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霄捻佛珠的动作一顿,同样抬起头与他对视着:“父皇的意思是,端木世家?”

楚天奇微微一声冷笑:“你是个聪明人,而且这件事朕从来没有瞒过你,不必拐弯抹角。www/xshuotxt/com,最新章节访问: 。那件东西朕原本就怀疑端木世家已经‘交’给了云儿,如今他既然是凝脂的儿子,那么就算原本不是这样,只怕也差不多了吧?”

当初楚天奇不知道司徒笑颜是北宫律燃假扮的,曾经悄悄跟她说过,等她嫁入琅王府之后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她。

只可惜北宫律燃自作聪明,设计想要陷害端木琉璃,反而被端木琉璃揭穿了身份,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所谓的任务正是要去琅王府偷偷寻找此刻楚天奇说的东西。

不过听到这几句话,楚凌霄重新垂下了眼睑,并且继续轻轻捻动着佛珠,仿佛想要藉此平静心中刚刚被‘激’起的涟漪。

直到眼中也重新变得平静无‘波’,他才淡淡地说道:“就算是这样,儿臣又能如何?须知凡事不可强求,否则必定自食其果。”

楚天奇目光一冷,继而微微冷笑:“你的意思是让朕一直这样被动地等待,整日提心吊胆?”

楚凌霄轻轻摇了摇头:“此言差矣。父皇自登基以来勤政爱民,善于纳谏,我东越国风调雨顺,国富民强,百姓纷纷赞颂父皇是不可多得的好皇帝。既然如此,那东西就根本没有用武之地,父皇有什么必要提心吊胆?”

楚天奇脸上的神情略略缓和,却依然摇了摇头:“事情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那东西有没有用武之地并不完全取决于朕是不是个好皇帝,须知愈加之罪何患无辞,必须严防有人心怀不轨,利用那东西大做文章。”

楚凌霄继续捻动着佛珠,节奏居然一直十分平稳:“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有资格利用那件东西大做文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父皇说的自然就是三弟?可他为东越国立下了赫赫战功,从来没有不轨之心,儿臣倒认为父皇并不需要对他如此设防。”

“是吗?”这几句话终于‘逼’出了楚天奇的冷笑,他紧紧盯着满脸淡然的楚凌霄,一字一字地说着,“既然你认为这没有必要对他如此设防,那当年望月关……”

“父皇,这件事儿臣不想再提!”楚凌霄居然大着胆子打断了他,丝毫不怕触怒天颜,“望月关是儿臣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儿臣此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何况父皇还不明白吗?有些事情是阻止不了的,不管采用任何手段。”

心头刹那间掠过了一些画面,楚天奇顿时满脸惊怒:“霄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朕已经阻止不了云儿……”

“儿臣不是这个意思!”楚凌霄再次打断了他,“儿臣只是想告诉父皇,不必无谓地担心,因为有些事不需要担心,有些事担心也改变不了,不如顺其自然。”

楚天奇慢慢闭紧了双‘唇’,看着他的目光越发深沉冷锐,却一直不曾再多说一个字。

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原本以为对楚凌云的了解就已经少得可怜了,可是为什么这一刻他却觉得楚凌霄看起来更加深不可测?在他这超然世外的外表之下,是不是还隐藏着另外的秘密,而这些秘密他从来不曾告诉过任何人?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包括他自己。

可是自己叫他回来,原本只是为了商议对策,他居然叫自己顺其自然?若要顺其自然,之前何必做了那么多?

但是至少凝贵妃还是明智的。尽管早朝之时,的确有不少大臣提议让凝贵妃入主后宫,但楚天奇的第一个反应便是绝不可能。刚才那番话,只不过是对凝贵妃的试探而已,好在正如他所说,凝贵妃没有让他失望。

可是那件最要命的东西怎么办?难道真的顺其自然?

楚天奇离开之后,凝贵妃越想越觉得心中忐忑,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楚凌云。

夫‘妇’二人彼此对视一眼,端木琉璃首先开口:“这是**‘裸’的试探,父皇根本不可能立母妃为皇后。”

楚凌云点了点头,淡淡地笑笑:“他立谁为后都不可能把凤冠戴到母妃的头上,此举的确只是为了试探母妃的反应,甚至根本就是为了试探我的反应。”

端木琉璃不由微微一叹:“也难怪父皇如此,细细数数如今剩下的几位皇子,只有你风头正盛。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就算你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不行。”

楚凌云打个呵欠:“随他去,他不嫌累,只管试探。”

端木琉璃笑了笑:“父皇累不累我不知道,不过我瞧你累得很了,快去歇着吧!”

