧,你那些手段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不把他整个半死才怪。

端木琉璃苦笑一声:“有空的时候我问问他吧!”

楚凌云无比遗憾:“那好吧,如果你撬不开他的嘴,别忘了来找我,我一定可以。”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