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跃虽然是二人的私生子,但一直不知内情,原本并无过错。WwW.XsHuoTXt.错就错在当他知道真相之后不但未曾及时禀报,反而意图继续隐瞒,并企图营救两人出狱。事情败露之后,更是妄图仗着邪功在身弑君篡位,这便同样罪无可恕,本应一起处斩。但因其修炼邪功未果,遭到反噬,已是时日无多,便将其与霜妃和徐泽湖关押在一起,了此余生。也算是帝王仁慈,还给他们一家三口最后一点团聚的时光。

至于霜妃和徐泽湖的家人,自然也都被牵连,依律法分别处置就是。

而这件事之所以能够水落石出,端木琉璃当居首功,所以帝王赏赐无数,一时羡煞旁人。好不容易寻回这颗明珠的凝贵妃更是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几乎要将她所有的金银珠宝全部赏赐给了端木琉璃。

端木琉璃无奈,按着她好说歹说,重点是强调琅王府内珍宝无数,她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凝贵妃才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总之,这件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情至此总算告一段落,后续的影响当然不会那么快便消失,譬如京城的百姓,茶余饭后又多了不少谈资。

而尤其让他们感兴趣的是,琅王妃是如何在这看似无缝的天衣上硬生生地撕开一道缺口,把真相找出来的?

当然,就算再不解,他们也不敢跑到琅王府去问,只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很快将端木琉璃说成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仙,说她有一双神眼,只要随便一瞧便知道所有的真相……

“哟,怎么着?这次我又成了神仙,不是狐妖了?”听着苏天宁的转述,端木琉璃不由挠了挠眉心,“那下一次呢?我会变成什么?魔鬼呀?”

苏天宁忍不住失笑:“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不到那一刻谁也不知道他们还会编排出什么。不过说实话,也难怪他们会有这样的猜测,琉璃,你的本事实在令人佩服。”

“你就别起哄了,我有多少本事自己还不知道吗?”端木琉璃笑了笑,“单就这件事来说,其实我只是会指手划脚而已,所有的事都是秦铮他们去做的,凌云还亲自出马了,世人不知内情才会如此猜侧。”

苏天宁也笑了笑:“可是在这件事当中最难的就是指手划脚,如果不是你思维缜密,思路清晰,所有人空有一身力气,却不知道该往何处使。至少如果让我来指挥,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着手调查。”

“行了,别捧我了,我要脸红了。”端木琉璃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你一大早跑过来,不是为了夸我这几句吧?应该是来给我们送喜帖对不对?”

苏天宁稍稍有些脸红,故意咳嗽了两声:“早着呢,哪有那么快?不过琉璃,我真的应该谢谢你,若不是你告诉我事缓则圆,或许我就直接回绝了这件事,那么当我看到如今这结局还不得哭死?”

端木琉璃笑笑:“有些事是注定的,不管兜兜转转多少圈,该在一起的还会在一起。当然有些事也是人力不可改变的,不管做多少努力,不能在一起的还是不会在一起。”

苏天宁挠了挠头:“好深奥,值得细细品味。”

既然最大的阻碍已经不存在,苏天宁所说的还早就已经不是故意拖延,只不过是他要好好做一番准备,以最隆重的方式把最心爱的人娶回家来,一辈子相知相守。

苏天宁告辞离开,蓝醉也随后站了起来:“好了,你已平安归来,我也该走了。这几日鹊巢鸠占,想必狼王是不会介意的。”

“以后不要再叫我狼王,我又不咬你。”楚凌云看他一眼,那一眼中的温暖胜过阳光,“我觉得我的名字还蛮好听,没那么叫不出口吧?”

蓝醉的眼中也有明媚的温暖:“那我就不客气了,楚凌云,告辞。”

看着他转身而去,狼王不满地直哼哼:“用不着连名带姓地叫吧?也太不客气了。”

端木琉璃笑了笑:“他是故意气你呢!其实根本感动得要命,就是不想让你觉得他肉麻。”

楚凌云撇撇嘴,接着说道:“琉璃,我也很佩服你,想不到你居然还是查案的高手。”

法医嘛,职业所需罢了。

端木琉璃并不曾多做解释,只是苦笑一声:“这算不算无心插柳柳成荫?其实我看得出你的确从来没有继承皇位的野心,但你有没有发觉如今的局势已经越来越将你推向了风口浪尖?”