“我没事。”楚凌云也笑笑,“虽然夜里累了些,不过白天补一觉也就是了。”

端木琉璃‘唇’线一凝,眉头微皱:“我也看得出无名深藏不‘露’,但他真的值得你彻夜不眠?”

“小心驶得万年船。”楚凌云不在意地笑笑,“何况我就算彻夜不眠地注意着他的动静,又能有多累?”

端木琉璃仍然皱着眉头:“可我觉得你真的很累呀!”

楚凌云笑得越发暧昧:“我那是想你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整夜不停地在我的脑子里转来转去,你不累吗?”

这话一出口,端木琉璃的眉头哪里还皱得住,立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狼王说情话的本事与打天下的本事一样出‘色’,领教了,佩服佩服!”

说了几句笑话轻松了一下,楚凌云接着说道:“这一连串的变故之后,朝中的局势将会相对稳定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再过三两个月,告诉七弟秦铮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彻底解毒的解‘药’。到那时,相信他也不能再对邢子涯造成什么威胁。”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经过这件事情之后,邢子涯也会记住这个教训,以后不会再轻易上当。”

楚凌云答应一声,随口问了一句:“他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很好!”端木琉璃回答,“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好,放心,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你的得力助手。”

“这个要记在你的功劳簿上。”楚凌云叹了口气,满脸苦恼地说着,“我现在实在想不出来,我拥有的东西到底哪些不是你给我的。”

端木琉璃笑笑:“有啊,就是你这哄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楚凌云晃晃脑袋:“我没这种本事啊,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哄你。”

端木琉璃无奈地摇摇头:“行了,别耍嘴皮子了,赶快去睡一觉吧!”

白日里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此刻虽然已经夜‘色’深沉,书房里却仍然点着烛火,楚凌云就坐在桌旁,认真研究着蓝醉留下的《身无彩凤双飞翼》。

一声‘门’响,楚凌云头也不抬,右手已经刷的挥了出去,洒出一片冷森森的光芒,正是他的杀手锏之一无边丝雨细如愁!

推‘门’的是秦铮,还未站定脚步,耳边已传来尖锐的破空声,眼前更是冷芒闪烁,他不由哇呀一声大叫,砰的一声把‘门’关了过来:“你偷袭!卑鄙!”

只听绵绵密密的叮叮声不断响起,所有的银针都已跌落在地,根本连‘门’板都不曾碰到。可见楚凌云这一招只使用了前力,并没有后劲,就算秦铮站着不动,也绝对伤不到他一根头发。

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秦铮颇有些讪讪然,推开一条‘门’缝将脑袋伸了进来,嘿嘿地笑笑:“刚才那句话,我没说。”

楚凌云也不看他,翻过一页纸:“你是没说,不过我已经听到了,你说怎么办才好呢?”

秦铮挠了挠头,干脆走了进来,凑到桌旁没话找话:“咦?你在练《身无彩凤双飞翼》啊,我们一块练好不好?我问过蓝醉了,他说他已经把这本秘籍给了你,我如果想练就来找你,这就说明他已经同意了。”

楚凌云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冲着他美美地笑笑:“我不同意。给了我就是我的,只有我能做主,他同意顶什么用?”

秦铮气得眉‘毛’一跳,突然又眉开眼笑:“不然这样,我不学这个了,你教我无边丝雨细如愁。”

“行!”这次楚凌云答应得无比痛快,并且用下巴点了点满地的银针,“在那边,自己去练吧,等你什么时候练会了再来找我,我教你。”

秦铮手捂‘胸’口,几乎气得吐血:我要是练会了,还用得着你教?

不过不等他开口,楚凌云突然微微笑了笑,语声温和:“秦铮,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真的不用,你回去歇着吧!”

秦铮闻言,立刻收起玩笑之态,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我的身手不够瞧的,不过……”

“所以不能做无谓的牺牲,你的身手其实很够瞧的。”楚凌云打断他,依然笑得温和,“何况你就那么信不过我吗?”

秦铮抿‘唇’,只得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千万小心。”

说完他果真转身收拾起满地的银针,这才开‘门’走了出去,边走边哼了一声说道:“我去练无边丝雨细如愁了,练会了,你可一定要教我。”

楚凌云不由笑了笑,很快便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秘籍上。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