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想不到楚凌云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霜妃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越发恼羞成怒:“你、你……”

“原来你不是这样想的。WwW.XsHuoTXt.。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楚凌云满脸惊讶,“你的意思是,让我留在这里陪着你们一起死?”

霜妃更加无言,憋了许久才一咬牙扭开了头:“总之,你若要只管自己逃命,我也拦不住你,但我就不信你真的能一辈子安心!”

楚凌云笑笑:“我没什么不能安心的,别忘了我们已经恩断情绝。”

霜妃大怒,片刻之后突然冷笑起来:“恩断情绝又如何?再恩断情绝,你也只能陪着我们一起死了,放心,我们会在地狱团聚的!”

楚凌云看着她,眸中的冷意更加明显:“要让你失望了,无论如何我死不了。”

霜妃急怒‘交’加,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来?

便在此时,其中一个隐卫说道:“王爷,这两人叽叽喳喳的好不烦人,请您稍等,属下帮您选个清静些的地方。”

隐卫的办事效率果然非同凡响,不多时,两人便将楚凌云接到了另一处牢房,不仅清静,而且干净得多。霜妃自是气得满脸铁青,徐泽湖的眼中却闪过一抹兴奋,仿佛终于等到了期盼的一刻。

在隐卫的保护下急匆匆地回到琅王府,早已得到消息的秦铮等人立刻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

“王妃,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为什么王爷突然变成了别人的儿子?”

“王爷被抓到死牢里去了,是真的吗?走,我们快去救他!”

“都别吵。”一片吵闹声中,端木琉璃开了口,声音虽然并不高,却瞬间把所有的嘈杂都压了下去,“先跟我进来。”

进入大厅,众人各自找好位置落座,她将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秦铮立刻忍不住叫了起来:“怎么可能?王爷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绝对是皇上的儿子!”

“没错!”邢子涯也跟着用力点头,“王爷那样的气质风范,绝对出身皇家,假冒不了的,这件事肯定另有蹊跷!”

端木琉璃点头:“我已经命人去保护凌云,一时半刻他绝对不会受到什么委屈,我们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真相,就算他的父亲真的是徐泽湖,我们也可以死心了。”

“绝对不是,我敢发誓!”秦铮举起了手,“王妃快说吧,要我们去做什么?”

端木琉璃沉‘吟’着:“如今最大的疑点,就是霜妃为何一口咬定凌云是徐泽湖的儿子。须知当年她一方面跟徐泽湖偷情,另一方面也被父皇召去‘侍’寝,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身怀有孕,孩子究竟是谁的很容易‘混’淆,但她却无比坚定,这一点根本讲不通!”

后宫妃子何时‘侍’寝、何时有孕都是有明确记录的,如此才能够证明所怀的的确是皇家的血脉。换句话说,如果霜妃‘侍’寝的时间和她与徐泽湖偷情的时间距离太远,那么等她身怀有孕之后,可以很容易判断出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但是这样一定会被查出问题,绝不可能拖延到今天才暴‘露’。

反之,如果两者的时间相隔太近,那就不容易分辨出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除非能像今天一样做亲子鉴定。可是霜妃对这一点毫不犹豫,其中绝对存在问题!

这个问题本身并不难理解,可是如今她面对的不是大老爷们就是云英未嫁的姑娘,而且对于排卵期这回事不甚了解,因此各自面面相觑。秦铮更是挠着头问道:“王妃,什么意思啊?”

端木琉璃无奈,只得详细解释了几句,末了问道:“这下明白了吗?所以我怀疑霜妃一定有问题,她肯定隐瞒了什么。”

众人恍然大悟,秦铮更是立刻点头:“明白了,那么我们该从何处下手开始调查?”

端木琉璃显然早已有了初步的计划:“秦铮,你要做的就是悄悄去查一查当年霜妃‘侍’寝和有孕等相关的记录。另外,再查一查当年是哪位太医负责照顾她的龙胎,曾经与她有过接触的太医都要一一查明。当然,一切都要悄悄进行。”

秦铮点头答应,邢子涯已经抢先开口:“王妃,那我呢,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端木琉璃摇了摇头,“你的开颅手术刚刚做完,现在必须卧‘床’静养。”

邢子涯皱眉:“可是我……”

端木琉璃一抬手打断了他:“放心,来日方长,不必急在这一时半刻,否则你要有个好歹,岂不是永远没有为王爷效命的机会了吗?”