“我早就处在风口浪尖了,包括你。”楚凌云微微一叹,“而且琉璃你没有发现吗?我会处在风口浪尖,其实主要是因为你在背后的推动?”

这话似乎并没有错,她让楚凌云恢复了正常,这无疑是前提。接着与他联手扳倒楚陵扬,又设计成全楚凌飞,让他死心塌地地成了楚凌云的强助。如今又揭穿了楚凌跃的身份,让楚凌云找到了真正的亲人,原本就无心皇位的楚凌溪更因此表示会全力支持他接手东越国的江山。下一任的帝王会是谁还用得着猜吗?

叹了口气,端木琉璃点头:“我承认如今的局面与我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你知道,我从来不曾想过让你去继承什么皇位,我只是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谁若敢来,我就敢灭了谁。”

楚凌云微笑:“虽然我们都没有那个意思,但看在不明内情的人眼中,必定会以为我是在不择手段地铲除异己,残害兄弟,不惜踩着他们的尸体往皇位上爬。”

端木琉璃挑了挑唇:“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纵观玄冰大陆上的风云变幻,有几位皇帝的双手是真的不沾血腥的?有多少人不是踏着尸体坐上皇位的?通往皇位的路铺满的从来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鲜血和尸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真的是被人冤枉了。”

楚凌云沉默片刻,一甩头说道:“无所谓,你忘了吗……”

“笑骂由人不表态。”端木琉璃微笑,“功过自有后人说。”

“果然还是你最懂我。”楚凌云笑笑,眼中却掠过一道冷芒,“不过事情居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有人要坐不住了。”

端木琉璃抿唇,突然微笑:“虽然你一直没有告诉过我,不过我大概能猜到你说的是谁了。”

楚凌云点头,忍不住叹口气:“我早知道瞒不了多久的,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真正的对手还在磨刀。”

端木琉璃笑笑,什么也没说。

夜色深沉。

一座外观毫不起眼的两层小楼内,桌上的烛火散发出昏暗的光芒,越发将那张鬼面具映照得阴森恐怖。不过面具遮不住他眼中冰冷而愤怒的光芒,更有一丝隐隐的焦躁不安。

过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房门才被人推开,燕淑妃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主人,百姓所说的一切的确是事实……”

砰!

一声巨响,鬼面人已经狠狠一拳捶在了桌面上,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该死的!”

燕淑妃不敢再开口,垂首站在一旁。鬼面人倒是接着就控制住了自己,冷声说道:“既然已经是事实,就不必再理会了。我让你查的另一件事呢?为何珺王突然频繁地往琅王府跑,可曾查出缘由?”

燕淑妃越发不敢抬头:“属下无能,还不曾查到什么。”

这个回答显然也在鬼面人的意料之中,他只是冷冷地看了燕淑妃一眼:“别一个劲地盯着琅王府,依狼王的精明,你以为你能查出什么?多注意注意珺王府的动静,或许会有所收获。”

燕淑妃立刻点头:“是,多谢主人的指教!”

鬼面人暂时没有开口,眼中闪烁着恼恨不已的光芒。片刻后,他突然咬牙说道:“端木琉璃,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我本来以为所有的计划都可以暂时中止了,谁知道……”

燕淑妃抿了抿唇,大着胆子小心问道:“主人的意思是,我们要继续之前的计划吗?”

鬼面人居然摇了摇头:“端木琉璃既然如此神通广大,之前的计划恐怕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立刻写信给他们,让他们尽快赶到这里与我会合。”

知道他说的“他们”指的是谁,燕淑妃立刻点头:“是,主人!”

行了一礼,她转身退下,鬼面人起身在屋中来回踱了片刻,突然一声冷笑:你说同样的招数对你没用是不是?我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咱们走着瞧!

吐出一口气,他走到床前盘膝落坐,开始修习内功。之前他刺杀端木琉璃不成,反而被她趁机下了剧毒鬼见愁,不但受了那么久的折磨,更重要的是功力大大受损,让他空自恼恨了半天。幸亏几年来一直在秘密修练,只要尽快功德圆满,何愁大事不成?

练功是急不得的,练成之后威力越大,练成之前付出的就必定越多。他可不是楚凌跃,为了急于求成就去修练那些邪功,到时候不但害人不成,反而连自己也赔了进去。

不多时,几缕白气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渐渐的,白气越来越浓,居然宛如洗桑拿。不知过了多久,白气渐渐淡去,鬼面人才深吸一口气起身下了床,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面具下的眼中折射出诡异而阴冷的光芒。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