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楚天奇身后的正是楚凌跃,此刻他满脸得意的冷笑,仿佛在欣赏一出最精彩的戏。WwW.XsHuotXT.从住持的口中得知了真相,他便故意写了那封勒索信,然后将一切都秉明楚天奇。

楚天奇闻言又是震惊又是愤怒,但又希望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或者是楚凌跃的诡计,所以他并没有声张,跟到徐家一探究竟,却想不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到他,徐泽湖也是面色惨白,情知这颗脑袋怕是保不住了。然而当他有些呆滞的目光转到楚凌跃的脸上,却突然眼睛一亮,张嘴就要大喊!

可就在这一瞬间,霜妃突然奔过来猛地撞开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尖声叫道:“皇上!臣妾自知罪该万死,但云儿是无辜的,求皇上饶他一命,赐死臣妾!”

接着她又转头看着徐泽湖:“哥哥,我们不该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云儿没有错,他是无辜的,快求皇上放过他!”

徐泽湖愣了片刻,果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臣自知此番难逃一死,不过孩子无辜,求皇上务必饶过云儿!”

“他无辜?”楚天奇不停地冷笑着,“一个孽种,却被朕当做亲生儿子养了二十年,他还无辜?放心,你们一家三口会团圆的!”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转身而去,厉声喝道:“来人!将他们拿下!传琅王、琅王妃入宫见驾!”

事已至此,霜妃自然无话可说,只不过绝望之余,她的眼底深处却闪烁着一抹含义不明的光芒。

一路往回走,楚天奇说不清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样的感受。但不可否认,愤怒和屈辱是绝对少不了的,他怎么都没想到霜妃居然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暗通款曲,甚至还珠胎暗结,害得他将别人的孽种当做自己的儿子养了那么多年,这该是多大的羞辱?一个普通的男子都接受不了,何况贵为天子的他?

然而一想到楚凌云那个如此优秀的男子居然并不是他的儿子,他又说不出的失望!

不多时回到了御,楚天奇端坐在桌案之后,面前的地上跪着霜妃和徐泽湖,二人自知此番难逃一死,不停地哆嗦着,几乎软成了一滩稀泥,看上去可怜又可恨。

不多时,琅王夫妇赶到,上前见礼,同时奇怪的看了看跪在一旁的两人:“参见父皇!”

“不必了!”楚天奇冷冷地开口,“从此之后你们不必再叫朕父皇,你们不配!”

看到面前丰神俊朗的楚凌云以及天姿国色的端木琉璃,楚天奇心中又是一痛,越发痛恨起霜妃的背叛:如若不然,这样优秀的两人应该是他的至亲!可是现在……

他的话自然令两人愣了一下,楚凌云更是皱眉问道:“父皇此言何意?”

楚天奇咬了咬牙:“问问你的好母妃都背着朕做了什么!”

站在一旁的楚凌跃虽然满眼的笑意,面上却叹了口气说道:“三皇兄,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皇室血统不容混淆,我也就顾不得咱们之间的情分了。还有琉璃,当初我曾经劝过你,让你多考虑考虑的,你偏不听,结果……”

将面前看到听到的一切加起来,再经过一番分析,楚凌云瞬间得出了一个结论,唇角不由露出了含义不明的笑意:“你该不会想说我是这两个人的儿子?”

“三皇兄还是很聪明的。”楚凌跃放肆地笑着,越发掩饰不住眼中的兴奋,“没错,他们两人都已承认,其实你根本不是父皇的儿子,而是徐泽湖和霜妃的孽种!”

端木琉璃瞬间目光一凝:有阴谋。

吐出一口气,她抢先开口:“四弟,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小心……”

“不,他没有乱说。”霜妃哆嗦着开了口,“琉璃,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背叛皇上,跟哥哥生下了云儿!皇上,您处死我和哥哥,留云儿一命,他真的是无辜的!”

霜妃已经全部招认,显然此事已经没有了继续审下去的必要。但是不知为何。端木琉璃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由皱眉说道:“母妃,您确定凌云真的不是父皇的儿子吗?可是儿臣看着他的眉宇之间跟父皇非常相似啊,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霜妃的身躯不自觉地僵直了一下,立刻摇头说道:“不会弄错,云儿是谁的孩子,我还会不知道吗?的确是我背叛了皇上,死不足惜!皇上,您要杀就杀,我无话可说!”

“琉璃,你听到了?霜妃自己都承认了。”楚凌跃故意满脸叹息,“不过你放心,那是他们自己家的事,与你无关。父皇,琉璃是端木世家的人,请您,你看在母妃和端木世家的面子上,不要处罚琉璃好不好?”

