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琉璃迈步走到楚凌云的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一字一字地说道:“父皇,凌云他的确确是您的儿子,您若不信,可以滴血认亲!”

这句话委实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而不可否认的是,楚凌飞他们顿时脸露喜色,简直惊喜不已。www/xshuotxt/com惟有霜妃和徐泽湖瞬间满脸恐惧和绝望,仿佛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突然被人掐断了一样。

楚天奇同样满脸愕然,下意识地反问:“什么,怎么可能?霜妃不是已经亲口承认了吗?”

端木琉璃冷笑,冷冷的看了霜妃一眼:“她亲口承认,只不过是因为她想拖着凌云一起死,因为只有凌云死了,她真正的私生子才能够逃过这场劫难,继续以皇子的身份享受着本不该属于他的荣华富贵!”

这句话不亚于一声惊雷,令众人惊愕不已……除了楚凌云。

得到端木琉璃的示意,他抬手解掉了霜妃的穴道,端木琉璃已经淡淡地问道:“霜妃,我说的对吗?”

霜妃浑身一软,本能地双手撑地,才没有当场趴下去,口中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几个字:“你……撒谎……”

然而她的否认听在众人的耳中是那么无力,即便是个傻子,恐怕也不会相信她了。

楚天奇瞬间便看出了这一点,脸色早已刷的沉到了底:“霜妃!你到底还对朕隐瞒了什么?你还真是死不悔改!”

霜妃哆嗦着抬头看了他一眼,仍然不说一个字,只是喉咙里咕噜咕噜地作响:“皇……皇……”

“不要浪费时间了,还是儿臣来说吧!”端木琉璃淡淡地冷笑着,“父皇,这些年来霜妃的确与徐泽湖私通,并且有了一个儿子,但那个人却不是凌云。”

说着,她将之前调查到的真相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前面刘妈和张嫂所说的一切都没有问题,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当刘妈昏倒在地,张嫂将她送出门外的时候,所有人都绝对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先一步生下皇子的霜妃,趁着凝贵妃因为生下孩子耗费了大量体力而昏睡、张嫂又还未返回的一瞬间,将两个皇子调换了过来!

“什么?”

早就知道这句话一出口,众人必定会是这样的反应,端木琉璃很聪明地留给了众人一些时间。

果然,惊呼声惊天动地,所有人都被这第二道惊雷劈得晕头转向,半天反应不过来。就连一向深沉镇定的楚天奇也险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因为极度震惊,最初的惊呼声过去之后,所有人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目瞪口呆地看着端木琉璃。

“琉璃,你再说一遍!”一片寂静之中,凝贵妃突然开了口,语气中透着浓烈的急切和惊喜,“你再说一遍,霜妃把我和她的孩子换了过来,是真的吗?”

端木琉璃立刻点头,含笑说道:“是真的!其实最后的真相是,珩王才是霜妃和徐泽湖私通所生的儿子,而凌云却是如假包换的皇室血脉,是姑姑您和皇上的亲生儿子!”

得到她的亲口证实,凝贵妃哪里还坐得住,早已跳起身扑了过来,冲到楚凌云面前抓着他的胳膊激动得浑身颤抖:“真的?真的?是真的?这、这居然是我的儿子,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到我的头上?天哪!天哪!”

紧跟着反应过来的是楚天奇,只不过他仍然矜持得多,尽管眼中也闪过一抹如释重负,他却还能勉强坐在原处,深吸一口气说道:“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霜妃,你居然会作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

霜妃有心想要辩驳,却已经浑身无力,连哆嗦都哆嗦不动了,跟着白眼一翻,终于像死猪一样趴到了地上。

随后反应过来的楚凌溪和楚寒薇更懒得理会她,早已争先恐后地奔了过来,同样抓着楚凌云连连跳脚:“真的?真的?是真的?这才是我们的亲哥哥?”

怪不得,虽然楚凌跃才是楚凌溪的亲哥哥,但楚凌溪对他却一直不怎么亲热,始终喜欢粘在楚凌云的身后问长问短。楚凌云虽然与楚凌跃不和,对楚寒薇却一直和颜悦色,原来冥冥之中是因为,他们的体内流着完全相同的血,他们才是源出一脉亲兄弟、亲兄妹!

被三人围在中间,而且抓住了又蹦又跳,楚凌云的眼中虽然也有着明显的笑意,却故意皱了皱眉:“你们三个要掐死我吗?”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松开手,却都被喜悦浸染得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太高兴了嘛!”

