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话楚凌欢自是深不以为然:“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些。WwW.XsHuotXT.总之我已经认清了一个事实,就是从你恢复正常以后,我们便彻底没有机会了,我不想连命都赔进去,所以已经上书父皇,说想出去四处走走,也算是历练历练,父皇已经恩准,我这两天就会动身,特意来向你辞行。”

楚凌云也并不觉得意外,笑了笑说道:“出去历练历练也好,算是见见世面。你放心,这颗药丸绝对是真正的解药,你服下去之后就会没事。”

楚凌欢点头:“行,我就相信你一次,就算你骗了我,我也认了,谁让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呢?告辞。”

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转身而去,秦铮饶有兴趣地摸着下巴:“王爷,你说他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楚凌云回头看他一眼:“你不是有钱吗?买过来瞧瞧。”

秦铮撇撇嘴:“要买也是你买,关我什么事?我倒觉得他要离开是真,但到底是不是出去散心可就两说了。”

楚凌云点头:“我已经说过,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会再轻易出手,所以暂时不必理会他。”

夜色深沉。

楚凌云又像往常一样独自在书房中看书。不过刚刚过了片刻,便听一声门响,他头也不抬:“不去睡觉,跑这里来做什么?这里又没有你要找的人。”

这次来的是蓝醉,迈步走到桌前桌前,他哼了一声:“我要找的人就是你,你这不是在吗?这里交给我了,去陪着琉璃睡觉。”

楚凌云纹丝不动:“琉璃不用我陪,她自己睡的就很好,你也去睡吧!”

蓝醉皱了皱眉:“你当我真那么闲的没事干,特意跑到你这琅王府来睡觉吗?趁着我在,你赶紧回去歇着。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就习惯于昼伏夜出,对我来说根本小菜一碟。”

楚凌云笑了笑,果然放下书站了起来:“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附耳过来,有几句话告诉你。”

蓝醉答应一声上前,便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他便立刻点头:“行,我知道了,放心吧!”

楚凌云退后几步想了想,却突然笑了起来:“要我说我们也真够没出息的,堂堂狼王外加一个蝙蝠公子,如今居然被人折腾得夜不能寐,若是传了出去,这个脸可丢大了。”

蓝醉反倒深不以为然:“有什么关系?如今敌在暗我在明,做些必要的防备是应该的,不信你反过来试试,你照样可以把别人折腾得夜不能寐。何况我知道你这么小心不只是为了你自己,更为了你在乎的人。”

楚凌云点了点头,刚打算转身离开,便听蓝醉接着说道:“原来你在看《身无彩凤双飞翼》,怎么样,练的如何了?”

楚凌云立刻顿住脚步,满脸兴味盎然:“学了一些,不知进展如何。横竖长夜漫漫,不如陪我过几招怎么样?”

蓝醉退后几步挽起袖子,接着取出了玉笛:“来。不过先说好,除了《身无彩凤双飞翼》上的武功,其他的你都不准用。”

楚凌云点头:“没问题。”

蓝醉笑笑,刷的窜了过来,两人瞬间斗在了一起。因为用的是同一种功夫,彼此对对方的出手和武功路数都很熟悉,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

不过渐渐的,楚凌云便显得有些吃力了。蓝醉已经将整本秘籍融会贯通,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而楚凌云则刚刚开始研究,生涩是免不了的,又是几个回合过后,他便被蓝醉逼到了墙角,手脚都有些施展不开了。

看到这一幕,蓝醉突然一挑唇角,勾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意,紧跟着眼中锐芒一闪:“注意,我要出绝招了!”

说话间,他手中的白色玉笛已经以令人不敢置信的速度挥舞起来,但见漫天都是雪白的影子,却根本看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玉笛,瞬间将楚凌云浑身的要害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的确是蓝醉不轻易使用的绝招,雪落无声,因为这一招使出之后,对方必死无疑,自然毫无声息!

楚凌云瞬间横眉立目:这小子故意的是不是?明知他刚开始研究《身无彩凤双飞翼》,居然就使出这种绝招来对付他?

幸好,他是狼王。

同样一挑唇角,楚凌云勾出的笑意更加锐利而锋芒毕露!手腕翻动间,已经握着一把短剑,一股森森寒气瞬间在房中扩散开来!与此同时,蓝醉同样只来得及看到眼前闪过一片森森的光芒,漫天笛影顿时消失,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许久之后,蓝醉才静静地开口:“绝杀?”

