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虽如此,端木琉璃依然摇头:“琅王府并不缺钱,我愿意治病救人也不是想靠诊金维持生计。www/xshuotxt/com。 更新好快。你能找上我,咱们也算是有缘,其他的就不必多说了。”

狼王大人用力撇了撇嘴:他家王妃还真大方,轻飘飘的有缘两个字就代替了十万两黄金?当然琅王府的确不缺钱,他方才故意这样说,只不过想看看无名的反应而已。

不过无名却是真心的,所以立刻摇了摇头:“不,王妃只有收下,我才能心安理得地请王妃为我治病,否则就只能离开。”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这话怎么说的?求医的明明是你,怎么倒威胁起我来了?”

倒也是,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医生要求患者付巨额诊金,否则就不给你治。可如今却变成了患者要求医生收下巨额诊金,否则就不让你治,这只怕是最奇怪的医患关系了。

无名也觉察到自己的话说得不妥,立刻抱拳施礼:“在下失言,请王妃恕罪,可在下真的是一片诚心,还请王妃成全。”

端木琉璃略一沉‘吟’,点头说道:“这样吧,诊金的事先放一放,我先给你治病,如果最后的治疗效果让你满意,你再付不迟。说不定到时候我会提出比付诊金更难的条件,就看你愿不愿意答应了。”

“我愿意,我答应!”无名毫不犹豫地点头,“王妃有什么条件只管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办到!”

端木琉璃点头:“既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对了,你来自何方?在这京城中可有住处,距离琅王妃府远不远?”

无名抿了抿‘唇’,叹口气说道:“请王妃恕罪,在下的身份及来历均不便明言,只是因为听说王妃医术高明,这才千里迢迢赶来求助的,如今在城中的四海客栈落脚,若是正常行走,一盏茶的时间也就到了。”

端木琉璃点头表示理解:“那倒不算远。你先回去歇息,我必须做一些准备,准备好了会派人通知你。”

无名点头,随即站了起来:“那就有劳王妃了,在下告辞。”

端木琉璃答应一声,并命人将他送了出去,接着转头说道:“他手臂的变形比你的‘腿’要轻得多,不过要想彻底恢复正常,只怕也要费上几个月的功夫。”

伤筋动骨一百天,当然不是朝夕之间的事。

楚凌云哼了一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刚才捏的很过瘾呢!”

这也不是重点,端木琉璃吐出一口气,干脆转移了话题:“依你看,这无名是什么来历?”

楚凌云摇了摇头:“看不出来,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认为他的确是为求医而来。”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这种病不比其他,是做不得假的,而且我敢保证,整个玄冰大陆能够治好他这病的人屈指可数,他能找到这里来,算他幸运。”

“所以我才允许你为他治病。”楚凌云笑了笑,“看到他的手臂,我便想到了自己的‘腿’,我可以体会他急于求治的心情。”

“想不到狼王还是‘性’情中人。”端木琉璃不由笑了笑,“可是你就不怕他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吗?”

楚凌云满脸无辜:“你刚才已经说了,他目光很正,岂不就说明他并非恶人吗?”

端木琉璃皱了皱眉,突然抬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皱皱鼻子说道:“好酸。不过我说的是实话,至少从他的目光中,我看不出什么问题,除非他已经把眼神也修炼到了毫无破绽的地步。”

楚凌云沉默片刻,居然点了点头:“这种可能并非绝对不存在。你也看出来了,他虽然不愿表‘露’身份,但却绝对是个绝顶高手,如果此来真的另有目的,只怕极难应付。”

端木琉璃沉‘吟’着:“你既然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还愿意留下他?”

楚凌云挑了挑‘唇’,勾出一抹傲然的微笑:“因为我只有留下他,才能知道他究竟是单纯的求医还是真的另有目的。”

端木琉璃恍然:“你的意思是……”

楚凌云点了点头:“如果他真的另有目的,那我必须给他机会,他才能够动手,他只有动了手,才会‘露’出破绽。当然我更希望他只是为求医而来。”

端木琉璃沉默了许久,才叹口气说道:“希望是我们多心了。”

楚凌云笑笑,没有说话。他也希望是自己多心了,但自从望月关一役之后,他已经学会对任何人都保持三分警惕。至亲都未必信得,更何况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所以并不是无名真的有什么问题,只是他早已决定,同样的错误绝不会再犯第二次。

无名离开之后还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侍’卫来报,说‘门’外有位‘女’子求见,说是无名的‘侍’‘女’。

楚凌云点头,命人请她进来。不多时,一个身材高挑、但同样戴着人皮面具的‘女’子步履轻盈地走了进来,上前见礼:“小‘女’子无名氏见过王爷、王妃。”

楚凌云淡淡地笑笑:“无名氏?”

