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号称没法查,秦铮却好歹是狼王手下最得力的助手。WwW.XsHuotXT.不过刚刚午时,他已经回到楚凌云面前:“查到了,琰王手下的死士的确有过人员调动,如果不是巧合,应该就是与子涯交手的那一拨。”

楚凌云点头:“意料之中。”

邢子涯不由眉头一皱:“莫非琰王已经知道真相,想要杀我泄愤?”

楚凌云反而摇了摇头:“你也说逃走的时候那些死士并不曾追赶,足见老七应该只是有所怀疑,这才前来验证。”

邢子涯依然皱着眉头:“但他们为何不追?不把我抓回去如何验证?”

楚凌云笑笑:“想要验证还用得着把你抓回去吗?要你一滴血就足够了!”

众皆恍然,邢子涯更是失声说道:“不错,王爷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确实是在我受伤之后,他们便停止了攻击。”

如此说来琰王真的发现了破绽?想起自己上次给他的只不过是两滴鸡血,秦铮不由挠了挠头:不会是这个地方出了问题吧?

恰巧将他的表情看在眼中,楚凌云以手支颌,笑得温柔:“秦铮,你又给我捅了什么娄子?”

秦铮吓了一跳立刻摇头:“没有!”

“没有?”楚凌云依然温柔地笑着,“那你心虚什么?”

秦铮苦着脸,吞吞吐吐地说道:“就是那天你让我去给琰王送解药,我……我送了两滴鸡血过去,会不会……被他给看出来了,所以才想拿子涯的血比对一下?”

众人早已满脸黑线,楚凌云则吐出一口气:“不是让你扎破手指,取你的两滴血送过去吗?你没听明白?”

“听明白了。”秦铮满脸无辜,“可是我怕疼。”

众人闻言更是喷饭,楚凌云顿了顿,突然笑得见牙不见眼:“扎破手指取一滴血你怕疼,当初为我挡刀子,整个肩膀血流如注,怎么不见你怕疼?你当我好哄是吧?”

“那怎么能一样。”秦铮立刻满脸严肃,“为你血尽人亡都行,为琰王那种人流一滴血我都心疼。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有那么厉害吗?一眼就看出那不是人血?”

端木琉璃摇了摇头:“应该不至于,只有两滴的话,仅凭肉眼是很难分辨的,我看应该另有原因。”

她的话众人自然不会怀疑,所以沉默片刻依然不得要领。毕竟谁也想不到楚凌欢居然会与圣月教有勾结,更想不到顾秋波居然能够看出血中混着的粉末,也就是真正的解药。

“此事水落石出之前,子涯先不要外出。”楚凌云突然开口,“向天借胆,老七也不敢跑到这里撒野。”

邢子涯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也知道楚凌云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便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回房。

等他离开,端木琉璃却突然说道:“秦铮,看着他,他刚才的眼神不对。”

秦铮一愣:“啊?什么?”

楚凌云挠了挠眉心:“不看着他,他很可能去找老七单挑。”

秦铮恍然,抹头就走。

端木琉璃转回头:“觉不觉得你捡了个麻烦回来?”

楚凌云点头:“觉得,不过这样的日子才不无聊。”

端木琉璃笑了笑:“打算怎么对付琰王?如果从此之后邢子涯只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琅王府,我想他宁愿去找琰王单挑。”

楚凌云显然已经有了初步的对策:“今晚让秦铮替我去趟琰王府,我要知道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秦铮身手不凡,夜探琰王府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他不放心邢子涯。楚凌云只给了他一句话:“你觉得现在没有我的允许,他出得去?”

秦铮笑笑,转身就走:他要出得去,那才见鬼了。

这一去居然就是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秦铮打着呵欠回来,抓起为他准备好的粥就喝了一大口:“饿死我了!肚子一直咕咕叫,我都担心会被琰王听到。”

等他这碗粥见了底,楚凌云才开口:“如何?”

“什么也没发现。”秦铮摇了摇头,“琰王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睡了一夜大觉,我却趴在屋顶吹冷风,连眼睛都不敢眨。”

楚凌云摸了摸下巴:“也就是说从你去到离开,没有任何人去找过他。”

秦铮摇头:“至少我在的那段时间的确没有,但我去之前和走之后便不知道了。”

端木琉璃目光闪烁,突然开口:“当时你在屋顶,房中的一切应该看得比较清楚,可曾发现什么异常?”

