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云叹了口气:“我怎么知道?你又忘了吗?你的姥姥……哦不,现在是我的姥姥了,你忘了她是来自什么地方了吗?还是你忘了她留下的那本宝贝?”

听到楚凌云的话,楚凌跃的脑中首先跳出了一个名字:谢冰瑶,然后又跳出了一本书的名字:《凤灵宝鉴》!

正是因为这七个字,他瞬间意识到楚凌云恐怕不是在开玩笑,更不是想用心理战术取得优势,而是真的知道他的罩门在何处!

正因为如此,他瞬间又惊又怒:柳媚儿,难道你又骗了我?

当初他因为功力全失变成废人而受尽耻笑,更被所有人排除在了帝位继承者的行列之外。WwW.XsHuoTXt.狂怒之下,他突然想起曾经听柳媚儿说过,有一种蛊虫可以用他的鲜血来饲养,虽然过程痛苦万分,但饲养成功之后就可以把它的血全部吸到饲主体内,令饲主瞬间拥有几十年的内力,天下无敌!

但正如蓝醉所说,大凡修炼邪功者都容易遭到反噬。把蛊虫的血吸入体内之后,必须小心地将其控制住,否则毒血就会侵入他的大脑,令他失去理智变成杀人狂魔,不停歇地杀人,直到力竭而死。

正因为如此,听到他要修炼这种邪功,柳媚儿才会大吃一惊,并尽力劝说。只可惜楚凌跃已经听不进去,满脑子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练成神功,把所有皇子都打败,最后登上帝位,洗刷这个耻辱!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只差最后一步就要成了,却突然卡在这个节点上一直无法突破。谁知今日阴差阳错之下,居然突破了最后一关,帮助他炼成了号称天下无敌的神功。

发现这一点,楚凌跃简直欣喜若狂,本以为天下马上就要手到擒来,谁知楚凌云居然波澜不惊,将他的神功贬得一文不值,更说知道他的罩门在哪里,怎不让他惊怒万分?

虽然如此,他却咬着牙冷笑了两声:“你姥姥是谢冰瑶又怎么样?你有《凤灵宝鉴》又怎么样?我这神功一旦练成,我管你什么姥姥还是奶奶,你们通通都是死路一条!”

楚凌云无所谓的笑笑:“死路一条是不错,不过是你的,而不是我的。”

“跃儿,你赶紧走吧!”楚凌跃还未开口,霜妃突然尖叫起来,“既然你神功已成,从这里逃出去应该不成问题,你赶紧走,不必理会我们!”

楚凌跃转过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满脸讽刺和嘲弄的笑意:“你们?我说过要理会你们了吗?你以为我不走是为了你们?可笑!哈哈哈!”

霜妃的脸上本已恢复了几分人色,又被这几句话击得比方才还要难看:“什么?你……”

“我什么?你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楚凌跃依然语声冰冷,捡着恶毒的言词毫不留情地攻击着自己的亲生母亲,“你这个贱人!既然已经入宫,就该好好好守你的妇道,学人家偷什么情?告诉你,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爹娘,你们不配!你们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恨不得让父皇把你们大卸八块,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这番话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扎在霜妃的心上,很快把她扎得千疮百孔,痛不欲生:“跃儿……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无论怎样我是你娘……”

“闭嘴!我说了你不配!”楚凌跃的声音越发尖厉,简直有些不堪入耳,“没本事瞒天过海,就别找什么野男人!你若老老实实呆在宫中,我的父亲就是父皇,怎么可能是这么个贱东西!”

说着他刷地抬手指向了徐泽湖,徐泽湖居然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一张原本惨白的脸也因为恼羞成怒而胀得通红:“你、你、你这个不肖子,居然这样说自己的亲生父母,你就不怕下地狱?”

“地狱?哈哈哈!我才不会下地狱,我要把你们所有人都送进地狱,从此之后这东越国就是我的了!”楚凌跃仰天狂笑,凄厉的笑声配上赤红的眼眸,居然令众人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生怕他疯狂之下突然出手。

霜妃原本也被他骂得满心恼怒,然而想到如今的一切的确都是她造成的,眼中的恼怒渐渐消失,再度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跃儿!算我求求你,你快走吧!你不是狼王的对手,何必白白送死?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

“你闭嘴!谁说我不是狼王的对手?”楚凌跃骤然停止了笑声,冷冷地说着,“你以为我会被他两句话就吓得不敢出手了吗?我这神功天下无敌,我要把你们统统杀光!”

