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杰立刻上前,听他在自己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眼中立刻掠过一道惊异的光芒,不过却什么都不曾问,立刻点头答应:“是,属下马上就去。WwW.XsHuotXT.,最新章节访问:?。”

他这次离开耽误的时间倒不长,显然事情办得比较顺利。进入大厅,他直接说道:“王爷,霜妃娘娘今日的确又去清泉寺烧香拜佛了,沿途还又救济了那些乞丐。”

楚凌跃什么也没说,‘唇’角却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笑意:霜妃去了清泉寺,而徐泽湖则在清泉寺附近出现,难道这是巧合吗?

好,就算不是巧合,是他们兄妹二人约好了一起去清泉寺拜佛,不过拜佛就拜佛,徐泽湖身上那股浓烈的桂‘花’香气又该怎么解释?

之前因为种种缘由,他与霜妃有过数次接触,对她身上那股桂‘花’香气并不陌生,那是霜妃最喜欢的味道!

如果仅仅是共处一室或者一同烧香拜佛,他身上绝不至于沾染到那么浓重的香气,除非他们曾经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而且时间还不算短。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虽然以兄妹相称,但却并非亲生兄妹,难道……

不过,这种事毕竟非同小可,只凭一点香气就下结论未免太‘操’之过急。又沉‘吟’片刻,楚凌跃突然说道:“再去查一查……”

张英杰倒是不懂楚凌跃为何突然对霜妃那么感兴趣了,但主子有令,他当然不敢不从,第三次离开了王府。这一去便一直耽搁到了夕阳西下,才满脸是汗地回到了楚凌跃面前。

“辛苦了。”楚凌跃微笑开口,倒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来,先喝口茶休息一下。”

“属下不敢。”张英杰受宠若惊,赶紧双手接过喝了一口,“王爷,您所料果然不错,根据属下的调查,至少最近几个月,每次霜妃娘娘去清泉寺烧香拜佛,徐泽湖也必定会同时外出。”

“很好!”楚凌跃兴奋地击了一下手掌,如此说来,那就绝对不是巧合,三皇兄,这下你还不死?

若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到那种乞丐云集的肮脏之地去的,只是他那个宝贝喜欢吃一种毒虫,而那种毒虫只在西南方的那片密林之中才有。换句话说,这也算得上是天意,天意给他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不多时,众人便看到刚刚回府没多久的主子再度离开了,不由各自猜测什么事那么重要,居然需要连夜去办。

楚凌跃此次离开仍然只带着张英杰一人,而二人所去的方向正是清泉寺。还在闹市中时,他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着,不曾引起如何人的注意。

渐渐地,周围的人越来越少,随着夜‘色’加深,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了。便在此时,他突然身形一展,如飞而行!

他的功力不是早就被废了吗?什么时候又练成了如此高明的轻功?

张英杰随即展动身形跟上,一边赞叹了一句:“旁人若是看到王爷如此神功,必定会大吃一惊。”

楚凌跃冷冷一笑:“本王不是想要他们大吃一惊,是要把他们大卸八块!”

张英杰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多说。两人一路疾行,很快赶到了清泉寺。看着住持房中透出的烛火,楚凌跃挑‘唇’一声冷笑,取出‘蒙’面巾遮在了脸上。

毫不知情的住持正在打坐,面容宁静。谁知就在此时,房中烛火一闪,脖子上已经架着一把锃亮的大刀,紧跟着是一声低喝:“不准出声,否则一刀劈了你!”

住持浑身一僵,继而大惊失‘色’,哆哆嗦嗦地开口:“你你你……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双如鹰般‘阴’鸷的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没别的事,咱们就是想问你几句话而已,只要你好好回答,咱们绝对不会伤害你。”

住持满脸恐惧和惊疑不定的神情,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你们、你们想问什么?”

黑衣人一声冷笑:“这个房间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来过吧?”

住持吃了一惊,瞬间联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人冷笑,以眼神示意了一下,架在脖子上的刀便突然往前一送,同时听到一声厉喝:“快说!”

一股冰冷的刺痛瞬间袭来,紧跟着一顾热乎乎的液体缓缓地流了下来,住持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声大叫:“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

黑衣人跟着冷笑:“想让我饶命也不难,就看你肯不肯说实话了。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我们是不会找上你的。”

住持显然很想保守秘密,然而刀就架在脖子上,如果继续死‘挺’,下一刻说不定就会身首异处,还谈什么保守秘密?