楚天奇满脸阴沉,但居然点了点头:“此事的确与琉璃无关,琉璃,你先站过一旁。”

端木琉璃眉头紧皱,淡然摇头说道:“父皇,儿臣与凌云已是夫妻,怎能说此事与我无关?”

“琉璃,你不要傻了!”楚凌跃抢先开口,“如今事实俱在,三皇兄根本就不是父皇的儿子,你还跟他搅和在一起干什么?”

端木琉璃转头看他一眼,淡淡地笑了笑:“当初我要嫁给凌云,也只是因为他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他是父皇的儿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废话!不明白的是傻子!楚凌跃狠狠地咬了咬牙,冷笑一声:“琉璃,你这又何必呢?你是端木世家的人,前途无量,难道你就甘心被三皇兄这个孽种连累,自毁前程?”

端木琉璃依然淡淡地笑笑,轻轻握住了楚凌云的手:“只要能跟凌云在一起,我不需要什么前程。”

楚凌跃越发恼怒,忍不住踏上一步:“说过你不要犯傻了!我真不明白这个孽种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

这一次端木琉璃连看都懒得看他了,语声中也透出了一丝冷意:“我不知道他哪里好,我只知道他对我好。”

一直沉默的楚凌云突然叹了口气:“琉璃,你真是个小傻瓜,你还没听清楚吗?我是孽种,你跟着我会被人耻笑的。”

“谁敢?”端木琉璃笑笑,“别忘了你是狼王,而你能成为狼王,靠的不是任何人,是你自己,只要你还是狼王,谁敢对你不敬?”

楚凌云的眼中已经浮现出温暖的笑意,却仍然叹口气说道:“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并非皇子,离开了我你可以找到更高贵的夫君。”

“高贵?”端木琉璃一声冷笑,“人既不是狗也不是马,并不是只有名种才可以。别的不说,这玄冰大陆的各个国家之中,有多少个皇帝是出身平民百姓,只怕数不过来了?”

总之说来说去,你就是一门心思认定楚凌云了是?楚凌跃恼怒不堪,冷哼一声说道:“父皇,你还要让他们继续说下去吗?皇室血统高贵无比,岂容这几个贱民如此糟蹋?请父皇立刻将他们拿下问罪,免得被世人耻笑!”

楚天奇的脸色早已阴沉到底,立刻厉声喝道:“来人,将这三人押入死牢,等候处决!”

“父皇,儿臣认为此事还有诸多疑点。”端木琉璃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开口,“请父皇容许儿臣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定夺。”

“不,不需要再调查了。”不等楚天奇开口,霜妃已经满脸悲哀地摇了摇头,面如死灰地说着,“琉璃,我知道你是想救云儿,可是这件事真的是母妃的错,是母妃背叛了皇上。云儿他确实是母妃跟哥哥的孩子,母妃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云儿,欠你们的一切只有来世再还了!”

说着说着她早已泪流满面,不知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忏悔,还是对死亡的恐惧,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琉璃,你听到了。”楚凌跃得意洋洋地开了口,满脸阴沉地笑着,“这件事铁证如山,霜妃本人都已经供认不讳,你何必还要徒劳?你放心,方才父皇已经说过了,你是端木世家的人,霜妃和三皇兄的阴谋与你无关,父皇不会怪罪你的,你还是赶紧到我们这边来,不要被他们连累了。”

楚凌跃心中的兴奋简直无以言表。楚凌云的身份一旦揭发出来,对他而言是一件双喜临门的大好事:扳倒楚凌云,他与端木琉璃的事就黄了。到时候他会向楚天奇和端木世家声明,不在乎端木琉璃已经嫁过人,愿意一辈子照顾她。只要此事一成,就等于把端木世家这个强助拉了过来。而楚凌云一倒台,所有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子之中就数他最大,到时候这皇位还跑得了吗?

他越想越是兴奋,恨不得楚天奇现在就下令将楚凌云推出去斩首示众,那可就真的大快人心了!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这件事都跟端木琉璃没有任何关系,楚天奇跟着点了点头:“跃儿说的不错,琉璃,你过来。但你若继续执迷不悟。可就不要怪朕不讲情面了。”

“琉璃,不要啊!”楚凌跃满含深情地看着她,那伪装出来的含情脉脉令端木琉璃一阵恶寒,险些忍不住吐了出来,听他继续说了下去,“琉璃,我知道一时之间你很难接受,但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舅舅和舅妈考虑考虑吗?他们可只有你一个女儿啊,你若是有个好歹,让他们怎么活?”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