无名氏的眼睛十分灵动,而且声音清脆,宛如天籁:“是,请狼王恕罪,我家公子说不便表‘露’身份,他是无名,我便叫个无名氏好了。”

楚凌云点头:“你的来意?”

“奉我家公子之命,来付定金。”无名氏上前两步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子上,接着退回到原位,“公子说,知道琅王府内不缺奇珍异宝,这点东西只是聊表寸心,请狼王笑纳。”

楚凌云笑笑,回头示意,秦铮便上前将盒子打开,一股奇异的光芒瞬间绽放开来。定睛一看,才发现盒中放着两行六颗硕大的夜明珠,正散发着温润的光芒,说不出的流光溢彩。

两人都是识货的主,一看便知每一颗都价值连城。更难能可贵的是,六颗夜明珠无论大小、形状、‘色’泽都几乎一模一样,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珍异宝。

淡淡地笑笑,楚凌云说道:“这六颗极品夜明珠加起来,总价值只怕已经与十万两黄金相去不远,这定金付的是不是太贵了点?”

无名氏含笑施了一礼,不卑不亢:“我家公子说钱财再多都是身外物,王妃肯为他治病,他已感‘激’不尽,区区几颗夜明珠不成敬意,就当是送给王妃的一点小玩意儿。另外诊金他一分都不会少付,而且王妃若还有其他的吩咐,公子也会照做。”

楚凌云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挑‘唇’一笑:“我原本一向没有窥探别人**的嗜好,不过如今我倒是有些好奇无名到底是什么来历了,出手居然如此大方。”

无名氏含笑摇头:“这一点,请恕我真的不便相告,狼王如果真的想知道,只能问公子自己。小‘女’子告退。”

看着她转身离开,秦铮不由哼了一声:“王爷,要不要我悄悄去查一查?”

“暂时不用。”楚凌云摇头,“既然是有备而来,即便你去了只怕也查不出什么。”

秦铮皱眉:“那他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现在还很难说。”楚凌云沉‘吟’着,“总之先不必理会,静观其变。”

秦铮点了点头:“这些夜明珠呢?真的收下吗?”

楚凌云将盒子往他面前推了推:“喜欢就拿去玩,琉璃不爱这些俗物。”

秦铮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好你个王爷,骂人不带脏字是吧?王妃不爱这些俗物,我要是喜欢,我就变成俗人了是吧?”

楚凌云夸张地笑笑:“哎呦!变聪明了,有长进呀!”

秦铮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我才不要呢,我又不俗。”

楚凌云把盒子拿过来,拿起一颗夜明珠把玩着,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俗,我要,这么好的东西,不要是傻子。”

“最坏就是你!”秦铮明明已经离开了,声音却突然传了进来,“要就是俗,不要就是傻子,偏偏就是你既不俗,又不傻是吧?”

楚凌云一挥手,一颗夜明珠已经嗖地飞了出去:“反了你了!”

“哎呀!”秦铮一声大叫,“你使暗器,卑鄙!”

楚凌云笑笑:使暗器就是卑鄙,我的天狼可是以暗器闻名的。

平白挨了一下子,秦铮气得要命,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去看望邢子涯。

一眼看到他额头上那个鼓起的大包,邢子涯不由愣了一下:“你头上的包怎么回事?”

抬手‘摸’了‘摸’那个被夜明珠砸出来的杰作,秦铮愤愤不平,咬牙说道:“蚊子咬的!”

邢子涯忍不住失笑:“狼咬的吧?”

秦铮哼了一声,接着眉开眼笑地把那颗夜明珠拿了出来:“给你个小玩意儿解闷。”

邢子涯挑了挑眉:“这么好?哪来的?”

秦铮的笑容又变成了怒气,一边‘摸’着头上的大包一边说道:“医‘药’费。”

邢子涯大致猜了个差不多,却突然叹了口气说道:“真羡慕你,可以被狼王砸成这个样子。”

“你不是吧?”秦铮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怪叫起来,“他把我打的满头是包,你还羡慕我?”

邢子涯微笑:“那是因为他当你是一家人,如果是我,我求他把我打的满头是包,他都懒得费那个力气。”

秦铮笑了笑,安慰一般拍了拍他的手:“放心吧,从此以后你也跟我们是一家人了,会有机会被王爷打得满头是包的。”

邢子涯仍然微笑:“我很期待。”

俩受虐狂,被打的满头是包还很期待,难道这就是狼王独有的魅力?

章节目录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欲念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欲念无罪并收藏奉旨二嫁庶女弃妃最新章节