说完他居然不再废话,手掌一挥向楚凌云当头劈了过去,但见他指缝间红芒闪烁,空气中的腥味也骤然浓烈了起来!

方才意识到情况不对,楚天奇早已挥手命大内密探现身护驾,此刻楚凌跃一发动攻击,所有人立刻紧紧护在楚天奇和凝贵妃周围,神情凝重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切。

楚寒薇不懂武功,楚凌溪虽然会几手简单的功夫,自保都还不足,更何况是面对楚凌跃这样的高手?所以大内密探同时将这两人也保护了起来,其余皇子则各自凝神戒备在一旁观阵,随时准备出手帮忙。

“三皇嫂!你退后些!”楚凌飞早已飞身上前,将端木琉璃护在自己的身后,“放心,我会帮三皇兄的,绝不会让四皇兄伤害到他!”

端木琉璃笑笑,脸上平静得要命:“你才要放心,不但凌云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别忘了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楚凌飞不由回头看她一眼:是了,三皇兄什么时候做过毫无把握的事?他既然已经决定今日揭穿一切,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四皇兄有通天之能,恐怕也是徒劳一场。

一念及此,他大为安心,只管盯着场中已经斗在一起的两人,以防万一。

楚凌云并不是说大话,因为就算楚凌跃练成了神功,也的确并不是他的对手。他的惊神掌施展开来,绵绵密密,但见漫天都是掌影,再配合着鹤双飞的绝顶轻功,说不出的潇洒俊逸!

再看楚凌跃,仗着有神功在身,内力雄厚,一掌接一掌地劈向楚凌云,指缝间的红光已经化作了一道红线,威力同样不容小觑!但若仔细一瞧就会发现,他根本防守多,攻击少。

当然,他并不是不想发动攻击,只是有心无力。楚凌云的招式并不花哨,只是快,快得简直不可思议,仿佛已经突破了人类可以达到的速度极限!明明看他一掌攻向了左方,可是不等自己的目光转过去,他的手掌已经在右侧出现,光是顾着抵挡已经左支右绌,还说什么反击?

众人见状,也已经看出楚凌云根本胜券在握,不由齐齐松了口气,脸上已经露出了放心的微笑。谁知就在此时,楚寒薇突然感到胸腹间涌上了一股极为难受的感觉,不由抚着心口呻吟了一声:“母妃!儿臣好难受,想吐……”

一句话还未说完,她便浑身一软,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凝贵妃大吃一惊,立刻蹲下身想要去搀扶:“寒薇你怎么了你?不好!有毒!快、快护着皇上离开此处!”

可惜已经迟了,紧跟着所有人便同样因为浑身发软而东倒西歪,同时纷纷惊呼了起来:“有毒!是谁下毒?”

坐在桌案后的楚天奇早已因为支撑不住趴了下去,辛苦地喘息着,眉头紧皱:“好恶心!这是怎么回事?”

“皇上!”凝贵妃越发吃惊,不得不暂时扔下楚寒薇扑了过来,同时从随身携带的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递到了他的唇边,“快!皇上!先把这颗药丸吞下,可以暂时压制毒性的发作!”

凝贵妃虽然不是用毒高手,但她好歹出身端木世家,为了自保,同时也为了救身边的人,一向带着这种药。

楚天奇更来不及多说,一张嘴将那颗药丸含入口中吞了下去。然而紧跟着,他便看到凝贵妃也因为抵御不住毒性的发作而浑身发软,不由急得大叫:“快!你也快把药服下!”

“臣妾没事!”凝贵妃挣扎着摇了摇头,“他们也都中了毒,臣妾先去救他们。”

说着,她居然摇摇晃晃地先把药丸送到了大内密探面前,几人立刻摇头:“不,公主和众皇子乃是千金之体,请娘娘先救他们!”

凝贵妃已经有些站立不住,却含笑摇了摇头:“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说什么千金不千金?何况你们守护皇上劳苦功高,自然该先救你们,快别多说了,来,先服下!”

众人闻言登时满脸感激,越发坚定地摇头:“贵妃娘娘一片心意,属下等感激不尽,但还是请娘娘先救皇子和公主,迟了便来不及了。”

“你们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令人恶心!”楚凌跃突然狂笑起来,“告诉你们,这毒你们是解不了的,乖乖下地狱去吧!哈哈哈……啊!”

正笑着,他突然凄厉地尖叫了一声,“砰”的一声狠狠撞到了墙上,口中立刻鲜血狂喷!趁着他因为说话而心神微散的一瞬间,楚凌云已经一掌拍在了他的前胸!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