秦铮有些不确定:“异常?没有吧?琰王就是一直在那里睡觉,都不曾起来上厕所。”

谁问你这个了?端木琉璃有些无奈,只得慢慢引导:“这样,你跟我们说一说琰王的房间里都摆放着些什么,不管是桌椅橱床,挨个说清楚。”

秦铮虽然不明内里,但也知道她此举必有深意,立刻仔细回忆了一番:“正对门口的自然是一张床,琰王就躺在上面,旁边是个橱子……中间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把茶壶,两边各有一个茶碗,其中一个还有半碗茶水……咦!果然有人去找过他,王妃你好厉害!”

能够让琰王奉上茶水的,肯定不是小角色。

端木琉璃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接着问道:“女子都喜欢用胭脂水粉,你可曾闻到房中的空气里有没有脂粉的香气或者是类似的气味?只要确定了男女,范围就至少缩小了一半。”

早已见识过她思维的缜密,几人倒并不如何惊讶。秦铮更是皱起了眉头,仔仔细细地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对了!空气中的确隐隐约约有一种十分香甜的味道,怎么说呢,好像是奶,又好像是蜜的味道,总之就是十分奇怪。当时我还以为那是琰王用的熏香,还觉得他变态,居然喜欢这种味道。”

这么说,难道来人真的是个女子?

端木琉璃刚刚想到这里,便见楚凌云目光一闪,淡然开口:“顾秋波。”

众皆恍然,惟有端木琉璃一脸茫然:“谁?”

“五教之一圣月教的教主。”楚凌云回答,“圣月教的人都喜欢用牛奶沐浴,用特制的蜜油涂抹全身,借以保养肌肤。”

端木琉璃谨慎地反问:“会不会有人仿效?”

楚凌云摇头:“那蜜油乃是圣月教独有,旁人仿效不来。”

“顾秋波当初不是大皇子的同谋吗?什么时候跟琰王凑一块儿了?”秦铮挠了挠头,很有些不以为然,“她还真能折腾,就不怕折腾出点事来,把整个圣月教都连累了?”

楚凌云倒不急着下结论:“还有什么?”

秦铮仔细回想片刻,摇了摇头:“没有了,王爷,会不会是顾秋波看出了什么破绽?”

楚凌云笑了笑:“顾秋波用毒的本事不及你,照常理来说,她不会知道子涯的血无用,真正有用的是混在里面的解药。”

秦铮越发摇头:“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凌云唇线一凝:“想知道,去问顾秋波。”

秦铮一愣:“我吗?”

楚凌云笑笑:“我。”

堂堂狼王可不是只会吓唬人和指手划脚而已,他有的是横扫天下的本事,譬如说紫瞳诱惑。

为了弄清解药的真相,楚凌欢让顾秋波住在了琰王府,好随时向她请教或者与她商议。但顾秋波毕竟不以毒闻名,除了看出血中混有粉末,剩下的她其实也无能为力了。

夜色已深,她刚要上床歇息,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异常的响动。吃惊之下,她猛的回头,同时想要发动攻击,却在下一个瞬间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眼眸,意识便瞬间远离!

紫眸的主人当然就是楚凌云,用紫瞳诱惑迷惑了顾秋波的心智,他淡然一笑,直入主题:“为什么与琰王合作?”

顾秋波垂手站在床前,目光呆滞,仿佛一具玩偶,嘴唇一张一合地回答:“他用我跟大皇子联手的证据威胁我,我若不从,他便要请皇上灭了圣月教。”

楚凌云目光微闪:“你觉得你们是狼王的对手?”

“不是。”顾秋波语声刻板,但一字一句都说得十分清晰,“当初与大皇子合作只是因为狼王命不久矣,后来他身体恢复,我就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幸亏大皇子很快倒台,我本已打算离开,谁知七皇子却又找上门来……”

楚凌云了然,不过既然如此,他可以放她一马:“琰王派人袭击行子涯,此事是否与你有关?”

顾秋波动作僵硬地点了点头:“我看出血中混有粉末,琰王怀疑是否上了狼王的当,想取邢子涯的一滴血进行验证。”

原来关键的一点在这里,楚凌云总算明白:“验证的结果呢?”

顾秋波又摇头:“没有结果。虽然看得出狼王派人送来的血和取自邢子涯体内的血不同,但琰王仍不敢确定他体内的毒是否必邢子涯的血才能压制。”

正常,就说顾秋波用毒的本事根本比不上秦铮,不可能揭开真相。

楚凌云略一沉吟,接着问道:“我若把琰王所说的证据交给你,你是否愿意离开?”

“求之不得。”尽管心神已被控制,顾秋波依然毫不犹豫地点头,“我说过我们不是狼王的对手,与他对抗根本是自寻死路,若非万不得已,我早就离开了。”

紫瞳诱惑最大的威力就在于,能够让人在心神被控制的情况下说出心底最真实的话,所以不必怀疑顾秋波这些话的真实性。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