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名伤者被送到太医院,太医们自是全力进行救治。www*xshuotxt/com虽然都没有性命之忧,可惜梅妃方才下手太狠,有几道伤口深可见骨,即便将来痊愈,只怕也会留下疤痕。

宁皇后自是不忍,这几人正是青春年少,人生之路才刚刚开始,若是从此毁容,岂不是太暴殄天物?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她方才已经从秋吟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同样觉得这几人在背后乱嚼舌根也是大有不该。即便将来真的脸上留疤,也算是给她们一个教训,从此之后谨言慎行,谨守本分。主子就是主子,岂容下人这般怠慢?

经过一番救治,那几名侍女已无大碍,但短时间内怕是不能伺候人了。宁皇后心中暗叹,叮嘱几人先好好歇息,养好伤再说。

如此一来,梅妃那边便少了伺候的人,宁皇后暗中想着,再从何处调派几个人手过去。

不过不等她将此事安排妥当,第二天一早侍女便来禀报,说梅妃前来请安。

宁皇后虽然说了声让她进来,心下却暗自有些奇怪:自从被封为后,梅妃还从未来请过安,怎么今日忽然想起来了,而且还来得这么早?

片刻后,首先听到了一阵哀哀戚戚的痛哭声,接着梅妃才泪流满面地走了进来,上前见礼:“臣妾参见皇后,呜呜呜呜……”

宁皇后原本觉得她实在太过狠毒,然而此刻见她哭得如此伤心,一颗心便先软了,忙温和地说道:“这是怎么了,先起来再说。快,扶梅妃起来。”

侍女上前相扶,梅妃却一抬手阻止了她,抽噎着说道:“不,臣妾犯下重罪,今日是特意来向皇后请罪的,请皇后责罚。”

宁皇后闻言越发觉得不忍:“昨日之事也不能只怪你一个人,先起来吧!来人,上茶。”

梅妃起身,却哭得更加伤心,不停地用手绢抹着眼泪:“多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如此仁慈,臣妾惭愧万分,不过臣妾的为人皇后娘娘应该有所了解:虽算不上菩萨心肠,但也绝不会无缘无故做出此等残忍之事。”

这倒并非虚言,宁皇后点了点头:“本宫知道,而且本宫已经问过,的确是她们有错在先,得到些教训是应该的。来,坐下说。”

“臣妾不敢。”梅妃摇了摇头,眼泪仍然不停地流着,“自从臣妾被降为妃,那些侍女狗眼看人低,根本不曾尽心伺候,无论饮食起居臣妾都必须亲力亲为,她们还时不时当面冷嘲热讽,这些臣妾都忍了。可是昨日,臣妾无意中听到她们在背后议论,说臣妾人老珠黄,出门也不嫌丢人等等,臣妾一时气愤才失了理智,请皇后娘娘责罚。”

说着,她居然上前几步来到宁皇后面前,再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头。想她之前毕竟是皇后之尊,拿出这副姿态已经十分难得,宁皇后越发过意不去,忙亲自起身搀扶:“快别如此,起来。”

梅妃抽泣着站了起来,却不曾站稳脚跟,不由趔趄了一下,忙伸手扶住桌沿才不曾摔倒,宁皇后吓了一跳:“没事吧?”

梅妃摇了摇头感激地说道:“臣妾没事,多谢皇后娘娘。”

就在方才扶住桌沿的一瞬间,她手中的绢帕轻轻自茶碗上拂了过去。这个动作轻微至极,本就不容易被人发现,即便发现了也只当她是无意,不会多加留心。

扶着她落座,宁皇后才重新坐了回去,叹口气说道:“你也不必如此,本宫已经知道内中缘由,虽然你的惩罚是过了些,也算她们咎由自取,只望你以此为戒,不要再如此得理不饶人也就是了。”

梅妃顿时感激万分:“是,多谢皇后娘娘!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对了,不知道那几个侍女伤势如何?臣妾这里还有些银两,请皇后娘娘转交给她们,并转达臣妾的歉意。”

这个举动更令宁皇后满意地点头,含笑说道:“伤势倒无大碍,只是有些伤口过深,将来可能会留下疤痕。”

梅妃万分不安地皱起了眉头:“会留下疤痕,这怎么可以?她们还都那么年轻……琅王妃的医术不是高明得很么?这对她而言应该是小菜一碟,皇后娘娘稍候,臣妾这就去请琅王妃来帮忙。”

说着她将手中的银两放在桌上,转身就要离开,宁皇后已经眼睛一亮:对啊,怎么把这位大神医给忘了?

