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王做事一向谨慎,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倒并不奇怪。WwW.XsHuoTXt.秦铮却依然不敢苟同:“就算他不愿公开与大皇子为敌,也可以悄悄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只要引起世人对大皇子的怀疑,尤其是引起岳芳可家人的疑心,不照样可以达到目的吗?”

邢子涯笑了笑:“在世人面前,大皇子一直对岳芳可温柔体贴,关爱有加,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万一到时候大皇子再将计就计,声称要找出凶手为岳芳可报仇,然后随便弄个替罪羊出来,不是更加助长了他的威望吗?”

端木琉璃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冷意:“所以,就得任由岳芳可含冤而死,连个为她主持公道的人都没有?”

邢子涯不由笑了笑:“我知道王妃一定会觉得岳芳可很可怜,但事实上她却并不无辜。根据琰王的调查结果,她也是以为大皇子最有可能继承皇位,想要靠他一步登天,大皇子若是不答应,她便将那把柄呈到皇上面前,大皇子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他实在被逼急了才出此下策的。不过那个把柄究竟是什么,如今恐怕只有大皇子一人知道。”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依然摇了摇头:“纵然有苦衷,他也不该如此草菅人命,否则王法何在?”

“好在如今大皇子已经被押入死牢,也算是罪有应得了。”秦铮忙安慰了一句,“好了,逝者已去,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也就是说很可能是梅妃想用大皇子留下的化魂害死宁皇后,但因为不懂用毒才这么快就露了马脚。”

端木琉璃虽然觉得草菅人命有违天理,但楚凌扬既然已经终生监禁,的确没有继续纠缠的必要,接着点头:“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围绕目标找出证据,让她无可抵赖。”

秦铮立刻摩拳擦掌:“好,王妃你说该怎么做?”

端木琉璃看他一眼:“我还在想,不过这次多亏了子涯,若最终真相大白,子涯当居首功。”

邢子涯立刻连连摇头:“我只不过是提供了一点信息,哪里就居首功了?而且我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若有什么事王妃请尽管吩咐,我不想吃闲饭。”

端木琉璃含笑点头:“放心吧,不会的,我知道吃闲饭的滋味不好受,你只管耐心等着,会有你大展身手的机会。”

说话间,下人已将饭菜摆好,几人便各自落座,先填饱肚子再说。

吃过饭后,楚凌云将端木琉璃送回了房间,高深莫测地笑着:“琉璃,刚才我看你一边吃饭一边不停地眨眼,是不是想到好办法了?”

端木琉璃笑笑:“梅妃也知事关重大,找不到化魂肯定是因为她已经销毁了证据。我看此事除非她亲口承认,否则真相难以大白。”

楚凌云点头:“如何让她亲口承认?”

“这个嘛……”端木琉璃摸着下巴,笑得比他更加意味深长,“山人自有妙计,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这话说得没错,因为第二天一早楚凌云就看到了一出好戏,而这出戏的导演虽然是端木琉璃,剧本却已经由不得她做主了。

一大早,宫中的气氛便显得凝重异常,楚天奇命各宫主子立刻赶到皇后的寝宫集合,不得有误。众人自然不敢怠慢,早已齐齐赶了过来,各自惊疑不定。

眼见人已到齐,楚天奇才轻咳一声说道:“琉璃,交给你了。”

端木琉璃点头答应,上前几步敛衽作礼,脸上的神情十分凝重:“琉璃给各位娘娘请安。事情重大,琉璃便长话短说。昨日各位娘娘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离开之后不久娘娘便突发异状,经秦铮诊断,乃是中了剧毒化魂!”

此事众人都已多少有些耳闻,只是不了解详情,此刻不由齐齐惊呼:“什么?中毒?”

等众人的惊呼声告一段落,端木琉璃才接着开口:“经过一番查验,秦铮已经确定剧毒下在皇后娘娘当时用的茶碗上。换句话说,定是有人不忿皇后娘娘被封为后,这才暗中下毒加害!皇后娘娘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中毒极深,虽然五皇子已经前往寻找配制解药的药材,但很有可能来不及了!”

昨日之事的详情惟有他们几人知道,端木琉璃更是早已叮嘱负责伺候的侍女一个字都不准多说,各宫主子并不知具体经过,自然是她说什么就信什么,惊呼声顿时比刚才更加尖锐:“什么?来不及?”