“胡说!”三人的话音还未落地,楚凌跃骤然厉声尖叫起来,瞳孔又开始慢慢变得赤红:“父皇!你不要听端木琉璃胡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儿臣是您的儿子,儿臣才不是这个贱民的儿子……”

“嗤!”

以隔空点穴的手法封了他的穴道,让他有口难言,楚凌云若无其事地收回手:“你也太吵了,还是先闭嘴。”

楚天奇又不是白痴,当然不可能谁说什么他都信,楚凌跃方才那些话他只当没有听到,早已看着端木琉璃问道:“琉璃,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告诉朕。”

端木琉璃点头:“是!”

当年霜妃入宫的时间虽然比凝贵妃要早得多,却一直不怎么受宠,有时甚至隔上两三个月楚天奇才会想起她,召她侍一次寝。

与她截然相反的是,凝贵妃一入宫便被封为贵妃,得尽了楚天奇的宠爱,常常让霜妃妒忌不已,因为上天不但赐给了凝贵妃一副花容月貌,还给了她那么显赫的身世。而她不仅出身不高,就连容貌也不过勉强算得上上乘,她拿什么跟凝贵妃争宠?

于是,霜妃心中苦闷难言,无处宣泄,便只好向自己的家人倾诉,这所谓的家人自然就是徐泽湖。为了解闷,一开始她只是将徐泽湖宣入宫中与她聊天作伴,然而因为两人原本就不是亲兄妹,一来二去之下居然跨越了雷池,做出了苟且之事。

虽然这种事一旦被楚天奇知道便是死罪,但两人却从这份畸形的恋情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要让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必须想一个长久之计,于是霜妃绞尽脑汁,便想到了利用清泉寺作为掩护,果然一晃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知道楚天奇并不经常召她侍寝,两人幽会的时候霜妃一直非常小心,服用了一种可以避孕的药物,免得万一怀了徐泽湖的孩子招来杀身之祸。

那天在清泉寺与徐泽湖幽会之后,当天晚上楚天奇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她,召她侍寝,不久她便怀有了身孕。她服用的避孕药一直灵验得很,而且药效不会超过三个时辰,所以一直到楚凌跃降生之前,霜妃都以为她怀的是楚天奇的骨肉。

原本以为怀了龙胎之后,她的地位会因此有一个质的飞跃,不说得尽帝王宠爱,至少不会再这样被不冷不热地扔在一边了吧?

所以,当时霜妃已经在考虑着必须尽快跟徐泽湖断绝往来,并且憧憬着马上就要到来的众星捧月。

谁知老天却偏偏就要跟她作对,刚刚隔了几天便传来了凝贵妃也怀了身孕的消息。一瞬间,凝贵妃成了楚天奇的心头肉、掌中宝,无论什么东西,最好的总是留给凝贵妃的。对于同样怀了身孕的霜妃,楚天奇却几乎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叮嘱太医务必小心照顾龙胎而已。

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的差别对待更让霜妃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越发抱怨上天的不公,同时居然毫无道理地将凝贵妃当作了仇人,恨她恨得咬牙切齿,认为是她的存在才导致了楚天奇对她的不屑一顾。

可是恨归恨,霜妃却毫无办法,因为她根本没有跟凝贵妃抗衡的资本,无论心中有多么愤怒不甘,她也只能咬牙承受下来,并且继续时不时向地向徐泽湖倾诉,与他保持着暗中的往来。

同样,霜妃虽然不忿凝贵妃得尽了天下的好处,但是这一招偷龙转凤却并非她蓄谋已久,而是临时起意。

偏偏那么巧合,她与凝贵妃同一天临产。当时她首先生下了孩子,可是当刘妈昏倒被张嫂送出去之后,她却突然发现孩子的后背有一片肌肤有着明显的异状,宛若鱼鳞!看到这一幕,她脑中轰然一响,知道大祸恐怕已经临头!

因为那种鱼鳞状的肌肤是徐泽湖的家族独有的特征,更遥远的年代她不知道,但至少最近这好几代人之中,每一个降生的男婴都是如此!

换句话说,她一直以为楚凌跃是楚天奇的骨肉,但事实上很可能是因为那次的避孕药出了纰漏,这个孩子恐怕是她跟徐泽湖偷情所生!

虽然还不曾经过滴血认亲,没有更确凿的证据,但是仅凭这鱼鳞状的肌肤,至少说明此事大有可能,正是因为如此,霜妃吓得魂飞魄散,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凝贵妃的孩子也来到了世间。因为两人的床榻相隔的并不远,她本能地抬头看去,才发现凝贵妃已经暂时昏睡过去,那个在她的胯间不断踢腾着小脚啼哭的孩子,赫然也是一个男婴!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