见他还在迟疑,黑衣人显然急不耐烦,又以眼神示意了一下,住持便突然感到架在脖子上的刀被拿开了。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冰凉的手猛的掐住了他的脖子,迫使他张开了嘴。紧跟着,喉咙里已经多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他不由本能地咕嘟一声咽了下去!

情知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住持在呛得连连咳嗽之余,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当然是毒‘药’了,不然你以为是仙丹吗?”黑衣人冷冷地说着,跟着一抬手,指缝之间已经夹着一粒红‘色’的‘药’丸,“这是解‘药’,如果你说实话就可以得到它,否则,半个时辰之后你就会吐血而死。”

住持吓得一把捂住了嘴,仿佛现在就有血流出来了一样。黑衣人显然已经耗尽了耐心,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在这里等死吧,我们走!”

眼看着他们即将跨出房‘门’,住持终于崩溃一般尖叫起来:“不要走,我说!我什么都说!”

虽然也从她的手里拿到了不少好处,但是如果不说实话,这条命就算‘交’待了,好处再多又能怎么样?

两人对视了一眼,黑衣人转过身冷冷地说道:“早这样不就行了?省得费这些功夫。”

住持急促的喘息了几口:“你们、你们想知道什么,问吧。”

“我想知道什么已经告诉你了。”黑衣人回答,“这间禅房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来过?比如说宫里的娘娘什么的?”

住持浑身一僵,这才相信对方确实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便干脆咬了咬牙:“没错,宫里的霜妃娘娘经常会来拜佛烧香,在这间禅房听我讲解经文。”

黑衣人冷笑:“是讲解经文吗?”

住持又开始迟疑,显然也知道事关重大,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感到腹中一阵尖锐的剧痛袭来,不由猛的一声尖叫:“啊!我的肚子好痛!”

“痛是吗?那就对了。”黑衣人冷冷地说着,“我劝你最好还是痛快些说出来,否则这剧痛会越来越厉害,直到最后口吐鲜血,死得惨不堪言!”

“我说我说!”住持连声大喊,“对外虽然宣称是讲解经文,但每次霜妃娘娘都是和另外一个人约好了一起进入这禅房之中,然后我便去另外的禅房中等候,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就会各自离开。”

黑衣人的眼中‘射’出了兴奋的光芒,故意沉住气问道:“另一个人谁?”

“我不知道,啊!好痛!”住持不停地尖叫着,“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个中年男子,霜妃娘娘从来不曾告诉我他是谁,也不准我胡‘乱’打听,每次他们进入禅房之后我便立刻离开,至于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这倒并不奇怪,霜妃若和别的男子在此行苟且之事,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

黑衣人点头,接着问道:“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住持咬牙忍痛,叹口气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霜妃娘娘每次来都给我一些香火钱,这清泉寺地处偏僻,实在是难以为继,我才不得不……”

黑衣人了然,将那颗解‘药’抛给了他:“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些什么?”

住持忙不迭地把那颗救命的‘药’丸抓过来塞入口中咽了下去,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摇头说道:“再不知道了,不过我看来那男子来的时候,必定是经过了易容,脸上肯定带着人皮面具。他的易容术实在不怎么高明,连我都看得出来。”

这小子还‘挺’聪明,知道进入寺院的时候带上面具,如此便不容易被人发觉了。不过他既然想得到这一点,就该全程戴着面具,否则也就不会在那小酒馆中被他看出破绽了。

又问了几句,确定住持已经不能再提供更有用的线索,两人便迅速离开了。住持这才松了口气,同时惊喜地发现腹中的剧痛已经开始消失,显然剧毒已经解了。喘了几口气,他陡然意识到这个地方是不能再留了,否则早晚惹出大祸!

一念及此,他立刻跳起身来,将房中的细软银两等打成包裹,又换了一身便装,戴好斗笠,趁着夜‘色’远走高飞。

两名黑衣人自然就是楚凌跃和张英杰,离的远了些,张英杰立刻说道:“王爷,那个男子肯定就是徐泽湖无疑。”

楚凌跃点了点头,‘阴’沉沉地笑着:“不错,想不到霜妃足不出户,背地里原来还有如此大的秘密,这下她可死定了。”

张英杰点了点头,却依然有些不解:“可是王爷,我们把霜妃扳倒有什么用呢?她背后并没有多大的势力,狼王能有今天,靠的也并不是她啊!”

“这一点本王当然知道。”楚凌跃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不过我之所以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不是为了扳倒霜妃,而是为了三皇兄。”

张英杰愣了一下:“王爷的意思是……”

楚凌跃什么也没说,眼中的光芒更加‘阴’狠而冷酷。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