梅妃同样满脸震惊,眼底深处却闪动着一丝阴狠而迫不及待的光芒:来不及?来不及就对了!你若不死,如何消我心头之恨?想通过贬低我来抬高你的威望?做梦!我做不成皇后,你也休想!

吐出一口气,端木琉璃的神情更加凝重:“皇宫之中,天子眼前,居然发生如此罔顾国法之事,天理难容!因此琉璃受父皇所托调查此事,先请各位娘娘恕罪。”

说着,她举起了一个白色的瓷瓶,接着说道:“下毒之人宫中必定还藏有剩余的化魂,琉璃已经向秦铮讨教过,只需将这种药物撒在房中,便会与无色无味的化魂融合,生出一种酸涩的味道。琉璃已命大内密探带着这种药物前往各位娘娘的寝宫,凶手很快就会现形,请耐心等待。”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端木琉璃显然是怕他们提前得到消息会销毁证据,这才奏请皇上恩准将她们召集到此处,方便大内密探下手。

话虽如此,但因问心无愧,众人都神情坦然,同时十分好奇凶手到底是谁,居然敢明目张胆地给皇后下毒。

面上虽然不动声色,端木琉璃却早已将梅妃所有的反应都收在了眼中。不出她所料,梅妃并无惊慌之意,显然已经销毁了罪证,认为完全不必担心。只是让她不解的是,为何梅妃的眼中居然闪着几丝兴奋的光芒?

众人正在耐心地等候,突听内室传出了侍女惊慌至极的尖叫声:“娘娘!娘娘您没事吧?快来人,皇后娘娘不好了!”

外室原本一片安静,这声尖叫一传出,所有人居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吓得脸色都变了!楚天奇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跑:“皇后!”

没有皇上的旨意,众人自然不敢随意跟进去查看究竟,只是各自面面相觑,心中掠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唯有梅妃,眼中的兴奋反而更加浓了几分。

端木琉璃无声冷笑,满面关切地转头看向楚凌云:“凌云,要不要让秦铮进去看看?”

“没用。”楚凌云摇了摇头,眉头微皱,“没有朝落花就配不出解药,秦铮进去又能做什么?”

端木琉璃的眉头皱得更深:“就不能用其他的解毒药先应付一下吗?”

“已经用了。”楚凌云仍然摇头,“若非如此,昨日皇后就该毒发身亡了,怎会支撑到现在?不过……”

不过后面的内容他虽然没有说出口,脸上的表情却足以说明一切。众人的心不由往下一沉:难道……

“皇后!”内室突然再度传出一声尖叫,“皇后你怎么样?快醒醒!”

这次尖叫的人居然是楚天奇,而且从他的声音便可听出有多么惊慌失措,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听他接着喊道:“秦铮!秦铮快进来!皇后又吐血了!”

秦铮立刻窜了进去,同时还伴随着楚天奇不停的大叫声:“皇后,皇后你千万要支撑住!飞儿已经去找朝落花了,皇后!秦铮,你快点!快!”

尽管众人都伸长了脖子仔细听着,但是接下来好一会儿,内室却一片安静,什么都听不到。又过了片刻,只听秦铮说了一句什么,楚天奇便暴怒地大叫起来:“什么?闭嘴!胡说八道!皇后不会有事,你闭嘴!”

接着秦铮似乎叹了口气,又说了句话,楚天奇的尖叫声就更加高亢尖锐:“闭嘴!朕让你闭嘴听到没有?皇后是国母,她不会有事,绝对不会有事!”

大概也是被楚天奇龙颜震怒的样子吓到了,秦铮不曾再说什么。可是仅仅静了片刻,便听侍女一声尖叫:“娘娘!皇上快看!娘娘好像真的不行了……”

“闭嘴!”楚天奇又是一声尖叫,“皇后!皇后你不能有事!皇后快醒醒!皇……”

最后这句只叫了半声便戛然而止,众人只觉得一颗心猛烈地一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头皮一阵发麻!

这一次的安静比方才更长,然后秦铮虽然低但却还算清晰的声音才传了出来:“皇上您快退后,皇后娘娘吐出的血里也有剧毒,小心龙体。糟了!您的手上沾了血,快去清洗一下,不会有大碍,娘娘她已经……归天了!”

这最后一句话出口,众人憋住的那口气才突然撒了出来,好不难受!内室几名侍女的哭喊声同时响起:“娘娘!娘娘不要啊娘娘!呜呜呜呜……”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