邢子涯无奈,只得不甘不愿地退在了一旁。端木琉璃安慰地冲着他笑了笑,接着转头看向了狼鹰:“你和狼武负责去查一查这些年霜妃和徐泽湖偷情的细节,比如说时间、地点、见面的频率等等,同样凡是与此有关的都不能放过。”

两人点头答应。

目前来说,能够做的只有这两件事,其他的都必须等这两件事有了定论之后再做决定。

不过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嗖”的一声,面前已经多了一道人影:“琉璃,到底怎么回事?”

端木琉璃抬头一看,来人居然是蓝醉,不由苦笑了一声:“你来得倒快,这次不会又是盟魂血咒起了作用吧?”

“什么血咒,京城上下早都传满了。”蓝醉皱着眉头,“所有人都在纷纷议论,说狼王原来并不是皇上的骨‘肉’,而是霜妃与别人偷情所生,是真的吗?”

好快的速度啊,是楚凌跃的杰作吧?天‘色’刚亮,居然就已经满城风雨了?

端木琉璃刚要回答,“嗖”的一声,面前又多了一道人影:“琉璃,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来的人是苏天宁,他同样眉头紧皱,眼中闪烁着一抹寒意:“是不是有人栽赃陷害?”

他话音未落,“嗖”的又是一声轻响,来的人是楚凌飞,而且问的话几乎也一模一样:“三皇嫂,到底怎么回事?”

端木琉璃忍不住苦笑:“还有人来吗?有的话我一块说明,免得……”

“有!有!有!”话音未落,果然有人回答,抬头看时,楚凌溪与楚寒薇已经争先恐后地奔了进来,“三皇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如此一来,端木琉璃反倒有些奇怪了:“寒薇,你就在宫中,怎么不去问父皇,而要舍近求远呢?”

“我去过了!”楚寒薇气喘吁吁地回答,“可是父皇根本就不见我,他说谁都不见,想一个人静一静。”

端木琉璃点头叹了口气:“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第二次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所有人的反应完全一样,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四个字:“怎么可能?”

“我们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正在查。”端木琉璃点头,“放心,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蓝醉皱了皱眉,突然起身:“我去把狼王‘弄’出来。”

“你坐下吧!”苏天宁一把拽的他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凌云如果想走,他早就出来了,之所以留下不就是为了查清楚真相吗?”

端木琉璃微笑:“凌云有你们这些朋友,我们都很欣慰。不过真相也有可能是他的确是徐泽湖的儿子,那么他……”

“能不能不说废话?”蓝醉哼了一声,“你是不是认为天底下就你一个不俗,不会在乎狼王的身份,而我们就全都俗不可耐?”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端木琉璃只得抚了抚额:好吧,算我说了一句废话。

虽然众人都十分心急于赶快把楚凌云从死牢中‘弄’出来,但端木琉璃既然已经有了比较合理的部署,他们也就只好耐着‘性’子,先等等再说。为防万一,苏天宁还是立刻从天狼中挑选了一部分‘精’英,让他们分成两路人马,分别去支援秦铮和狼鹰。

如今一切都是未知,接下来就得看他们的调查结果。虽然不放心,但在端木琉璃的劝说下众人也就先后离开了,随时等候消息。

可是蓝醉却不肯走,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趁虚而入的意思。不过如今狼王还在牢中,我留在这里就算帮不上什么忙,至少可以给你一些‘精’神支持。”

端木琉璃微笑,声音却前所未有的温和:“我要告诉你,这正是我最需要的。”

是的,她并不怕面对这些挫折,无论怎样的艰难险阻她都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但是在这样的时候,她却不喜欢孤军作战,她需要亲人、朋友,哪怕对方什么也不做,或者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只要他在那里,让她安心就可以了。

蓝醉闻言,眼中也浮现出一丝暖意,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温和地说道:“那么我会一直留在这里陪你,直到狼王平安归来。不过我的耐‘性’不大好,如果他不快点回来的话,我就去把他抢出来。”

眼看着天已大亮,忙碌了一夜的众人都又累又饿,端木琉璃便命人准备了早餐,吃饱肚子之后才能继续作战。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