“这种事哪能让你去做?本宫派人去请就是了。”她急忙开口叫住了梅妃,“还有,这银两你拿回去,本宫会酌情处理的。”

“不不!”梅妃立刻摇头,“这是臣妾的一点心意,更是歉意,请皇后娘娘务必转交给她们。皇后娘娘肯谅解臣妾,臣妾感激不尽、无以为报,便以茶代酒,敬皇后娘娘。”

二人各自端起茶碗啜饮了几口,梅妃又感激地施了一礼,接着抬头看看天色:“这个时候各宫主子也差不多该来向皇后请安了,臣妾告退。”

“不再坐坐吗?”宁皇后含笑开口,“不陪她们聊聊?”

“不了,臣妾,是特意来向皇后请罪的。”梅妃苦笑了一声,“皇后娘娘也知道臣妾以前的身份,此时此地与她们见面未免太过尴尬。”

宁皇后了解地点头,命侍女将她送了出去。片刻后,各宫主子果然结伴而来,房中顿时笑语连连,一如往常的轻松愉快。

请安之后,众人才各自退去,宁皇后还记挂着那几名侍女,立刻便派人去琅王府请端木琉璃入宫。侍女领命而去,她便独自一人在桌旁落座,取过一本书静静地看了起来。

可是看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她便突然发现书上的字迹居然渐渐变得有些模糊,不由本能地轻轻甩了甩头。还好,眼前重新变得清晰,她便不曾在意,接着看了起来。

然而这一次间隔的时间更短,眼前便再次模糊,仿佛雾里看花。宁皇后奇怪地皱了皱眉,再次甩了甩头,却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晕眩感上涌,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瞬间失去了意识。

不过幸好,那声巨响立刻惊动了在外面伺候的侍女,她心知有异,忙跑进来一看,顿时吓得一声尖叫:“皇后娘娘!快、快来人,快请太医!”

太医赶到时,宁皇后已经躺在床上,依然昏迷不醒。顾不得多说,他立刻上前检查了一番,脸色不由变了:“糟了!皇后娘娘并非生病,而是中毒!”

侍女闻言越发吓得面无人色:“什么?中毒?好好的怎会中毒?太医您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救皇后娘娘啊!”

太医为难地摇了摇头:“我不擅长用毒,解不得,快快将此事禀告皇上,我这便去请刘太医!”

刘太医用毒的本事虽然连秦铮的一分都赶不上,但在整个太医院却已经算得上是高手,寻常毒物倒还难不倒他。

接到消息,楚天奇自然大吃一惊,立刻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早已满脸怒意:“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皇后怎会被人下毒?”

堂堂皇宫、天子眼前,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这还有没有国法?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是不是?

龙颜震怒的威力侍女自然承受不起,早已吓得跪倒在地,浑身颤抖:“皇上恕罪,奴婢也不知道!方才皇后娘娘命奴婢退下,可是不久奴婢便听到房中有异响,进来一看才发现皇后娘娘已经昏倒在地,便请了太医前来。”

楚天奇四下一瞧:“太医呢?”

侍女继续颤抖:“太医说皇后娘娘是中毒,去请擅长解毒的刘太医了。”

便在此时,刘太医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楚天奇立刻挥手阻止他的参拜:“快!先去为皇后解毒!”

刘太医不敢怠慢,立刻来到了床前,然而经过一番忙碌,他却突然转身扑通一声跪倒:“请皇上恕罪!这毒极为罕见,臣解不了。”

楚天奇又惊又怒:“什么?解不了,解不了还要你干什么?”

“是、是、是臣学艺不精,请皇上息怒!”刘太医连连叩头,“不过这种毒应该难不倒秦铮秦护卫,皇上快宣他前来,迟了就来不及了!”

楚天奇闻言,心中一喜,可是不等他开口,便听到身后有人说道:“谁叫我?”

几人本能地回头才发现,秦铮已经跟在端木琉璃和楚凌云的身后走了进来。一眼看到楚天奇,几人忙各自见礼:“参见父皇!”

“免礼!你们来得正好!”楚天奇顾不得询问缘由,“秦铮,皇后中毒,你快为她解毒!”

端木琉璃与楚凌云对视一眼,各自目光一凝,秦铮更来不及多说,立刻蹿到了床前。而与此同时,端木琉璃目光一闪,迅速在楚凌云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楚凌云微微点头,接着说道:“父皇,皇后既然是中毒,便请到外室等候,免得被毒性殃及。你们也退下。”

其余人等依言退下,楚天奇倒是吃了一惊:“什么?毒性有这么厉害?”

“还不确定,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楚凌云目光闪烁,“此毒秦铮若解得了,父皇不必担心,他若解不了,父皇留下也帮不上忙,何况既是中毒,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万一殃及父皇,岂不是亲痛仇快?”

楚天奇转身而去,走了几步却又回头:“那你跟琉璃……”

楚凌云含笑摇头:“我的功力还算深厚,琉璃又是医者,无妨。”

楚天奇这才走了出去,楚凌云回头看着端木琉璃:“好了,闲杂人等都已清除,你又想怎样?”

“不急。”端木琉璃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秦铮,“怎样,皇后娘娘中的毒你能解吗?”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