楚凌云微笑点头:“嗯,好玩吗?”

蓝醉咬了咬牙:“好玩你怎么不玩?明明说好不准使用其他武功,你耍赖!”

两人虽然已经停下所有的动作,却保持着最后的姿势不曾乱动。蓝醉手中的玉笛距离楚凌云的咽喉还有三寸,而楚凌云手中的短剑距离蓝醉的咽喉则只有两寸七分。虽然只是差了三分,但高手相争,根本一分一毫都差不得!

楚凌云嘿嘿一笑,这才收回了手:“这不怨你吗?好不好的使什么绝招?我刚开始学《身无彩凤双飞翼》,怎么可能抵挡住你的绝招?琉璃,进来了,还站在门口吹冷风?”

蓝醉也已察觉端木琉璃就站在门外,差不多是在他刚刚使出雪落无声的时候。

端木琉璃推门而入,脸上还有尚未褪去的惊艳:“我本来已经睡了,听到书房这边乒乒乓乓的,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正好赶上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

蓝醉瞅她一眼,没好气地抢白了一句:“是啊,你夫君把我打得落花流水,当然是好戏了,要是反过来,我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

又反一回,刚才不是反过了吗?楚凌云笑笑,好心地安慰了一句:“别生气,你也不是真的输给了我,只不过是没防备我也会出绝招而已。”

蓝醉又哼了一声:“你别捧我,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有数,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不过你要肯收徒弟的话,我可以考虑拜你为师。”

楚凌云忍不住失笑:“你想学什么,我教你就是了,说什么拜师不拜师?”

在这一点上,楚凌云和蓝醉颇有相同之处,他们都认为不管是什么样的武功绝学,都必须尽可能传给更多的人,好留传后世,否则若是失传,岂不就暴殄天物了?

当然,这更多的人也并非什么人都可以,必须得保证其天分高、心术正,而且学会之后用在正途上。

蓝醉也不过随口一说,接着便挥了挥手:“以后再说吧,琉璃既然来了,你们便赶紧去休息,这里交给我了。”

两人点头,很快便结伴离开,蓝醉才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咽喉,赞许地点头:果然不愧是绝世奇招,厉害厉害。这样看来,他自己就完全可以,根本不用我在这里掺和。算了,就当是做好事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端木琉璃面前还闪动着那片森森的光芒,越发赞叹不止:“凌云,你刚才使得那一招就是绝杀?”

楚凌云点头:“是,不过方才并非生死关头,而蓝醉又并非我的敌人,所以威力并不曾全部发挥出来,还留有两分余地。”

“果然威力无穷啊!”端木琉璃又赞叹了一声,“不如你教教我怎么样?你不是说我可以很快学会吗?”

楚凌云立刻点头:“当然可以,我早就说过教你,是你不肯学。”

端木琉璃笑笑,暂时不曾说什么。原先她不肯学是觉得可能派不上用场,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她已经渐渐意识到在这个时代,武功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仅靠身为特工时学到的那些近身搏击术显然远远不够。

眼前又浮现出那片黑芒,她不由好奇地问道:“对了,刚才你拿出来的就是你说的短剑吗?绝杀是不是必须用这样的短剑才能发挥威力?”

楚凌云点头,却突然站了起来:“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不等端木琉璃点头,他已转身奔了出去,不多时便重新返回,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端木琉璃面前:“试试能不能将这两把短剑分开。”

端木琉璃好奇地拿起来一看,才发现这两柄剑大约都是一尺长左右,乍一看去仿佛是一个剑鞘套着一把剑,但若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其实是装在两个剑鞘中的两柄剑紧紧贴在了一起,而且严丝合缝,仿佛一对生死相依,誓死不分开的恋人。

端木琉璃翻来覆去地看着,同时发觉这两柄剑看起来虽然精巧,却沉甸甸的很有分量,显然是上古神器:“是不是用机关合在一起的,找到机关就能打开?”

楚凌云点头:“就看你能不能发现其中的玄机。”

端木琉璃一边仔细研究一边问道:“两柄短剑一看便知有些年头了,是不是有什么传说或者故事?”

“还是琉璃聪明。”楚凌云不由一笑,“玄冰大陆存在之初,传说曾经诞生了一位铸剑大师,名为紫真,乃是天上的神仙因为触犯天条被贬下界,转世重生而成。”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